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天诛地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我我我我……哈哈哈,我叫夏歌,夏天的夏,唱歌的唱……不不是,夏天的夏,唱歌的歌,姑娘你还是快回去吧——”

    “小公子还没问奴家的名字呢。”

    夏歌还没来得及高兴,便见酒家女羞涩一笑,眼波流转,“说起来,奴家这里还有一坛十几年的女儿红,小公子可要尝尝味道?”

    夏歌:“……”

    酒家女掩唇轻笑,“小公子莫怕,这女儿红也是免了酒钱的。”

    夏歌忙应了一声,一边小心观察着不远处两个魔教童子的动向,一边扶着酒家女从顾佩玖身后出了门。

    “谢公子搭救。”

    出了酒馆,酒家女才松了口气,面上隐约几分后怕,“如果不是……”

    不不不,姑娘,这不是免不免酒钱的问题了……

    系统:“啧啧啧……”

    夏歌:“……这,桃花酿就挺好的,女儿红有点冲了……不胜酒力……啊,姑娘你快点找地方躲起来吧,这里兵荒马乱的——”

    “小公子至少要留个名字给奴家吧。”

    少女握住了夏歌的手,手腕素白,声音温软。

    回过神来,夏歌马上把身下的姑娘扶起来,“没事吧?”

    酒家女面色发白,“没……谢谢小公子了……”

    “能走吗?”夏歌望着正在和两个蓑衣人对峙的顾佩玖,心中紧张,问的有些不走心。

    “能走……”

    “夏无吟,带她离开这。”顾佩玖侧眸看了一眼夏歌,声音浅淡。

    “没事没事,也不是我救你,要是没里面那个大佬,我们今天都得交待在这里了。”夏歌抓了抓后脑勺,笑嘻嘻,“不过你要是真感谢我,不如下次免了我的酒钱?”

    “这是自然。”

    卧槽自称都换了?还奴家?

    被摸的浑身一抖,第一次遇到这种阵仗的夏歌笑的有点尴尬,“……那你叫什么名字?”

    系统:“哟哟哟,翻车现场哟。”

    这边夏歌和酒家女风花雪月拉拉扯扯,这边屋里却是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哥哥,他们都跑掉了呢。”

    拿着半串白纸刃的蓑衣人声音听起来有些委屈,“白刃没能把他们都杀掉,白刃好没用——”

    “没关系。”

    一个稚嫩的少年声音响起来,三分温柔,却是另一个拿着惨白短笛的蓑衣人,“哥哥帮你把他们都杀掉。”

    闻言,顾佩玖的眼眸骤然犀利起来,红菱一扬,朝着两人横扫过去!

    “哗——”

    飞扬的红菱扫断了两人的桌椅,平日柔软若无物的绫罗此时却韧锐如锋,两个蓑衣人同时朝着不同的方向跳开,然而顾佩玖攻势凌厉,拿着白纸刃的蓑衣人躲闪不及,头上的斗笠被红菱扫了下来,酒馆烛火通明,一下就看清了少年惨白的脸蛋。

    那是一个七八岁,充满着孩子气的脸蛋,眼睛却分外的大,黑瞳大而无神,红唇白肤,恍若阴间鬼童子。

    “啊……好生气,被扫掉了——”

    白刃声音清脆,“哥哥哥哥,我好生气——”

    另一个蓑衣人斗笠下的黑瞳微微眯起,便将手中的短短的白笛,放在了唇边。

    顾佩玖红菱反手一扬,鬼魅一般的绫罗瞬间在半空中打了个折,朝着白笛蓑衣人的脑袋横扫了过去!

    白笛蓑衣人提气一闪,下一刻,阴冷尖锐的笛声骤然响起!一种诡异的波动随着笛声蔓延开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这是召唤傀儡的白笛!

    顾佩玖瞳孔一缩,红菱猛收,一个闪影出了酒馆——

    夏歌这边好不容易才把那个叫秋染的姑娘打发走,还没松两口气,便感觉衣领一紧,整个人已经被人揪了起来,凌空而起——

    “……唔……?啊?”

    迎面的狂风灌的嘴巴说不出一个字,熟悉的桃花酿的香气与清冷的檀香混合在一起,成了一种独特的味道。

    ……大师姐?

    这这这这架势是要逃跑了?

