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说完这句话,安娜倒是突然对这个话题有了点兴趣那样的问:“看植物?那你是法师吗?”

    杜阮愣了愣道:“不是,我就是一个普通人。”

    少年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他嘴里“呀嘿”的喊了一声,从高大树木枝叶交叉的阴影间突然冲出来,拉住那五颜六色的枝条攥在了手里,然后猛地扔了出去。

    少年两手叉腰的看了一会被他扔出去的东西,自言自语道:“这蛇草竟然能长这么大的个儿。”

    直到那东西被甩的完全看不见,少年才回头对她笑,语气爽朗的说:“嗨,我们又见面了。”

    她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然后问系统道:“你叫我过来是来吃什么的?”

    系统也愣:“要不然你……随意薅两根草先垫垫肚子?”

    杜阮:“……阿统,我今天做的最错的决定就是信了你。”

    淡金色长发的小姐姐脸上略微带着些尴尬,从不远处走了过来,遥遥和杜阮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有一种这就是宿命的感觉。

    奎恩生了一堆火,驱赶了森林里略微有点潮湿的郁气,爽朗的男孩子回头冲她笑,大声的问道:“对了,你来这个森林里干什么呀?”

    一点都不懂得体谅一下别人啊喂,小伙子。

    杜阮想,这个时候我能在其他人面前说我是因为穷的吃不上饭所以过来啃草的?

    于是她笑了笑道:“我听人家说这里有很多珍稀的植物,所以过来看看。”

    请小天使们支持正版哦么么哒~  卡斯特拉西面是她来时的繁茂之森,北面是她将要经过的迷雾森林,皇城要往东走。

    杜阮从皇城逃出来,一路上心惊胆战,又不熟悉地形,于是走了许多冤枉路,转了一大圈子,最后迷失在了繁茂之森里,所幸卡斯特拉这个小镇建的真是恰到好处。

    繁茂之森多动物,有飞禽有走兽,迷雾森林多是些稀奇古怪,各种各样的植物。

    杜阮在迷雾森林边界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但是越往里面走,这个森林就越显示出它的诡异来,有五彩斑斓像蛇一样盘旋在树干上的枝条,还有一人那么高黑白花纹的蘑菇。

    杜阮停在一从灌木旁,发现这里和别的地方不一样,地面被像是被腐蚀过于是变得焦黑,焦黑的地方寸草不生,被腐蚀的黑色一道道的被拖的很长,一直蔓延到很靠近森林中心的地方。

    系统:“请你知足,我还算好的,遇上别的统,你估计连草都没得吃。”

    两个人正在插科打诨,一人一系统都没有注意到杜阮身后的一棵繁茂大树上,树干上盘绕着的那个像是蛇一样的植物,突然动了起来,它缓缓的扭动着自己的身子,慢慢的靠近杜阮,随后崩成一条,要缠上杜阮的脖子。

    安娜看起来有些失望似的,礼貌的点点头:“哦,这样啊。”随后就不再说话了。

    少年哈哈大笑:“阿阮你不要理安娜啦,她是光明法师,对草啊花啊这些原材料和各类咒术啊,痴迷的不得了,遇见什么人都要去攀谈两句,尽管直到现在也只是一个小见习而已。”

    少女听了这话明显是不高兴了,她伸手扭住奎恩的耳朵,阴恻恻的问他:“你说什么?”

    被少女松开之后,奎恩揉着自己泛红的耳朵,一边小声嘀咕道:“真是一只母老虎,我看将来谁娶你,谁娶你谁倒霉。”

    少女一拍大腿:“你刚才说我什么?看来我刚才是没有教训你教训够是不是?”

