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想了想,又问道:“程序会有自己的意识吗?就是脱离程序的范畴,开始变得像人一样的人思考,懂喜怒哀乐,会吗?”

    学长惊讶的眼神看过来,说道:“怎么可能,最先进的ai也不可能达到这个地步,不过未来我说不准,但是现在,肯定是达不到的。”

    于是杜阮开玩笑道:“你喊我一声主人。”

    那显示屏的画面立刻变成了一个害羞的颜文字, 与此同时, 操作台响起来了欢快的声音:“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人家爱你呦~么么哒。”

    杜阮被喊的从头抖到尾,而后失望的叹了一口气,转身对着学长说道:“谢谢,麻烦您了,关上吧。”

    白色的实验门缓缓的从中间打开,里面的实验仪器一代代从师兄师姐手里传承下来, 看起来半新不旧。

    学长领着杜阮来到了一个展示台, 对杜阮说道:“这就是那个程序, 你回来之后,它就自动被我们回收了。”

    展示台上有一个巨大的显示屏,在学长轻轻的按下操作台上面绿色的按钮之后,显示屏的中央跳跃出来了一个很萌的正太, 撒着娇说道:“您好, 有何吩咐?”

    她一边听着那个程序说:“主人再见,下次再来找我玩~”一边在心里想着:那倒霉系统才不会这么乖呢。

    他只会用着一副惊讶的口吻说:“什么?让我叫你主人?完犊子玩意儿,你今天吃错药了?”

    这么一想着,她站在实验室的门口轻轻的笑出声来,很久没有听见系统毒舌,还真是有点想念。

    那人工智能的学长送她出来,看见她脸上微微的笑意,耳朵一红道:“你笑什么?”

    “没事,”杜阮说道,她的神色一瞬间又落寞下来:“想起来一位朋友,只是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面。”

    杜阮缺课缺了那么多天, 回来上课之后总要把缺的那些给补回来,因此这一段时间, 一得空闲就要往图书馆里去,根本不能再做快落的肥宅。

    在忙起来之前, 她抽空去过人工智能专业,找了一位认识的学长,询问他有关于系统的事。

    学长一脸做研究做迷了的表情说道:“你是说编号437那个程序?”

    “啊?”杜阮惊讶道:“我不知道他的编号, 只知道它是你们给我的。”

    学长说道:“哦, 对,是我们做的。”他一边这样说着, 一边领着她往实验室走去。

    杜阮被这甜腻腻的呼喊吓得浑身一抖。

    这电子音听着是分外熟悉,但是杜阮觉得, 这并不是她的系统, 系统才不会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呢。

    杜阮怔愣了一下,随后失望的点了点头。

    ————————————————————

    杜阮沉迷于学业,所以很久之后才发现,a大校园里已经很久没有听说过莫里恩的消息了,他像是凭空蒸发,来去无踪的。

    杜阮听张聆说起来这件事的时候,还颇有些感叹,柏浅浅外貌确实是长的好看,且青春又有活力,饶是杜阮,也不怎么忍心为难她,此时听说她的遭遇,有些同情,又觉得是活该,不过这都是别人的事情了。

    她的生活渐渐回归到正轨上,好似那些传奇一般波澜壮阔的过往都不存在一样。

    十月中旬,杜阮考完一部分选修课,开始备战专业课的时候,她的养父养母回来了。

    养母戚童是温柔优雅,养父黎然高大英俊,这两位往校门口一站,妥妥的吸引视线。

    黎氏夫妇的学术成就在国内颇有盛名,况且他们药剂学专业,这两位简直就是导师一样的存在。

    杜阮一向是低调惯了,戚童接到她之后,她就让父亲快点开车走。

    戚童先是跟她聊了一点家常,接着将话题转到了她受伤住院的事情上来。

    “你可不要瞒着妈妈,”戚童说道:“你受伤了吗?伤的重不重,有没有后遗症?”

