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杜阮看他看的发愣,倒霉系统就在她脑子里出了声:“我说,你不会是忘了你是来干嘛的吧?”

    杜阮:“……我是来干嘛的?”

    明明中午无论如何都要赶回来一起吃饭,明明派了数十个侍卫包围了王府,保护秦王妃,一有点风吹草动就是加急信件,也明明下午很早就回去了,可是还是觉得不够,难过,心里细细密密的疼。

    怎么会这么喜欢一个人?

    卫长风揉了揉杜阮的手,看着她身上穿的大红色襦裙,上面用金线绣的鸳鸯和云纹流光溢彩,秦王不怎么高兴,于是理直气壮的要好处:“阿阮,相公便是要出门了,说点好听的哄哄我。”

    对此杜阮只能说:“大佬失敬,惹不起惹不起。”

    卫长风如今每日必须得去京城大教场训练士兵,虽是离王/府也没有多远,但是早上出去的时候,就连在杜阮面前脸色也不是很好,磨磨蹭蹭抱着她的就是不走。

    以前秦王殿下还觉得“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话矫情,如今放在自己身上,才知这何止是煎熬,简直是要了自己的命。

    杜阮便笑,柔声道:“相公安心,阿阮就在王府里等相公回来。”

    卫长风黑眸中瞬间绽放出光彩,于清晨的薄雾之中熠熠生辉,他低头亲她手腕:“这还是你第一次叫我相公呢。”直起身子拉着她的手,肆无忌惮的耍流/氓:“晚上回来再好好陪你。”

    坐在马背上的男人看着她看了又看,最后才依依不舍的放开手,回身握住缰绳,高声道:“走了。”红棕色骏马抬起前蹄嘶鸣,随后落地,载着他绝尘而去。

    杜阮在卫长风身后看他,男人一袭黑色镶金边的披风落在马背上,墨发用白玉冠高束,脊背挺的笔直,坦坦荡荡的去往他熟悉惯了的那个世界。

    在她面前一向温柔,偶尔暗地里吃醋不动声色的撒娇,撒了欢似的打滚,黏她黏的厉害,而一转身就是拯救世界的大将军,抵挡住所有刀枪暗箭,把所有人都护在身后,踏着遍地尸骨无所畏惧的走向光明,虽千万人,吾亦往矣。

    请小天使们支持正版哦么么哒~

    不过杜阮还是觉得,去吧,去上班去吧,再不去她就不行了,被秦王殿下折腾的腰都要断掉。

    卫长风近乎是急切的渴/求她,如同是沙漠行人看见了水或者是饥饿的人看见了饕餮盛宴。

    平时还好,不显山不露水的,一旦上了床,就是疯狂的禁/锢和侵/犯,每一次都是让杜阮连哭的力气都没有,血液倒流,耳中嗡鸣作响,有好几次还以为自己要死在床/上。

    更具反差的是,他的眼神和语气有多温柔,身下的动作就有多狠。

    杜阮送他出门,在门口处给他系了一件黑色披风,秦王上了马之后杜阮抬起头来看他,柔声说:“你放心去,我在府里等你。”

    秦王无奈,俯下身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吻,嘴里说道:“真舍不得。”

    哦,对了,找bug。

    可是要怎么找,如何找,这是一个问题,于是系统叹道:“算了,还是等bug来找你吧。”

    它沉默了一会儿又说:“我再一次提醒你,玩家,这就是个游戏而已,切勿入戏过深。”

    时间就在杜阮和秦王每天秀恩爱和倒霉系统每天叨叨叨中飞快的渡过了。

    秦王最近忙,每天昼伏夜出,白天很早就走,夜里很晚才回来,杜阮在府里着实是没有什么事情干,话梅蜜饯就没有少过,打发时间的闲书每天都有,秦王大人倒是不会限制她出行,就是每次出去玩都得坐着有着秦王/府标记的马车,配备十几个带刀护卫,还不算暗中保护她的。

    如此一来街上是个人都知道秦王妃出行,都是连忙避让,只怕冲撞了王妃,可是建筑有什么好看的,还不是看人看热闹,如此这番,几次下来,让杜阮去街上玩她都不乐意了。

    芜茜依旧跟在杜阮身边,看她蔫儿着,于是过来问:“王妃想干点什么?”

