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雅之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歌仙心里叹惋了一下他那些风雅的爱好,脸上带出来一些惆怅,然而并没有厌恶新主人的身份,斟酌一下字句开口。“主……愿意和我一起变得风雅起来吧?”

    自称文系名刀的歌仙兼定思考问题时其实直线条的十分好理解,风雅是需要实力支撑的,把麻烦的对手统统都趴下,给主占领土地,最后不就有钱风雅了?

    之前又是□□又是修刀的,这句话在他胸口里酝酿了好久,这时候才能够吐出来。

    连笑容都酝酿了好久,希望让现任的主人看了之后不会感受到失望。

    见月正擦着满头的汗,用手捂着口鼻吸气,不敢大口以免嗅到过于浓烈的烟味。被歌仙的笑容一晃,注意力不由自主偏移了过去。

    火鼠裘穿在他身上不是很贴身,这件衣服完全是按照犬夜叉的身量来的。付丧神化形而出后是青年形态,犬夜叉却是十五岁上下的少年身量,甚至都还没完全长开。且不论这种样式的衣服该不该成年人穿,光是大小就有些成问题。

    付丧神拉拽了半天,穿的委委屈屈,十分勉强才能遮蔽住身体。然而想想这件衣服布料摸上去就如此不凡,又是现任的主人亲手从身上脱下来给他穿的,爱重之心可见一斑,小点……就小点吧。

    火鼠裘防火,上身的时候付丧神就松了口气,磨蹭这么就也没什么问题,浑身上下就脚掌有些红。这是怕敌人伤了见月,没经考虑就冲到老板面前出刀的结果。虽然有尽量捡着没烧着或者火小点的地方走,身体素质也让他在高温这方面能比人类忍耐的久一点,然而丝毫没有损伤也实在是不可能。

    假芍药逃走前别人的外貌不用,专用了歌仙的来变,这中间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歌仙兼定这位付丧神本身容貌就足够出众,若笑起来,配上了本身的那股□□,杀伤力更甚,像是清甜的酒一般令人醺然欲醉。

    冲着他这个笑容,见月都觉得这波不亏。

    “半妖。”这个大多时候用来贬低的词用在见月嘴里只是个单纯的描述词,“名字……犬夜叉。”

    半妖这个身份大部分时间都和躲躲藏藏备受欺凌挂钩,不高贵更不雅致。歌仙所喜爱的和歌书画等物,跟着这样身份的主人恐怕也是无缘得见的。

    并不是一个好的开局啊。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付丧神退到门口,先将手上的危险物品交到了被见月喊过来的夜叉手中。夜叉抱着罐子把它放在安全的角落,其实心里对这种人类的小玩意儿不以为然。

    见月脚下飞快地离开了火场,褪下了火鼠裘给没有衣服好穿的付丧神丢了进去。隔着火焰还能看到老板的尸骨,见月看见了一点波澜也不带,倒是灵识之海中的犬夜叉沉默不语地多看了几眼。

    紫发付丧神手脚迅速地穿上了火鼠裘,没衣服穿就这么坦荡荡地出去他有点做不来,身为刀剑时虽然没有人类的羞耻观念,但变身为人之后,这样的□□在人前……实在是不符合他对理想生涯的追求。

    太不风雅了,会成为笑料的!

    他忍着痛出来,见月瞧了瞧他的脚,又二话没说扯着他进去又修复了一波。

    再裹着火鼠裘出来的时候,付丧神的状态恢复到了鼎盛水平。紫发的付丧神摸摸身体,对着让他重获新生的刀匠也是现任主人的见月露出一个笑容。“我是歌仙兼定,爱好风雅的文系名刀,请多指教。”

    问题就在于有钱之后主一定要愿意风雅起来才行。

    “茶道书画衣物之类的?”见月问。

    歌仙微笑颔首。

    夜叉打了个冷噤,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谈诗论画会造成这种效果。

    见月收服他的手法令他印象太深刻,除了变态想不到其他能形容见月的词。歌仙能和见月这么相谈甚欢……大概也是个变态吧。

    夜叉无声地离他们两个远了一步。

    见月拍了下手,“啊!都忘了要走。我们出去之后再说吧,先从这里出去。”

    旁边房屋的火海没灭,又没撤又不敢进攻的足轻僵在那里观察着见月的行止举动。见月一点都不觉得尴尬,倒是他们好像很尴尬的样子。

    见月拉起歌仙的手准备带他冲出去,歌仙本来隐隐有些局促的,交谈两句过后觉得主公还是蛮喜欢他的,相处起来也不僵硬,这时候就放开了一些。

    “虽然是文系刀,但请放心让我来为主公开路。”