    这回少年是真跪地求饶了:“我错了,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一般见识啦~”

    杜阮坐在他们对面,看着看着就笑出声来,对面的两人正在打闹,听见杜阮的声音,很不好意思的住了手。

    杜阮笑道:“你们感情真好呢。”

    先前还很彪悍的女孩子这时却红着脸低下头,少年大大咧咧道:“对啊,我们一起长大嘛,对于我而言,安娜就像是妹妹一样哦。”

    少年你!!!⊙w⊙

    果然,杜阮再转头去看安娜的时候,少女脸色苍白了一瞬,咬住了嘴唇,低下头不再说话了。

    安娜察觉到杜阮的目光抬头对上她的视线,杜阮连忙对着她笑了一下,微妙的尴尬在空气中弥漫,但是少年浑然不觉,兀自对着森林里奇奇怪怪的树吱哇乱叫。

    他们身处的大地在此时轻微颤抖,杜阮愣了一下,转身回头看,震动越来越加剧。

    在她身后黑色的影子一闪而过,速度快到只看清了一点黑色,那黑色的影子俯冲到她面前,就被另一道影子冲撞开了,两道身影僵持不下,此时方才是能看清到底冲下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一只通体乌黑的走兽,头上有两只巨大无比的金角,此时正躁动不安的不断用前蹄刨着地。

    奎恩的两手握住了它的两角,阻止它不能再向前一步。

    安娜惊讶道:“走泽兽?它为什么要攻击我们,这没有道理啊。”

    走泽兽性情温顺,更是身上带着光明元素的走兽,她和奎恩两人,一个是光明法师,一个是光明卫士,按理说,走泽兽应该是很亲近他们的才对。

    莫非是……

    安娜的目光看向一边的杜阮,她刚才被奎恩撞的摔到了地上,此时捂着胸口勉强坐起,额头上渗出冷汗。

    那边的一人一兽还在缠斗,少年在战斗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动作敏捷,眼神坚毅冷漠,整个人宛如一把出鞘的刀。

    安娜对奎恩高喊道:“不要打了,走泽兽身上的光明元素影响到了阿阮。”

    少年回头看了一眼,一句废话没有多说,回身抱起杜阮就跑,安娜紧紧跟在他身后。

    走泽兽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咕隆声,四蹄落地,仰着头看着他们渐渐远去。

    “她先前被黑暗法师袭击,可能身上还残留有黑暗元素。”安娜道。

    奎恩道:“你可以帮她吗?”

    安娜摇摇头道:“不行,我级别太低了,要想彻底清除,必须去找那些至少是中级的光明法师。”

    奎恩看了看在他怀里的女孩子,走泽兽具有净化作用,但是它毕竟只是一只走兽,丝毫不懂得委婉,硬生生的用自己身上的光明元素去净化“被污染”的阿阮,行事太霸道,就会起反效果。

    此时两种元素在她体内纠缠,横冲直撞,流遍她全身,从头到脚,然后又拐回来,周而复始,她皮肤上偶尔会有金色或者是黑色的纹路,极速的闪现然后又消失不见。

    她已经疼到昏迷了。

    于是奎恩不再犹豫道:“回卡斯特拉,找中级光明法师。”

    卡斯特拉不过是一个边陲小城镇,连光明法师都少有,怎么会有中级呢,在奎恩又一次失望而归时,他们住宿旅店的老板站在柜台后面一边慢悠悠的算账,一边漫不经心的提起道:“中级光明法师?二百索卡外的翠达有,还好几个呢。”说完之后还小声嘟囔道:“现在搬砖的工人都这么贵了吗?果然是有需求就有市场啊。”

    奎恩和安娜对视一眼:“翠达?”

    翠达是去皇城必须经过的城镇,他们原本就是要去那里的。

    于是奎恩一锤定音道:“不能再等了,马上出发。”他转身要上楼,被安娜拉住了,淡金色长发的小姐姐看着他,一脸犹豫之色:“奎恩……”

    奎恩道:“怎么了?安娜?”

    安娜道:“我们没有钱去雇马车了,而且……她只是我们路上遇见的一个陌生人而已呀。”

    她的声音在奎恩的目光中慢慢低了下去,奎恩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说什么呢?安娜,就算是我们不认识她,但是那也是一条命呀。”

    安娜咬住了嘴唇,松开了他的衣袖,噔噔噔的跑上楼了。

    徒留奎恩一人站在原地挠头,百思不得其解:“怎么回事啊?安娜闹什么呢?”