    也是,村里虽然只有两个人,但村外说不定还有魔教的埋伏,双拳难敌四手,要是她她也跑,要说哪里有所不同……她肯定是跑的最快的一个。

    少女步履迅速动作轻快,论速度甚至比夏歌升级版的鬼影迷踪还要快上三分,她左手提着夏歌,右手却是不停的甩出黄符,夏歌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用朱砂画着完全看不懂的黄符被少女按照一种诡异的顺序贴到了这个小村对应的门扉上。

    等顾佩玖贴了一圈,夏歌才反应过来顾佩玖不是在带着她逃跑。

    她在布阵!

    与此同时,尖锐凄厉的笛声再次响起——

    酒馆的小屋顶骤然被人破开一个大洞,两个蓑衣矮人从破洞的屋顶飞到半空,避人耳目的蓑衣为了不妨碍行动在半空被甩下,两个穿着白衣的童子飘在半空,一个手拿一串纸刃,在夜风中哗哗作响,一个手持白色短笛,左眼下涂着深黑色的颜料,重重的在左脸颊拉下,仿佛泪痕。两人高高的飞在半空,恍若鬼魅,俯视众生。

    顾佩玖落在了地上,将手里拎着的夏歌放下,望着头顶的两个魔教童子,黑眸沉沉,“夏无吟。”

    “……在!”夏歌立正站好。

    “我们要出村了。”

    明亮的月光照下来,映的她面容温润,声音清和,“你怕吗?”

    “……”

    出村?就是逃跑咯?逃跑为什么要怕?

    夏歌一脸懵逼。

    ……反正在上级面前博一个勇敢的好印象肯定是没错的!

    这可是能给人加工资的大佬!

    电光火石,夏歌昂首挺胸:“不怕!”

    话音刚落,夏歌就听见了系统有些绝望的声音:“宿主……刚才那个人吹笛子了。”

    夏歌一头雾水:“???”吹笛子咋了。

    系统:“我观察了一下,他刚刚吹那一下,大概召唤了一千多头a级魔化傀儡在村外吧……”

    夏歌:“!!!!”

    这种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就不能早点说啊卧槽!!?

    夏歌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刚想抬头向大师姐表示一下自己内心深深的忧虑,谁知道一抬眼,便见束着赤红发带的少女侧眸看她,沉沉的眼里似有星光。

    夏歌有那么一秒卡壳了。

    说……什么?

    “唰唰唰——”

    对方显然是不会给她们聊天的机会,半空之上,无数纸刃如雨一般铺天盖地的撒了下来!

    “咯咯咯咯——快点死掉吧——”

    “杀了丹峰大弟子的感觉……一定很妙吧,哥哥哥哥,让我杀掉她好不好?”

    稚童的声音天真中带着滚滚杀气!

    “锵锵锵——”

    顾佩玖红菱轻扫,半空凌厉的纸刃在柔软红菱下宛若无物,以柔克刚——

    头上赤色绫罗飘舞,挡住滚滚杀机,夏歌身体又是一轻,这次却是落入了一个柔软的怀抱。

    少女凌空而起,绫罗飘摇,夜风微动,夏歌听到了一个温柔的声音。

    “夏无吟,你很勇敢。”

    “我来护你。”

    “和我一起闯出去吧。”

    不……刚刚的勇敢都是幻觉……

    真的。

    要是知道外面有一千头a级傀儡,打死她也不会吹这种牛皮啊!

    然而显然顾佩玖已经顾不得她的心情了,她抱着她,身外红菱飘散,柔软却又格外坚韧,将所有的纸刃挡在身外——

    夏歌忽然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她被……丹峰的大师姐……公主抱了?

    清冷的檀香混合着桃花酿的味道,在飒飒的寒风中飘入心中,又温暖,又让人心动。

    夏歌:“……”

    牡,牡丹花下死,做,做鬼也风流!

    这可是3s级的大,大美人!

    顾佩玖可不知道怀里的小滑头在想什么,脚步轻快,一步三闪,很快便来到了村外。

    “呀……哥哥,她是在找死吗?”

