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杜阮疑惑道:“柏幼菱回来之后,那个人就死了,所以是柏幼菱杀了他?”

    “不是。”系统的语调依然平静的让人感到辣鸡:“我只是拿她比一下那人死的时间。”

    系统道:“我是准备他推门而入的时候再叫你,谁知道他没有进来。”

    杜阮道:“……等到他真的推门进来的时候, 你觉得我还有命在吗?”

    系统的声音依旧很平静,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杜阮居然听出来了几丝遗憾:“不说这个了, 朋友, 你看你胳膊上。”

    杜阮:“……”⊙w⊙

    “还有一件事就是,柏幼菱回来了。”

    杜阮:“……”(⊙x⊙)

    杜阮把袖子撸上去, 看见自己胳膊的那一刹那, 就吃惊的睁大了眼,她胳膊上有一段金色的文字,像是高明的纹身师纹在上面的一样。

    sexual lust

    色/欲。

    杜阮道:“这是怎么回事?”

    系统道:“昨天晚上,柏幼菱回来之后,那个人就死了,他死了之后,剩下的人的胳膊上,都出现了金色文字。”

    请小天使们支持正版哦么么哒~  透支到了极限的身体近乎于饥/渴的享受着这一瞬间的平静, 杜阮这一睡,就到了第二天早上, 窗外的阳光照在了她的脸上,杜阮慢慢的睁开眼, 系统在她脑子里哗啦啦的不知道在翻什么东西,见她醒来跟她打了一声招呼:“早。”

    “早。”杜阮嘟囔着:“昨天晚上没有发生什么事吧?”

    “没有。”系统的声音很平静:“如果你说的什么事是进入到里世界的话,那么没有。”

    杜阮道:“……所以是, 发生了其他的事吗?”

    系统道:“昨天晚上, 还剩下的七个人之中,有一个人死了, 但不是因为腐尸。”

    “再有一件事就是, 昨天晚上顾止找他们失踪的那个人时, 觉得这件事十有还是你干的, 路过我们这个教室的时候我听见他说再让他见到你就弄死你。”

    杜阮沉默,然后说:“这人也太不讲理了吧?所以朋友,你当时为什么不叫醒我?”

    杜阮听着系统说话,一边走过去打开教室的门,三楼的走廊安静到几乎死寂,饶是杜阮这种能够抵御孤独的人,此时此刻也不免生出来一丝被抛弃的绝望来,她在教室门前站了片刻,然后慢慢往楼梯走,准备下楼。

    这时候她脑海里又蹦出来一个问题:“柏幼菱不是被……推进腐尸堆了吗?她怎么回来的。”

    系统冷笑道:“什么都问我,咋地,让我给你做任务得了呗。”

    杜阮无奈扭头:“您想怎么样?”

    顾止道:“少废话,找你有事。”

    顾止的身后站着他们那一行人,有一个亚麻色长发的小姐姐以前没有见过,杜阮看了她一眼,她回给杜阮一个温柔的微笑。

    杜阮的心咯噔跳了一下,就听见系统说:“不简单,不简单,你多注意注意柏幼菱,我看她有点问题。”

    顾止把她丢在地上,厌恶的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眼,随后转头转开了视线,他回头对着柏幼菱说话,语气温和的完全跟对杜阮完全不一样:“幼菱,人已经到齐了,你说接下来怎么办?”

    柏幼菱轻轻一笑,温温柔柔的说:“我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办?根据昨天晚上的预言,似乎是集齐你们七个人的血滴在地上。”

    在这种令人绝望的环境中,还能看到这种治愈的笑容,仿佛就是神圣之光,瞬间抚平了人们心里的伤痛。

    顾止当即点点头,言听计从的率先拿出来一把刀对着自己手臂划下去,他的手臂上也有金色的文字,那文字经过鲜艳的血色沾染,金色的文字立刻闪起光芒来。

    剩余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划破自己的手臂,很快就轮到了杜阮,她呆呆的望着被塞到自己手里的刀,愣愣的抬头看向众人,顾止一脸不耐的“啧”了一声,走到杜阮身前,拿起刀丝毫不手软的一刀划下,金色的光芒瞬间在杜阮手臂上绽放。

    他们胳膊上的血滴在了地上,所有人站立的地方渐渐闪现出来了一个六芒星的图案。

    他们当中有人惊呼:“怎么是六芒星?”

    “你傻了?尤佳死了,我们没有嫉妒了。”

    顾止伸手扔到地上一片布料,淡然道:“尤佳的血。”

    地面上的金光刹那间更盛,六芒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是几行文字,它从地面飘到了空中。

    所有人都在注视着这一切,顾止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如果按照这个提示,真的能让我们从这个异世界里出去……”

    杜阮捂住自己的手臂,抬头看着那几行文字。

    通过无尽痛苦之城。

    通过永世凄苦之坑。

    通过万劫不复之人群。

    造物主得以永生。

    面前的这六个人身形慢慢的变透明,最后消失不见,柏幼菱看着他们轻轻笑道:“血色的霉斑长满人类的胸膛,生锈的婉转绵长,束缚自我或是沉迷渴望,以祭奠人们与生俱来的……”

    七宗罪。

    ———————————————

    杜阮从一阵眩晕之中清醒,落在地上又吃了一嘴的风沙,她捂住自己的口鼻,等待着这阵狂风过去。

    她还没有放下自己挡着眼睛的手臂,就听见系统喊她:“你看那是谁。”

