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但是就在这时,那男孩子后脑勺突然挨了一闷棍,他捂着后脑勺后退了两三步,杜阮还在发愣的时候,她的手被另一只小小的手握住了,小顾止厉声道:“跑。”

    杜阮跟在他后面,他们穿过小巷,路过街道,经过公园,最后在一个小区里停下,小顾止撑着自己膝盖喘匀了气,才面无表情的对着杜阮说:“以后不要再去那种地方了。”

    “他现在才几岁啊,有十岁吗?”杜阮回道。

    系统沉默了一瞬说:“你太小看他了。”

    那个小小的身影目不斜视的从巷子口路过,他慢悠悠的走了进来走到杜阮和男生身边,还低声说了一句:“借过。”

    这是看起来还比较顺眼的男孩子,起码比染着绿发的那个好一点,这个男孩子一摇一摆的走过来,带着不可一世的表情一仰头:“美女,一个人?”

    杜阮沉默不语,她低着头想从他右边走过去,被那个男孩子一把抓住手腕,男孩子的力气都大,杜阮手腕泛红,小声的说了一句:“疼。”

    对方笑嘻嘻的看着她:“美女,做我女朋友吧。”他的手松了一点,但是没有放开她。

    男生沉默了一瞬,还真就往旁边让了让,顾止将要和杜阮擦肩而过,但是就在那一瞬,一个低头一个抬头,他们对上了眼。

    顾止面无表情的扭过头,小小的身影脚步沉稳的往前走,杜阮还被那个男生拉住手腕。

    杜阮问系统:“有什么方法可以脱身?”

    系统道:“踢/裆吧。”

    可以。她准备试一试。

    请小天使们支持正版哦么么哒~  所幸的是,在这寒冷又寂寥的天气里,还有系统跟她作伴。

    系统:“哒哒哒哒……啊咦哟……啊咦啊咦……哎嘿嘿……咦咦咦咦……唉唉唉……”

    ……收回前言。

    她低着头站在街角,漂亮的外貌引来了许多人的注目,不远处有一群男孩子,一个个瘦的皮包骨头,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叼着烟,穿着拖鞋,头发衬得脸很长,肤色蜡黄。

    他们注意杜阮很久了,这里很少能看见这么正的妹子,他们低声议论着她,讨论了一会儿,他们中的一个向她走了过来。

    杜阮涨红了脸跟他拉拉扯扯,街巷里的人都看着他们,他们看见了,却没有一个人出来阻止,杜阮看见了走过巷子口那个小小的身影,张了张嘴,但是没有发出声音。

    “为什么不向他求救。”系统问道。

    他说完转身就要走,杜阮拉住了他,柔声说:“你救了我,你想要我怎么回报?”

    顾止冷漠道:“不用。”

    他把杜阮的手拨开,自顾自的转身走了,小脊背挺的笔直。

    杜阮道:“也不算,毕竟我想帮他,有理由了不是吗?”

    ——————————————

    副本里的“杜阮”是什么身份,那么现在的杜阮就是什么身份,不管“杜阮”之前叫什么,她进到这个游戏里的那一刻,这个角色就叫做“杜阮”。

    她推开自己家的门,还没有说话,客厅里有一个气场凌厉的中年女子就开口道:“去哪里了?”

    杜阮道:“没去哪里,妈,您怎么还不睡?”

    女子愣了一下,绕是商场上杀伐决断,面对自己的女儿,还是因为怨恨自己和她父亲离了婚而整整十年没有叫过她一声妈的女儿,此刻也忍不住红了眼眶:“妈妈睡不着。”

    杜阮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就有这么大的威力,如果说真的要找bug,这实际上也是bug,“杜阮”的无尽痛苦之城,并不是她的城。

    于是杜阮柔声开口道:“妈妈我今天,遇见了一群小混混,要不是一个小男孩救了我……”

    第二天早上十点,杜阮此时坐在顾止的家里,唯一的一个小沙发上,她是破门而入,那门上的小锁好开的很,顾止的养父养母一个好赌一个好喝,都是凌晨才回来,杜阮过来的前十分钟,两人还在卧室睡。

    接着就被杜阮带来的黑衣保镖叫醒,揪到客厅里站着,顾止的养父睁大眼,瞪着杜阮:“你们什么人?谁让你来我家里的?”

    杜阮垂头不语,她看似很高深冷漠,实际上她正在脑子里和系统说话:“你看我这样子酷不酷,像不像反派?”

    系统道:“傻/逼。”

    很好,今天的系统依旧很辣鸡。

    “我报警你们信不信?”

    杜阮抬起头慢悠悠的说:“你可以试一试。”又一边漫不经心的说:“我把手机给你?”

    顾止的养母颤颤巍巍道:“你们到底是想干什么?”

    “我长话短说吧。”杜阮道:“我母亲很喜欢令公子,愿意将他接到膝下养育,不知道二位是否肯割爱?”

    “这……”这对夫妻对视了一眼。

    “当然,为了寥表歉意,我母亲特地让我带了五万块钱来抚慰两位对我弟弟的养育之恩。”

    养母看了看杜阮身后站着的黑衣保镖,还是咽了咽口水道:“我们养了这孩子这么久,实在是舍不得……”

    养父也道:“对对对,你们这是想买我们的儿子吗?我儿子是我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怎么会把他让给你们。”

    杜阮点点头,随后从沙发上站起身来:“那算了。”

    “等等。”养母喊住了她“十万。”

    “六万。”

    “八万。”

    “六万。”

    “七万。”

    “六万。”

    养母咬咬牙:“六万五,不能再少了。”

    杜阮微笑道:“成交。”

    彼时的钱还很值钱,杜阮叫身后的保镖把一捆捆的钱码在桌子上,夫妻两个的眼都直了。

    杜阮笑道:“过几天你们跟我去做个证明,上一下顾止的户口。”她转身往外走,走到门口又拐回来,装作不经意的说:“哦,对了,我母亲希望这孩子入了我杜家的门就和外面失去联系,你们也只当从来没有这个儿子,要是有一天让我发现你们偷偷找他,那面子上就不好看了,阿姨,你说呢?”

