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杜阮靠在马车的车辕上,低着头没有什么反应,看起来很木讷。

    事实是,她根本不敢抬头跟守卫对视。

    杜阮叹了一口气:“我现在的心情让我想起了我以前上学时候老师课堂提问。”

    也是这样坐着,就算是心里明知道下一个可能会提问自己,但是还是一动不敢动害怕吸引住老师的目光,于是只能被动着等待将要发生的事。

    系统“哦”了一声道:“那老师提问你时,你不会,你会被老师逮到监/狱里吗?”

    系统在杜阮的脑子里开腔道:“你现在怕不是一个黑/户?”

    杜阮道:“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

    “那怎么办?”

    杜阮道:“不会啊。”⊙w⊙

    于是倒霉系统道:“那你今天就会了,翠达对于不明身份的人从来都是先抓起来审问,等着吧。”

    杜阮:“……”

    就在他们说这几句话的功夫,盘查的守卫已经走到他们面前了,奎恩和安娜把他们的身份证明交了上去让守卫看,没有发现什么问题,身穿银甲手握长/枪的守卫把那带着印章的牛皮纸还给他们,转头看向杜阮。

    “你的证明呢?”奎恩回头对杜阮说:“拿出来让他们检查一下。”

    他们的马车慢慢驶向城镇大门,杜阮被安娜扶着坐起来,淡金色长发的小姐姐虽然现在对她的态度算不上好,但是也没有再说过要丢下她的话,对此,杜阮还是很感激的。

    翠达的守卫盘查异常严厉,普通人类城镇的居民身份都会被登记在案。

    身上没有魔法元素的普通人类们经常带着一张黄棕色的牛皮纸跑来跑去,上面记录着他们的个人信息,盖着当地城镇给他们戳的印章。

    奎恩和安娜从边陲小镇上赶来参加皇城一年一度举行的光明骑士团选拔,他们两人都会参加,只不过奎恩将会进入骑士团,而安娜是辅助性法师。

    他们两个是没有问题的,可是……

    “……怎么办?”

    他们排在队伍中,离翠达的城门不过二十米,这个时候要做什么都来不及。

    “拿出来。”守卫催促道,他握着长/枪的手动了动,本来是支在地上的,可是他拿了起来,枪尖向外斜了斜。

    杜阮慢慢的伸手向自己的怀里摸去,看起来就跟要拿什么东西一样。

    系统道:“你得想个办法,如果你被抓了,奎恩和安娜也会被你连累。”

    人群之中突然爆发出一声尖叫。

    面前守卫立即拿着长/枪或剑冲上前,嘴里还一边高声叫道:“没事,只有两三个,稳住,稳住,我们能赢,干/死它们。”

    那守卫的话音刚落,地面就颤的更厉害了,几乎都是到了天地都在晃动的地步。

    四面八方突然冒出来的亡灵包围住了他们,那数量,少说也有一两百个。

    守卫:“……”我他妈以后再也不立flag了。

    还在排队等着进城的人群霎时间混乱起来,尖叫哭喊响成一片,裹着黑袍的女孩子沉默的背靠着车辕,低着头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似乎和这混乱的一片格格不入。

    他们的马车旁边有家大人领着他们的两个孩子,他们看起来不过七八岁的样子,哪里见过这些,被吓的哇哇大哭。

    杜阮沉默的抬头和那两个孩子的其中一个对上眼,她对他温柔的笑,对他口型道:“你别害怕,他们不会伤害你的。”

    本来是坐在车头赶马的少年挽起袖子要跳下去加入战局,被安娜死死拉住,少年急得嗷嗷叫:“安娜,不要拉我,今天我奎未来光明骑士恩就要弄死这些亡灵们。”

    安娜一巴掌打上奎恩的头:“你疯啦?你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吗你就打?你脑子里长泡啦?”

    安娜低声说道:“自从十五年前曜日之战之后,亡灵再也没有出现在人类城镇里,你想想,今天怎么突然出现了?”

    奎恩皱眉,挠了挠头道:“黑暗法师出现了?可是他不是已经被光明圣子抓起来了吗?”

