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杜阮进入到那个金色光圈,似乎是来到了另一个她完全不曾见过的空间里了,这个地方仿佛是什么残损的遗迹,在破败中也能看出来它曾经所拥有过的鼎盛辉煌。

    有一个温柔的女声一直在喊她:“来,这里,过来...”

    第一页画着光明神巴尔德,光明神同样是金发蓝眼, 安详的坐在王座之上, 慈悲的俯视着众人。

    杜阮静静的看了一会儿, 把那本书合上,转头去拿下一本...

    光明神殿同样有黑夜,有明昼交替。

    杜阮回身仰头去看那暗红色的书架,上面摆着的什么东西都有,有书籍,有法器, 还有一些没有见过的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

    第五十层和七十层之间?她现在没有办法使用自己的魔法元素, 只能顺着旋转的白色楼梯一层层的往上走。

    停在书架的第五十层。

    不知不觉间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杜阮从书海中回神,才惊讶的发现这件事。

    莱茵尔特马上就要回来了,她现在必须得回去,杜阮把书放回原位,就往下走去,白胡子的老头行动缓慢,到现在还在慢慢悠悠收拾剩下的东西,听见响动回头看她:“你找到什么东西了吗?”

    杜阮道:“没有,我明天再来。”

    她跑的有点急,下楼梯的时候一眼没有看见,就踩空了,她身体前倾要扑倒地上,就连杜阮也以为自己这一回是一定要摔一个大马趴了,她紧紧的闭上了眼睛,没想到身体却一轻,跌进了一个突然出现的金色光圈中。

    那边白胡子的干瘦老头兀自缠着自己手里的线,对这边发生的任何事都充耳不闻。

    ..,

    塔里克鼻梁上架着一个老花镜, 也不知道光明神的使徒居然也会得老花眼,他低着头从镜片上方看她, 混浊的眼神里充满审视的意味。

    “不, 你记错了,我没说过。”塔里克说:“我也没有说过是在第五十层到第七十层之间。”

    杜阮:“……是, 您没说过,是我记错了。”

    塔里克没有再看她,自顾自的转过身继续用光明元素修补他的书籍。

    杜阮从左面一点一点的看过去, 砖头一样厚的魔法书籍整整齐齐的排列, 她取下第一本, 翻开看,不是, 没有什么信息可以被获取,这本书只是介绍光明神界的历史的。

    书籍的最前面绘着光明十二神的画像,这是早有关于十二神的画像,比以后的那些要更贴近真实。

    她循着声音慢慢的走过去,那个女声越来越近,语气也就越来越虚弱。

    杜阮走过去,眼前慢慢出现了白色的迷雾,等到迷雾缓缓散去,杜阮看清楚了自己面前的景象,就站在原地瞪大了眼睛,她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不停的颤抖,背上的冷汗一瞬间顺着脊柱流了下来。

    “过来,孩子,我是弗莱娅......”

    对于杜阮来说她似乎是过了很长时间,但是对于塔里克来说杜阮消失又出现那只是一瞬间的事。

    她从那个金色的光圈里出来,腿软的蹲了下去,扶住了自己身边的暗红色书架,她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拿,但是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把金色的小刀。

    黑发的女孩子一直在冒冷汗,原本就白的脸蛋现在只能用苍白来形容了。

    白胡子的干瘦老头还在,还在缠着他手里的线。

    “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做这些事的?”杜阮坐在地上,倚着书架问塔里克。

    塔里克头也没有回,依旧是那样平静的说:“从他拿到齐鲁树的种子开始,但是也许还要早。”

    还要早,还要更早。

    杜阮闭了闭眼睛,没有再说一句话。

    “我本来是不打算将这些告诉你的,但是既然光明神选中了你......”

    “你也是通过这种方法知道的吗?”杜阮问道。

    “是的。”年迈的老人回答:“可是我现在已经太老了,也做不了什么事了。”

    杜阮点头道:“我知道了。”

    塔里克手里的动作停下了,他看向她,平静的目光中第一次藏着隐隐的担忧,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

    杜阮站起来对他点头,径直向外走去,走到门口又回转回来,问塔里克道:“您知道神如果死去会怎么样吗?”

    塔里克愣了一下,才说道:“他们会变成金色的粉末,永远的消失。”

    时间沙漏的大门在杜阮眼前缓缓的合上,杜阮手里拿着那把金色小刀喃喃自语道:“他们不会消失,消失的是我们。”

    ——————————————————————

    杜阮几乎是前脚才回到光明神殿,莱茵尔特后脚就也回来了。

    他一进门就过来抱她,把脸埋在颈项间贪婪的呼吸着她身上的气味。

    “怎么只出去了这么短的时间,我就这么想念你呢?姐姐?”他在她身后说。

    杜阮把他的手拉下来,回头看他:“你今天去了哪里?”

    莱茵尔特还在微笑,但是目光却闪了闪道:“去了皇宫,怎么了?”

