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杜阮看着他:“你不疼吗?”

    暴怒苍白着脸虚弱的笑着说:“疼,但是有你……给我按着……又好像不是很疼了……其实这样挺好的……死亡的感觉……感觉没有那么可怕……我感觉浑身都轻飘飘的……肚子也不饿了……”

    杜阮于是回头看, 问他:“你怎么了?我身后有什么吗?”

    “没有啊。”暴怒说,他正要说自己是无意的,随意瞥一眼,但是这句话并没有说出来。

    杜阮站在暴怒的面前,看着他的面部表情由惊恐到不可思议和原来如此这样的不停转换,然后一把拉住她的胳膊把她甩到自己身后,与此同时,一把很长的雪白的刀,贯穿了暴怒的胸膛。

    暴怒道:“不是……你不是想知道我是怎么克制住自己的嘛, 就是这样克制的啊。”

    杜阮道:“你就拿小刀划你自己?”

    暴怒无所谓的耸耸肩:“没事, 这只是看着疤痕吓人一点,但是实际上一点都不疼,我情绪不稳定的时候, 我就想着我这样可能会连累我喜欢的人, 害的她进医院, 所以就会克制住我自己。”

    那个带着红鼻子的小丑就是从那个黑洞洞的教学楼门口走了出来,他不是很高,但是全副武装,刚才他从那个黑洞里走过来,走到了杜阮身后,举起了他手里的刀,本来要死的人是杜阮,结果被暴怒先看见了,他迎上去了。

    那把长刀穿透了暴怒的肚子,杀错了人,小丑看起来也没有什么懊恼的样子,他猛地把那把刀抽了出来,然后眨眨眼,冲杜阮送了个飞吻,快速的退回到教学楼一楼大厅,就像他来的时候那样悄无生息。

    暴怒肚子里的血怎么都止不住,杜阮用手给他按着肚子,鲜红的血液就从杜阮手指缝里冒出来。

    失血过多,暴怒的脸色瞬间变得灰白,杜阮的眼泪滴在他的肚子上,像他的血一样止也止不住。

    暴怒给她擦眼泪,对她说:“你哭什么?……你不至于吧?……我都没说什么耶。”

    请小天使们支持正版哦么么哒~

    暴怒最近表现的挺好的,现在已经在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已经很少生气了。

    杜阮是真的好奇, 于是问他:“你是怎么抑制住自己, 让自己不要发火的?”

    暴怒嘴里叼着一根小草想了半天, 然后把自己的裤腿撩开,杜阮随着他的动作看了一眼他的腿,倒抽了一股凉气。

    “是谁打你?”杜阮问道。

    杜阮想了想,于是笑笑:“好吧, 虽然这不是很好, 这也算是一种方法。”

    杜阮背对着教学楼的大门,那里面空洞洞的,很黑,像是一张大嘴,随时可能把人吞进去的样子, 暴怒跟杜阮说话的时候, 他心里就在此时升起来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所以老是用眼角的余光看那里。

    杜阮道:“不饿不饿,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找。”

    “算了吧。”暴怒说道:“吃了这么多学校食堂留下来的东西和教室里同学的零食,都太难吃了。”

    暴怒看了看杜阮,又开口说道,其实他现在的声音小到已经不怎么听得清了,但是杜阮还是听得很认真,她凑到暴怒的耳边,然后对他说:“你说吧,你说我听着。”

    暴怒道:“是呀,就在刚才想起来的,那个时候我……不说这个了……杜阮……你说为什么人总要到最后一刻才会说真心话呢……要是有下辈子……我一定会……”

    他腹部的血已经不怎么流了,但是那是意味着,暴怒现在已经没有多少血可以流了。

    暴怒喘着气说最后一句话,他看起来虚弱的随时要闭上眼睛就这样而去,但还是强撑着跟杜阮说话:“因为你,我才找打了怎么破解无尽痛苦……之城的方法……因为我爱上你……才会害怕你受伤……更害怕你因为我受伤……”

    暴怒的瞳孔渐渐涣散,他的手终于还是垂下来,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

    ————————————————————————————————————————

    暴怒的身体渐渐凉了,不是那种人体在很冷的环境下的那种冷,而就是像捂着一块冰一样。

    杜阮面无表情的看着暴怒的尸体,她现在心里很平静,脑子里像是想了很多东西,又仿佛是什么都没有想。

    片刻之后她站起身来,径直朝着他们的小基地方向走过去,柏幼菱坐在外面摆弄着一个东西,杜阮也没有在意,她径直走到柏幼菱的身前,亚麻色长发的小姐姐于是面带微笑的抬起头问她:“怎么了?你看起来似乎是状态不是很好的样子。”

    杜阮没有说话,一个巴掌甩到了柏幼菱的脸上,面容温柔美丽的女孩子脸上的泪珠线一样的掉下来,她打的不是很用力,只是轻轻拍了一下,绕是在这个时候,她气到要爆炸,也做不出伤害别人的事。

    柏幼菱捂住自己的脸,惊讶道:“你打我做什么?”

    杜阮质问她:“暴怒和倦怠是你杀的吗?”

    柏幼菱笑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呢。”

    杜阮平静道:“倦怠死的那天,你手上有血痕,像是被人挠的,而倦怠的指甲上,也有血迹。”

    柏幼菱还是在笑着,但是她看起来不一样了,刚才她是真正的温柔,现在脸上像是挂了一个笑脸的面具,真正的邪恶隐藏在了这个面具的背后,她微微笑道:“你继续。”

    杜阮道:“从我一开始见到你,我就觉得你有问题,但是这一切只是猜测,我没有证据。 ”

    柏幼菱带着笑意道:“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些话吗?就在那条走廊里,我们说过的那些话,我就是从那个时候才发现你和别人的不同之处来的。”

    柏幼菱又说道:“你说的对,看来预言也不是一定就是正确的,你明明没有罪,是谁给你加上的?”

    杜阮沉默不语的看着她。

    柏幼菱道:“那天我问你为什么害怕我?你还记得你的答案吗?”

    柏幼菱站起来向杜阮走过去:“只有完美的灵魂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其他的人一律不可以,他们活着,就得浪费国家资源来供着他们像猪一样的吃喝。”

    杜阮道:“所以你杀了他们?”

    “不是杀了他们。”柏幼菱道:“我是审判了他们。”

    杜阮叹气:“我不想在这里听你崩坏的三观,我只想从这里出去。”

    柏幼菱微笑道:“异世界打开就是为了猎杀,猎杀那些基因不够优秀的,不能存活于世上的人,这是一个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法则,所有人都应该遵守,包括我,至于怎么出去,我想我应该说的很清楚了,只要还剩下最后一个,你就能出去,但是现在我们有三个,杜阮,我想看看你会怎么做?你总是不会让我失望。”

    杜阮手里被柏幼菱递了一把刀,柏幼菱没有再说话,杜阮闭了闭眼睛,她拿着刀走到了柏幼菱身前:“你告诉我,这个异世界,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暴怒虚弱的声音说:“不要掉眼泪啊,不要伤心,我给你念一段我自制的《莫伤心》好了。人生就像一场戏,因为有缘才相聚,相扶到老不容易,是否更该……”

    杜阮看着他道:“你想起来第一个考验里发生的事了?”

阅读说好的忠犬他发狂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归来[快穿]综影视寄居而生婚路弯弯:宠妻教科书你的口红真好吃我儿奉先何在御掌天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