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真的要……这么做吗?他还在犹豫。

    这毕竟是自己的血肉,也是他最钟意的孩子,虽然自己把他变成了鬼童,可是那又有什么错,这样他就会永远陪着他了不是吗?

    鬼童就趴在里睿亲王不远处, 王爷看着他, 把手放在了他的脊背上, 说道:“没事吧?子麟。”

    鬼童回答道:“我没事,父亲。”

    睿亲王凝神看着鬼童,突然就想起来了多年前他从活死人的状态里脱离出来,但还是不人不鬼样子的时候,他的幕僚对他说的话:“王爷,鬼童千难万难才能练出来一个,但是这一个就比千万只眼球还要好用啊,退可替王爷办事解忧愁,进可使王爷脱离人身踏上修仙之路。”

    鬼童个子小, 行动相当灵活,杜阮被他逼得左躲右闪, 一路退到了墙边。

    杜阮的招式还是以防守为主, 没有主动进攻的意思。

    但是眼见的她已经无路可退, 杜阮还是抬起了手对着鬼童出了一招。

    睿亲王记得当时自己随口问了一句:“哦?如何可使本王修仙?”

    “很简单,鬼童相当于鬼魂,鬼魂腹部里有至关重要的精魄所在,此静魄,可使死人活,可使活人得道,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宝物,至于方法,您只需要……吃了那静魄即可。”

    面容清秀的幕僚低着头状似恭敬的说,落在地面的眼神里,阴狠飞快的一闪而过,最后又恢复平静。

    当时睿亲王回答的什么,他自己都忘记了,但是他此时看着鬼童,这段话又鬼使神差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他伸出手摸着鬼童的脊梁,被那上面冰凉的触觉狠狠的激了一个冷颤。

    杜阮这么一番话说下来, 鬼童犹豫着的回头看睿亲王。

    他被那条金色的线折磨的“欲/仙/欲/死”但是听见了杜阮他们这边说的话, 倒在地上用手指挠着地面, 咬着牙也要说出来那三个字:“杀了她。”

    那条金线蓦地缠绕的更紧,睿亲王额头上的青筋鼓涨, 眼球往外突出, 他伸出手指着杜阮, 勉强说道:“我命令你,杀了她。”

    鬼童被他控制,终生要为他效命, 他说出来命令这个词, 鬼童就不可能再拒绝。

    他抬起头呆呆的看着杜阮, 抬起手的那一瞬间, 尖利的黑色爪子就伸了出来。

    那小鬼魂当即被打到了地上,滑出去老远, 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这还是没有用力的结果,和紫霄力量共享之后, 她的招式简直是刀锋出鞘般的凌厉。

    杜阮在一边沉默的看着他们,这才明白鬼童为什么还会这么维护他。

    睿亲王咬了咬牙,手下一用力,伸进了鬼童的腹部,在那里面翻搅一番,然后把那散发着绿色荧光的球形东西握在了手里。

    鬼童的身体可以被触碰,但是那就只有一层皮而已,里面空空如也。

    睿亲王脖子上的金线断裂,他身上那个隐藏起来的符箓燃烧成灰。

    鬼童趴在地上,看起来孤独而又无助,睿亲王看向他,带着可怜可惜的样子说:“我的儿,反正你已经是鬼了,不如就帮为父帮到底,让为父成仙算了。”

    杜阮气的手直发抖,她冷笑着说:“你这种人要是也能成仙,那就恐怕天上无人了。”

    成仙是不可能了。

    他接受了鬼童的精魄,正在被鬼童同化成厉鬼,这东西,搞得跟开业大酬宾一样买一送一,他吃了鬼童的精魄,力量居然翻了倍。

    “算了,不等了,”杜阮说道:“等不了了,我现在就申请规则审判,睿亲王罪恶滔天,罔顾人伦,杀害亲子,使用非常规手段。”

    系统机械的电子音在她脑子里响起道:“已接收。”

    那厢睿亲王身上的黑气一股一股的往外冒,鬼童还躺在地上,他的身体正在慢慢的变透明。

    “不能浪费了。”睿亲王看着鬼童道,然后走了过去把他提起来,开始吸他身上的黑气。

    ……

    杜阮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系统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系统在她脑子里疯狂尖叫道:“弄死他!!!干了他!!!怼死他这个不要碧脸的!!!”

    杜阮手心里开始绽放出金光,这金色的光芒比以往任何一次来的都盛,她俯下身对着睿亲王冲了过去,金色的光球径直甩到他的身上。

    可怜这睿亲王还没有出场两秒,甚至是还没有接受审判,就被杜阮给弄死了,而杜阮,在看见睿亲王慢慢裂成黑色碎片的时候,她自己也倒下了。

    刚才俯冲过去的时候太帅太激动,完全没有察觉到对方给她的肚子来了一下,现在正在往外滋滋的冒着血。

    她倒在地上,视线之上是鬼童慢慢凑过来的脸,他的身体已经很透明了,但还是没有消失。

    杜阮看着他笑了一下道:“你爹呢?”