    “没有,妈妈”杜阮说道:“我没有受伤,就只是有些虚弱,出院之后就一直也挺好的,没有什么后遗症。”

    戚童摸了摸杜阮的头发,温柔的笑道:“是吗?”

    “是啊。”杜阮小鸡叨米似的点点头。

    戚童的目光满是笑意,然后说道:“来接你之前,我去找了你的年级主任和你的主治医生,阮阮,你是不是有些话没有跟我说?你再仔细想想?”

    纵观戚童女士其人,人生前半部分向来都是贯彻一个宗旨,从不说硬话,从不做软事。

    杜阮结结巴巴道:“是这样的……妈,我的确不只是昏迷了,而且我还去到了一个全息游戏里面。”

    “哦~”戚童皱起眉,有些担忧的问道:“只有你自己吗?”

    杜阮道:“是的,只有我自己。”

    “那就怪了,”戚童说道:“我去医院的时候听说,还有一个男生也是同样的原因和你一起住的院啊,阮阮,他叫什么来着,莫里恩对吧?”

    杜阮orz

    “是……是的,妈妈。”

    戚童于是微笑道:“我看了看你的病历本,外表的确是没有什么伤,但是却对那个男孩子这么讳莫如深,是和那个男生发生了什么故事吗?”

    “妈……”

    “抱歉哦,”戚童道:“妈妈不是想故意的打探你的,只是想知道,我们没有在家的时候,阮阮有没有被别人欺负,呐,阮阮来说说吧……”

    这番威逼利诱的套路,杜阮长到这么大,除了她妈,只在一个人身上见到过。

    怪不得,有时候会隐隐约约的感觉她妈和莫里恩,怎么这么像啊?

    他们到了吃饭的地方,杜阮已经把发生的事给戚童大致讲完了,她隐去了许多情节,还在一定程度上对莫里恩进行了艺术美化加工:她和莫里恩成为了经历过患难的好朋友,一路上相互扶持相互鼓励的走了出来。

    现在莫里恩在她妈妈的印象里,已经是一个讲文明懂礼貌,进退有度的完美男生了,就连最后他们从游戏中出来,也是莫里恩以血肉之躯逼出代码,牺牲自己救了杜阮。

    戚童感动道:“阮阮,那你一定要邀请他一下,妈妈要亲自跟他道谢,还要上门去拜访他的家人。”

    杜阮吓了一跳道:“不用不用,最近他……出门了,不在家,等他回来,我再邀请他好吗?妈妈。”

    她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浑身冒冷汗。

    戚童道:“啊?出门了,去哪里了?”

    杜阮:……我不知道啊。

    “可能是旅游去了吧,他就爱出去玩。”

    “好吧,”戚童点点头:“那要是他回来,你可一定要要替妈妈邀请他啊。”

    “好的好的,一定一定。”

    他们吃完晚饭回家已经是半夜,虽然已经很困,但是戚童依旧坚持坐在梳妆台上给自己做脸部按摩。

    黎然就在这个时候问她道:“你觉得你闺女说的话是真的吗?”

    戚童不满道:“就是我闺女,不是你闺女?”

    “好好好,”黎然无奈道:“我们闺女,咱俩的闺女,咱俩的好闺女,那你觉得咱俩的好闺女是有事瞒着我们吗?”

    戚童笑了一下说道:“说话的时候眼睛都不敢看我,明显是说了假话,而且还在外面受欺负了。”

    戚童接着叹道:“我女儿又乖又可爱,我都不舍得骂一句……莫里恩是吗?我倒想看看他是何方神圣。”

    ——————————————————————

    两个月后,亚洲南部边境。

    莫里恩面不改色的划开自己的腿,用打火机将匕首烧红,然后将一直钻到自己肉里的吸血虫挑了出来。

    旁边的战友一脸“啧啧啧”的表情看着他。

    “疼不疼啊莫哥?”

    莫里恩笑了一下,然后说道:“我给你来一下?”