    杜阮趴在椅子上,闻言把视线从小湖上收了回来,想了一会儿道:“我们去见秦王吧。”

    芜茜低声道:“去大教场吗?”

    杜阮道:“是啊。”

    芜茜道:“王妃稍等,我去叫车夫和侍卫,让他们先去通知秦王殿下。”

    杜阮摇摇头道:“别,带上侍卫,但是我们不通知秦王,我想先暗地里看看他。”

    偷偷去大教场看秦王殿下,这可比闷在王府里看小话本有意思多了,杜阮还特地找了一辆很低调的车。

    车夫驾马车驾的很稳,旁边有八个带刀护卫骑着马跟随,很快就到了大教场,最开始守门的护卫不让马车进,杜阮身边的守卫随即拿了一个牌子给他们看,门口守卫便立即放行了。

    大教场顾名思义,就是一个很大的练武场,练武场东面用作官员办公,西面是士兵住宿生活的地点。

    秦王此时就正在练武场上。

    要到达练武场就必须经过西面,教场里都是男人,杜阮不便下车,于是一路坐在马车里到了练武场,没有和任何人说,马车就停在练武场前方高台的阴影处,为了避免秦王发现,杜阮还特地让护卫们都到阴影里躲着,只留下了芜茜坐在马车外面,因为角度问题,站在高台上的秦王看不见。

    杜阮悄悄的掀起马车帘子看秦王,她倒是挺好奇他不在她面前,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可惜杜阮忘了,秦王是看不见坐在车头的芜茜,但是这么大个马车他怎么会看不见啊喂?

    秦王殿下正站在高台上冷着脸对新加入黑风营的士兵训话,转眼看见一辆暗色马车慢悠悠旁若无人的驶进了教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以往也不是没有过,那些官员富家子弟好奇教场军营是什么样子的,也是这样坐着马车进来了之后在一边看,他以往一直在东南,自从有一次一个官员肥头大耳的儿子带着他的朋友来军营看士兵训练还大声嘲笑被他狠狠收拾过之后,就很久没有人再敢无事来登大教场。

    没想到刚回到京城,就又出现了这种事,京官不比地方官,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收拾的,要是万一惹到了位高权重又教导过他的老臣,面子上难免过不去,不过谁离他。

    若是平日里心情好,叫左右赶他出去也就是了,但是最近卫长风的心情可谓是差到了极点,于是挥退了手下,亲自从高台上下来。

    暗中观察的杜阮透过帘子缝隙看见了走过来的秦王,顿时很心虚的把帘子掩了起来,那些士兵虽说是黑风营的新兵,但是实际上是从东南营地的骑兵步兵中提拔上来的老兵,此时正摩拳擦掌,一片躁动,窃窃讨论着今天这个小子会被怼的有多惨。

    秦王走到马车前站定,沉声道:“出来。”

    杜阮:……吓一跳。

    她想了想,还是觉得也不跟人家打一声招呼就冒失失的过来的确是有些不太好,吃不准今天会不会被训,一时间也不敢下车。

    于是局面僵持。

    那些偷偷摸摸看着这边的新兵看见这阵仗吓了一跳,心道:好小子,还敢这么跟秦王大人正面刚,有种。

    被迫跟秦王正面刚的杜阮:“……”t_t

    先前没觉得,但是秦王殿下这么气场全开预备怼人的时候,还是很吓人的。

    卫长风冷着脸站着,耐心告罄,于是冷声道:“我数三声,下来。”

    杜阮怂的一比,想着死就死吧,秦王大人还没有开始数数,她就撩起了帘子探出了小脸,软声道:“长风~”

    卫长风愣了一瞬,脸上表情马上不一样了,他伸手将她推上马车,自己也跟着上来,柔声道:“你怎么来了?”

