58.回血笼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蓝色警告!!宿主量力而行,勿逞匹夫之勇——】

    李流猛地回头,他一脚踏出去,瞳孔骤然缩成针尖大小,“喂——”

    披着黑色斗篷,戴着獠牙面具的魔化傀儡站定到了那个大哭的孩子身前, 一只黑斗篷傀儡对着大哭的孩子高高举起了锋利的黑色镰刀, 在夕阳的映衬下, 镰刃闪过了血红的光——

    夏歌目光锐利的像是开了刃的尖刀,一刹间刺的李流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他是在质问他吗?质问他为什么不去救那个孩子?

    这个懒懒散散绑着绿色发带的小少年左手把包着油纸的烧饼揣在胸口,右手握住了他的手腕,扫过来的目光很淡, 却莫名的令人胆寒。

    他说:“喂……小子。”

    被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喊小子, 本来应该觉得可笑, 李流却莫名一句反驳也说不出口。

    “我知道啊!”李流回过神来,脸色涨红,“可是——”

    他的话没有说完,握着他手腕的力道已经消失,眼前黑影一闪, 与之一同消失的, 还有那个抱着烧饼的绿发带的小少年!

    “锵——”

    金戈交击之声, 响亮到几乎刺耳的程度!

    【紧急警告!实力不敌!请宿主务必及时闪避!!】

    ..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

    此为神圣无敌玛丽苏防盗章!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盗文退散!

    扯住她肩膀的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声音着急,一身麻衣,长发被蓝色的发带高高束起, “是魔化傀儡!我们敌不过的, 先撤退等山上的人下来——”

    话未说完, 他的手腕却忽地被握住。

    慌张的少年一下怔住了。

    夏歌说:“那里……有个孩子,你看到了吗?”

    “哇——”

    那少年……好快的速度!

    脚下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李流却顾不得看踩得是什么。他的眼里,只有那个右手搂着在傀儡镰刀下哇哇大哭的孩子,背对着死神,左手生生捏住朝向孩子脖颈劈下镰刃的绿发带少年。

    ——他……不要命了吗?!

    那么锋利的镰刀,那个少年就这么,用手,捏住了?

    当然不是。

    夏歌微微侧头望向身后的傀儡,黑色的眼瞳闪着冰冷的流光,与镰刃相抵的手心,垫着一块龙玉。

    龙形玉佩状似玉石,实则非金非玉,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此身唯一的武器。

    空气中,寂静到针落可闻。

    细细的鲜血香气弥漫。

    【宿主,冲动是魔鬼。】

    脑海里,是系统冷静到有些冷漠的声音,【你要为你的冲动付出代价。】

    夏歌像是没有听到系统的警告,眼里的光柔和下来,她右手搂住了小孩子的脖子,若无其事,“喂,小姑娘,打个商量呗,把眼睛闭上,小哥哥和你玩个游戏好不好?”

    孩子,是个扎着两个丸子头,五六岁的小姑娘。

    她被夏歌抱在怀里,下颚倚在夏歌肩膀上,望着她背后高大的魔化傀儡,像是在望着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天堑,表情是因为极致的恐惧而产生的,属于死亡,不属于孩子的绝望。她根本听不清夏歌在说什么。

    夏歌:“真的被吓到了,这孩子。”

    系统:“我觉得你应该考虑一下你自己。”

    夏歌:“小傀真聪明,小傀说的对。”

    系统:“……”

    天色渐暗,魔化傀儡一击未见血,开始焦躁起来,他猛地收回镰刀,高高举起,再次朝着夏歌挥斩过来!

    凌厉如风!

    夏歌眼瞳一冷,顾不得手上细微的疼痛,抱着小姑娘就地一个翻滚,镰刃擦着耳际过去,割裂了几根头发,侧身一踏地,鬼影迷踪瞬间发动,一刹间少年化身几个虚影闪过,魔化傀儡捕捉不及,挥镰刀的动作微微一顿,夏歌本以为能就这样逃出生天,谁知“嘭”的一声——

    夏歌直直的撞在了另一只魔化傀儡的身上!

    论肉体凡胎砸到满身铁疙瘩傀儡身上的苏爽感觉。

    就好比鸡蛋碰石头——

    这傀儡好快的速度,竟然比鬼影迷踪还要快上三分!

    【让你作死,这可是c级傀儡!】

    夏歌两眼冒金星,已经听不到系统焦虑的声音,被弹走的一刹那,她本能的将孩子死死的护在了怀里——

    电光火石间,夏歌抬眼,和那只她撞到的傀儡对视!

    青面獠牙的面具,双眼的地方被挖空,一双幽蓝的火焰在摇曳,就这么盯着她,手中的黑色镰刀在转瞬间对着她高高举起。

    夏歌的瞳孔微微放大。

    ——她可以毫发无伤的救下这个孩子。

    以……暴露身份为代价。

    ——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忍饥挨饿,躲避追杀,流落街头。

    ——颠沛流离,无家可归。

    带着犀利镰风的镰刀已然接近!

    没有时间了——

    做什么事情都要付出代价的。

    但她夏歌的词典上,从来都没有半途而废这个词!

    只有不努力,但一旦做了,她一定要最好的结果!!!

