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人艰不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就是现在!

    夏歌用脑袋往后猛地一撞,远离在脖颈上横着的短匕,只是动作太大,后脑顿时撞到了一片不可言说的柔软。

    ……矮子?

    矮子?!

    也许是看到夏歌的确老实,女人松了口气,而此时,那踩着桌子下来的灰马甲女人也从桌子上跳了下来,动作敏捷,由于被人困在桌子底下,夏歌只能看到对方的一双脚。

    夏歌正打算思考的大脑霎时间一片空白。

    ……卧槽,她刚刚抄了一天的丹训!!

    这个傻逼不会踩上去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夏歌总觉得笛子的声音似乎急促了一点。

    而身后的威胁她的女人似乎没有听到那奇怪的笛子声音,只是非常在意那个灰马甲女人的动向。

    思过阁是丹峰一个重要的藏书地,依山而建,外面的阁楼如它的名字一般是罚犯错弟子悔过抄书的地方,而重要的书籍都藏在凿空的山体里,只有丹峰的内门弟子可以凭借身份铭牌通过思过阁的一道门进去。

    那灰马甲穿着一双灰色的靴子,夏歌隐约觉得有些眼熟,但一时间却想不起来在哪里看到过,那双靴子先围着被五角镖射成刺猬的椅子转了一圈,像是在确定这里有没有人,灰马甲女人反应迟钝,动作机械,并没有发现藏在桌下的两个人,于是确定“没人”以后,她就慢吞吞的朝着一个方向走过去。

    夏歌在桌子底下看那灰马甲女人的靴子穿过重重书桌,眼见就要推开更深入一层的内门。在那女人接近内门的时候,她感觉到身后女人微微有些急促的呼吸,脖颈上的匕首微微颤动了一下。

    此为神圣无敌玛丽苏防盗章!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盗文退散!

    “不然,杀了你。”

    夏歌被挟持着和女人呆在桌子底下,她嘴巴被捂住,脖颈上横着匕首,顾及自己生命安全,只能老实就范。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夏歌总觉得自己听到了笛声。

    顾不得谁大半夜有闲情逸致在外面吹笛子,夏歌还没开始思考怎么脱身,便在桌子底下看到窗外一个穿着诡异灰色马甲,目光呆滞的女人从大开的窗口翻了进了思过阁,头顶上的桌子顿时传来了一声被人踩住的闷响。

    也许是感受到了怀里人的不安分,女人充满威胁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矮子,不要动。”

    细细的匕首擦在脖颈上的味道不好受,夏歌很识相的老实了下来,但反应过来对方说了什么的时候,嘴角抽搐了几下。

    抱着她的女人的手刹那间僵住了,夏歌可不管自己是不是蹭到了什么无法言明的地方,她抬手拽住了女人拿着匕首的手腕,一个大力侧翻瞬间将身后失神的女人压在了底下,扯着她的手腕翻到背后,几乎是电光火石间就完成反杀!

    没有愧对当乞丐和人抢饭的时练出来的一身臂力,夏歌将女人的手死死压在背后,摘了她的匕首在手上晃了晃,清脆的带着少年一般的得意,“呀,小姐姐的胸可真软呢。”

    把人压制住了,夏歌才恍然发现,说是女人其实也不是,只是个个子比她稍微高一点,摸着骨头,也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而已。

    还是个矮子!!

    这矮子居然还说出来?!

    她一定,马上,这就要宰了他!!!

    那边的灰马甲显然发现了这边的动静,几乎是瞬间就移到了她们所在的桌子前面!正在桌子底下洋洋得意的夏歌并没有得意多久,忽觉不对,一抬眼,就对上了一双翻着眼白的可怕双眼。

    “卧槽!”

    夏歌被那双恐怖的眼睛吓得手一松,楚瑶哼了一声,心底暗骂一声怂货,反手用力将夏歌给按在了地上,借着力一抬脚狠狠将桌子前面的脸给踹开,也许是因为愤怒,那一脚下了大力,穿着灰马甲的女人瞬间被踹飞!

    “轰——”

    夏歌感觉自己被人狠狠摔在地上,背上的骨头几乎都快被撞散了,胸口一阵窒息,更可怕的是,她眼睁睁的看着那有着可怖双眼的灰马甲女人在那少女杀手的一脚下如折翼的风筝一般从她眼前飞了出去,咣咣当当撞碎了无数梨木书桌,最后“嘭”的一声狠狠的摔在了墙上,甚至因为用力过猛,从墙上摔下来的时候,还在墙上隐约留下了一个人形的痕迹。

    夏歌:“……”

    什么叫把人踹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虽然差了一点意境,夏歌觉得今天似乎还是是见识到了。

    少女啊,你这功力不应该去穿夜行衣当杀手,你应该去拳击场上练拳击啊!

    实在不行职业空手道也是很受欢迎的!

    当杀手真的委屈你了!真的!

    杀她这种杂鱼就更委屈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黑衣少女杀手一脚把那灰马甲踹到墙上之后,那笛声便低了下来。

    孱弱,细微,若无似无。

    不过比起这个莫名其妙的笛声,她目前更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危。

    夏歌扯了扯脸皮,努力让自己笑得像个善良的人,“……姐姐那一脚可真帅啊。”

    所以帅气的姐姐,您能别按着胸了吗?