    夜叉懒洋洋地抱着武器看他们主从和谐,哼都懒得哼一声。

    最好歌仙多表现一点,到时候两个人感情升温,也好让见月离他远点,没准最后还能归还契约书放他自由呢。

    歌仙提着刀冲了出去,足轻部队一阵慌乱,还没等他杀到近前就让出一条道来,完全不准备为他试试刀的锋利程度。

    见月走过去的时候还观察了一下足轻部队,看上了穿的最好的一位,要走了他的衣服换给歌仙兼定。

    那位不知名的足轻一脸悲愤,瞪着还有点嫌弃他的衣服的歌仙兼定敢怒不敢言。

    见月嗅着调料的气味在人见城中绕了几圈,拿黄金羽从一脸惶恐几近昏厥的店主那里换了调料。打开一看,跟印象中雪白雪白细腻非常的食盐完全不一样,完全就像是劣等品。

    见月失望地带着调料离开了人见城。

    优良的调味料也没有,中间还被人袭击外带扣黑锅,第一次进入人类城池的印象实在算不上美好,见月深吸了森林中的空气,解救了被烟熏火燎了半天的鼻子。

    感官太灵敏也不是全都是优点啊……

    到现在还能闻到身上残留的淡淡烟味,修复歌仙时染上的金属气味,还有歌仙身上残留的血味。

    肚子咕噜噜地抗议起来,本来犬夜叉的身体也没这么具有反抗精神的。奈何被见月娇养了起来,一日三餐不肯落,不再是那个饿五十年都不吭一声的身体了。

    “啊,累了。”见月呼出一口气,靠在某一颗参天的大树上休息。“想吃饭。”

    树木冰冷而寒凉,带着湿气,脚下的草丛中倏地窜出一条手指粗的小蛇,一口咬在了见月的脚趾上。

    见月“嘶”都没“嘶”一声,咸鱼一条地瘫软在树干上,甩了甩脚,把那条平凡的小蛇甩到地上,蛇口里的毒牙被看似柔软的脚趾崩掉了一颗,成了条豁牙的毒蛇。

    歌仙悄悄往后退了一步,离那条蛇远了一点。

    “夜叉,你会做蛇羹吗?”盯着那条蛇的见月踩住了它的尾巴,感觉肚子在火辣辣地烧。

    完全没有虐待自己打算的见月,迫切地希望能有一顿热气腾腾的饭食摆在面前。

    夜叉和她对视,两人沉默着看了彼此半分钟,见月果断地转过了头,将期待的目光投往歌仙,“歌仙,蛇羹会做吗?”

    歌仙头皮发麻地看着那条蛇,不知道如何是好,脸上的表情都僵了。

    见月盯了三秒,迅速得出结论并失落地低下了头。“你也不会啊……”

    当然还有一个人没问……

    见月用眼睛瞄着犬夜叉,从老板躺倒在火海之后犬夜叉就一直低头沉默着,一副深思的模样。路上一句话没说,既不发怒也不和她说话,似乎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之中。

    用手指勾住他的衣袖,见月扯了扯睡着了一样安静的犬夜叉。

    抱臂旁观的犬夜叉被她拽了一会儿,终于接过做饭的任务。见月换到灵识之海的小视屏前,看犬夜叉把想要逃走的蛇一扯一拽,彻底送它下了地狱。

    夜叉一脸嫌弃地看着那条蛇,“真的要吃这东西?”

    “吃鱼。”犬夜叉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我去准备火,你们两个能捉到鱼吧?”

    被质疑了能力的夜叉十分不爽,脸色臭的厉害,“不相信你自己去捉不就好了?”

    歌仙自称风雅名刀,化为付丧神前的原主也是养尊处优,杀敌完全可以,抓鱼是既不熟练也不太愿意的,“主公问这个该不会是要我去捉鱼吧?”

    犬夜叉:……

    看着一个赛一个俊美,也一个赛一个不情愿的两位美男子,犬夜叉哐哐两下把他们从“手下”一栏踹到“见月包养的小白脸”一栏里,不打算指望他们动手了。

    战斗伙食一肩挑的犬夜叉转身朝着最近的河流走去,夜叉在他身后不以为然地一哼,歌仙却有些慌张。

    歌仙兼定不喜欢下水捉鱼这种不风雅也没做过的事,但是也不想这么快就失去主公的喜爱,就为了这种他其实也可以做得到的事。

    讲风雅可不等同于没有用,如果一定要捉他也不会有问题的!

    歌仙兼定追了两步,然而犬夜叉走的太快,已经没影子了。歌仙又闻不到水流的气味,茫然在原地停了一会儿,最后有点不满地叹了口气,带着刀准备去狩猎野兽。

    鹿……还是野猪呢?他一定要猎来猎物给主公证明他的能力!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鹿……还是野猪呢?

    歌仙最终选择了鹿,因为听上去会比野猪风雅一点。

    歌仙前主细川忠兴,据说是个病娇直男,别人都玩众道,他笔直笔直的不玩,并在病娇的路上开始了前进。歌仙自称文系刀,对风雅之物的爱好和前主也有联系。

    关于狩猎,虽然讲究的是鄙视吃牲畜肉的,但是战乱开始武士体力需求大的时候,平安时期那些不杀生等等的东西都已经改变了。因为细川忠兴也不是不上战场只吟诗诵月的,所以这里狩猎杀生抢地盘歌仙是没有障碍的。

    恩,就酱。

    “好呀!”见月觉得这个提议十分棒,如果可以她还想在屋子里摆上屏风,山水挂画奇珍花卉……想想不是就很幸福吗?

    主和刀相视一笑,在此刻达成了一致。

阅读[综]刀匠的本愿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骑士战纪血炼武途被渣男抛弃后的日子[重生]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超神学院之种田大师恋恋故人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