    杜阮从顾家出来,浑身放松的就跟期末考完最后一门试一样。

    “我说,你这样做,会不会太不尊重顾止了?”系统慢悠悠道。

    “我只是想给他好的生活嘛,他还是自由的,想干什么都可以。”

    系统“啧”了一声:“我怎么感觉这么玄幻呢?前天你还在腐尸堆里死命挣扎呢,今天就开始养儿子啦,你任务怎么办?还退出游戏不退啦?”

    杜阮叹气:“那我也没办法啊,走一步看一步吧,找的到bug就找,找不到就算啦。”

    反正,一个人在哪里都一样,活在游戏里也不错,现实中又没有人在等她。

    ——————————————

    杜阮怕顾止忘记她长什么模样,于是特地穿了昨天那一身衣服在顾止学校的外面等他,不起眼的车停在路边,顾止放学路过的时候,就被司机一把扯了进去,妥妥的绑架卖小孩儿的一样。

    杜阮害怕他吓着,于是赶紧柔声安抚:“小弟弟,还记得姐姐吗?”

    顾止面无表情的抬头看她,紧抿着嘴唇不说话。

    “你不认识我了吗?就是昨天那个。”

    小小的男孩子一脸漠然:“你有事说事,我还得回去做家务。”

    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要是有一处不能让人满意,就又是一顿打。

    杜阮微笑道:“你不用回去了哦,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弟弟啦。”

    她掏出来一个户口本,放在顾止面前,第一页是户主,一个不认识的长的很凶的女人,第二个就是面前这位,第三个,是……他?

    “你现在是我弟弟啦,但是没有和你商量就这么做了,抱歉呐。”

    今天早上她才去找的顾止的养父养母,今天下午手续就办好了,本来不应该这么快的,但是女强人妈妈完全干不过撒娇的女儿,打了很多电话,卖了很多人情。

    顾止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他一方面松了一口气,庆幸自己再也不用回去了,另一方面,又涌上来一阵悲哀的愤怒来。

    自己像个货物一样被交易来交易去。

    杜阮看了看顾止的脸色,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柔声道:“小弟弟,你别难过,我只是想报答你,你还是你啊,我不会插/手你的人生的,你想干什么都可以。”

    顾止依旧沉默不语。

    杜妈妈约好今天晚上要和女儿一起吃晚饭,她早早的就下班了,做了一桌子菜,等着女儿回来,她们住在东郊的别墅区,听见楼底下的车熄火的声音,杜妈妈欢喜的过去开门。

    杜阮牵着一个小男孩的手踏过门外的青石板走了过来,杜妈妈看了那男孩一眼,心里赞叹一声:好漂亮的孩子。

    她本来是迫于女儿撒娇,又说那孩子可怜,说想要报答恩人才答应收养这件事的,如今看见顾止,心里倒是真的生出来几分喜爱来,她对着杜阮笑道:“这就是顾止?长的真好,来,进来。”

    杜阮领着顾止进来,在门口不顾他的挣扎强行给他换了鞋,然后牵着他坐到了餐桌前,柔声说:“先吃饭吧。”

    杜妈妈也对他说:“先吃饭,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缺什么少什么跟你姐姐说,要不然就跟我说。”

    顾止抓着筷子的手放在膝盖上,小小的身子绷得很紧,缺爱的人只要一丝甜蜜和温暖就能把整个心填满。

    顾止叹了一口气,骗局也好,梦也好,怎么样都好,但愿不要再醒来。

    杜阮笑着回他:“有啊,怎么没有?”

    暴怒最近表现的挺好的,现在已经在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已经很少生气了。

    杜阮是真的好奇,于是问他:“你是怎么抑制住自己,让自己不要发火的?”

    暴怒嘴里叼着一根小草想了半天,然后把自己的裤腿撩开,杜阮随着他的动作看了一眼他的腿,倒抽了一股凉气。

    “是谁打你?”杜阮问道。

    暴怒道:“不是……你不是想知道我是怎么克制住自己的嘛,就是这样克制的啊。”

    杜阮道:“你就拿小刀划你自己?”

    暴怒无所谓的耸耸肩:“没事,这只是看着疤痕吓人一点,但是实际上一点都不疼,我情绪不稳定的时候,我就想着我这样可能会连累我喜欢的人,害的她进医院,所以就会克制住我自己。”

    杜阮想了想,于是笑笑:“好吧,虽然这不是很好,这也算是一种方法。”

    杜阮背对着教学楼的大门,那里面空洞洞的,很黑,像是一张大嘴,随时可能把人吞进去的样子,暴怒跟杜阮说话的时候,他心里就在此时升起来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所以老是用眼角的余光看那里。

    杜阮于是回头看,问他:“你怎么了?我身后有什么吗?”

    “没有啊。”暴怒说,他正要说自己是无意的,随意瞥一眼,但是这句话并没有说出来。

    杜阮站在暴怒的面前,看着他的面部表情由惊恐到不可思议和原来如此这样的不停转换,然后一把拉住她的胳膊把她甩到自己身后,与此同时,一把很长的雪白的刀,贯穿了暴怒的胸膛。

    杜阮看着他的背影笑道:“和他真像。”

    系统出声道:“白忙活一场?”

阅读说好的忠犬他发狂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都市妙手仙医短刀十六夜[综]我从仙界来随身空间:农家小福女红楼之黛玉养了一只猫娱乐之荒野食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