    白刃的声音清脆。

    另一边的白衣少年没有回答,只是两人却也追着顾佩玖,来到了村外。

    “闭上眼睛。”

    出村之前,少女的声音清冷,“不要看。”

    然而晚了。

    夏歌看到了。

    浩如烟海的,闪烁在眼窝中的森蓝魂火,团团在村外,铺天盖地,令人瑟瑟发抖。

    半空之上,跟过来的少年笑声诡异,“咯咯咯咯——顾佩玖,不仅你会死,现在的村民都会死哦——”

    他猝然睁大眼睛,居高临下的瞪着底下那个抱着麻衣少年的红白枫衣的少女,语气狰狞诡异起来——“那些村民死了,都怪你!都是因为你活着,都是因为你出现在这里,他们才会死的——他们才会被我们杀掉的——他们是无辜的,都是因为你在,都是因为你——”

    哪里来的歪理!

    夏歌刚准备要理论一下,眼前忽然一黑。

    温柔的红色绸带遮住了眼眸,挡下了外面一切可怖的魔化傀儡。

    “不会死。”

    夏歌感觉自己被人放了下来,浅淡的檀香和桃花酿的香气弥漫在村外森冷的土壤腥气中,少女的声音淡淡。

    少女的声音淡然,却宛如微光,给黑暗中的人以莫名的力量。

    “正是因为我在,所以,没有人会死。”

    眼前漆黑的看不见光。

    “吼——”

    耳边魔化傀儡的咆哮声可怖森然,宛若恶鬼。

    “不愧是大弟子……”

    拿着白笛的童子低低的笑了,白笛轻轻的放在唇边,“不过再怎么厉害,有这千名傀儡的送行,这里也注定会是你的埋骨之地!”

    笛声乍响!

    “哈哈哈哈哈——恨的话,就恨你为什么要叫‘佩玖’这个令人厌恶的名字吧——”夏歌听到了白刃的狂笑,和纸刃挥洒下来的破空之声,“你快给我去死啊——顾、佩、玖!”

    遮着眼睛的红菱很柔软,夏歌扯下来一条缝,偷偷的往外看,随后被生生的吓退了一步!

    无数宛若恶鬼般狰狞的魔化傀儡拼命朝着他们的方向冲了过来!

    浩浩荡荡,天地震动!

    夏歌目瞪狗呆!

    她穿越来这书中五六载,从未见过如此大的阵仗!!

    “莫怕。”

    似乎是发觉到了身后少年的动作,顾佩玖一向清冷的声音微微柔和下来,夏歌看着她随手挥出一张符纸贴在村口的一棵梧桐上,“有我在。”

    树干上的符纸一下自燃!

    “锵——”

    那些狂暴的魔化傀儡还未冲到近前,便“嘭”的一声撞到了一个金色的壁障上,夏歌恍然抬头,发现在树上符纸燃尽的瞬间,一道巨大的金色屏障从天而降,正好将整座村子和她笼罩其中!

    屏障外的魔化傀儡拼命的敲打着屏障,碰碰作响,屏障外的两个童子面色微微一变。

    夏歌骤然想到了在离开之前,顾佩玖拎着他四处扔出去的黄符——

    原来是……这样吗。

    这是她刚刚布下的阵法……

    “哼。”

    白洛冷笑一声,手中白笛一挥,“躲得了一时罢了!”

    随着他的动作,无数傀儡嘶声长啸起来,夏歌眼睁睁的看到一只浑身幽蓝的傀儡手中燃起了烈焰,一拳击上屏障,整个屏障都开始摇摇欲坠起来!

    夏歌眸中绿光一闪:傀儡侦察!

    居然还混着s级的傀儡!?

    “啊啊——快点让他们死啊——哥哥——”

    头上白刃咯咯咯狂笑,苍白的脸蛋上染上了疯狂的红晕,“都死了,就没有人能欺负我们啦——”

    夏歌:“……”

    谁他妈欺负你了,你他妈现在在欺负我们好不好啊!!

    一千比二算什么能耐,有本事下来单打独斗啊混蛋!

    “在里面呆着,不要出来。”

    就在夏歌疯狂吐槽的时候,顾佩玖的声音响起来,淡淡的,“不要担心,屏障不会破。”

    夏歌欲言又止。

    顾佩玖望着扯着半边红菱的小少年,乌发被绿发带束着,仰头看着她,似乎是想说什么。

    不知为何,看到这样的夏无吟,她的心里却有些柔和。

    他是丹峰的外门弟子。

    再怎么样,也还只是个孩子。

    现在……她要保护他了。

    她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在这里。”

    随后转身,就要出屏障。

    “大师姐。”

    似乎是下定了决心,身后少年的声音忽然响起,十足的认真。

    “嗯?”