    “没事。”杜阮道。

    她的手摸着他的头发,那枚齐鲁树的种子还坠在他的金发上,看着不像是种子,真的像是一个璀璨的红□□/眼石。

    莱茵尔特抱着她低低的笑,随后把她整个人都抱了起来揽在怀里道:“姐姐饿了吗?还是我们先去洗澡?”

    他把她抱在怀里往浴池那边去,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杜阮在他怀里喊他,莱茵尔特刚开始没有听清,于是又柔声问了一遍:“怎么了?”

    “不管你现在在做什么,收手好不好?”

    莱茵尔特已经带着她沉到水里了,光面神殿池子里的水常年温热清澈,一望见底,他们没有脱衣服,于是布料很柔软舒服的白袍浮在水面上交织在一起,莱茵尔特的一半金发沾了水,雾气熏的他的脸朦朦胧胧,看起来也就更加温和漂亮。

    他伸手去解杜阮的衣服,亲吻她伸过来的手指,他目光闪烁,嘴里却温柔的对着她说:“有人跟你说什么了吗?阿阮,你什么都不用管,只要相信我就好了。”

    杜阮静静的伏在他怀里,没有再说话。

    这天晚上到底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两人洗了澡又吃了一点东西,然后安生的睡了一觉。

    杜阮醒来的时候天色还早,但是莱茵尔特已经不见了,她身边的床位冰凉,显然他已经出去很久了。

    杜阮慢慢的坐了起来,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

    系统在这个时候问她:“醒了?”

    杜阮道:“嗯,莱茵什么时候睡醒出去的?”

    “他没睡,他看了你一晚上。”

    杜阮:“……”

    “三个小时之前走了,走之前亲了你的额头,脸……”

    “停,停,停。”杜阮道:“有办法追踪到他的位置吗?”

    “可以。”系统道:“他现在在……时间沙漏。”

    杜阮愣了一瞬,问道:“他去哪里干什么?他现在不是应该……”

    “不知道,但是我建议你最好还是去看一看。”

    杜阮披上衣服,然后跪了下来,在床底下摸到了那把金色的小刀。

    没有耽误时间,她几乎是跑着去时间沙漏的,在路上的时候系统问她:“你昨天看见了什么?”

    “你没有看到吗?”

    “没有,我只能通过你的眼睛看到外面的事,但是我无法看到你脑子里的东西。”

    “这倒是奇怪了。”杜阮说道:“你不是就在我脑子里吗?”

    昨天进入到那个光圈之后,她并没有见到弗莱娅本人,她只是让杜阮看了一副画面,里面的人是莱茵尔特,他在离光明神殿数百索卡外的边界森林里,布着一个法阵,法阵画在地上,花纹华丽而又繁美,他身边站着那个沉默寡言的黑衣男子,还有那只叫做莱卡的巨大野兽。

    莱茵尔特沉默的站在法阵外面,神态悠闲,甚至可以说是漫不经心,他对着那个黑衣男人打了一个响指,男人就从灌木丛的后面拉出来一个五花大绑的人,杜阮能看见那个人身上浓郁的光明元素,但是那些元素被死死的压制住,他半点也用不出来。

    黑衣男子将那个被绑起来的人扔到法阵中心,那个法阵蓦然就像活了过来一样,地面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把那个人吃了下去,随后地面又合上。

    伴随着那人尖叫声的是从地面深处涌上来的鲜血,顺着法阵的纹路慢慢流动,最后汇合,法阵霎时间光芒更盛,刺目的金光闪过之后,满天金色的粉末从法阵中心向外喷出,扬了人一头一脸。

    塔里克曾经说过,如果神死去的话,他们会变成金色的粉末,永远的消失。

    除去最高等级的光明神黑暗神,和在他们两人之下的十二神,那些没有多少神力,碌碌无为的小神,当然也算是神。

    黑发白袍的女孩子在这神殿走廊上跑起来了,而时间沙漏也已经近在眼前。

    但是她就在这时看见时间沙漏的大门没有关,开了一条小缝。

    她的呼吸猛地急促了起来,手扶着时间沙漏的大门要推开,但是透过那条小缝看见了里面的情景,瞬间愣在了原地。

    塔里克坐在椅子上,身体应该是已经冰冷了,他脖子上裂了一个大口子,鲜红的血液正一滴滴的流在地上,光明使徒本质上就是有着魔法元素的普通人,当然也会生病,变老,和死去。

    杜阮慢慢的靠近她,塔里克的脚边掉着一本书,书被人撕掉了一页,被撕掉的那一页只剩下一半,那一半在血泊之中泡着,几乎连字迹也看不清了。

    但是还能看见画着一幅图,上面写着几行字。

    画着的是一棵参天大树,大到有些恐怖的感觉,下面有人用手写着几行字:得到齐鲁树的种子,等于得到了齐鲁树的承认,种子不重要,重要的是树,齐鲁树不是起死回生,他是逆天改命。

    光明神麾下,十二神之一,主爱神,弗莱娅。

    ————————————————————————

阅读说好的忠犬他发狂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窥梦探灵兵王归来当男神[综英美]天使之吻春江花月昧尸之谜英灵之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