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林深见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哟,丹峰的小布衣在后山转悠什么?”

    麻衣少年心中陡然一凉,完了!

    黑衣人闻声也是一慌,动作惊慌起来,蒙面的黑巾被横斜的树枝刮下来了一半,明亮的月光照下来,照在那张露出的半边脸上,正正的被躲在树后的少年看了个清楚。

    “……夏无吟?!”

    少年心惊肉跳,夏无吟……他,他来后山作甚?!

    一道黑影飘过,步履中带着匆忙,少年观察着黑影所去的方向,心中一跳,那个方向是……后山?

    黑影的身姿有几分眼熟,少年看了看放到一边的木桶,又望向黑影的方向,咬咬牙,扔下木桶跟了上去。

    少年的脚步很轻,动作很慢,黑影也许是心虚,脚步匆匆,没发现身后有人,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下了蜿蜒的山道,来到了后山。

    后山是菱溪山禁地,禁止任何弟子出入,他身为丹峰子弟,虽是外门,但又怎么会不知道?

    心念电转,麻衣少年表情复杂,他手紧紧的捏着树干,却是打消了回去通知同门的想法。

    如果是其他陌生人,也许他会去通告,但如果是夏无吟……

    麻衣少年咬咬牙,决定跟上去。

    然而还没跟几步,便听到一声冷笑。

    此为神圣无敌玛丽苏防盗章!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盗文退散!  夜色深邃,深林掩映,万叶吟风中,隐约夹杂着几分蝉鸣。

    一个身穿粗布麻衣的少年有些艰难地提着装满水的木桶,从凹凸不平的山路往上走。月色明亮,少年走了一阵,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便把木桶搁在一边,打算就地休息一下。

    就在此时,丛林中突然响起了细微的“沙沙”声,似有野兽穿行。

    麻衣少年疑惑的四下观望,忽然发现一道黑影迅速地穿过密林,少年心中猛然警惕起来,矮身躲在一处草丛中,朝着那处观望。

    树影婆娑。

    “这人,果然是要去后山禁地!”

    少年心中一慌,正想着要不要回去通告一下,谁知脚下没留神,“啪”地踩断了一根小树枝。

    然而面上却努力保持着镇定,他转过身,朝声源望过去,便看到了一个抱着长剑的蓝衣少年,绶带轻裘,面若冠玉,只是唇薄眼细,隐约带着几分刻薄。

    “我的身份玉佩从山上掉到这边了。”麻衣少年低眉道,“寻着寻着,不小心寻到了后山,我这就走。”

    “呵,后山禁地,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剑峰的人果然是一点小事就喜欢纠缠不休,今日怕是不能善了,只是夏无吟这小子大半夜的去哪里不好,非得来后山!

    “我……”

    “阿泽。”

    少女声音轻缓,“我怎不知,提桶水罢了,也能提到后山来?”

    麻衣少年抬首望去,霎时间梗住了嗓子,低头无言,嗫嚅道,“大,大师姐。”

    那边蓝衣少年瞳孔微微一缩,随后冷笑道,“你们丹峰之人今日聚在后山,不怕受掌门责罚吗?!”

    少女一袭柔软白衫,广袖袖口与衣摆处勾勒着精致的红枫,赤色的腰带束出柔软纤细的腰肢,长发如瀑,却在发尾处用红色绸带懒懒的绑住。却见她眉眼如画,眼角微勾,黑眸深处自有几分寒意。

    “我丹峰子弟犯了错,自有我丹峰之人责罚。”

    夜里山风呼啸,吹着少女广袖猎猎作响,她神色淡淡,眸中带着杀气,“后山不能来自是禁令。但我怎不知,这后山竟成了你们剑峰子弟的后花园,还能在此这般咄咄逼人!”

    话音一落,衣袖轻挥,霎时间滚滚气势翻涌而出,那抱剑的弟子气血一翻,被少女威压给压退三步,他蓦地睁大了眼睛,“你是丹峰大弟子,顾佩玖!”

    少女声音漠然,“正是在下。”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

    蓝衣弟子哼了一声,捂着胸口,却还是不甘心的退下。一峰的大弟子,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人物。

    顾佩玖望着蓝衣弟子退下,转身望向麻衣少年,“叶泽,你可知错?”

    麻衣少年马上跪下,声音仓皇:“弟子知错,不该夜半来后山晃荡,求师姐责罚!”

    “回去抄丹训三百遍。”

    顾佩玖声音淡淡的,“你丢的玉佩不在后山,在炼丹阁。”

    叶泽脸色涨红,“谢,谢师姐指示。”

    “后山并非良地,跟我回去。”顾佩玖转身,绣着红枫的广袖在月色下挥出冷淡的弧度。

    叶泽亦步亦趋的跟上,紧张之余也微微松了口气,他跟在顾佩玖身后往回走,只是走着走着,还是忍不住悄悄回头看——

    夏无吟,到底去后山做什么?