    红白枫衣的少女红菱飘散,她回头看他,盛着月光的眼眸即使毫无波澜,也美的惊心动魄。

    夏歌痛心疾首,“大师姐,对不起,我再也不逃课了!!”

    顾佩玖:“……”

    系统:“……”

    少女心情复杂的出了屏障,“……与此无关。”

    魔教的人,就是盯着她来的。

    总会有这一天的。

    屏障外,出来的顾佩玖宛如被狼群盯上的肉,无数傀儡拼命朝她涌了过来!

    绫罗护体,冲到顾佩玖身前的傀儡被毫不留情的扫飞,红菱韧锐,一寸一伤。

    “哦~不当缩头乌龟了?”

    拿着白笛的童子冷笑一声,“真是勇气可嘉,我会给你留个全尸的!”

    顾佩玖微微仰头,望着半空之上的两个童子,半晌出声,声音轻轻,“站得高,就可以看得很远吗?”

    “站得高,就可以杀死更多的人——”白刃狂声道,“顾佩玖,你受死吧!”

    夏歌在屏障里面,眼睁睁的看着好几个s级的蓝火傀儡浑身燃烧着可怕的烈焰,朝着顾佩玖冲了过去!

    ……不能,不能坐以待毙!

    但也不能出屏障——

    冷静一下!

    夏歌观察了一下,屏障外傀儡众多,但大部分还是在不停的冲击着屏障,妄图冲进被屏障保护的村子,一部分最强s级的傀儡则是冲向顾佩玖,试图围杀。

    “吼——”

    冲击着屏障的傀儡声音低哑,动作疯狂又机械,魂火摇曳——

    “嗷——”

    撕心裂肺的吼叫恍若地狱受刑的恶鬼,让人毛骨悚然,夏歌一惊,一些可怖的回忆又开始涌上心头。她下意识的摇摇头,往后退了一步——

    细微的,绝望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参杂在嘶吼中,微弱,又让人难以忽视。

    “求求你……”

    “……救救我……”

    “我不要……”

    夏歌微微睁大眼睛,什么声音?

    “我不要……求求你……”

    是傀儡!

    是那个拼命锤击着壁障的傀儡!

    夏歌望着那只傀儡摇曳的幽蓝魂火,隐约发现那只傀儡的魂火参杂着一丝白色。

    这是……

    “没有完全魔化的傀儡,但也不远了。”

    系统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微妙,“还有人类的意识,但已经控制不住自己魔化的身体了。”

    “我不要……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啊——”

    “啊——”

    “嗷——”

    最后一丝纯白的焰火被幽蓝吞噬,那凄惨又微弱的声音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傀儡愈发狂烈的攻击!

    “这些魔化傀儡……曾经,全部是……人类?”

    夏歌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全部……都是?”

    系统的声音听起来机械又无情,“是的,全部都是。”

    应该说,本来就是。

    人类变成的魔化傀儡……?

    等等!等等——

    夏歌的瞳孔骤然一缩,隐没在记忆角落里的东西,开始慢慢浮出水面。

    魔化傀儡,男主,灭门,魔教千魂——

    还有剧情——

    夏歌一个激灵,猛地抬头望向了半空之上的两个白衣人——

    《风月无边》的剧情,快要开始了!!!

    魔化傀儡,魔化傀儡,难怪,她之前看书,是知道这一段剧情的,只是没想起来,她怎么能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她必须得做点什么!

    叶泽!

    魔教白衣双生子,白刃白洛!

    太懈怠了,她差点忘记了,自己是活在一本书里了!

    有一个,重要的剧情,关于魔教,关于叶泽……和他的父母!

    夏歌握紧了兜里的木头傀儡,现在魔教的白衣童子在这里,这是一个接近魔教的机会,无论如何……

    她该怎么办?

    “哧——”

    最后一只蓝火傀儡被红菱毫不留情的斩灭,柔软的红菱灌了罡气,边缘锋利如剑,所过之处,无所不伤。

    “咯吱!”

    顾佩玖瞳孔微微一缩,侧身回眸,但见金色的屏障上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痕!

