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温柔在秦王脸上一闪而过:“阮琴斜挂香罗绶,果然好名字。”

    ————————————————

    杜阮喃喃道:“或许是我看错了?还是我想多了?”

    系统道:“emmm……”系统它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话说,片刻之后才说道:“他现在叫卫长风。

    轿子被抬到燕然馆门外,随即被轻轻放下,卫长风下了马同样要伸手过来扶她,被杜阮躲开了,她伸手唤来一边被吓到哆哆嗦嗦的侍女芜茜,一边对着秦王屈膝行了一礼。

    男人随即面无表情的直起身子,但是眼神仍然丝毫不离马车。

    放下帘子的杜阮:“……太太太太太吓人了。”

    系统刚才在她脑子里k歌来着,闻言出声道:“咋了?”

    秦王连忙虚扶她一把,嘴里说着:“免礼。”

    杜阮没有说话,微笑着冲他点点头,先一步进了使馆的大门。

    若是有别国使臣来访问,或是类似于现在这种情况,商量事务的人一般都是国君任命的使臣,来使想了想,把自己挪到了秦王身前:“柔然来使穆柯扎参见秦王……”

    “你们的公主叫什么名字?”秦王收回盯着女子背影的视线,回头冷漠的打断了他的话。

    使臣一愣,下意识的回答:“公主的名讳为阮,阿阮。”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杜阮坐进了轿子,秦王说完:“去燕然馆。”便翻身上马跟在轿子一边,长长的队伍随即启程,浩浩荡荡的向使馆走。

    长安街上百姓早已听到风声,知道异族的公主要来,于是挤在街上看,柔然的打扮和中原很不相同,人们都新奇惊讶于他们深邃的五官和大胡子以及头上的辫发和足底蹬着的小靴子。

    杜阮听着外面的小小的议论声,撩起车窗帘子柔声喊自己的侍女:“芫茜……”

    跟在马车一边的男人看见帘子被撩开,立刻俯下身子问:“公主有何吩咐?”

    帘子立刻被放下了。

    杜阮道:“不知道,就是觉得莫里恩的眼神,他刚才看着我,就感觉……”她说到这里不说了,但是系统隐隐约约知道她的意思。

    就感觉他眼睛里似是有细碎婉转的银色流光,但是这叫她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她本来就是普通人,但是世间另一个男子看她的眼神就像是给她渡了金身,供她成神,使出浑身解数已经做了准备要守护她瑰姿绝艳,一世长宁。

    顺平帝此时刚才了早朝,正在御书房批今天的奏章,秦王就在这时风风火火的进来,推开御书房的门,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把皇帝吓得差点没从龙椅上跳起来。

    “皇皇皇……皇兄今儿这是怎么了?”小皇帝结巴道。

    秦王深吸一口气,语气沉静的一字一顿道:“请皇上下旨,为臣……赐婚。”

    秦王道:“臣与阿阮,与……柔然公主。”

    “柔然公主?”皇上惊讶:“昨儿跟皇兄说这件事的时候,皇兄还死活不愿意,怎么今日就改变主意了?来,皇兄好好跟我说说,是不是那柔然公主长的太漂亮,皇兄一见她就被迷住了?”

    卫长风俯在地上沉默,他不答话,大殿之上就有些尴尬。

    “喂,皇兄,你说句话。”

    “皇兄?皇兄?皇兄!!!”

    “皇兄?……我真是败给你了。”

    小皇帝被落下了面子顿时觉得很无奈,叹了一口气,提笔开始写圣旨。

    秦王并非故意不回皇帝的话的,他此时正在走神,想的是那个此时正坐在燕然馆的那个人,想着她现在在干什么?

    有没有对什么东西上过瘾?游戏?小说?没有打完的游戏,没有追到结局的小说,中途被迫断掉,那就什么事也做不成了,脑子里一遍一遍的回想自己拿到mvp的过程,一遍一遍的想自己看过的小说情节。

    对人也会上瘾吗?

    皇上亲自走下来把盖上玉玺印章的圣旨交到了秦王手上,同时嘴里说道:“唉,我这个人就是太好了,皇兄不要太感激我,感激一点就够了……”

    小皇帝等着被感激的对象此时还跪在地上,秦王拿过圣旨直接自己先看了一遍,然后抬起头十分冷漠的问:“写什么择日?我已看过年历,三天之后就挺好。”

    皇帝:“……”→_→这是一字王娶公主,这是公主嫁人,你以为是上京城东西市买菜去呢?说去就去?

    但是秦王理直气壮道:“那又如何?”

