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银蝶楚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闭嘴。”楚瑶眉目森冷,“楚衣,别以为进了剑峰你就能为所欲为!”

    “哦?”女孩眉毛微微一挑,黑瞳微微染上了寒意,唇角却依然带着笑,“怎么能说是‘为所欲为’呢,师姐可真过分,半分面子也不愿意给您的亲妹妹呢,本想着我们姐妹情深……”

    冰凉的剑尖点地,楚瑶精致的眉眼微微冷下来。

    ……不过是个学人做英雄的矮子,哪里值得她念念不忘!

    “哧——”

    楚瑶一直稳若磐石的剑尖微微一颤,杏眼骤然一厉,剑锋一转,一个收招,强行收回了狂溢的杀气和剑势,冰蓝色的发带在刺眼的阳光下飘出犀利的弧度,随后慢慢柔和的落在了少女柔软的黑发上。

    少年的声音清澈柔和。

    ——“我叫夏歌。”

    霜剑在地上骤然划出了一道深寒的剑痕,少女反手收剑,锋利剑刃擦过剑鞘的声音冰凉悦耳。

    “嘿,楚师姐,听说您又下山啦?”

    楚瑶朝着声源望去,山林掩映间,袖上绣着银蝶的蓝衣女孩掩唇轻笑,明眸皓齿,眉目聪慧,看上去十分精灵。

    楚瑶眉目冷色没有分毫好转,“与你何干。”

    “怎会与我无干呢。”女孩腰配长剑,与楚瑶相似的杏眼弯起来,“师姐英姿难得一见,昨日事务匆忙未能下山一睹,小衣心中依然十分遗憾呢。”

    剑峰。

    阳光灿烂。

    窈窕的少女穿着剑峰的蓝白短衫,长剑如雪,剑光若电。招招华丽,式式精炼,剑气与杀气滚滚迸溅间,少女身姿优美,一招一式,翩若惊鸿,矫若游龙。

    电光火石间。

    明媚月色与那少年那双魔魅的紫色眼睛猝然的浮现在脑海中。

    夏歌,夏歌。

    夏日……长歌。

    “……唉,罢了。”

    见楚瑶无动于衷,楚衣轻笑一声,“我还以为姐姐心里一直挂念着的剑峰是个什么好地方……其实,也不过如此嘛。”

    女孩柔软的长发披在蓝衣后,被浅蓝色的发带束起,袖口银蝶像是要飞出来一般栩栩如生,与楚瑶不同,虽然是杏眼,楚瑶的眼睛是浅褐色,她的眼睛却是纯正的黑。

    楚瑶冷眼看她。

    “楚瑶,很骄傲吧,被人当成救世主的样子……”楚衣低低的笑了一声,“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撕下你这层骄傲的皮,看到天之骄子撕心裂肺血肉模糊的模样……”

    “唰——”

    冰冷的叶子擦过发髻,楚衣的声音一下顿住了。

    锋利的树叶斩断了她三根发丝,“哧”的一声插进了她身后的一棵梧桐树的树干上,入木三分。

    那个宛若天仙的少女摸着剑柄的素手纤纤,浅褐色的眼睛看着她,微微舔了舔柔软的唇瓣。

    她朝着她的方向走了一步。

    微风吹过,一片孤叶飘落到楚瑶身前,无声无息,却在落地之前,碎成了三四片,切口整齐,纷纷扬扬。

    楚衣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退后之后,楚衣愕然的发现,自己居然……动不了了!

    她眼睁睁看着那个宛若仙女的杀神,带着滚滚的寒气,一步一步的走到她的身边。

    ——“我现在……就很想看看你撕心裂肺,血肉模糊的模样呢,楚衣。”

    眼前明明是清秀的少女,说出的话却带着浓浓嗜血的味道。被她野兽一般的浅褐色眼眸盯住的楚衣只觉得浑身颤抖,浓浓的杀气像针砭一样碾压着每一寸皮肤——

    ——会死的!

    一定……会被杀掉!!

    有那么一瞬间,楚衣十分后悔,在自己羽翼未丰的时候来捋老虎的胡须。

    到底是……太过冲动了吗?

    楚衣的瞳孔缩成一点,身体因为极度紧张而微微颤抖。

    下巴冷不丁的被冰凉的手指挑起来。

    少女浅褐色的眼睛映着她紧缩的眼瞳,嗤笑一声,“哟,怕了啊。”

    楚衣抿紧了唇,一语不发。

    楚瑶满眼都是嘲讽,“真难看……”

    手指慢慢往下,最后握住了她的脖颈。

    楚衣的后被都是冷汗。

    “老子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剑峰也是该怎样就怎样,懂吗?”