    不能再拖了。

    “嚓——”

    白刃显然也发现了屏障上的裂痕,他哈哈一笑,手中细长纸刃脱手而出,在顾佩玖挥菱之前,将纸刃直直的插在了那道裂痕之上!

    “它要是破了的话,他们——”白刃睁大眼睛,笑声张狂可怖,“就都要死啦——”

    “你有罪——活着就有罪——”

    尖锐的笛声愈发可怕,而屏障上的裂缝也随着白刃射出的纸刃,如蛛网一般蔓延开来——

    “……”

    夏歌望着那道裂痕,攥紧了手中的琉璃小傀儡。

    怎么才能接近白衣童子?

    “站得高,可以杀很多的人,对吗。”

    少女的声音,泠泠如清泉,在一众傀儡的嘶吼中,格外突兀。

    夏歌下意识的望向了顾佩玖的方向,一下屏住了呼吸。

    “是啊——”白刃哼了一声,居高临下,狞笑,“尤其是杀你这样的蝼蚁——”

    “所以。”红白枫衣的少女仰起头,黑瞳无波无澜,屏障的金色光芒混杂着月光,流淌在她漆黑的眸中,“站得高,也可以,救很多的人,对吗。”

    下一刻,红菱飘散,柔软红菱之上金丝闪闪,红白枫衣的少女凌空而起,恍若秋天乘风而起的红枫,顾佩玖声音清浅微扬,“如此……”

    夏歌微微失了神。

    红白枫衣的少女,声音泠泠如清泉,一字一句,如歌如诗。

    “。”

    ——哪怕无心无情。

    ——但身在高处。

    ——你就应为救赎而生。

    话音一落,霎时间,天地变色!

    乘风而起的少女轻易站在了比白衣童子还要高的最高处,手边滚滚赤红绫罗重叠散开,像是没有尽头一般蔓延,眨眼间遍布了视线所及的整片天空,随后散成细丝状,晴朗的夜空在少女话音落下的一瞬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散开的红菱缠丝一般渗入染着雷光的黑云,漆黑的夜空眨眼间染上了滚滚的血红之色,月色隐没——黑云与火雾翻滚之际,雷光轰鸣,眨眼间天降流火!

    夏歌睁大了眼睛,“卧槽……”

    轰然的火焰宛若天魔降世,红菱在火焰中穿梭飞舞,磅礴的流火一串串从天而降,屏障之外,眨眼便成为一片惨然的火海!

    “啊——”

    傀儡被焚烧的尖锐叫声此起彼伏,风起云涌间,半空之上的两个白衣童子惨白了面庞——

    “怎么可能……?”

    白刃喃喃,“不可能……不可能!”

    话音未落,无数道炽烈的流焰便朝着他飞了过来!

    “轰——”

    白洛挥手,一道半透明的白色屏障瞬间将流火挡开,但强烈的轰击猛地将那屏障敲碎,白洛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走——”

    “……是天诛绫!!!”

    白刃尖叫,他抬起头,望着在他头上的少女,“顾佩玖,天诛绫居然在你手上!!!”

    “快走!”

    白洛嘶声吼道,狂暴的流火飞射而来,他伸手揪起白刃的衣领,将他朝着村子的方向甩了过去——

    漫天流火间,红白枫衣的少女身周红绫飘飘,漆黑的瞳孔被铺天盖地的火焰染成炽色,面上却依然无波无澜,柔软的红绫闪烁起熠熠流光,“”

    “轰——”

    大地开始震颤!平坦的土地在剧烈的摇晃中陡然裂开了无数可怖的裂痕,无数傀儡跌入裂缝,随后炽烈的岩浆从断裂的裂缝中喷涌而出!

    滚烫的岩浆,尖叫的傀儡,和眨眼间变成炼狱的人间。

    上千的傀儡,转瞬间,覆灭的毫无理由。

    天诛地灭。

    流火与岩浆,天诛与地灭。

    上古衣魅,天诛绫!!!

    夏歌的眼里,都是炽烈的火焰和浓浓的焦土之气。

    强大,毫无缘由的强大。

    绝对的,强大。

    这是双s的实力吗?

