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血染春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常蓝之后,一把寒剑,无人可敌。

    如果没有意外,第三届剑锋问灵之后,这位天之骄女,便可以用剑峰大弟子的身份,踏入这座菱溪峰议事殿了。

    而前几年可以蝉联三届魁首的新秀,是现在的代理大弟子,常蓝。但常蓝在家族的要求下拒绝了大弟子的位置,选择下山,加入了【秩】。

    只是剑峰不可群龙无首,常蓝在掌门的要求下,还是同意回来,暂代剑峰大弟子之职,直到下一届剑峰大弟子的产生。

    菱溪峰的掌门,会从三峰的大弟子中选出。

    而剑峰最为特殊。

    剑峰内门弟子都是家族的天之骄子,自幼习武, 一个一个心高气傲, 新秀甚多。

    由此, 他们对大弟子的位置自然是趋之若鹜,剑峰大弟子的竞争尤其激烈,选拔也尤为严厉。

    会成为菱溪峰掌门的,一般都是剑峰的大弟子。

    那是真正从天之骄子中脱颖而出的后起之秀。

    温暖的阳光洒下,红白枫衣的少女安静的望着不远处高耸的山峰,目光淡淡。

    在常蓝走后六年,那座名叫剑峰的山上,只有一人蝉联了两次剑锋问灵的魁首,成为剑峰唯一的备选大弟子。

    长安楚家的天之骄女,楚瑶。

    ..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

    此为神圣无敌玛丽苏防盗章!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盗文退散!  出了议事殿, 顾佩玖望着大殿门口盛放的嫣红绣球花, 漆黑的眸子里无波无澜。

    菱溪峰现在, 确实是在青黄不接的时候。

    丹峰, 剑峰, 兽峰,三峰如今只有丹峰和兽峰有正式大弟子。

    丹峰没落,弟子多学阵炼丹, 新秀寥寥, 所以丹峰的大弟子可以由掌门一句话任命于她顾佩玖。兽峰大弟子百里青则是凭借自己超然的驯兽天分,在兽峰百兽会上一力降十会,脱颖而出, 成为大弟子。

    剑峰内门弟子必须参加的,三年一度的【剑锋问灵】, 便是选拔大弟子最重要的参考标准。

    蝉联剑锋问灵三届魁首的内门弟子, 可直升剑峰大弟子, 蝉联两届, 或者只有一届的魁首, 会成为备选大弟子。

    长安,是传说中的皇城,而楚,是百年前的皇姓。

    有着皇家血脉的尊贵家族,骨子里就沾着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傲气。

    顾佩玖低声喃喃,“长安楚家的长女……”

    溯溪是从丹峰山顶流下的一条小溪,灵气四溢,靠着小溪的地方,建了一个小小的丹阁。

    因为灵气充沛,炼丹成功率极高,但也只有内门弟子提交专门的申请,才有机会使用溯溪丹阁。

    温暖的阳光穿过山林,被密密的树叶切成无数细碎的光斑,零零散散的落在干净的草地上,有些散落在清澈见底的溪流中,波光粼粼,映的底下游鱼鳞片闪闪,卵石斑斓。

    顾佩玖穿着红白交织的丹峰素衣,袖口的红枫精致细腻,黑色的长发被赤色发带扎成一束,温顺柔软的披在雪白的脖颈后,她望着丹阁前的一棵梧桐,长着树眼的梧桐上趴着一只夏蝉,正在有气无力震动着翅膀,嗡嗡鸣叫。

    午时已经过去了。

    该来的那个人还是没有来。

    顾佩玖精致若白瓷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安静的在丹阁火红的朱门前静静的等。

    顾佩玖等人极有耐心。

    然而事实证明,有些人,不是你愿意等,他就愿意来的。

    灼热的烈阳慢慢下了山,蝉鸣慢慢轻巧起来,不再似下午那般有气无力。

    顾佩玖在门口久久伫立,纤长的睫毛上染上了几分夜霜。

    ——没有来。

    不会来了。

    顾佩玖挥袖离开。

    溯溪溪水映着月光,依然清澈。

    那边顾佩玖在溯溪等了某人一下午,这边夏歌却是美滋滋的跑到了隔壁村的小酒馆里喝了一下午的小酒。

    系统终于忍不住了。

    “宿主,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夏歌捻了颗花生豆,装傻,“嗯?忘了什么吗?”

    系统:“我怎么记得那位大师姐好像说让你今天去炼丹……?”

    夏歌:“你记错了吧?我怎么不记得?”

    系统:“你不记得为什么瞒着叶泽跑到这里来喝酒?”

    夏歌一本正经:“叶泽嘴臭,带他来喝酒会污了酒香的。”

    系统:“……”

    瞒着叶泽,还专门用鬼影迷踪跑到三里开外的小村里来喝酒,你这就是翘了课做贼心虚吧!!

    此时,嘴臭的叶泽正呆在丹峰常用来议事的丹殿。

    夜色尚浅,丹殿却已灯火通明,叶泽低着头,接受着头顶上大师姐冷淡的审视。

    “……我告诉他了!”

    叶泽心中将夏无吟翻来覆去骂了个狗血淋头,那臭小子自己翘了大师姐的补习,轮到他这个通告人来这里喝茶!

