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豆豆双双【回忆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见楚瑶无动于衷,楚衣轻笑一声,“我还以为姐姐心里一直挂念着的剑峰是个什么好地方……其实,也不过如此嘛。”

    女孩柔软的长发披在蓝衣后,被浅蓝色的发带束起,袖口银蝶像是要飞出来一般栩栩如生,与楚瑶不同,虽然是杏眼,楚瑶的眼睛是浅褐色,她的眼睛却是纯正的黑。

    霜剑在地上骤然划出了一道深寒的剑痕, 少女反手收剑, 锋利剑刃擦过剑鞘的声音冰凉悦耳。

    “嘿, 楚师姐, 听说您又下山啦?”

    楚瑶朝着声源望去, 山林掩映间,袖上绣着银蝶的蓝衣女孩掩唇轻笑,明眸皓齿,眉目聪慧, 看上去十分精灵。

    夏歌, 夏歌。

    夏日……长歌。

    冰凉的剑尖点地,楚瑶精致的眉眼微微冷下来。

    楚瑶眉目冷色没有分毫好转, “与你何干。”

    “怎会与我无干呢。”女孩腰配长剑, 与楚瑶相似的杏眼弯起来, “师姐英姿难得一见, 昨日事务匆忙未能下山一睹, 小衣心中依然十分遗憾呢。”

    “闭嘴。”楚瑶眉目森冷, “楚衣,别以为进了剑峰你就能为所欲为!”

    “哦?”女孩眉毛微微一挑,黑瞳微微染上了寒意,唇角却依然带着笑,“怎么能说是‘为所欲为’呢,师姐可真过分,半分面子也不愿意给您的亲妹妹呢,本想着我们姐妹情深……”

    “……唉,罢了。”

    ..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

    此为神圣无敌玛丽苏防盗章!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盗文退散!  明媚月色与那少年那双魔魅的紫色眼睛猝然的浮现在脑海中。

    楚瑶一直稳若磐石的剑尖微微一颤, 杏眼骤然一厉,剑锋一转,一个收招,强行收回了狂溢的杀气和剑势, 冰蓝色的发带在刺眼的阳光下飘出犀利的弧度, 随后慢慢柔和的落在了少女柔软的黑发上。

    少年的声音清澈柔和。

    ——“我叫夏歌。”

    ……不过是个学人做英雄的矮子, 哪里值得她念念不忘!

    “哧——”

    楚瑶没有动。

    楚衣微微笑着,眼里却带着讽刺,“但真的是厉害呢,楚大人——剑峰唯一肯下山顾及那些外门弟子死活的楚大人,让人好生崇拜。”

    楚瑶冷眼看她。

    冰冷的叶子擦过发髻,楚衣的声音一下顿住了。

    锋利的树叶斩断了她三根发丝,“哧”的一声插进了她身后的一棵梧桐树的树干上,入木三分。

    那个宛若天仙的少女摸着剑柄的素手纤纤,浅褐色的眼睛看着她,微微舔了舔柔软的唇瓣。

    她朝着她的方向走了一步。

    微风吹过,一片孤叶飘落到楚瑶身前,无声无息,却在落地之前,碎成了三四片,切口整齐,纷纷扬扬。

    楚衣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退后之后,楚衣愕然的发现,自己居然……动不了了!

    她眼睁睁看着那个宛若仙女的杀神,带着滚滚的寒气,一步一步的走到她的身边。

    ——“我现在……就很想看看你撕心裂肺,血肉模糊的模样呢,楚衣。”

    眼前明明是清秀的少女,说出的话却带着浓浓嗜血的味道。被她野兽一般的浅褐色眼眸盯住的楚衣只觉得浑身颤抖,浓浓的杀气像针砭一样碾压着每一寸皮肤——

    ——会死的!

    一定……会被杀掉!!

    有那么一瞬间,楚衣十分后悔,在自己羽翼未丰的时候来捋老虎的胡须。

    到底是……太过冲动了吗?