    夏歌想到了之前那句话的出处,那是《风月无边》对与菱溪大弟子的评价。

    能成大弟子者,必能以一人之力,抵百万雄兵,以护一峰安宁。

    ——一人之力,抵百万雄兵。

    就在夏歌震惊到无以复加只想躺地喊666的时候。

    似乎是承受不住外面巨大的冲击,屏障龟裂的蜘蛛纹路一下扩大了无数倍——

    系统:

    “嘭——”

    但见锋利的纸刃穿破了屏障,冷冰冰的擦过她耳鬓的发丝,“哧”的一声插在了她背后潮湿的土路上。

    “啪——”

    金色的屏障,陡然间碎裂成无数片!

    “嘭——”

    随后一道白影从天而降,被白洛扔开的白刃直愣愣的砸到她的身上,夏歌一个猝不及防被砸中,脖子被人勒住,因为惯性猛地摔在地上,两个人抱在一起,滚作一团——

    卧槽?!

    莫名和天降之物一起打了好几个滚的夏歌回过神来的时候,脖子就抵上了锋利的纸刃,鲜红的血痕勾在颈上,白刃惨白的脸在熊熊烈焰的烘托下恍若鬼魅,一双漆黑的眼瞳此时布满了森然的血丝,“杀了你……”

    白刃……?

    正冥思苦想怎么接近魔教之人的夏歌惊喜万分,“哟,真是天降神物啊!”

    身后万千流火映红了白童惨白的脸蛋和孤注一掷的决心——

    杀不了顾佩玖,至少要杀一个菱溪峰的杂碎!

    白刃一抬眼,手下刚要用力,却猝不及防的对上了一双深紫的瞳仁!

    ——。

    白刃的所有动作都僵硬了。

    少年从兜里掏出了小傀儡,紫眸深深,她丝毫不惧脖颈上的利刃,嘻嘻笑起来,“别那么凶巴巴的嘛,来,哥哥给你看个大宝贝。”

    系统:“……”

    剑峰。

    天地震颤轰鸣,令人难以入眠。

    “大小姐!”

    门外小翠的声音恐慌而焦急,“大小姐快起来,天降异象啦——”

    楚瑶睁开眼睛,浅褐色的瞳仁戾气横生,她穿着雪白的亵衣,乌发披肩,单手抱剑,随手扯开了房间里窗上的竹帘。

    血色。

    本是漆黑的天空染上了滚滚可怖的火焰之色,星月无光,万千流火从赤色天穹滚滚而下,大地轰然的震颤声清晰可闻,即使是远观,也清晰可以闻到炽烈岩浆的焦土之气。

    楚瑶浅褐色的瞳孔微微一缩,她猛地放下竹帘,扯起一边的蓝白剑衣穿上,长剑佩腰,身影一闪便不见了踪迹。

    菱溪峰。

    老人仰头,望着滚出流火的赤色天穹,微微叹息。

    “玖儿……”

    百兽峰。

    “叽叽~”

    黄羽赤喙的鸟儿飞来飞去,最后落在穿着百兽衣男人的指尖上,他站在百兽峰顶,远远望着赤色苍穹,黑色的眼瞳里泛起了古怪的光。

    村外。

    屏障碎裂的一瞬间,顾佩玖便停下了攻势。

    流火渐熄,岩浆渐止。

    但无论是a级的傀儡还是s级的蓝火傀儡,都在这场天诛中毫无疑问的变成了一具具焦尸。

    红白枫衣的少女凌空于苍穹之上,赤色菱罗翩翩飘舞,流火聚散,金光宛然。

    拿着白笛的白洛因为大量傀儡被眨眼覆灭而产生的巨大反噬在吐血不止,另一边,白刃的纸刃抵在少年的脖颈上,浑身僵硬。

    顾佩玖默然的望着已经碎裂的屏障,和被挟持的夏无吟,天诛绫缠绕在手边,她声音淡淡,“你们如此费尽心机,目的就是杀了我?”

    白刃背对着顾佩玖一言不发,他僵硬的盯着眼前少年深紫色的双眸。夏歌的声音轻若无物,“现在,第一个命令,按你想对她说的话回答她——”

    仿佛被人打了一拳,白刃回过神来,他依然呆呆的盯着少年,没有看背后苍穹上的顾佩玖,声音却阴狠无比,“我的目的本来就是要你顾佩玖死!”