    “他去哪了?”

    顾佩玖声音淡淡。

    “……这,我也不太清楚……”叶泽低着头,冷汗淋漓。

    “他常去哪?”顾佩玖望着低着头,十分紧张的少年,黑瞳浅淡。

    “……”

    叶泽卡壳了。

    夏无吟常去的地方太多了。

    他打哪儿说?

    顾佩玖一眼就看出了叶泽的为难,“你觉得他会去哪里。”

    叶泽想了想,有些不确定,“……酒馆?”

    顾佩玖瞳色冷了冷,“没有。”

    叶泽:“……”

    听这口气,好像是去找过了……

    ……去找过了!!?

    叶泽额头渗出了汗水,“茶馆,勾栏,酒馆,还有……”

    ……还有兽峰养兽山,他经常去那里掏鸟蛋。

    “没有。”

    顾佩玖站起来,红白相间的丹峰素衣在摇曳的烛火下阴影交叠,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她安静的望着叶泽,声音清澈若潺潺流溪,“叶泽,他不在山下村落,也不在菱溪峰。”

    等着叶泽回话,顾佩玖望着摇曳的烛火,黑石一般的眼眸光影明灭。

    为什么。

    丹峰事务繁多。

    可为什么她会在溯溪等一个外门弟子那么久?

    明明只是一个外门弟子……罢了。

    即使形迹可疑,有她坐镇,就算对方再怎么狡诈,也不会对丹峰有多深刻的影响。

    为什么……会那么在意。

    叶泽一怔。

    ……不在这些地方,他会去哪里?

    ——“啊,叶兄,我听说三里开外的墨家村有个小酒馆,生意特别好……”

    ——“什么时候我们去那边喝点小酒?”

    叶泽太阳穴微微抽搐。

    顾佩玖看着他,眼底凝着浅浅的阴影。

    叶泽迟疑了一下,“回大师姐,夏无吟……有可能在墨家村的桃园酒馆……”

    话音一落,眼前红影一闪,叶泽再抬头,已经没有了大师姐的踪迹。

    来去如风。

    这边夏歌还不知道自己五天前对嘴臭叶泽的邀约已经泄了自己的老底,还在美滋滋的喝着墨家村独有的桃花酿,嚼着花生豆,听江湖人士侃大山。

    “最近江湖上有什么衣魅的消息吗?”

    “唉,厉害的衣魅哪里能随便抓的到……”

    “天下出世的上古衣魅,除了现今魔教教主的那身【血染春秋】和楚家的那一套【楚刀祭灵】,当真是再难寻第三套了……”

    “……”

    衣魅。

    人见人爱,又有一点麻烦的东西。

    夏歌记得,原书中对衣魅的设定。

    死去的傀儡拥有着部分傀儡师所给予的“感情”,这些感情在傀儡身体破灭的时候,脱体而出,成为游荡的,具有附体能力的残魄。

    这些残魄与游荡的恶鬼,或者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妖魂结合在一起,就能附体在衣服或者器具上,将魂魄生前所拥有的力量结合寄存在所附体的衣服或者器具里,成为【衣魅】。

    当有人来接触它们的时候,只有两种结果。

    要么被强大的衣魅控制灵魂,成为衣魅的傀儡。

    要么就是控制衣魅,成为衣魅力量的主人。

    而刚刚那些人说到的上古衣魅……

    在传说中,上古的风月大陆,是有神明的。

    不过那些神明全都陨落了,原因未知。

    上古衣魅,就是傀儡残魄,结合了神明之魂,附体在衣物上而成型的衣魅。

    能接受神明之魂的衣服,自然也非凡物。

    所以每当有上古衣魅出世,自然是风云变色,天地动荡,争抢之人络绎不绝。但是很少有人能真正的控制这些上古衣魅。

    大部分都是供起来烧香,毕竟上古衣魅里面的可是神魂,哪怕不借用力量,只得到一点护佑,也足够一生一帆风顺,事事顺心了。

    “什么时候我也能有一身厉害的衣魅呢。”夏歌喝着小酒,唏嘘。

    “通过考试,自然就有了。”

    清澈的声音恍若泉水,泠泠响起,整个酒馆一下就寂静下来,众人皆愕然的望着门口,披着月光,宛若天仙一般的美人。

    大大大大大大师姐?!!!

    夏歌手一抖,酒杯一晃,陡然从手里滑了下来——

    妈耶,她千杯不醉夏无吟,今天莫不是喝醉了?!!!

    小傀儡安静的躺在她的床头,失去了昨天的灵动,昨日流光溢彩的琉璃色皮肤现在已经变成了木色,而且还小了很多,昨天有巴掌大小,现在只有掌心大小,一寸见方,像是一个孩子随意雕琢着玩的木偶娃娃。

    夏歌揉着太阳穴起来,拿起了娃娃,声音带着刚刚起来的沙哑,“……它怎么跟昨天不一样了?”

    系统声音也是懒洋洋的,“都说了,它是低级傀儡,只有被你驱动的时候才能变成昨天那个样子。”

    楚瑶么。

    三日后。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都市妙手仙医天生不是做官的命综本着良心活下去魔君宠夫日常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百鬼升天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