    “你在看什么?”

    少女的声音冷不丁的响起来。叶泽心中一慌,连忙回过头来,“没什么没什么,我……”

    谁知,少女眉头微微蹙起,像是发现了什么,“风声……”

    后山的魔气,变重了。

    忽地,顾佩玖瞳孔一缩,“你回去,后山有变!”

    叶泽心中骤然一沉,“师姐!”

    “三百遍丹训,三日后呈给我看。”说罢,少女身影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师姐!!”

    这次听起来像是惨叫了,夜半三更,惊起寒鸦一片。

    身后的熙攘,这边夏无吟自然有所耳闻,他心中也是一惊,顾不得身后发生了什么,马上戴好了面巾,往后山深处行去。

    夏无吟,或者说夏歌,心中无比复杂。

    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她也不是很想做,但做习惯了,就他妈真的停不下来了。

    有毒。

    夏无吟在系统的指引下拨开一丛乱草,果然看到一棵巴掌大小,不规则形状的,在月光下泛着琉璃光辉的晶莹植物。这植物根部生着两丛草叶,托起了那一块不规则透明的琉璃木。

    夏无吟心中一喜,她悄悄蹲下来,从袖子里拿出了割草药专门用的小镰刀,小心翼翼地将琉璃木从根部割了下来。

    夏无吟顺利拿到了琉璃木,这边还没松口气,一转头却是吓得胸中一梗,差点背过气去。

    “师师师……大师姐?!”

    下一秒,她就知道不妙了,这一身黑衣小贼的打扮,不被打成菱溪山的奸细就奇了怪了!

    顾佩玖却只是看着她,不言不语,神色莫测。

    夏无吟喊完就恨不得伸手“啪啪啪”来回扇自己一百个耳刮子,尼玛,你戴着黑面巾呢,这一句大师姐是不打自招吗?!简直是盗贼界耻辱,丢脸!

    “那什么……山高水长,我们有缘再会!”

    夏无吟抱着琉璃木,果断一个纵跃跳到树上,暗暗发动了系统自带轻功。

    “鬼影迷踪!”

    系统自带轻功,。

    霎时间,夏无吟只觉得身体一轻,一回头见自家大师姐呆在原地,像是中了邪一般一动不动,暗喜之余有了几分疑惑,大师姐这是,怎么了?

    按照大师姐原来古板的脾气,发现她穿成这样来后山偷灵木,轻则要把她捉起来胖揍一顿或者罚抄书几百遍,重则当成师门叛徒或者奸细逐出师门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如今跟个木头一样呆在原地一动不动是个怎么回事?

    夏无吟在鬼影迷踪的效果下,一个身影化身出了三四个,身形极快,似乎眨眼间便要消失不见。

    不管了,三十六计先走为上!

    夜色幽深。

    定在原地的顾佩玖像是才回过神来,她抬眸,轻挥衣袖。

    一道红绸骤然从袖口飞出,红绸如练,在凝白月色下穿过层层枝杈,看似柔弱无物,却又快又准又狠的击中了三四个黑影中的其中一个的大腿!

    顾佩玖呢喃,一双黑眸子里隐约漫上了几分魔气,“捉到……你了。”

    如果是叶泽在此,定会发现自己的大师姐神色有几分不对。

    古板傲气的大师姐,是不会出现这种可怕又黑暗的眼神的!

    而以为自己逃出生天的夏无吟只觉右腿一疼,随后像是被什么缠上了一般骤然一紧,她脚步踉跄,左脚在树枝上一滑,一个狼狈的翻身,单手抓住了一根粗壮的树枝,把自己半吊在了树上。一低头才愕然发现,自己的右腿被一条红绸紧紧捆住,而那条红绸在无尽树林中蔓延,从她右腿这一头,蔓延到另一头……大师姐的手上!

    “我擦……?”

    夏无吟也不是个傻子,当下翻出她割灵木的小镰刀,劈手朝红绸割过去,谁知红绸看似柔软,却格外坚韧,水火不侵,钢铁不断。

    那蓝衣少年冷笑一声,怀中长剑蓦然出鞘,剑身外露三分,月光之下,寒气四射,“不给你个教训,恐怕你是不会知道,这后山的‘禁地’二字,是怎么写的吧?!”

    麻衣少年一寒,心中苦不堪言,面上却是陪着笑脸,“我只是来寻个玉佩……”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无敌全能修仙[综]目标忍界第一村百万年后做海贼(偶像练习生朱正廷)桃花仙子万域独宰世界第一第二第三都是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