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没想到见了面之后,嗯,不是说这位夫人不正经啊,就是温婉动人,知书达礼……

    你见过哪位夫人一双流星锤舞的虎虎生风的?

    卫长风将杜阮背到痷门前的几十层石阶下, 然后把她放下来, 再往上就是尼姑庵里供奉的神明的地盘,再背着就有点不庄重,卫长风揉了揉她的手道:“自己上去,做的到吗?”

    简直是把她当两岁都没有的小孩子,几十层石阶而已,闭着眼就上去了。

    杜阮点点头,于是卫长风牵着她的手,一层层的上了那台阶,临了到了庵门前,还要亲亲她的额头说:“阿阮真棒。”

    杜阮咬着嘴唇, 抬头看他, 小小声道:“长风~”

    卫长风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往前走了一步略微的蹲下身子:“山路不好走,上来, 我背你。”

    杜阮也不跟他客气,伸手揽着他的脖子叫他背起来,在他的背上笑道:“长风,你对我真好,感觉特别像我爹。”

    杜阮:“……”

    系统:“咦~”

    卫长风敲响了痷门,穿着素色袈裟的小尼姑给他开了门,伸头怯怯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给他们行礼:“王爷好,夫人在后院呢。”

    卫长风点点头,那尼姑也不多说什么废话,转身在前面给她引路。

    没有见到这位靖随夫人的时候,杜阮听秦王讲老王爷和他夫人之间伉俪情深的故事,还以为这是一位温婉动人,知书达礼的正经富家夫人。

    请小天使们支持正版哦么么哒~

    秦王大人脚步一顿, 立在原地, 柔声说:“老王爷的发妻,我的叔母。”他看看杜阮, 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你叫我什么?”

    杜阮眨眨眼,他的语气神情都是十二万分的温柔迁就,丝毫没有责备不满的意思。

    于是杜阮为难道:“那我该叫你什么?”

    秦王道:“就叫我长风, 来,叫一声听听。”

    “那是自然, 我说过, 要是我让你伤心了, 你尽可以教训我, 不过……像爹还是算了。”

    城西翠微山上有一座尼姑庵,自卫长风的叔父老王爷去世之后, 老王爷的妻子靖随夫人就在此处带发修行。

    关键是那靖随夫人舞完锤之后看见了卫长风还说了一句:“来啦?”语气随意之极就跟邻居汉子糙声糙气脱口而出的那一句:“哟,今天吃了嘛。”有异曲同工之处。

    卫长风点点头,伸手把杜阮往前推了推,柔声说:“叫叔母。”

    叔母大人走到桌前坐下,一只腿翘到旁边的石凳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才随意道:“这是你新娶的?”

    靖随夫人一身利落的黑色短衫,闻言眨眨眼,大大咧咧道:“哎呦,对不住对不住,我是说这是你新近才娶的?”

    想了想又觉得不对,于是说:“不是,我是说,这是你这两天才娶的?”

    还是觉得不对,看了看秦王,又小心翼翼的说:“这是你娶的?”

    秦王:“……”

    杜阮:“……是呀,叔母,我们是昨天才办的婚礼。”

    眼见秦王的脸色在那女孩开口之后就缓和的多,靖随于是长出一口气,笑道:“那就好,那就好,老王爷在时就老和我说操心长风婚事,如此,也算是了了老王爷一桩心事。”

    靖随夫人年已过四十,但是每天练武,有必要的时候还得砍柴,吃粗粮,除了皮肤没有京城里的那些富家妇人细腻白皙,但是神采奕奕,有活力的看着就跟刚出阁的少女一样。

    她随意的摆摆手:“既然来了,晚上就在这儿住下吧。”

    “不了。”秦王拒绝道:“今天晚上城里有集会,我想带着阿阮去看河灯。”

    靖随夫人点点头,不甚在意的说:“随你。”

    晚饭还是在尼姑庵里吃的,杜阮看出来他们叔母侄子两个有话要说,于是提前离开了,她央了一个小尼姑带她在附近转转,但是因为秦王不允许,嘱咐她必须在他视线范围之内,于是只能作罢。

    秦王从杜阮身上收回视线,便听得靖随夫人在一边说:“宝贝成这样?”

