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救命恩人当然尊贵,受亲属一礼又有什么不可以?

    “您所施下的恩德,挽救了妹妹的性命。十分感谢,真的感激不尽。”郑重地行了礼,萤草的态度没有因为面对的是一个半妖而打上丝毫折扣。“这是一点微薄的谢意,请您务必要收下,如果连这点东西都不能馈赠与您,我们将会不安到夜里都无法安眠的。”

    然而这个萤草并没有靠近他然后挥舞大叶子砸下去的意思,她在一定范围外就停下了脚步,拿出了原先背在背上的小包袱。

    成年萤草不像之前的幼崽那么怯怯的,对着她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没有丝毫怯懦之意。即使被杵在她身后的夜叉满怀杀意地盯着,也没有露出恐惧的神色。

    她将小包袱放在面前的地上,不顾凹凸不平的地面,双膝跪在了满是石砾杂草的泥土上,向着见月行了一个礼。

    肖似的脸,不同的身高和妖气。

    和之前那只幼崽有所不同,正向她走来的这只妖怪虽然并不高挑,但明显已经成年了。她穿着身水蓝色的衣服,手里举着一枚金红色的枫叶。

    见月摸了摸下巴,发现了又一个没有好好清洗武器的妖怪。那枚叶子……明明是金黄色吧!

    见月注意到夜叉脸上露出了震惊的表情,仿佛水里着了火,六月下了霜。

    灵识之海里围观全程的犬夜叉因为夜叉的这个表情攥紧了手,咬牙愤怒过后,为还迷茫着的见月补充,“是土下座,你理解成她把你当做非常尊贵的人就行了。”

    夜叉那家伙,手下败将,契约书都交到了见月手上了,还是因为半妖的血统……

    每一次都是如此,犬夜叉十分想要把拳头打在那些自命不凡的妖怪脸上,用疼痛好好给他们醒醒脑子。

    恍然的见月摸了把犬夜叉攥成拳头的手,站在原地,受萤草的礼受的一点也不虚。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采购这个词能点燃人的热情,同时也能点燃叮当响的钱包。见月刚从封印中脱困,浑身上下穷的一清二白,如同一道刚装盘的小葱拌豆腐。

    金丝也好,银线也好,这么干干净净地进人见城,连一截线头都买不起。夜叉满腹怀疑地打量着她,疑心她要洗劫人见城。

    对于妖怪来说,这么干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你认识路的……咦?”见月正想问夜叉能不能起到地图的作用,忽地一顿,鼻端嗅到了一股清淡的香气,并不浓郁,有些像雨后在草丛上漫步时的气味。隐约和之前逃走的幼崽萤草有些相似。见月脚步顿住回头,看见了远处一抹暖黄色的亮光,以及这抹光亮中娇小的身影。

    “这又是什么妖怪啊?”见月问犬夜叉。

    夜叉还以为见月是向着他发问,先了一步回答。“嘁,也是萤草,大概是刚才那只的同族吧,来想找本大爷复仇吗?”

    见月的目光落在包袱上。

    按照犬夜叉的注解,那块紫藤色的风吕敷……就是包袱皮都很贵重,微薄只是谦辞。

    萤草注意到她的目光,将包袱皮解开,露出里面的东西来。是三个用不同纹饰装点的盒子,萤草先打开了最大的那个盒子,露出里面柔软的羽毛。

    另外的两个木盒小上一些,萤草拆开其中一个,露出里面的十粒草籽。“这是我们族中种植的产物,每颗都可以治疗伤势或疾病,延缓痛苦。”

    把这个拆完,萤草拿起最后一个木盒,“这里面是以津真天的黄金羽,一共十六根,酬谢您的救命之恩。”

    木盒打开,露出里面码放整齐的十六根羽毛形状的黄金,乍看上去也很像一枚一枚的样子。

    见月拿起一枚,“这感觉……金叶子。”

    一样一样给见月展示完毕的萤草笑着点头,“冒昧地说,我第一眼看过去和您的感受是一样的呢。”

    包袱里装着的东西已经展示的清清楚楚,介绍完毕的萤草重新包好,这时才双手递给见月。见月接住了,手里明显感到一沉。

    夜叉冷不丁地插口,语气不忿。“谢礼都准备好了,你就这么确定输的是我?”

    “一般来说,都应该是赶紧助战恩人,而不是慢悠悠地准备要送什么给他吧!你是轻视我……”夜叉哼了一声,“还是本来根本就不想送这些东西!”

    萤草微笑着一点头,“是的,我坚信着你会被打败。”

    夜叉脸色黑如锅底,脸上有乌云汇聚,怒雷聚啸。

    然而他又无法反驳,因为确实无疑的……他输了。正是因为这个事实,才让他格外的憋屈烦闷。

    “你……”

    萤草看着他快要挥到面前的武器,丝毫没有俱意。“破印而出的半妖犬夜叉,唯一夺得过四魂之玉的妖怪。争夺区区碎片,想必也不在话下。”

    夜叉看向见月,“你就是那个半妖?”

    四魂之玉的相关线索夜叉并非不知道,可惜对于其中角色的印象也只是一个单薄的代称而已。巫女,或者半妖,至于他们原本的姓名,夜叉没有记住。

    萤草:“连重视对手都没有做到,又如何取得胜利?”

    夜叉脸色乍红乍白。

    萤草是一点都不打算考虑夜叉有什么心情感受的,对见月又行了一礼,转身折回原路,离开了。

    见月将盒中的羽衣抖开,触感柔软舒适。她用指甲划了一下,性能上防护性没有火鼠裘好,但也是件不错的防具。她将羽衣重新放回盒子里,准备当做换洗衣物使用。

    黄金羽的效用不用说,刚好去人见城也不用再费别的功夫了,直接把黄金羽花掉就行了。

    “走吧。”见月把包袱丢给夜叉让他提着,“天明前能到人见城吗?”

    “哪有那么快?”夜叉恨不得把包袱扔了,然而只能想想,整张脸大写的生气。

    大半夜见月都觉得很长了,“不是最近的吗?”

    “这又不是一回事!”

    夜叉之前对见月说,距离这里最近的是人见城,但是这并不等同于人见城离这里很近。

    想要到人见城,快马加鞭全力前进……明天黄昏吧,可能能赶上在城里吃顿晚饭。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见月:一夜暴富.JPG

    读者“人静夜深”,灌溉营养液2018-04-25 02:22:41

    那是一件明黄色的羽衣,颜色鲜亮,有点挑人。羽毛光泽十足,在灯下也能看出翻转间颜色渐变出的层次。

    “这是童女的哥哥拿出的谢仪,他请求我向您转达他的话。‘虽然鄙陋,好歹也能起到一些防护的作用,比人类的盔甲强些,希望能够起到守护您的作用。’”

阅读[综]刀匠的本愿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我养的偶他活了!隔墙密友的香水味gl[红楼]夫人套路深.狼子野心权游之不朽君王我的电脑通万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