    平地之中卷起的狂风原地打了几个旋然后消散不见,杜阮面前的事物开始慢慢显现,她眼前出现了一条看似平凡的街道,巷子口有卖烤面筋的红色小推车,阶梯上坐着几个晒太阳的老头老太太。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吸引杜阮的目光,她看的是那个,站在巷子口的,小小的,孤独的背影。

    他的肩膀那么单薄,穿着很旧了的明显不合身的外套,黑色碎发遮挡住眉眼,小脸苍白,眉眼间是一片望不到尽头的孤寂。

    “这是顾止啊。”系统道。

    “这是莫里恩啊。”杜阮道。

    是谁都行,都是一个人。

    系统说:“看来顾止是长残了啊。”

    长大了的顾止或者说是莫里恩绝对不难看,那么多小姑娘追着喜欢,怎么会丑呢?但是年幼的他小脸更加漂亮,精致美好的像一个小娃娃。

    “这是哪里?”杜阮问。

    “无尽痛苦之城。”系统答道。

    杜阮皱眉:“我不明白。”

    “……就你这智商,还找bug呢,你趁早自我了结了吧,或许还能留个全尸。”系统一边不客气的吐槽她,还是一边口嫌体正直的跟她解释:“那个柏幼菱不是说预言了吗?通过无尽痛苦之城什么的,造物主得以永生,就是说,你们滴血的这些人,只要能经历过这些考验,不管怎么样,就肯定有好处。”

    杜阮道:“话说,柏幼菱,你不觉得她有问题?”

    系统道:“当然有问题了,你说谁看见想害死自己的人还能笑出来的?再加上,咱们什么都不知道,就被她弄进来了。”

    系统沉默了一瞬,又说:“一个副本里有上千个结局,稍微一点不同结果就千差万别,唉,跟着你是混不出头了,你说我怎么不是柏幼菱的系统呢?那小姐姐可以的,看气场就是干大事的人……”

    杜阮:“……抱歉哦。”

    “唉,没事,我还能怎么样?还不是像父亲一样把你原谅。”

    ———————————————

    无尽痛苦之城,会将人们心里最悲痛无助的事重新唤醒,杜阮没有看见其他滴了血的人怎么样,她只遇见了顾止一个。

    顾止在巷子口趴在石桌上写作业,小小的身体在寒风里一个劲的打寒颤,杜阮坐在远处看他,她沉默不言,没有傻到去问系统这孩子为什么不回家,童年的记忆如果是最痛苦的,那么一定是跟家有关。

    直到夜幕完全垂下,课本上的字看不见,顾止才收拾东西慢吞吞的回家,杜阮在他身后不远不近的跟着,她眼睁睁的看着小小的顾止往哪里走,才带着震惊的跟系统说:“不会吧?”

    这年头,还有人穷到住地下室?

    不是顾止自己,他们一家三口,挤在一个一室一厅的地下室,外面一个6平米的客厅,里面一个6平米的卧室,他们连卫生间都没有,这就太让杜阮震惊了,要知道,他们不是刚出来打工的年轻人,而是一对夫妻,从小在这个城市长大,有人脉有积累的壮年劳动力,怎么会……落魄成这样呢?

    他们卧室的窗户露在街边,人们的脚下,一低头就能看见卧室里面的景色,杜阮站在街边,装作不经意的看着那扇窗户。

    小顾止一回家就开始做饭,用中午吃剩下的米熬很稀的大米粥,菜是咸菜,只挖出来很少的一点,父母还没有回来,他自己坐在桌边吃,那很少的咸菜,他也没有动,只喝了一点水一样的稀汤。

    他自己吃完就连忙去睡,接近凌晨一点,杜阮听见下面传来微弱的脚步声,小顾止立刻惊醒,马上从床上滑下来,接着就传来踹门的声音,小顾止跑着去开门,浑身上下沾满酒气的男人走了进来,嘴里骂骂咧咧的,他在房间里转了一圈,不知道看见了什么,回头就一巴掌打在顾止脸上,男孩子的小脸上立刻浮出一道红痕,但是男人还不放过他,揪着他的衣领往墙上撞,杜阮在外面隐隐约约的听见男人说:“贱/货,谁让你吃老子的饭了?”

    男人喝完酒,酒气上头,有点晕,他没有打顾止太久,就自顾自的去睡觉了。

    对于小时候的顾止来说,他每天最大的愿望,就是养父能多喝点酒。

    杜阮在街边坐到凌晨,系统一直和她一起在看,许久之后,它才语带无奈的问她:“人家小孩儿都没哭,你哭什么?”

    杜阮坐在街边泪流满脸,说:“我不知道。”

    这到底是npc顾止的记忆?还是x大校霸莫里恩的记忆?

    杜阮身上一个子儿都没有,但是她毕竟还是要吃饭,所以跟系统商量了过后,系统建议她自力更生,出城去郊外打猎去。

    卡斯特拉西面是她来时的繁茂之森,北面是她将要经过的迷雾森林,皇城要往东走。

    杜阮从皇城逃出来,一路上心惊胆战,又不熟悉地形,于是走了许多冤枉路,转了一大圈子,最后迷失在了繁茂之森里,所幸卡斯特拉这个小镇建的真是恰到好处。

    杜阮被怼了也没有生气,她估计这个倒霉系统也不知道,将要下楼梯的时候,脚步一顿,转身就跑。

    只是还没有跑两步,就被身后的人一阵风似的抓住了,那人跟抓小鸡一样的逮着她,还一边晃着她的衣领:“跑啊,怎么不跑了?”

阅读说好的忠犬他发狂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变身火辣女王直播之最强通缉犯[综]审神者画风不对百鬼升天录男神们争着当我爹斗破之传奇再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