    最后皇上还是没有答应三天之后就举办婚礼,那道圣旨被秦王压了下去,还没有派出去发,他说先等等,也不知道是准备等什么。

    此时已入夜,月朗星稀,街道上人已经很少了,草丛中偶尔传来几声虫鸣。

    燕然馆的院墙上一道黑影迅速掠过,身轻如燕,停在房梁上,脚下没有一点声音,他寻到使馆的主宅停了下来,伸手移开屋顶上的瓦片,向下看了一眼,又飞快的合上了。

    杜阮此时正在沐浴,洗澡的池子有两张床那么大,上面飘着花瓣,池边还雕着六个瑞兽,正张着嘴往池子里续着水。

    白色的雾气缓缓上升,迷糊了少女在池子里细白美好的酮体。

    杜阮趴在池子边,被热水熏睡眼朦胧。

    “起来,在水里睡不好。”有人在她耳边这么说,她以为是自己在迷迷糊糊的做梦,结果下一瞬,她被人从水池里抱了出来。

    杜阮一下子睁开了眼,惊恐的看向对方,秦王一向是神色寡淡的面孔上努力的勾出来一抹微笑,但是看起来更让人害怕了。

    杜阮叫了一声,就被卫长风轻轻的捂住了嘴,他温柔的压制住正在挣扎的她,把她轻轻的放到了床榻上,她身上还穿着湿淋淋的纱衣,但是他居然拿起被子把她给裹在里面了!!!

    杜阮就这么的看着他\(〇_o)/但是察觉到杜阮的目光,卫长风竟然还说了一句:“围好,不要伤风了。”

    少女的头发还湿着,小脸经水泡过更显莹白,卫长风看着看着,就失控一般的用手抚上了她的脸。

    等到他再回过神来的时候,漂亮的少女正在他怀里娇/喘,小小的嘴唇被他亲的发红,他隔着被子抱着她,男人的胸膛坚硬阳刚,异国的公主整个人都是软软的,他抱着她,完美的把她镶嵌到了自己的怀里。

    卫长风吓了一跳,突觉自己孟/浪,面对少女控诉一般的目光,语带愧疚的说道:“在下唐突,请公主原谅。”

    杜阮少有的翻了一个白眼,那你倒是松开啊???但是她无法脱离男人的钳制,更不可能大声叫喊引人来,不然这湿着的被子和床,要怎么解释?

    少女的身上馨香源源不断的钻到男人的鼻腔里,男人觉得自己的理智就要脱离自己而去,他仿佛已经不受控制的把怀里的少女压在了床榻上,把脸埋在她颈项,一边深深地呼吸,一边嘴里还说着:“请公主原谅,请公主原谅。”说一句话落下来一个啄吻。

    直到后来杜阮是实在受不了了,柔顺的黑发因为刚才男人把她压倒所以此时散了满背,她一边挣扎一边说:“你起来。”黑衣墨发的男人,端的是丰神俊朗,芝兰玉树的气质,但是脸上却挂着一副迷醉的表情。

    少女一下子滚到了床的最角落,警惕的看着他:“秦王此番前来,到底是所谓何事?”

    男人没有答话,他的目光被露在外面的小脚丫吸引住了,眼看那只常年握着剑,白皙修长的手要摸到自己,杜阮“呲溜”一下把自己的jio蜷回了被子里面。

    于是男人带着遗憾的目光抬头,正巧和杜阮的眼神对上。

    杜阮:“……”还觉得很遗憾???

    男人此时看起来像是恢复了一些神志,于是看着她道:“此番,自然是有要事相商。”

    杜阮道:“何事?”

    男人看着她道:“我愿以十里红妆以待公主,不知公主是否愿意与我共结并蒂良缘?”

    杜阮愣了一瞬,张了张嘴,但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男人于是坐在她床边,摆出最温和的表情说:“柔然此番送公主前来,打的便是联姻的主意罢,今日午时皇上便召了来使去商讨两族大事,柔然只怕不会再接受一个跑回去的公主,而在这长安城,能配的上公主的,只有两人,皇帝后宫如今有五位妃子,十位良人,长使少使也是不计其数,年前德妃刚入宫,皇上甚是宠爱,阿阮,你想要入宫嘛?”

    杜阮看着他:“你这是,在威胁我?”

    男人于是用着自己最温和的语气柔声说话,似乎怕自己大声一点就吓到她了:“怎么会,我只是帮阿阮介绍一下情况,免得阿阮不清楚怎么选择。”

    他说着这句话,然后低头,伸手把杜阮的jiojio从被子里又拖了出来,在脚背上落下一吻:“枕前发尽千般愿,要休且待青山烂,水面上秤砣浮,直待黄河彻底枯,休即未能休,且待三更见日头。”

    威逼利诱如此随意的切换。

    杜阮:“……”卫长风是男妖吧???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23628220小天使地雷x1么么哒~~~

    今天早上一睁眼就看见好多好多营养液,瞬间就有一种被包养了的的感觉~~~_(:3∠)_好爽,嘻嘻嘻嘻嘻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催更,痛并快乐着~~~~

    皇上:“……”???

    片刻之后又扶额道:“皇兄便是好好说,赐什么婚,谁和谁的?”

阅读说好的忠犬他发狂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海贼之最强神级系统小清欢海贼王之邪恶大将仙侠之剑君临天万界登录之全知全能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