    楚衣的瞳孔缩成一点,身体因为极度紧张而微微颤抖。

    下巴冷不丁的被冰凉的手指挑起来。

    少女浅褐色的眼睛映着她紧缩的眼瞳,嗤笑一声,“哟,怕了啊。”

    楚衣抿紧了唇,一语不发。

    楚瑶满眼都是嘲讽,“真难看……”

    手指慢慢往下,最后握住了她的脖颈。

    楚衣的后被都是冷汗。

    “老子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剑峰也是该怎样就怎样,懂吗?”

    “最好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

    “我楚瑶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六亲不认。”

    “垃圾。”

    = =

    领了俸禄,夏歌先去小酒馆美滋滋买了一壶小酒,又难得大大方方的给自己买了一串糖葫芦,这才去村尾找了张木匠修房子。

    喊了人帮忙把巨镰抬下来,夏歌跑去酒馆给帮忙的人买了几壶好酒,请人吃了饭,给张木匠结了帐,修缮房屋的事情才算了结。

    只是好不容易才坑来的巨款一两银子也就这样见了底。

    等收拾完了东西,已经夕阳西下,明月当空了。

    点了蜡烛,夏歌一边用牙齿扯着绷带,把手上的伤口勒紧裹好,一边苦大仇深的望着屋子角落里倚着墙角的黑色巨镰。

    昨天逞英雄,虽然用龙玉挡了那一镰的大部分伤害,但溢出的锐气还是伤了手。

    “唉,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啊。”

    一只手勾着绷带,在手背上打了个结,夏歌叹了口气。

    系统:“那你留镰刀作甚?”

    不卖了换点银子?

    小屋子很小,物是不多,说是家徒四壁也不为过,黑色巨镰被她倒放在角落里,漆黑的弯刃在微弱烛火下闪着熠熠寒光。

    夏歌:“我怕鬼,镰刀驱邪。”

    系统:“……”

    夏歌没有理会系统的无语。

    她怕鬼是真的。

    夏歌掏出了怀里的龙玉,缺了右角的龙形玉佩在微弱的烛火下泛着温润的光,也衬得缠着左手的绷带惨白若雪。

    “谢谢你了。”

    “鬼龙玉。”系统插嘴,“这本来该是叶泽的东西吧?”

    “嗯。”夏歌道,“确实是他的东西。”

    鬼龙玉,寄存着龙魂的玉石。

    驱魔散邪,恶鬼不近。

    男主前期的机缘很少,鬼龙玉是他机缘之一,但很不幸被她先下手为强了。

    因为她怕鬼。

    恶鬼这种玩意,一辈子,见一次就够了。

    “借用了那么多年,是时候找个机会还给他了。”夏歌将手上的龙玉抛了抛,微微弯起眼,“有点不舍得,但想到是那个怂货,也就还了吧。”

    他终将在一路坎坷中登峰造极。

    鬼龙玉,只会认他做主人。

    系统吐槽:“真看不出来。”

    与此同时。

    菱溪峰,议事殿。

    面容可怖的马甲女人躺在正中,议事殿上首,一位鬓发花白的老太半眯着眼,手里是一杆雪白拂尘。她的下首,站着两男一女。

    女子穿着丹峰素衣,头扎赤色发带,肌肤若雪,面若白瓷,黑瞳深邃,唇不点而朱,煞是好看。她站在老人的左手边,微微低头。老人右手边便是那两个男子,一位浓眉大眼,身着百兽衣,乌发被黄色发带束起,腰配黄玉笛,身高两尺,甚是威武。唯一有点不和谐的地方,明明是个威武的汉子,肩膀上却停了一只黄毛小鸟,此时这小鸟安安静静的呆在他肩膀上,红色鸟喙偶尔啄一啄自己的羽毛。

    另一位却是身着剑峰蓝衣的青年,湛蓝发带束着长发,腰配玉剑,眼瞳漆黑,束手而立,气质脱尘。

    老人望着地上的衣魅,声音苍老,“这是魔教派来的?”