    穿着绿色长袍的眯眯眼旅店老板戴着单片眼镜,金色的链子长长的垂下来,他双手放在柜台上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啊呀呀,真是一个不解风情的呆头鹅呀~”

    奎恩迷惑道:“你说啥?”

    老板道:“……没事。”他面无表情的跟奎恩对视了半晌,又笑眯眯的说:“听说你们没有路费是吗?少年。”

    有着秦王/府标记的马车一路西行出了城来到城外翠微山的山脚下,山路马车上不去,只能用脚走,卫长风把杜阮从车里抱出来放到地上,嘱咐了车夫叫他在这里等着,不必跟他们上山,才转过头去牵杜阮的手。

    杜阮乖巧的依偎在他身边,娇声问他:“王爷,我们要去见谁啊?”

    秦王大人脚步一顿,立在原地,柔声说:“老王爷的发妻,我的叔母。”他看看杜阮,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你叫我什么?”

    杜阮眨眨眼,他的语气神情都是十二万分的温柔迁就,丝毫没有责备不满的意思。

    于是杜阮为难道:“那我该叫你什么?”

    秦王道:“就叫我长风,来,叫一声听听。”

    杜阮咬着嘴唇,抬头看他,小小声道:“长风~”

    卫长风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往前走了一步略微的蹲下身子:“山路不好走,上来,我背你。”

    杜阮也不跟他客气,伸手揽着他的脖子叫他背起来,在他的背上笑道:“长风,你对我真好,感觉特别像我爹。”

    “那是自然,我说过,要是我让你伤心了,你尽可以教训我,不过……像爹还是算了。”

    城西翠微山上有一座尼姑庵,自卫长风的叔父老王爷去世之后,老王爷的妻子靖随夫人就在此处带发修行。

    卫长风将杜阮背到痷门前的几十层石阶下,然后把她放下来,再往上就是尼姑庵里供奉的神明的地盘,再背着就有点不庄重,卫长风揉了揉她的手道:“自己上去,做的到吗?”

    简直是把她当两岁都没有的小孩子,几十层石阶而已,闭着眼就上去了。

    杜阮点点头,于是卫长风牵着她的手,一层层的上了那台阶,临了到了庵门前,还要亲亲她的额头说:“阿阮真棒。”

    杜阮:“……”

    系统:“咦~”

    卫长风敲响了痷门,穿着素色袈裟的小尼姑给他开了门,伸头怯怯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给他们行礼:“王爷好,夫人在后院呢。”

    卫长风点点头,那尼姑也不多说什么废话,转身在前面给她引路。

    没有见到这位靖随夫人的时候,杜阮听秦王讲老王爷和他夫人之间伉俪情深的故事,还以为这是一位温婉动人,知书达礼的正经富家夫人。

    没想到见了面之后,嗯,不是说这位夫人不正经啊,就是温婉动人,知书达礼……

    你见过哪位夫人一双流星锤舞的虎虎生风的?

    关键是那靖随夫人舞完锤之后看见了卫长风还说了一句:“来啦?”语气随意之极就跟邻居汉子糙声糙气脱口而出的那一句:“哟,今天吃了嘛。”有异曲同工之处。

    卫长风点点头,伸手把杜阮往前推了推,柔声说:“叫叔母。”

    叔母大人走到桌前坐下,一只腿翘到旁边的石凳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才随意道:“这是你新娶的?”

    少年面部表情夸张的咧嘴,向少女讨饶道:“疼,疼,姐,安娜姐,我错了,错了错了,放手放手。”

    少女当然是不会真的下手掐,她嘴上狠,但是手上一点也没用力:“怕了?怕就对了。”

阅读说好的忠犬他发狂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道系少女偶像练习生之偶像的亲妈粉系统她很不讨喜神级编剧金装蟋蟀之强者之路水浒攻心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