    “喂……看着啊小姑娘,小哥哥给你变个戏法……”

    一旁观战的李流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双腿都在发抖,不忍直视下面会发生的惨状——

    剑峰的救兵为什么这么慢?!

    周围有村民的大叫——

    “有救兵来了——快啊——”

    “为什么只有一个人……”

    “是楚大人!”

    救兵吗?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夏歌纯黑色的双瞳在一刹那变成了深紫色!

    傀儡秘技——【摄魂夺魄】

    青面獠牙的双眼之中,蓝色的魂火与少年深紫色的双眼对视了一秒,手中挥下的镰刀骤然一顿——

    “锵——”

    电光火石间,蓝白相间披风在眼前挥开靓丽的弧度,遮挡住了魔化傀儡双眼中逐渐染上紫色的蓝色幽焰,浅蓝色的发带在夕阳最后的余晖下飘飞出类似于鲜血的色泽,乌发少女单手长剑抵住黑色镰刃,铿铿锵锵,火星四射!

    剑若秋水,瞳若翦波。

    夏歌眼前,只有蓝白相间的短袖劲装,以及象征着剑锋身份的蓝白披风。

    “喂。”少女的声音微微嘲讽,她侧眼望向抱着孩子的夏歌,漂亮的杏眼挑起了一抹几乎是挑衅一般的弧度,手中的长剑微微用力——

    “这么垃圾的实力……学人做什么英雄。”

    “哧——”

    话音一落,魔化傀儡手中的弯镰,在少女的长剑下,宛若软泥般被毫不费力的削断!

    半边镰刀骤然飞出,直直的嵌在了另一只想要冲过来的傀儡的脑袋上!

    一群杂碎傀儡。

    一招一式,行云流水,楚瑶甚至连眼神都没有挪一下。

    她望着出神的夏歌,眼里的嘲讽几乎要溢出来了。

    然而就在楚瑶想要在干翻几只搞事的傀儡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盯在这绿发带小子双眼上的视线移不开了。

    一瞬间的恍惚。

    ……好美的眼睛。

    紫色的?

    仔细一看,竟然还是那天晚上的孟浪小子?

    ……那时候也是这样的眼睛吗?

    夏歌回过神来,忽然发现这位英雄救美的剑锋少女盯着自己的脸动也不动,于是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刚刚吃烧饼没沾到芝麻啊……

    不懂就问。

    夏歌看这位救美的英雄:“……你瞅啥?”

    楚瑶望着那双摄魂夺魄的紫色眼睛,半分也不舍得挪开。

    与此同时,是系统尖锐的警告!

    【橙色警告!宿主立刻闭眼!摄魂夺魄一旦发动会被强制维持一天!届时看到宿主双眼的人都会被宿主无意识控制!】

    夏歌:“卧槽!”

    刚刚这货太帅,她居然忘了刚刚开了摄魂夺魄!!!

    “被剑峰的楚大人的光辉刺瞎了。”夏歌满不在乎,随后笑嘻嘻,“小泽子,我这样帅不帅啊?”

    叶泽冷笑一声,“你少给我胡扯,就没见过这么丑的。”

    “不经主人同意就擅闯民宅,叶师兄,这样是不对的。”

    叶泽突如其来的踹门操作让夏歌此刻充分感受到了什么叫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了。

    “……”

    叶泽黑着脸,“夏无吟,你得给我解释一下。”

    夏歌叹口气,下巴朝窗户的方向抬了抬,“不知道哪里的小屁孩把我的窗户纸都捅破了,今天的月光有点亮,我睡不着。”

    叶泽一看,确实,纸糊的窗户被捅了好几个洞,明亮的月光透进来,照得家徒四壁,十分明朗。

    夏歌唉声叹气,“本来好不容易收拾好打算上床休息休息的,你就来登门拜访……也就算了,还擅闯民宅,叶师兄,真想不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幸亏我不是个姑娘家,不然谁赔我清白?”

    叶泽:“……”

    夏歌苦口婆心,“叶师兄,你师弟我前天晚上被大师姐在后山逮到,昨天抄了一夜的丹训,今天好不容易能合眼——我就实话实说吧,今天别说屋顶上有镰刀了,就是天上下刀子,老子也要在这个房间睡觉!”

    叶泽:“你可以去隔壁。”

    夏歌面无表情,“我认床。”

    叶泽:“……”认床个屁。

    叶泽很想把以前对方就地睡着的糗事当场怼过去,但是话刚刚到喉头,又咽了下去。

    与那些糗事一同想起的,还有那些难以启齿的往事。

    人下为人,何须再提。

    夏歌:“您能出去不?”

    叶泽最后黑着脸出去了,还顺手带上了门。

    门被带上的“吱呀”声音响起,夏歌这才抚着胸口,松口气。

    总算把这熊孩子骗出去了。

    强大的震击感从掌心传来,镰刃上的刀气毫不留情的划伤了手掌边缘,细微的疼痛从手上传过来,怀里的孩子好像已经吓懵,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她,甚至都忘记了哭。

    一边的李流甚至忘记了呼吸。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主神崛起邪王宠妻要上天异界无敌宝箱系统特种兵之神级机械师从超神学院开始韩警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