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男人的动作激烈到恨不得将她吃下去,他刚开始还能保持温柔和理智,但是只要一沾上她就不行了,他废了好大的劲从她身上移开,看着身下女孩子水光潋滟的眼眸,认命似的又俯下身亲了上去。

    这一下就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了,等到男人终于亲够了,就把自己的脸埋在女孩子的颈项一下下的啄吻,尽管刚才快要失去理智,但是男人的手依然很克制的停在女孩子腰间。

    话还没说完,就被人从身后抱住了。

    来人将她在自己怀里,然后把她翻了一个身,面对面的抱住她,将她放到了不远处的桌案上,秦王那张脸就出现在了她面前。

    卫长风眼带痴迷的看着她道:“阿阮,你知道吗?你今天真美,我一看见你,就想这么做了。”

    秦王鲜少来到后宫内闱,一时间找不到方向,他走在暗色雕花的长廊上,脚步不快但很稳,迎面走来一位女眷,不知道是哪一位官员的女儿,走起路来跌跌撞撞,走到秦王身边时,一个踉跄就要摔倒,卫长风往旁边让了一让。

    那少女整个人四肢着地的摔在了地上,摔的有点懵,眼里瞬间聚集起雾气,惊讶的抬头看,只看见前面一个黑色的背影,脊背挺的笔直,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

    ————————————————

    他伸出手去摸她的头发,挑起一缕细细的在自己手里摩挲,然后放到唇边轻轻亲了一下。

    眼看秦王的智商又要无限下降,杜阮伸手去推他,准备要跳下桌子逃跑,结果当然是显而易见的,没有推动,也没有跑成。

    秦王低低的笑出声来,环抱住她的胸膛轻微的震动,她今天真的是太好看了,穿着他们中原的流仙裙,优雅又高贵。

    卫长风闭上眼睛,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抵不过自己的渴望,轻轻的捏着她的下巴,吻上了她的唇。

    少女的滋味美好的让人想要将她吞下去,他含着她小小的玫色唇舌,不断的吸取那张小嘴里的蜜液,的确是带着甜甜的味道,还有她刚才因为喝茶留下的香气。

    请小天使们支持正版哦么么哒~  按照礼数,今天的宴会上要有女眷来献舞助兴,杜阮也得跳,而且跳的还必须好,不然就是丢了柔然的颜面,虽然柔然本来就没有什么颜面了。

    官员与他们的女眷纷纷入席,不动声色的打量这位来自异国的公主,宴会在人们的谈笑和目光流转中开始。

    司乐坊的歌女们个个梳着朝云近香鬓,肤色白皙,人比花娇,柔美的嗓音荡的湖面都是温柔的月色,御花园的花开了,扑的满鼻都是香气。

    杜阮一直低着头,小皇上左手边坐了一个人,看她的目光似是要将她扒光了,芜茜走过来俯下身轻轻的对她说:“公主,要去换舞衣了。”

    杜阮点点头,起身跟着芜茜走了出去,秦王见到她出去了,放下杯子也跟着走了出去。

    杜阮的舞衣一共有两层,里面是绸缎,外面是纱质,风一刮外面那一层就会飘起来,侍女将她的发冠解下来将她的头发打散,镜子里的人穿着红色的舞衣,有着泼墨似的黑发,眉眼温柔,小脸莹白,宛如山间走出来的不谙世事的妖精。

    杜阮自己伸手将舞衣上的缎带一个个系上,系完之后才发现身后很安静,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人说话了,她疑惑的转头轻轻问道:“芜茜,你怎么不说话……”

    杜阮都要被亲哭了,她嘴上疼得厉害,舔一下就像盐水洒在伤口上一样疼,这样出去的话……

    她伸出手打了卫长风一下,男人握住她的拳头放在嘴边亲了亲,用着一种近乎于恳求的语气对她说:“嫁给我吧,阿阮。”

    杜阮顿时心乱如麻,她尽力在表面上维持稳定,但是不可能保持的一点都看不出来。

    “那是你心里爱慕的人了吗?”

