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那么傻/逼,我不念。”又探过去戳杜阮:“快开车,老子饿了。”

    杜阮就是在和暴怒越走越近的情况下,发现顾止最近不对劲的,他依旧很乖的上学放学,对她的态度也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总跟有心事似的,动不动就走神。

    杜阮道:“莫生气, 气大伤身啊朋友。”

    暴怒嘿嘿笑了一下, 没有说话。

    他们所有胳膊上有文字的七宗罪, 都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去,除了杜阮,她是玩家,对于这个副本来说,她就是最大的bug。

    系统道:“你说呢?”

    杜阮道:“我没有, 我就是和他友好的相处。”

    不管到底是宠没宠, 接下来的几天她和系统都没有再讨论过顾止,杜阮有别的事要烦心,比如说这个什么表里世界,痛苦之城之类的,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还在这里, 前天暴怒跟她说,虚荣已经出去了。

    杜阮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系统,bug是不是其实就是我?”

    系统道:“傻/逼,那你喊bug一声看它答不答应你呗。”

    最近杜阮和暴怒走的比较近,鉴于暴怒对她挺好的,杜阮决定教暴怒一首诗,来使他放平心境,和缓情绪,这首诗叫《莫生气》

    “莫生气,人生就像一场戏,因为有缘才相聚……”暴怒把手里的纸团成一团扔出了车窗外:“什么几把玩意儿?”

    杜阮在前面驾驶位开车:“你扔了干嘛呀?”

    请小天使们支持正版哦么么哒~  “嗯。”少年也是困的狠了, 他将要进门的时候, 却突然回身对着杜阮说:“姐姐抱。”

    “好。”杜阮伸手搂住他的腰,然后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

    目送顾止转身回房,杜阮才带着疑惑对着系统道:“你说顾止怎么长成这副样子了呢?”

    系统道:“还不是你宠出来的?”

    杜阮道:“我宠了吗?”

    根据暴怒的说法是, 每一个率先进来的人都会得到一些提示或者是奖励,他就是第一个进入痛苦之城的,所以得到了一点信息和保留了自己的记忆。这对他们这些后来的人很不利, 昨天的朋友, 今天或许就可能变成敌人。

    不过暴怒对待杜阮倒是挺好的, 按照他的说法是, 呆在她身边, 他就可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自己独处的时候,就会非常狂躁。

    杜阮跟他说着话,他看着杜阮就开始走神,杜阮伸手在他眼前挥挥:“发什么呆?”

    顾止回神道:“我没事,姐姐,我吃饱了,先回房了。”

    杜阮看着顾止的背影,看了很久才自言自语道:“顾止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杜阮心里一惊,心道烂操作啊烂操作,莫里恩就专门喜欢校花。于是她对着班主任道:“您怎么能让他跟校花坐在一起呢?”

    班主任也惊讶道:“他俩不会真的有什么吧?不是我安排他们坐在一起的,是他们按照成绩自己选的位置。”

    杜阮道:“不论如何,请一定要把他们调开,什么年纪就该做什么事啊是不是啊老师?”

    班主任道:“是是是。”又抵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他俩真的在一起了?我们一直以为……”

    杜阮道:“以为什么?”

    班主任道:“我说了您别生气啊,我们一直以为顾止同学喜欢的是男孩子呢。”

    杜阮惊讶:“怎么会这么以为?”

    班主任道:“因为顾止同学跟女生都走的不怎么近啊,而且他平时那个水杯啊书包啊文具盒啊都是粉粉的萌萌哒你知道嘛?昨天我还看见他校服里面穿着喜羊羊,我上幼儿园的侄子都不这么穿了啊喂。”

    杜阮:“……”(#Д)顾止我错了,我对不起你。

    接着顾止就感觉,自己回家的这几天,气氛明显不一样了,首先是杜阮总是有意无意的给他讲爱情故事,而且还都是学生恋爱的悲剧收场,其次就是送他各种各样的书,比如说《孩子,请不要轻易说爱》,《如何读懂孩子的心》,《青春期男孩心理成长枕边书》……

    顾止:“……”