    小鬼魂神色落寞,抿了一下嘴唇道:“他魂飞魄散了。”

    杜阮于是安慰他道:“……不要想太多,把这里的一切都当成是一场梦吧,你去投了胎,喝一碗孟婆汤,前尘往事之于你,就是可有可无。”

    她抬起手轻轻的摸了摸他的脸颊。

    鬼童沉默的看着她,问道:“你不害怕我了吗?”

    看,实际上他们什么都知道。

    这间暗室在此时突然倒塌,从这水镜外面的走廊里,突然涌进来很多的小鬼魂。

    其中一个跑过来踩了杜阮一脚,嘴里说着“是你杀了父亲”然后转身跑到一旁呜呜的哭了起来。

    但是这也不怪他们。

    这些鬼魂中的绝大多数,在刚一出生就被杀死用来取眼球,他们完全不知道是非曲直,只知道一个人,会经常过来看他们,给他们烧香让他们吃,会去抚摸他们,不惧怕他们的长相。

    可能那王爷是真的对他们有一点感情,但是那点感情抵不住他是一个极度自私的人。

    但是这些孩子,一辈子没有见过光,稍微摸摸头,捏捏脸,就会被死心塌地的哄走。

    只有一小部分大一点的孩子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完全了解事情原委的,只有鬼童。

    但是鬼童,不也是那些被哄着的孩子之一吗?他比其他人更加有用,所得到的关注自然也就更多。

    杜阮的意识渐渐迷糊,她想着这一次是不是真的要去领盒饭了,睿亲王给她的伤害和普通伤害不同,她没办法治疗。

    唉,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但是面前有白光闪过,鬼童冲她笑了一下,然后他的身体突然化成了白色的光点落在了杜阮的伤口处,那伤口就愈合了一点,真的就是只有小黑点那么大的一点。

    不过白光更多了,洋洋洒洒的在她眼前飞,仿佛她一伸手就可以抓一大把。

    她躺在地上,感觉到有人……或是有鬼,在她头发上轻轻亲了一下。

    ————————————————————————————

    杜阮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

    她躺在一张铺了云锦的床上睡着,碧绿色的罗帐上绣着不知名的花草。

    她睁开眼睛,默默的在发呆。

    拿不准是不是又到了新的副本,所以最好别动。

    一直到少女轻轻的推开门,走了进来。

    她看见杜阮醒了,于是温柔的笑道:“大王,你醒了?你睡过去好久。”

    这少女看着眼熟。

    杜阮开口问道:“我这是在,紫薇宗?”嗓音沙哑的不成样子。

    “对啊,在我师父的阆园。”少女说着,给杜阮倒了一杯水过来。

    杜阮喝了水,才焦急的问道:“你师父呢?”

    她还有好多事想问问他,想问问那些孩子怎么样了?是谁救了她?

    “我师父?”少女眨眨眼:“我师父……开会去了。”

    此时,紫薇宗议事厅。

    说是开会也没错,但是开的是批评大会。

    一身白袍的长胡子宗主看着站在台阶下的紫霄,叹气说道:“我让你去捉鬼,没让你去抓王爷,你倒好,把王爷给弄死了,现在皇上向我们讨要说法,你说叫我怎么办?”

    紫霄低着头,满不在乎的说:“那便给他一个说法。”

    宗主摇了摇头道:“皇室毕竟真龙血脉,我看此事只怕不会善了,紫霄,我问你,是你杀了那王爷的?”

    紫霄点了点头。

    宗主又说道:“你可不要懵我,还是赶紧把那只精怪交出来。”

    紫霄抬头,面无表情的说道:“您既是知道精怪的存在,想必也早已知道事情缘由,又何必去跟一只精怪过不去?”

    宗主道:“我并非和它过不去,但是皇室要说法,它杀了王爷,总不能不出现吧?”

    “那就来找我吧,”紫霄说道:“那只精怪已经和我立下了誓约,那就是我的灵物,不管它做了什么,自当由我来承担。”

    小鬼魂震惊的回过头去看他,叫道:“父亲?”

    他没有看他,飞快的把那绿色的静魄吞到了嘴里面,快到杜阮都来不及阻止。

阅读说好的忠犬他发狂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末土纪元我和院长谈恋爱陆离掌万界[快穿]万人迷反派总在怀疑人生[穿书]重启黄金年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