    “很好,很好。”夏歌微微弯起唇,将手中的木头小傀儡塞到白刃衣兜里,“现在,第二个命令,收好这个小傀儡,挟持我,和你的哥哥逃命。”

    “……是。”

    话音一落,白刃便死死勒住夏歌,将夏歌从地上扯起来,纸刃抵着她的脖颈,望着天上的顾佩玖,冰冷黑瞳下,隐约三分恍惚。

    ……服从,命令。

    逃命,和哥哥。

    收好,小傀儡。

    挟持……主人。

    夏歌被这小子猛地一勒差点闭过气去,心中一阵妈卖批,马丹就不能轻点啊?!

    顾佩玖冷冷的看着白刃,“放开他。”

    另一边,趁注意力被白刃吸引的顾佩玖没有注意,用屏障勉强躲开流火,藏身于傀儡焦尸下的白洛颤着手,从怀里掏出了一块符石,狠狠掀开了压在身上的傀儡后,身形猛地一闪,已经来到了白刃身边,单手揪起了白刃的衣领,声音低哑,“刃,我们该走了。”

    白刃下意识的松了手,纸刃离开了夏歌的脖颈,他看着夏歌的紫瞳,恍惚无神。

    “噌——”

    赤色红绸如刀如刃,在白刃松开挟制夏歌的一瞬间,便冲了过来!白洛抱着白刃猛地滚开,躲开了天诛绫,手中符石骤然捏碎!

    “我们不会放过你的,顾佩玖。”

    “你最好,小心一点——”

    白洛的声音阴冷无比,随着符石的碎裂,两人同时消失不见。

    夏歌在白刃离开的那一瞬间便闭上了紫色眼睛,她干脆躺倒在地上,沉默了一会儿,听到旁边有人接近的脚步声,忽然嘻嘻嘻的笑了起来。

    “真厉害啊,大师姐。”

    她说。

    身边,红白枫衣的少女红菱收手,望着她渗着血丝的脖颈,“你受伤了。”

    三分自责。

    “……”

    故意给人机会逃跑的夏歌歪了歪头,依然笑,“没事。”

    “……”顾佩玖俯身下来,纤细的手指轻轻抚过她脖颈上的伤痕,滚滚焦土味道中,少女的绣着红枫的白袖泛着清浅香气,在黑暗中,那混着桃花酿香气的檀香,尤为分明。

    夏歌微微失了神。

    “疼吗?”

    少女的声音若泠泠清泉,清冷中泛着几分温柔。

    “……不疼。”

    顾佩玖没有再说话。

    “大师姐,你真厉害。”夏歌回过神来,听见自己说,“你是我活那么大,第一次看那么厉害的人。”

    天诛地灭啊。

    顾佩玖默然无言,从袖中掏出了白色的纱布,替少年把脖子简单包扎了一下。

    “为何闭着眼睛?”

    她问。

    一向叽叽喳喳的少年这次沉默了。

    不想说?

    顾佩玖也无所谓,她问了,也不一定就是想要一个答案。

    包扎好后,她抱起了少年,刚刚状况紧急,没来的及注意,现在抱起来才恍然发现,这个叫夏无吟的孩子,又瘦又轻。

    不至于皮包骨头,却是真的一两肉都没有多的。

    还受了伤。

    顾佩玖微微失神。

    ——她让他站在那里,站在屏障里,他便站在那里了。

    一动也没有动,却还是受了伤。

    这是她的责任。

    不可推卸。

    “走吧,夏无吟。”

    也许是心疼,顾佩玖声音柔和下来,带着哄孩子一般的味道,“我要带你闯出去了。”

    温暖的气息,柔和的声音。

    泛着酒香的怀抱。

    带着安稳。

    ——我要带你闯出去了。

    微风轻拂,红白枫衣的少女抱着一身麻衣的小少年,踩着一地焦糊的傀儡尸体,焦土与炼狱糅合着清浅的檀香,夏歌听见自己的声音。

    “听说……闭着眼,不会看见鬼。”

    明明这不是理由。

    明明是因为摄魂夺魄。

    但不知为何,她忽然就想这么说。

    想这么说给这个有着温暖怀抱的人听。

    虽然,只是个毫无意义的借口。

    “没有鬼。”顾佩玖道。

    你说没鬼就没鬼,鬼不要面子的啊?