    这两天班主任也总是有事没事就找他谈话,还把自己的同桌调走了,换来了一个戴着大眼镜沉默的一天说不出一句话的男生。

    顾止隐隐约约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又好气又好笑,但是什么都没有说,杜阮给的书照收,老师谈话照听,杜阮讲爱情故事从来没有不耐烦……

    毕竟,姐姐好长时间都没有跟他好好说过话了。

    ————————————————————————————————

    杜阮觉得自己挺倒霉的反正,昨天她跟暴怒一起吃饭的时候,暴怒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作,把餐厅都给砸了,天花板吊灯摔了下来砸到了她的腿,她现在瘸着腿躺在医院里,生活挺好的,一日三餐都有人喂。

    杜阮看着杂志,又看了看身边的人说:“你不是吧?我都还没有说什么呢。”

    暴怒坐在一边给她削苹果,听到她说话,手里一顿,但还是低着头沉默不语。

    杜阮不想让顾止知道,但是她两三天没有回去,怎么会瞒得住,他在一天夜里裹着凉风急匆匆的来到医院里,彼时暴怒正在给杜阮讲故事,看见顾止进来愣了一下,随后让在了一边。

    顾止进来之后看见她的腿,瞬间眼圈就红了,杜阮冲他招手:“来,到姐姐这里来。”

    顾止走了过来,喉头梗了半天才问道:“姐姐疼吗?”

    杜阮道:“打了麻药,不疼。”

    姐弟两人亲亲密密的说了一会儿话,顾止说要给杜阮接热水,拿着暖壶走了出去,暴怒坐在走廊那一头抽烟,少年把暖壶在一边,走到暴怒身边一拳就打了过去,暴怒耳朵瞬间聋了半边,顾止挥手要打第二拳,被暴怒截住了,两人在医院走廊的尽头打架,招招下狠手,也没有发出多大的声音,被巡房的医生看见了,一人熊了一顿,这才作罢。

    顾止接个水这么长时间都不回来,杜阮等的要睡着,在迷糊的时候睁眼看见顾止终于进来了,嘴角和眼角都有乌青,她还没来得及问怎么了,就迅速的跌入梦境之中了。

    第二天看见暴怒倒是知道怎么回事了,杜阮吃着苹果质问道:“你打我弟弟干什么?”

    顾止今天本来是不想去上学,想要来照顾杜阮,但是杜阮严肃的说他不能逃课,不然就不再理他了,顾止这才去学校。

    暴怒嚷嚷:“你只看见我打他,你看见他打我了吗?谁照顾你这么久?没良心的东西”这么说着,还是小心的给杜阮熬的汤倒了出来。

    杜阮听见暴怒说的话,无语的心想:那我到医院是因为谁啊?但是这句话她没有说,暴怒已经够愧疚的了,不需要她再说这些话让他难过。

    杜阮没有说,不代表暴怒不想,他倒汤的动作一顿,走过来坐在了杜阮的床边,说道:“我小时候脾气就挺不好的。”

    他看起来情绪很沮丧,慢慢的跟杜阮讲那些过往的事,他年纪还小的时候,妈妈生了弟弟,弟弟体弱,于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弟弟身上了,他受了很多委屈,再也得不到关注,弟弟哭一嗓子全家人都紧张的要命,他被人按在地上打回家之后父母看见都没有问一句话,他在那个时候变得暴躁易怒,在有一次父亲不分青红皂白打了他之后,去了弟弟的婴儿房把弟弟抱起来摔在了地上,弟弟没事,地上有毛毯,但是那天父亲几乎要把他打死,打完之后把他赶出了家门。

    第二天早上,杜阮就背着顾止找了他的班主任,班主任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对顾止这么一个长的好学习又好还听话的学生极其十分满意。

    杜阮隐晦的表达了来意,班主任皱眉道:“走的近的女同学啊,他现在的同桌是校花算不算?”

阅读说好的忠犬他发狂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寻人诀之修罗道小可爱[快穿]释灵阴阳录偶像练习生我有一棵小橡树鬼扫二维码三国之无上提取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