    红白枫衣的少女摇头“不知。”

    “这衣魅的死法……倒是极为干脆。”老人微微一笑,“玖儿,可是你丹峰子弟所为?”

    顾佩玖声音淡淡,“是。”

    “丹峰倒也难得能出一个习武的好苗子。”老人咳了咳,望着被衣魅控制的女人,表情微有怜悯,“应当又是魔教派来偷秘术的,只是可惜了。”

    顾佩玖默然。

    “处置了吧。”

    “是。”

    有穿着白衣的弟子将地上的女人带走。

    “玖儿,丹峰的事务可还辛苦?”

    老人问。

    顾佩玖声音淡淡,“有常师兄和百里兄协助,无妨。”

    老人低低一叹,看了一眼右手下的青年,“你常师兄在【秩】事务也是繁忙,能来代理剑峰大弟子的事务,也是看在长安楚家长女在菱溪的薄面……”

    “掌门言重了。”

    那蓝衣的青年微微欠身,“常家与楚家虽有三分交情,但弟子本也是剑峰内门备选大弟子,这些事务本就是弟子应尽的本分,与楚家无关。”

    老人叹道,“下届剑锋问灵还需三年……这三年,还是要麻烦你了。”

    “是。”青年颔首应了。

    一边穿着百兽衣的汉子却是一言不发,他肩头的鸟儿歪了歪小脑袋,黑漆漆的小眼珠如米粒,泛着微光。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特别强大的傀儡师,她想要做出拥有感情的,不需要傀儡师感情的傀儡。”系统想了想,“她中间走了很多歪路,其中一条歪路,便是将人类或者野兽的灵魂作为‘感情’的材料,来制作傀儡。”

    夏歌沉思,“你说的是不是那个制造出拥有感情的‘首领’傀儡的那个傀儡师?”

    系统:“……是的。”

    夏歌:“哦你继续说。”

    “……结局当然是失败了。”系统道,“往往残留在人世的灵魂,都是留有执念的恶鬼,融合这种灵魂的傀儡会只会保留生前疯狂的执念,难以控制,直到最后执念消失,变成只知道破坏的机器。那位傀儡师后来就放弃了这种做法。”

    “那魔化傀儡……”

    “傀儡师虽然放弃了,但是这种方法却流传了下来。”系统道,“人都有着长生不死的欲望,而傀儡正是可以满足这种欲望一部分的存在,因为五百年前出现的那位傀儡师惊才绝艳,风月大陆傀儡师这个职业一时风靡,随便找一位都会做傀儡……按照那位傀儡师流传下来的秘法,傀儡师帮助别人将灵魂保留在傀儡中……”

    夏歌道,“留下来的不是恶鬼吗?”

    “由傀儡为载体留下的灵魂,暂时不会化成恶鬼。”系统道,“一般人可以用这种方法保持十年的清醒,相当于借着傀儡的身体,再多出十年的寿命。”

    “那时候的普遍做法是,当傀儡十年后意识消失即将魔化的时候,再寻找厉害的大师将其损毁,超度安葬。”

    “……”夏歌想了想,“为什么现在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做法?”

    “因为如今这种方法是禁术。”

    系统道,“灵魂本来是可以轮回转世的,但是寄生于傀儡的灵魂,十年之后便只能随着傀儡的魔化而化身恶鬼,这些魔化傀儡被损毁后,寄生于魔化傀儡的恶鬼只会魂飞魄散。不被超度,也不入轮回。”

    “所以被列为禁术。”系统道,“但基本上现在作恶的,除了妖魔,便是各种魔化傀儡和衣魅……就知道,其实说是禁术,也依然有不少人铤而走险。”

    夏歌伸手,拨了拨手里的小傀儡,这世上,总有很多人用各种各样的理由去触碰禁忌。

    其实没什么高低贵贱,她也一样。

    “它会说话吗?”夏歌忽然问。

    “……不会的。”系统道,“这种小傀儡一般都养来探路,或者窃听,暗杀的。”