    杜阮还是摇头。

    秦王道:“那还是你觉得我不够可靠?不能够托付终身。”

    杜阮没有动作了。

    于是这一次秦王不再是半跪在地上了,而是直接跪在了地上,他握着杜阮的手,从自己的靴子里抽出来一把刀,塞在了杜阮手心里,低声对她说:“若是日后我没有保护好你,或是让你不开心了,你尽可以拿着这把刀来教训我,它叫风炽,是老王爷的遗物。”

    他接着又说:“答应我吧,阿阮,你若是不答应,我就只好请皇上强行下旨了,你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我也不会让你走。”

    杜阮的心颤的厉害,她颤颤巍巍的喊系统:“系统,我……”

    系统道:“这是你的游戏,玩家,你可以自行决定。”

    “那我……”

    系统又说:“但是玩家,你得记住,这就是游戏而已,切勿入戏太深。”

    杜阮闭上眼睛深呼吸,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虽然还是很紧张,但是却对着卫长风露出来了一个微笑:“好。”

    男人沉默,但是没有动作。

    杜阮心里紧张,张嘴便叫道:“来人,来人啊,芜茜……”

    卫长风轻轻叹了一口气,似是无奈道:“公主这般小声,喊的来谁呢?”但是看看面前的少女的确是一副被吓到的模样,于是只能说:“我改日再来。”

    ……改日?还有改日?

    夜探女子闺阁的秦王丝毫不觉得自己有哪里做的不对,他推开窗户,一翻身,就消失不见了。

    如此折腾一番,尽管到了后半夜芜茜给她换了新的被褥,又在屋子里支了一个暖炉,但是第二天杜阮还是病倒了。

    卫长风回去之后几乎没合眼,他试图坐在桌案前看一下今天手底下的将士递上来的文案,不过失败了,他手指尖似乎还缭绕着少女身上的馨香,一种甜甜的,暖暖的气息,卫长风看着自己的手,眼神暗了几分。

    迎接柔然的宴会本来是要定在公主到来的第二天,皇上说完这件事之后,柔然的来使就来报说:公主昨夜偶感风寒,此时已经病倒了。

    秦王站在左边最前面,墨发高束,身穿黑色交领蟒服,漫不经心的垂下眼眸站在一边,看什么都心不在焉,但是柔然来使的这几句话,瞬间就叫一脸寡淡的秦王失了颜色。

    小皇帝皱眉道:“如此,还是快宣御医医治,至于宴会,还是往后推一推。”

    交代完这件事,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小皇帝下了朝,本来是想要让秦王留下来,跟禧德说了一句话的功夫,回身一看,自己看的地方,哪里还有人在?

    对于杜阮而言,她觉得感冒发烧不用治,在被窝里面捂捂汗就好了,但是芜茜非得要她喝那些苦的要死的药汁,苦就不说了,苦就苦吧,但是还多,一顿下来,喝的杜阮是一肚子苦水。

    秦王这一回从正门进来了,听见芜茜说公主不肯用饭,皱了皱眉轻轻说了一句:“那你就由着公主不吃,怎么做的侍女?”他觉得他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也没有责备的意思,但是常年累月训练士兵的气势,顿时吓得那小侍女哆嗦的跪坐在了地上。

    杜阮裹着被子快要睡着了,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以为是芜茜,眼也没有睁软绵绵的说:“我不吃……”

    直到一只手落在了她的头上轻轻的揉了揉,杜阮才睁开眼看着来人,秦王端着一个青色小碗,站在她床前,低着头看着她。

    杜阮绝望道:“又……是……你。”

    秦王道:“公主不喜欢看见我?”

    杜阮道:“我说我不喜欢,你会走吗?”

    卫长风蹲下来和她视线平行:“那当然不行,公主,我可是受皇上任命接待来使的。”

    他把小碗往前递了一递,道:“我听外面侍女说公主不吃饭?那怎么行,多少吃一点。”

    杜阮道:“你把碗给我,我自己会吃。”

    卫长风道:“我得亲自看着公主吃。”

    她先前喝药汁都喝饱了,哪里有肚子再吃饭?杜阮从秦王手里接过那个小碗,吃了两口又塞回去:“我吃饱了。”

    秦王沉默,那青瓷小碗还没有他的手掌心大,他从侍女手里接过来的时候不小心握碎了一个,粥撒了他一手,他那时候由着侍从给他擦手腕一边默默无言,心想这是不是小宠物用的碗?

    但是即使这样的小,少女吃了两口就推回来说自己吃饱了,简直吃的比猫还少。

    见她不说话,卫长风将她从桌子上抱下来放在椅子上,然后半跪在她身边问道:“为什么不愿意?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你说出来,我一定改。”

    杜阮摇摇头。

阅读说好的忠犬他发狂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我就是阴阳先生乡村修真小神医tfboys星空之恋网游之全职菜鸟网游之暗夜之王网王之女神的成长日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