    杜阮娇娇的依偎过去钻到他怀里,软软道:“我想你了,于是来看你。”

    卫长风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已经温柔的快化了,把她揽在怀里亲她的头发:“好阿阮,若是想来,叫人通知我,我便去接你,你自己来不安全。”

    杜阮道:“有侍卫跟着我呢。”

    卫长风捏着她的下巴,低声道:“那也不行。”最后一个字已经埋没在两个人唇齿间,秦王把人揉着怀里,亲她咬她揉她,折腾了好长时间,直到杜阮腿软的坐不住倒在他怀里,他才一撩帘子对着外面的侍卫说:“告诉副将,我今天先走了,下面要做什么事,叫他决定。”

    看着秦王殿下自从坐上马车就没有再出来还直接走了,新兵们面面相觑。

    “卧槽,咋了?”╭(°°)╮╭(°°)╮

    “不知道啊。”╭(°°)╮╭(°°)╮

    副将听完秦王近身护卫说的话,迎风飘宽面条泪:“我怎么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

    ——————————————————

    这边悲催的副将暂且不表,那边马车里的两人已经要擦枪走火了,杜阮压住卫长风要解她衣带的手,听着那人一边亲着她的脖子一边急切的低声说:“就舔一下,我就舔一下。”

    杜阮红着脸摇摇头:“不行,在外面不行。”

    秦王大人很欲/求不满的抬起头,还是妥协道:“好嘛。”

    他伸手把杜阮抱在怀里,又蹭了她好一会儿,才伸手撩起帘帐要叫外面的冷空气进来,这么一撩,秦王就惊讶的轻轻“咦”了一声,随后叫车夫停下。

    他们的回程没有从原路走,反而是先出了城然后再从另一个城门进,那样路线反倒是更短了一点。

    秦王“咦”的是城外的一片樱桃林,那上面的果实结的又大又红,看起来颗颗饱满,果肉香甜。

    卫长风下了马车,把杜阮也给抱下来,柔声跟她说:“这是老丞相休官之后种的,他还在世的时候做过太子太傅,我和皇上还小的时候,经常来这里偷他的樱桃吃。”

    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要吃说一声就行了呗,还非得自己偷偷摸摸的来摘,被养在林子里的大黄狗追的满山跑。

    卫长风回忆到什么东西,脸上一片柔软,转而又叹息道:“老丞相逝去多年,也不知道如今这片樱桃林到底是谁在照顾。”

    父辈在慢慢变老,然后一个个逝去,比如说老王爷,比如说老丞相,但是他们留下来的品格与精神必然会代代相传,永生不灭。

    卫长风看了一会儿,转过头来就又笑道:“阿阮身上有没有带什么尖锐的东西?”

    有倒是有。

    杜阮从袖子里抽出来那把风炽递给他,卫长风伸手抚了抚她的长发道:“风炽可不能近身带,改天我叫人缝个套子给你装着。”

    杜阮道:“为什么?”⊙w⊙

    卫长风道:“风炽是能工巧匠为老王爷打造的,极其尖利,它制造的伤痕,永远无法消失。”

    但是这个能工巧匠制造出来的匕首,大概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人扎到墙面上翻墙去偷樱桃。

    杜阮在下面给他看着人,紧张的不行,堂堂王爷偷人樱桃,虽说被抓到了倒是没有什么事,就是太丢人了吧喂。

    隐隐约约有几声狗叫传来,杜阮就听见在树上的卫长风低声说了一句:“不好。”赶忙跳下来翻墙出来拉起杜阮就跑,他用自己的披风兜着那些樱桃,听见后面的骂声爽朗的回头笑,他这么笑着的时候眉目生动,仿佛一瞬间回到了那无忧无虑,朝气蓬勃,令人尊敬的长者每一位都还在的少年时代。

    可是这她怎么控制的住?不要说这种全息网游了,就是一般的手游,研发者还得安防沉迷系统呢,更何况,吸引杜阮的从来就不是游戏。

    ——————————————————

阅读说好的忠犬他发狂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反夺舍联盟[穿书]无敌全能修仙宠你怎么讲我,ET,混娱乐圈道系快穿从零开始的最好时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