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肉的狐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歌仙猎来的鹿个头不小,吃到最后还剩下了拳头大小的一块,谁也吃不下了,放在那里没人动。

    树林中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几只小妖怪在周围探头探脑地窥伺,等着看她怎么处理那块剩下的肉。

    有什么能比美食更重要吗?

    没有。

    没有。

    他做饭是真的合胃口。

    犬夜叉吃过鹿肉之后,也产生了同样的念头,再看歌仙就像加了一层柔光滤镜。

    本来付丧神维持形体是需要主人的灵力的,从这点上来说歌仙比身为妖怪的夜叉需要耗费更多的成本,两者之间的战斗力比较起来歌仙却不占优势。

    没有。

    通通没有!

    想抓住主公的心,先抓住主公的胃。

    经过这一顿饭,歌仙兼定为他的地位打下了坚定的基石,在主公心目中的位置,稳了。

    见月幸福地用手捂住被鹿肉撑到微微鼓起的肚子,懒洋洋地靠在树上休息。夕阳透过树叶照在身体上,让身上的倦怠感加倍的往上翻。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没有锅碗瓢盆和一应俱全的调味料,想要大展身手的歌仙发挥的余地比较有限。然而就是这种连可供下锅的食用油都没有的鄙陋条件,歌仙兼定却还是把鹿肉烤的滋滋冒油香气直飘,引诱的人食指大动。

    歌仙这么晚回来的原因除了猎鹿之外,还有采集各种能搭配鹿肉一起烹调的蔬果菌类。

    森林中的蘑菇等物其实大把大把,但这里离人类居住的村落远,人类等闲也不会贸然深入密林,对于生长于此的果蔬自然是无福享受。之前在城下町,见月就没见过这种成色的蔬果。

    拿果蔬作为调味品加入烤的火候刚好的鹿肉,之前买下的盐被歌仙精心挑选又细细加工了一遍才撒上。鹿本身的脂肪被烤化了滴下来,噼啪噼啪地发出声响。见月有烤鱼打底还好一点,夜叉的肚子已经完全背弃了他的意志,疯狂为鹿肉叽里咕噜地作响。

    歌仙兼定把最美味的那一块割下来递给见月,见月细细咀嚼起来,想把以后的伙食都交给歌仙兼定来负责。

    但是……

    但是既然有这么一手好厨艺,又愿意去做事,那么这点多出来的成本也是完全值得的。

    都是些妖气微弱的小妖,刚成妖没有多久。其中一只还散发着微弱的光亮,是只才成为妖怪没多久的灯笼,藏在茂密的草木中,在即将暗下来的天色里格外显眼。

    周围妖怪的伪装属他最为失败,然而他本妖并未发觉这个事实,目光直勾勾地盯着鹿肉,垂涎欲滴,连他藏身的灌木丛被他身上的火烧着了都没发现。

    他没发现,见月却闻到了烟的味道,这味道她今天已经闻够了,用手捂住了鼻子。

    慌乱无助的他还在周围藏身的其他妖怪那里看了一圈,希望得到帮助。

    围观的妖怪们:……

    它们不约而同默契十分地互相看看,然后哧溜哧溜都跑了,迅速离开了这个有可能会成为火灾现场的地方,仿佛刚才无事发生。

    灯笼鬼简直要留下绝望的泪水,然而他不能,眼泪出来之前就被他蒸发掉了。嚎啕大哭可能可以哭出来水,但是灯笼鬼不太想尝试那样会不会把他自己淹死,尽管他内心也十分好奇。

    夜叉被他蠢的捂着肚子笑了起来,灯笼鬼想瞪他一眼,被反瞪到瑟瑟发抖。

    夜叉不以为意地开口,“让它烧光就好了。”

    灯笼鬼被他的言论震了一下,然后拼命地摇晃身体,大概是想效仿人类摇头。

    烟味越来越浓,难以忍受的见月拿火鼠裘扑了两下,把刚点起来的火扑灭了。

    灯笼鬼松了一口气,火情解除之后,才后知后觉地察觉到哪里不妙。

    那个……它是不是暴露了?

    刚平静下来的灯笼鬼又开始慌了,火红的身体一抖一抖地看着见月,那种颤抖的幅度像是要再一次晃着晃着把他自己点着了祭天。

    夜叉觉得这小妖怪要是死了一定是被他自己蠢死的。

    歌仙兼定问他,“你是来做什么的?”

    灯笼鬼支吾着不做声。

    见月看了眼犬夜叉。

    “是被肉引过来的吧?”犬夜叉没太在意灯笼鬼,对这样的事见怪不怪。“怕被责打不敢说。”

    半妖受到人类和妖怪两边排挤,他现在强了可以坐在这边,以前幼年期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躲在旁边等剩饭过,不过这方法不太适合他……

    妖怪总是想把他当成加餐,连被责怪驱逐的待遇都没有。

    灯笼鬼尝试着往后挪,想要从他们眼前消失。

    “吃肉吗?”见月问他。

    灯笼鬼停了一下,“我……吃……吃的。”

    “烤好的肉再放也不好吃了。”见月转过头,准备去拿那块肉给灯笼鬼。原地却已经空了,见月放下掩着鼻子的手嗅了嗅空气,除了烟的气味,还留下一股淡淡的狐狸骚。

    不太好闻,见月立刻把手盖了回去,销魂的半天没说出话。

    这这这……简直堪比生化武器!