    本来就平,一按就真的没了!

    也许是听到了她内心的呼唤,楚瑶没再按她的飞机场,只是一抓一握,揪起她胸口的衣服把她从桌子底下拖了出来。

    然而那在她胸口上的销魂一抓,只握住了衣领。

    从某个方面而言……夏歌觉得这位少女杀手一定在侮辱自己。

    一定!

    不就没有胸吗?!士可杀不可辱啊!

    “喂,矮子。”

    少女的声音在月光下,冰冷中透着难以掩饰的焦躁,借着月光,夏歌才勉强看清了这位满眼怒意的杀手。黑巾遮面,露出一双杏眼,她揪着夏歌的领子,把她提到了和自己同一高度。

    “坏我大事……你说,我怎么杀你才好呢?”

    一双浅褐色的杏眼看着她,带着浓浓的杀意和暴躁。

    夏歌垂死挣扎,“姐姐那么好看,心肠和脾气一定特别好,肯定不会杀我的。”

    “呵。”楚瑶冷笑,“那真是对不起了,我这人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差!”

    “哎呀,女孩子生什么气呢,气多了容易长皱纹的,你看我就不生气。”夏歌道,“小姑娘家家应该大方一点,碰一下而已,真小气,我又没用手。”

    楚瑶拽着她衣领的手青筋都快冒出来了。

    这小子还想用手?!

    “你,居然,还,好,意思,说?!”

    她多久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了!?

    楚瑶就看这小矮子犹豫了一下,好像还有些艰难的开口,“实在不行,我给你摸回来?”

    夏歌闭上眼睛一脸为生命献祭高尚又痛苦的表情,“咱先说好了,不能白摸,摸回来之后就不准杀我。”

    楚瑶几乎被这小矮子的话给气笑了,她冷笑,“我觉得你还是去死比较干脆利落一点——”

    “你都摸过了,怎么还要杀我!”

    夏歌马上睁大眼睛,“你怎么能如此不讲信义!!”

    比起杀人,楚瑶觉得被这厚颜无耻的矮子占了便宜污了清白更让她觉得愤怒!

    “谁摸了!!?我没摸!!”

    “你摸了!你现在还在摸!你把我放下啊!袭胸啦啊啊啊啊——”

    夏歌扯着嗓子开始嚎,“我要被人污了清白了——”

    楚瑶定睛一瞧,这才发现自己是抓着对方胸前的衣襟把对方提起来的。

    楚瑶一下就把嗷嗷直叫的小矮子给扔了出去,黑巾下的脸色涨的通红,“谁污你清白!!我就是去摸路边的野狗也不会摸你的!谁让你这么矮——等等……”

    反应过来的楚瑶几乎气炸,“你一个臭小子,谁能污你清白!!”

    重获自由的夏歌如鱼得水,她拍拍屁股坐在梨木桌子上,笑眯眯的甩了甩手里的赃物匕首,“当然是好看的小姐姐才能污了小生的清白啊。”

    楚瑶声音阴森下来的,“臭小子!”

    “哎呀,好看的小姐姐是不会整天打打杀杀的哦,嫁不出去的。”夏歌笑眯眯,目光微微一转,然后做恍然大悟状,“对了,菱溪峰是不是有这么一条祖训呀。”

    “肌肤之亲和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

    “对你以身相许?”楚瑶冷笑,“听上去有点麻烦,把你五马分尸怎么样?”

    耳边,那本来虚弱的笛音骤然高昂起来!

    夏歌眼神骤然一锐!

    声音却依然笑嘻嘻的,“五马分尸太血腥啦,都说了,小姐姐要温柔一点才能嫁得出去嘛。”

    楚瑶还未来的及回话,忽见那在桌子上脚都够不着地面的小矮子一翻手,将他手中的匕首朝她的方向激射了过来!

    这小子果然不是个善茬!

    只是这也太幼稚了,直直扔过来的匕首,她怎么可能会中招——

    楚瑶一侧头就避过了匕首,然而她嘲讽的话还没说出来,却见那小子拍了拍手,弯起了眼睛。

    “呀,小姐姐,救命之恩,不若以身相许罢?”

    “刺啦——”

    衣服被匕首撕破的声音响的格外突兀。楚瑶应声回头,瞳孔一缩!

    原来不知何时,那灰马甲的女人已经无声无息的站到了她的身后,她对着她的头高高举起一把菜刀,眼白外翻,一张扭曲的脸无比狰狞。

    ——而她居然没有丝毫的察觉!

    她被那小矮子夺去的匕首,现今却死死的插在了女人身后的地面上,女人高高举着菜刀,一动不动,灰色的马甲在肩膀处被匕首划破,却没有丝毫的鲜血流出来。

    “臭小子!”

    直到被怀里的矮子压制住,楚瑶都还没从自己被袭胸的懵比中回过神来,这地方她自己洗澡的时候都不敢多碰,刚刚居然……居然被人占了便宜?!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变身火辣女王猫大王系统惊魂火锅店红楼之黛玉养了一只猫大魏宫廷韩警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