    秦王笑笑不说话,靖随便也没有再说这个话题,她垂眸道:“说罢,是有什么事?不要说你只是过来看看,你这次来,神态可和以往不一样。”

    卫长风道:“也无什么事,就是昨日听手下说西北不稳,所以我近期可能要出去一趟,我不在的时候,阿阮就拜托给叔母了。”

    靖随头都没抬道:“你放在自己府里呗。”

    卫长风道:“放心不下。”

    靖随道:“……那行吧。”

    不过靖随夫人想了想又说:“这么宠着可不行,你将来的事多着呢,早早培养一下,叫她好好管理王府,什么事应该怎样做,好让你省心,专心对付外面。”

    卫长风垂下眼睫,淡淡道:“她还小着呢,不急。”

    靖随道:“不小了,我十三就嫁给你叔父了,说到这个,皇上最近怎么样?”

    卫长风道:“挺好的,没什么异常。”

    靖随夫人叹了一口气,嘱咐他道:“你叔父一直觉得你们两个是同胞兄弟,不会怎么样,但是那孩子也是我从小看到大的,总觉得他怪怪的,没有异常也好,希望是我看走了眼。”

    两人说完这些话后,一直到临走,都没有再单独说过话,秦王和杜阮走的时候靖随夫人去门口送他们,对他们说:“今日看过了,没事就不要再来了,逢年过节念念我就行,我一时半会还死不了,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要活到四十的命活不到四十一,你们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就在杜阮的印象里,还没有哪个人说自己真的不怕死的,但是靖随就真的是完全自然的态度说着这些事。

    丈夫死后入了尼姑庵,每天在这里练武砍柴,遗忘了过去,不在乎和谁的人际关系,也不在乎自己未来怎么样,就只是执着于当下,活得坦坦然然,潇洒随意。

    秦王和杜阮拜别了叔母,两人虽是回了城,但是没有回府,今夜城西市有集会,秦王带着杜阮去赶集,护城河上有人在放河灯,一个河灯可以许一个愿望,写在纸条上,然后放进灯里。

    杜阮蹲在桥头看人放灯,灯是莲花状的,里面看起来像是黄色的火焰随着流水一明一暗,河里的灯那么多,仿佛是天上的星星落了满地。

    卫长风握着杜阮的手,侧头问她:“要放吗?”

    杜阮点点头,但是把灯拿到手里才发觉自己没有什么愿望可写的。

    那边秦王大人的灯已经放进了河里,杜阮撑着下巴看着那盏灯,问卫长风:“你写的什么呀?”

    卫长风道:“你想知道?”

    杜阮乖乖点头:“想。”

    卫长风难得坏心眼道:“我不告诉你。”

    杜阮委屈脸≥﹏≤过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好奇心就去磨他:“告诉我嘛告诉我嘛。”

    卫长风被磨的没有办法,只能开口道:“好啦,我写的是……”

    他迎着杜阮的目光偏过头看她,眼神温柔,比护城河朦胧的夜色还要美,卫长风轻轻起唇道:“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愿我与我的阿阮,世世两心同相契,共此浮生到白头。

    昨天晚上闹得太疯的结果就是今天早上杜阮死活起不来,秦王大人早上从练武场回来收拾妥当之后看她还在床上滚来滚去喊着自己这里疼那里痒,就把她抱在怀里给她揉腰,用力太大,揉的杜阮一直哼哼唧唧。

    梳洗盘发,打打闹闹,两人又甜甜蜜蜜的吃了饭,卫长风把她抱在怀里亲了亲她的脸说要带她去见一个人。

    有着秦王/府标记的马车一路西行出了城来到城外翠微山的山脚下,山路马车上不去,只能用脚走,卫长风把杜阮从车里抱出来放到地上,嘱咐了车夫叫他在这里等着,不必跟他们上山,才转过头去牵杜阮的手。

    杜阮乖巧的依偎在他身边,娇声问他:“王爷,我们要去见谁啊?”

    秦王大人脚步一顿,立在原地,柔声说:“老王爷的发妻,我的叔母。”他看看杜阮,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你叫我什么?”

    杜阮眨眨眼,他的语气神情都是十二万分的温柔迁就,丝毫没有责备不满的意思。

    于是杜阮为难道:“那我该叫你什么?”

    秦王道:“就叫我长风,来,叫一声听听。”

    杜阮咬着嘴唇,抬头看他,小小声道:“长风~”

    杜阮:“……”新娶的???

    显然秦王大人也注意到这句话的失误之处了,于是皱眉道:“叔母,您这是说的什么话,我难道以前还娶过不成。”

阅读说好的忠犬他发狂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漫威之祖巫降临我开直播黑老板的日子我养的偶他活了!鬼妃太倾城都市贵公子大明铁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