    “不会长大吗?”夏歌有些可惜。

    “如果你想把她变成你的‘首领’。”系统道,“不过低级的傀儡师可以做很多这种寄托感情的小傀儡,因为很弱小,所以也造不成反噬。”

    “它要是被毁掉了,我觉得我会很伤心。”夏歌摸了摸自己的良心,诚恳的说。

    系统:“……那还真的是难为你了。”

    “唉,不管了不管了,小傀儡做成了,也升级了,来说说傀儡师的主线升级任务呗?”夏歌笑嘻嘻,“傀儡学徒的主线任务是搜集五种材料制作琉璃傀儡才能升级,那傀儡师的任务是什么?”

    系统,“捉到‘镇魂’。”

    夏歌微微一怔,“‘镇魂’?什么玩意?”

    “一只衣魅。”系统道,“一只叫做‘镇魂’的衣魅,穿上它可以镇压百鬼,万魂不伤。”

    听上去很厉害的样子。

    夏歌:“那它在哪?”

    系统:“不知道。”

    夏歌:“……”

    系统虚伪的撒花:“加油哦宿主,你现在已经是傀儡师了!朝着傀儡大师的方向继续努力吧!这次任务很简单的哦,只要捉到‘镇魂’,并且降伏它,你就能白日飞升了!真的很简单的哦!”

    夏歌:“……听上去像是游戏官方鼓励宣传语,但丝毫没有被激励的感觉呢。”

    而且也不觉得很简单。

    “好啦宿主,让我们乐观一点,看一看升级奖励吧!”系统虚伪的开始转移话题,“有很多很棒的奖励呢!”

    对于系统这种毫无意义的话题转移,夏歌内心十分不齿。然而面上依然十分配合——

    夏歌:“奖励啊……能天降横财一百亿吗?”

    系统:“……”

    夏歌:“不能就闭嘴,谢谢。”

    系统痛心疾首:“你就不能有点出息?!一百亿算什么!能飞檐走壁不是比一百亿强多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点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吗?”

    夏歌一脸生无可恋:“不求天下第一,但求天降巨款,一夜暴富。”

    系统:“……”

    系统声音悄悄的低下来,“其实你可以这样想,变成天下第一,然后劫了千魂教,你不仅能一夜暴富,还能落得一个除魔卫道的好名声,多好啊。”

    千魂教是风月大陆第一魔教。

    夏歌一脸正气:“小傀!我怎么从未发现你是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你怎么能如此歪曲‘除魔卫道’这个充满了正气的词语!除魔卫道这么神圣的事情怎么可以沾染金钱的臭味呢!真是岂有此理!”

    系统呵呵两声,“看来宿主是不想要了,没关系,我也不想给。”

    夏歌从善如流,“小傀,善恶正邪不过人之利弊,劫富济贫乃人之常情,除魔卫道乃我菱溪峰弟子天职所在,但吾深以为,除魔卫道之余偶尔给自己赚个小费也是天行有常……”

    系统:“……”你他妈还记得你是菱溪峰弟子啊。

    见系统无动于衷,夏歌继续义正言辞,“只要是人终究会能力有限的……”

    系统声音冷淡:“哦。”

    夏歌:“……小傀,你我共度光阴三载,怎能如此不懂我心。”

    ……就是因为太懂了,所以一点都不想接话呢。

    系统冷笑:“我可是厚颜无耻的歪曲了您‘除魔卫道’这个充满了正气的词语呢。”

    夏歌眼睛都不眨,“我刚刚说了,善恶正邪不过人之利弊,除魔卫道之余赚点小钱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是个人都要吃饭……怎么能说是厚颜无耻呢!”