    安娜也皱着眉,沉默了。

    “管他呢。”奎恩把手指捏的咔咔响:“要是黑暗法师真的跑了出来,我就抓到他抽的他叫娘。”

    杜阮:“……”

    安娜翻了一个白眼:“就你还抓黑暗法师呢,你碰见他之后能从他手地下跑出来都算你命大。”

    关于十五年前那场人类与亡灵之间的战争,被人们绘声绘色的传述了很多年,后来的人们称这场战争为曜日之战,添油加醋的什么版本都有。

    但是唯一不变就是一位穿着黑袍的法师,人们叫他黑暗法师,看不清面容,不知道他是男是女,只知道在两军交战的战场上,他永远背着双手淡然的立于风暴之中。

    守城的卫兵不过十几人,当机立断的让还在城外的人进了城,与此同时还放了一支红色信号弹,请求城内支援。

    奎恩先前被安娜阻止,只能垂头丧气的又坐回去赶马车,马车上的黑袍女孩子回头看向身后,就和一个骷髅撞上了视线。

    嗯……不太对,撞上了眼眶?

    骷髅的眼眶中燃烧着明明灭灭的蓝色磷火,杜阮回头看的时候,它也恰好看过来,彼此对上,那个骷髅的下巴就歪了一下,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恶意捣乱的孩子,冲她露出来一个狭促的笑容。

    离那些亡灵出现已经过了有半个时辰了,最开始的守卫已经累的不行,拿着剑的,拿着枪的都气喘吁吁道:“这……这……他妈就是在溜着我们玩呢吧?”

    亡灵们只会躲避,不主动攻击,他的剑刺入它们的胸膛,砍下它们的头颅,它们的骨架就会碎一地,等到卫兵转过头准备砍下一只时,先前被砍之后碎了一地的那一只就会把自己重新整理好,站起来“biu”的一下突然出现在卫兵面前,看着他们吓一跳,然后再追着他们满场跑。

    不过它们也会故意避开带着微量光明元素的剑,被那样的剑砍过的话,那么它们就会碎一地,再也站不起来了。

    那些原本在城门外面的人进了城,里面的卫兵叫他们排好队伍一会儿准备再检查,但是人太多了,场面一片混乱。

    奎恩一进了城就主动的停下马车乖乖的准备接受卫兵的安排和检查,杜阮无奈,只能用手捂住胸口,惊天动地的咳了几声。

    安娜扶住她问:“哪里不舒服啊?”

    杜阮摇摇头,艰难的喘息着,看起来就跟要窒息了一样。

    系统在她脑子里“啧啧啧”的:“您的好朋友杜戏精黑暗法师咸鱼贫穷阮,上线。”

    安娜转头看向奎恩,少年一拍大腿道:“走。”

    于是架着马车,在混乱之中,突围而出。

    翠达的中级光明法师果然不少,还有几个是专门开了店面给人医治黑暗元素侵袭的,少年一路架着马车跑的跟飞一样。

    倒霉系统就在她脑子里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会儿人家拉你去看病呢,你怎么说呀?”

    她瞒得过奎恩和安娜,但是可瞒不过人家正经的光明法师。

    黑暗侵袭和身上原本就带着黑暗元素是不一样的,而且她的黑暗元素还这么浓郁,一眼就被看出来了。

    “要不我,实话实说?”杜阮道。

    系统道:“你没听见奎恩说要打的你喊娘?”

    杜阮柔声道:“可是为什么不是喊爹?”

    系统:“那可能是因为奎恩自我性别认识错乱……你正经一点,不要偏题。”

    杜阮叹气,用手撑着下巴柔声说:“还没有到地方呢,我准备一会儿让光明法师刺激我的大脑产生急智。”

    倒霉系统道:“欢迎大家来到想不出来办法就得死系列~”

    杜阮慢悠悠的叹气:“你可以做一个关于我的直播,标题就叫:论运气对人生的影响。”

    嗯……

    杜阮此时环抱着自己的膝盖发呆,心里默默的想着:我到底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

    ——————————————————————

    消息这种事,向来都是扎了翅膀一样的传的快。

    此时,皇城内的光明神殿。

    黑衣男子半跪在大殿上,面无表情的低声说着:“……是有亡灵出现了,大约有三百多只,没有伤人。”

    大殿之上的人一身白色长袍,左侧金发被一颗小小的红色/猫眼石给缀住了,他低垂眼睫,面目看起来似乎是更加漂亮柔和,他听了阶下黑衣男子的话,低低的笑出声来,柔声询问道:“哪里?”

    “五百索卡之外,翠达。”

    守卫一直看着杜阮动作,气氛一时间无与伦比的紧张。

    然而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地面上突然发生了异动,地面微微颤抖,有细小的缝隙在那上面慢慢裂开,从那其中,爬出来几具白色的骨架,他们身上还穿着破烂的被腐蚀的衣物,爬出来手肘撑着地面,他们身上的黑水顺着骨架慢慢流到地上。

阅读说好的忠犬他发狂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都市妙手天医我只想做个幕后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诸天黑手探秘手扎鬼武天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