    太酸爽了,想把两个鼻孔都堵起来。

    “那边!”见月指了下那股味道延伸过去的方向,“歌……夜叉去吧。”

    想想歌仙爱风雅又爱干净,还刚刚准备了这么丰盛的一餐,还是把追狐狸的任务交给夜叉吧。

    夜叉闲了半天,也没反驳,全当活络筋骨,提着武器就追了出去。

    他没多久就发现了一抹黄白交错的影子,正是偷肉的狐狸。狐狸发现有人追来立刻加速,还知道上蹿下跳跑圈转弯,时不时还把夜叉往沟里带。

    和狐狸一追一逃绕了好久,夜叉都有点累了,然而狐狸不像是一般的狐狸,居然一点慢下来的意思都没有。

    夜叉:……

    他恨这些跑得快的家伙!

    狐狸太能跑了,这让他想起那天月夜,见月微笑的脸,还有他身后隐隐发凉的菊花。

    被狐狸扎了心的夜叉提起他的武器,向前猛地投掷出去,封住了狐狸的路。狐狸一慢,被他一把抓住了毛茸茸的尾巴。

    “哇啊啊!救命啊!”狐狸惨叫起来,不断地扭动着身体,试图从夜叉手上脱困。嘴里咬着的肉掉到地上,沾上了一层泥土。

    “好能跑的狐狸……”夜叉拽着它的尾巴晃来晃去,“喂,你把肉弄掉了,干脆就带你回去叫他们煮煮吃掉好了。”

    狐狸被他凶残的发言吓得快要晕过去了,偷肉没偷到,还被这个拿着叉子的男人要捉回去下锅,这就很难过了。

    “我……我……当宠物不可以吗?”狐狸强笑着。

    据狐狸了解,像它这类毛茸茸的生物应该是很有宠物市场的才对,虽然有点屈辱……诶呀活命是关键!

    “宠物?”犬夜叉把狐狸提到眼前,和狐狸大眼瞪小眼半天,发出了嫌弃的一声“啧!”

    太丑!

    被侮辱了的狐狸瑟瑟发抖,想咬他一口,然而不敢。在夜叉手上不停地哭叫,“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救命啊!有没有狐救命!”

    狐狸的声音一浪一浪地传了出去,夜叉掏了掏耳朵,拽着狐狸的尾巴带着他往回走,丝毫不在意那点挣扎挠踹。

    “铿!”

    忽然之间响起的,是刀刃出鞘的声音。

    夜叉一手抓着狐狸一手阻挡锋利的打刀,出现在他身侧的敌人披着一块脏兮兮到几乎看不出白色的布,浑身虚弱的比人类都要不如,不过出刀的架势倒很好,刀锋满携着杀气压下来,要生生把夜叉劈成两半的模样。

    夜叉半点不慌,这种程度还不可能要了他的命,他嘴角往上一扯,武器绕着对方的刀一压一转,扭身一带,就对准了敌人的心脏。

    这一下刺实了,这个冲出来的男人就只有下黄泉一条路可以走了。

    狐狸急地尖叫!

    “不不不不!!!!”

    夜叉脸上的表情与怜悯无关,倒不如说是更兴奋了,带着丝嗜血的狂热。

    这时候敌方男子罩在身上的那块脏布因为大幅度的动作而滑落了,露出满头璀璨的金发,脏兮兮的脸带着斑驳的泥土,看不清本色。然而那双眼睛很美,像一双通透的翡翠,面对歌仙兼定也不落下风。

    夜叉的动作顿了一下,杀意消退,手下留情大为放水,轻轻一甩,将敌人摔到了远处某颗大树下。

    狐狸的尖叫叫到一半戛然而止,看看金发男子又看看夜叉。在狐狸的人生阅历中,眼前这种情节一般都出现在男与女之中。斗篷面纱什么的东西一掉,露出花容月貌,叫敌人一眼钟情两眼失心三眼失魂落魄四眼疯癫成魔,手底下的水就和泄洪一样的放。

    或者面具一掉,露出面若冠玉的一张脸,迷倒了下手的女孩子。

    男孩子对着男孩子泄洪……

    额姆姆……

    狐狸对披着破布的男人凄厉地大喊,“快,快跑啊!”

    再不跑,从此强取豪夺强制爱,直男失身变蚊香啊!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狐之助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大有问题。

    夜叉:gun!

    今天忙到飞起啊锤老腰,这两天都没出去散步的时间了。

    “那边的灯笼……”见月看了过去,眼睛眨了两眨。“你是打算把自己点了吗?”

    “啊?哇!”被点名的灯笼鬼发出讶异的大叫声,这才发现处于一种怎样危险的处境中。大叫着从草木中滚出来,慌慌张张地绕着烧起来的草木转圈圈。“怎么办?这怎么办啊啊啊!”

阅读[综]刀匠的本愿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系统之超级警察都市重生之老子是龙王猫大王系统一刀劈开生死路大魏宫廷奥特曼之超神辅助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