    夏歌默默腹诽。

    顾佩玖道,“若有恶鬼,闭眼也会伤你。”

    夏歌不说话,只是攥紧了顾佩玖的丹枫素衣。

    月夜凉风微。

    “想闭,那便闭着吧。”轻柔的风声混合着少女清澈的声线,“你可以闭眼到天亮,恶鬼无伤。”

    有她在这里,恶鬼无伤。

    夏歌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把头往顾佩玖胸口拱了拱。

    顾佩玖也没觉得哪里不对,带着夏歌飞向了菱溪峰。

    与此同时。

    这边顾佩玖带着夏歌回了山,那边楚瑶提着剑赶过来,却只看到了一地残破焦尸,和天空中未散的火云。

    “啧,来晚了?”

    切了一声,楚瑶浅褐色的转身要走,然而眼角余光却一下扫到了插在地上的纸刃。

    她蹙起了眉头,用剑挑出了地上的纸刃抓到手里,柔软的细长条白纸,尾端被剪得尖尖的。内力灌进去,眨眼间绷的直直的,吞吐着剑芒。

    “千魂双生子,白刃白洛?”

    楚瑶嗤笑一声,吞吐剑芒的白纸刃骤然被燃起的火焰吞噬殆尽。她站起来,哼了一声,“垃圾。”

    天降流火,地流岩浆这样的阵仗,不可能是魔教的那两个垃圾造成的。

    小树枝被踩中的噼啪声陡然响起。

    “谁!”

    长剑飞出,利刃在冰冷的月光下闪过寒光,“铮”的一声扎在了声源旁边的那块土地上!

    村口梧桐树后,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男人顿时吓的浑身一抖,两股战战,两手高高举起,“女侠!女……女侠饶命!我……我是墨家村的……”

    “哦?”

    楚瑶抬手,长剑隔空飞回手中,她随意的挽了一个剑花,眯起眼睛,“村里的村民?大半夜来这里做什么?”

    “我……我是村长派过来,看,看看情况的……”他咽了咽口水,心有余悸。

    楚瑶唇角勾起一抹笑,浅褐色的眼眸盛着微光,“哦?那你倒是说说,刚刚是谁在这里打斗?”

    “魔教的人好像是在追杀菱溪峰的顾佩玖……?”男人见楚瑶似乎没有杀意,也缓了下来。

    顾佩玖?

    楚瑶眸中闪过一道微光,丹峰的,那位菱溪峰掌门钦点的大弟子,顾佩玖?

    她侧眸扫了一眼龟裂的大地,满目岩浆与流火的残痕,一具具傀儡焦尸重重叠叠,在冰冷的月光下,宛若人间炼狱。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楚瑶冷声道,手中霜剑流淌过锋利的月光,“我要你,从头到尾,一丝不落。”

    男人在滚滚杀气下打了个哆嗦,马上说,“当时那个叫顾佩玖的姑娘是在酒馆里和一个扎着绿发带的小少年在喝酒……”

    绿发带的……小少年?

    ——我叫夏歌。

    够了。

    ……怎么哪里都是他!

    哪里有那么巧的事情!

    楚瑶微微攥紧了手中的剑,收了心思,继续往下听。

    “后来我就跑出去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知道了。”

    楚瑶道,“你回去吧,告诉村民已经没有事情了。”

    男人如蒙大赦,转身就跑,谁知道没走三步,身后那冷面女侠的声音又冷冷的响了起来,“站住!”

    男人停了下来,抖抖索索的回头,“大侠,您……”

    朦胧月色下,蓝白剑衣的少女浅蓝色的发带在微风中轻扬,“……那个和顾佩玖一起的绿发带的少年,你可知道是谁?”

    “这……”男人犹豫。

    楚瑶哼了一声,“我就随便问问,你不认识便罢了——”

    “他好像是我认识的一个人。”

    “之前来时听酒家的秋染姑娘说……”男人犹豫了一下。“是有个扎绿发带,叫‘夏歌’的小公子救了她,应该也是那位与顾佩玖一起喝酒的小公子……就不知道是不是您认识的那位小公子了。”

    楚瑶:“……”

    ……果然是那个到处逞英雄的臭小子!

    夏歌:“……”

    “奴家名墨秋染。”少女抿唇一笑,“小公子下次一定还要来我家喝酒呀。”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红捕快被撩日常强者无敌都市狂人超神学院之福禄小金刚!都奇幻市夜路押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