    “谢谢谢谢,不了不了。”

    莫里恩在这里的年纪不算大,除了一个19岁的,剩下的,就只有他最小了,但是几乎全队都喊他一声莫哥,就连他们队长,平时说话的时候也是莫哥莫哥的喊。

    社会他莫哥,人狠话不多,就是如此。

    他们蹲一个毒贩已经蹲了两天,不知道那毒贩什么时候会来,所以还要一直等下去。

    莫里恩他们两天都没有闭过眼,连水都没有喝一口。

    可能是因为太无聊,莫里恩身边的人找他聊天道:“莫哥,说实话,我因为你是空降过来的嘛,所以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对你挺不屑的。”

    “哦。”莫里恩应了一声。

    “可是后来吧,我就彻底被你的人格魅力给征服了。”

    莫里恩平静道:“离我远点。”

    “嘤~怎么这样对人家,莫哥哥你真讨厌~”

    莫里恩冷漠道:“如果你再不闭嘴,你的脑袋下一秒就会吃到一颗子弹。”

    “嘤~”那道声音静默了两秒,然后又锲而不舍的开口道:“我说莫哥,你为什么要来特种部队啊,我看你家庭条件这么好?干什么要这样累死累活还要玩命啊?”

    莫里恩静默了两秒,然后开口道:“没什么,赚一个荣誉值而已。”

    于是莫里恩身边的话唠发出了和莫天赐一样的惊叹:“哈?你要那个干什么?”

    荣誉值这种东西,看着好看,其实很鸡肋,小到买菜,大到选举,他只不过是一个优先权。

    但是这也说不定,优先权要是使用得当,其实是能够发挥很大的作用,甚至是可以改变一生的命运。

    莫里恩笑了笑,难得有几分想交谈的意愿,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看见他们所埋伏的区域前大概一百米的距离,一辆黑色的越野突击而过。

    莫里恩立刻提枪瞄准,牢牢的锁定住坐在车里的那个人,他的手一点也不发抖,也没有出汗。

    他轻轻的笑了一下,喃喃道:“荣耀值达成的最后一枪,你可千万要给我争点气啊。”

    金色的子弹带着主人殷切的期望,径直向着黑色跑车的驾驶位飞去,凌厉的风声呼啸而过。

    ——————————————————————

    12月中旬,天黑的早。

    外面太冷了,杜阮快步向家里走去,养父养母今天不在家,最近他们挺忙,各种机构和实验室差点把他们的手机打成热线电话。

    今天是星期五,明天后天歇星期天,她爸妈在家里,她就必须要出校门回家去住。

    她开始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这条街上的人本来就少,而现在,路边树上的叶子轻轻晃动,隐隐卓卓,投射到地面上仿若是一个个对着她呲牙咧嘴的鬼影。

    她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游刃有余,不紧不慢的跟着她,她快他也快,她慢他也慢。

    杜阮心里一惊,不敢回头,拔腿就向前跑,同时把手伸进了羽绒服的衣服口袋里,刚刚把手机握在手心里,她身后就传来一阵细微的风声。

    那风声追至跟前,杜阮没有来得及回头,蓦地就后颈一疼。

    短短一两秒时间,她眼前便是一阵天旋地转,而后落入了黑暗,什么也看不见。

    倒是听说了柏浅浅的一些消息,不过都是不怎么好的负面消息,听说一个富二代正在热烈的追求她,是一个体重数字比身高数字还大的超有钱二代,人送外号刚强方块。

    柏浅浅虽然不胜其烦,但是方块的礼物她倒是收了不少,却一直推脱那富二代的邀约,最后听说那二代恼羞成怒,直接把人抓到了酒吧叫她陪自己的兄弟喝酒,不过后来发生了什么,就没有人知道了。

阅读说好的忠犬他发狂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九零年代之麻辣军嫂[综漫]审神者的救赎随身空间:农家小福女海贼之一刀必灭太受欢迎了怎么办[快穿]全职法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