    “最好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

    “我楚瑶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六亲不认。”

    “垃圾。”

    ==

    领了俸禄,夏歌先去小酒馆美滋滋买了一壶小酒,又难得大大方方的给自己买了一串糖葫芦,这才去村尾找了张木匠修房子。

    喊了人帮忙把巨镰抬下来,夏歌跑去酒馆给帮忙的人买了几壶好酒,请人吃了饭,给张木匠结了帐,修缮房屋的事情才算了结。

    只是好不容易才坑来的巨款一两银子也就这样见了底。

    等收拾完了东西,已经夕阳西下,明月当空了。

    点了蜡烛,夏歌一边用牙齿扯着绷带,把手上的伤口勒紧裹好,一边苦大仇深的望着屋子角落里倚着墙角的黑色巨镰。

    昨天逞英雄,虽然用龙玉挡了那一镰的大部分伤害,但溢出的锐气还是伤了手。

    “唉,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啊。”

    一只手勾着绷带,在手背上打了个结,夏歌叹了口气。

    系统:“那你留镰刀作甚?”

    不卖了换点银子?

    小屋子很小,物是不多,说是家徒四壁也不为过,黑色巨镰被她倒放在角落里,漆黑的弯刃在微弱烛火下闪着熠熠寒光。

    夏歌:“我怕鬼,镰刀驱邪。”

    系统:“……”

    夏歌没有理会系统的无语。

    她怕鬼是真的。

    夏歌掏出了怀里的龙玉,缺了右角的龙形玉佩在微弱的烛火下泛着温润的光,也衬得缠着左手的绷带惨白若雪。

    “谢谢你了。”

    “鬼龙玉。”系统插嘴,“这本来该是叶泽的东西吧?”

    “嗯。”夏歌道,“确实是他的东西。”

    鬼龙玉,寄存着龙魂的玉石。

    驱魔散邪,恶鬼不近。

    男主前期的机缘很少,鬼龙玉是他机缘之一,但很不幸被她先下手为强了。

    因为她怕鬼。

    恶鬼这种玩意,一辈子,见一次就够了。

    “借用了那么多年,是时候找个机会还给他了。”夏歌将手上的龙玉抛了抛,微微弯起眼,“有点不舍得,但想到是那个怂货,也就还了吧。”

    他终将在一路坎坷中登峰造极。

    鬼龙玉,只会认他做主人。

    系统吐槽:“真看不出来。”

    与此同时。

    菱溪峰,议事殿。

    面容可怖的马甲女人躺在正中,议事殿上首,一位鬓发花白的老太半眯着眼,手里是一杆雪白拂尘。她的下首,站着两男一女。

    女子穿着丹峰素衣,头扎赤色发带,肌肤若雪,面若白瓷,黑瞳深邃,唇不点而朱,煞是好看。她站在老人的左手边,微微低头。老人右手边便是那两个男子,一位浓眉大眼,身着百兽衣,乌发被黄色发带束起,腰配黄玉笛,身高两尺,甚是威武。唯一有点不和谐的地方,明明是个威武的汉子,肩膀上却停了一只黄毛小鸟,此时这小鸟安安静静的呆在他肩膀上,红色鸟喙偶尔啄一啄自己的羽毛。

    另一位却是身着剑峰蓝衣的青年,湛蓝发带束着长发,腰配玉剑,眼瞳漆黑,束手而立,气质脱尘。

    老人望着地上的衣魅,声音苍老,“这是魔教派来的?”

    红白枫衣的少女摇头“不知。”

    “这衣魅的死法……倒是极为干脆。”老人微微一笑,“玖儿,可是你丹峰子弟所为?”

    顾佩玖声音淡淡,“是。”

    “丹峰倒也难得能出一个习武的好苗子。”老人咳了咳,望着被衣魅控制的女人,表情微有怜悯,“应当又是魔教派来偷秘术的,只是可惜了。”

    顾佩玖默然。

    “处置了吧。”

    “是。”

    有穿着白衣的弟子将地上的女人带走。

    “玖儿,丹峰的事务可还辛苦?”

    老人问。

    顾佩玖声音淡淡,“有常师兄和百里兄协助,无妨。”

    老人低低一叹,看了一眼右手下的青年,“你常师兄在事务也是繁忙,能来代理剑峰大弟子的事务,也是看在长安楚家长女在菱溪的薄面……”

    “掌门言重了。”

    那蓝衣的青年微微欠身,“常家与楚家虽有三分交情,但弟子本也是剑峰内门备选大弟子,这些事务本就是弟子应尽的本分,与楚家无关。”

    老人叹道,“下届剑锋问灵还需三年……这三年,还是要麻烦你了。”

    “是。”青年颔首应了。

    一边穿着百兽衣的汉子却是一言不发,他肩头的鸟儿歪了歪小脑袋,黑漆漆的小眼珠如米粒,泛着微光。

    楚瑶没有动。

    楚衣微微笑着,眼里却带着讽刺,“但真的是厉害呢,楚大人——剑峰唯一肯下山顾及那些外门弟子死活的楚大人,让人好生崇拜。”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火影一刀999级海贼王之邪恶大将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有人喜欢这首歌古代养家日常穿越之惹火军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