    系统:“……”

    你果然是最厚颜无耻的那一个,没有之一。

    嗤之以鼻之余,系统还是发放了奖励。

    【叮!系统升级奖励!恭喜宿主获得15积分!积分商城开启!】

    【叮!{摄魂夺魄}升级!{鬼影迷踪}升级!{一击必中}升级!恭喜宿主开启新技能,{控魂走声}!】

    “控魂走声是什么?”夏歌没有在意积分商城,只是好奇的点开了多出来的技能面板。

    系统十分冷漠:“自己看。”

    【控魂走声等级1

    熟练度0/3

    技能介绍:可以用乐器的声音控制傀儡随心而动,3级后可控恶鬼。】

    夏歌盯着“恶鬼”两个字看了一会儿,“可以控制恶鬼啊,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系统有点骄傲,“当然厉害,我有的技能都是最厉害的!”

    夏歌:“可是我不会用乐器啊。”

    系统:“……”你能让我骄傲三分钟吗?实在不行三秒也行。

    夏歌满脸愁容,“我能换技能吗?”

    系统打起精神:“不行不行,傀儡师三个小阶级,随机分配三个技能,而且一旦确定不可更改,除非你能拿到‘镇魂’白日飞升成为傀儡大师。”

    夏歌:“……”

    新技能结果是个鸡肋,真是一点惊喜也没有。

    夏歌点开了积分商城。

    积分商城里很多东西,眼花缭乱的那种,夏歌一眼扫过去还看到了一把机关枪。

    夏歌:“……”

    ……喂这种画风不对的东西放在这里真的好吗?!

    系统显然又偷听了她的心声:“当然好啊,因为你买不起啊。”

    夏歌这才默默把视线从小米加步枪上,挪到了它下面的积分上。

    “1,2,3,4……”

    系统明知故问:“你在数什么?”

    夏歌面无表情,“后面的0。”

    系统嘻嘻嘻,“哎呀好多呢。”

    夏歌,再一次从系统森森的恶意中感受到了穷人的苦痛。

    “十五积分能买什么……”

    大体看了一遍,夏歌发现,只要是画风不对的东西都贵得令人发指,积分全部是以百万开头,亿万结束。

    比如一块一百亿的舒x佳肥皂。

    ……难以置信。

    夏歌翻到最后,终于发现了一个自己能买的起的东西。

    【菱溪山下晋江分店的灌汤包,童叟无欺,本地特惠,包邮15积分!】

    夏歌:“……”

    够了!门口的晋江包子店一个灌汤包肉的也才1个铜板一个!!

    你他妈就在门口包邮还15积分啊!!

    窒息!

    辣鸡系统!辣鸡积分商城!!!

    夏歌利索的关了页面,“我要睡觉了。”

    系统的声音在夏歌耳朵里听起来像是青楼招客的老鸨,“别呀,客官,再看看嘛,包邮的灌汤包和门口的灌汤包不是一种哦~”

    夏歌:呵呵。

    真他妈蛋疼的奖励。

    叶泽突如其来的踹门操作让夏歌此刻充分感受到了什么叫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了。

    “……”

    叶泽黑着脸,“夏无吟,你得给我解释一下。”

    夏歌叹口气,下巴朝窗户的方向抬了抬,“不知道哪里的小屁孩把我的窗户纸都捅破了,今天的月光有点亮,我睡不着。”

    叶泽一看,确实,纸糊的窗户被捅了好几个洞,明亮的月光透进来,照得家徒四壁,十分明朗。

    夏歌唉声叹气,“本来好不容易收拾好打算上床休息休息的,你就来登门拜访……也就算了,还擅闯民宅,叶师兄,真想不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幸亏我不是个姑娘家,不然谁赔我清白?”

    叶泽:“……”

    夏歌苦口婆心,“叶师兄,你师弟我前天晚上被大师姐在后山逮到,昨天抄了一夜的丹训,今天好不容易能合眼——我就实话实说吧,今天别说屋顶上有镰刀了,就是天上下刀子,老子也要在这个房间睡觉!”

    “楚瑶,很骄傲吧,被人当成救世主的样子……”楚衣低低的笑了一声,“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撕下你这层骄傲的皮,看到天之骄子撕心裂肺血肉模糊的模样……”

    “唰——”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吃货带兽乱异世超神学院之从漫威归来女相师[重生]无终点校园最强兵王最强神话吞噬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