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叶契约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只是单单用夜叉两个字,而不和其他什么字组合,很多时候都会被人当做一类妖怪的统称,对他的名字多加追问。

    夜叉很讨厌这点。

    菊花被人觊觎的危机感还没有退去,恶鬼高度警戒着,戒备极了。仿佛见月是一只饕餮,随时预备着一口把他吞下肚……还不带吃饱的!

    他不情不愿地把衣服重新整理一遍,让它们回归最初坦坦荡荡的状态。

    见月上下打量一下,上手把他肩膀上挂着的衣服往下拉了拉,而后真心诚意地夸赞道。“这件衣服还是这么穿比较好看,你叫什么名字啊?”

    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变成这样,犬夜叉目瞪口呆地看着出卖了节操的恶鬼,情绪复杂的难以言表。

    见月松开抓住恶鬼腰带的手,看他含羞忍辱地往后挪了半米距离,咬牙切齿地把本来松散暴露的衣服往紧拉扯,裹好身上的每一寸皮肤。

    “我觉得还是像原来那样穿好看。”见月托腮看他,细细地对比品味。“换回去吧。”

    恶鬼嘴唇动了动,任谁也能从他英俊的脸上读出他一个字也不想说的内心状态,不善于隐藏心绪使他既好猜又好懂,所思所想就像被放在玻璃箱里,稍微擦拭就能看的一清二楚。

    见月微笑着看他。

    他最终还是吐字道。“夜叉。”

    “唔?”这两个字有点过于熟了,见月讶然地看着他,“是名字?”

    夜叉就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只差炸毛了,他的不愉快渗入到声音中,每个毛孔都像释放着不爽的气息。“是啊,怎么了,本大爷的名字就那么奇怪吗?”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犬夜叉看着屈服的恶鬼陷入了沉默。

    见月的记忆,从三十九年前开始。她忘尽了前尘,相当于在封印之中重新开始将人生演绎。

    虽然残留了许多见闻,但就如同从一本本书籍上看来的一般,纸上谈兵,没有任何实际经验,急需实战。

    他不直接和恶鬼交手,把这事交给见月让她自己解决……但是这个轻而易举就被打败还投降当了手下的恶鬼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恶鬼磨了磨牙,本该凶神恶煞的表情因为脸上还没退去的薄红和眼中水光而打了个折扣,这点些微的变动就好像一个效力强劲的术法,硬是把暴戾嗜血的恶狼扭成了一只牙都还没张齐的小京巴。

    见月笑了一声,被还了一个威力打折的眼刀。

    “不是啊。”见月好奇地看着他的两只鬼角,伸出手戳了上去,摩挲来摩挲去地感受触感。“只是在想我们真是有缘分。”

    怒气被这样轻飘飘地挡了回来,这回轮到夜叉奇怪了。“什么?”

    “我……有一个名字叫犬夜叉。”见月道,“只差一点就重名了。”

    夜叉一边眉毛动了一下,“什么样的名字?”

    见月也没有腹稿,她沉思片刻,郑重道:“闰土……怎么样?”

    夜叉觉得这个名字听起来怪怪的,仿佛很厉害又仿佛很土俗,因而想了解一下含义。“为什么这么叫?”

    这就很为难见月了。

    她想到月夜,追赶,和夜叉那柄长长的叉子,脑海中自然而然就跳出了这个念起来令人有些亲切又有些烦恼的名字。

    见月摸了摸下巴,“恩……就觉得配你。”

    “不要。”这种理由听上去也太轻率了,这种随意的改名他才不需要。

    “好吧。”见月摊了摊手,从旁边找了片大一些的叶子,叶面平整光滑,犹如纸张。她将叶子拿在手上反复翻转,指尖流泻出一丝一缕的灵光。“那夜叉啊,把你的名字写在这上面吧。哦,会写字吧?”

    “你在看不起谁啊!”夜叉额上青筋乱跳,把叶子接到手里,细细打量了一下,“……这是契约书吧?”

    “对啊。”见月没有否认的意图。

    说起契约书,还是当年见月被人类追赶的时候学会的。当时追在她后面的阴阳师试图对她用这种东西,被她逃了,一个笔划也没往上写。

    如今她依样画葫芦弄出来,正好用在夜叉身上。

    “人类那里的破东西学也全学了啊,用叶子当载体是怎么回事!”这已经随便到让夜叉感到侮辱了,不过话说回来……

    签订这种契约本来就不值得骄傲啊!

    想明白这个的夜叉梗了一口老血在喉头,恨不得没想明白。

    见月哈哈一笑,摆了摆手。“我又没随身带纸,不然你刨片木头我也不反对啊。”

    夜叉不想再咬牙切齿了,他牙根咬的难受,终于放弃了折磨自己的牙齿。在树叶和木头之间犹豫了一下,觉得谁也没比谁好到哪里去,索性随便见月去了,只是表情还是挥之不去的失落和委屈。

    他在叶子上写下名字,见月把树叶契约书收进怀里,手掌托住他的下巴,在光滑的下颌上摩擦了一下。“之后看到纸张了给你换一个契约载体吧?唔……你喜欢纸张还是布帛?”

    我哪个也不想要!

    夜叉是想这么恶狠狠地说出口的,然而想想面前这是怎样一个hentai,又硬生生地咽下去。

    他改口道:“金子!配的上本大爷的至少也要是金子做的吧!不……还不够,要最好的布料,用金丝织好,再点缀宝石!”

    “听起来不错……好呀!”见月答应的很爽快,爽快到夜叉怀疑她只是随便说说。

    见月这时候才从远处把夜叉的武器捞回来,放到他怀里。“闰土,你的叉!”

    夜叉拍了拍武器上沾上的尘土和草叶。“不是说不叫闰土吗?”

    “哦,嘴顺。”见月指了指他的武器,“好多划痕,你究竟有多久没修过了?血迹该洗了,还有,它变得有点钝,需要重新打磨一下了……你怎么了?”

    夜叉陷入了尴尬的沉默,抱着他的叉不说话。

    见月用问询的目光注视着他。

    半晌。

    “太贵了!”夜叉破罐破摔地闭上眼喊出来,“……我修不起。”

    人类有人类的匠人,妖怪也有妖怪的。要说有什么共同点……

    都很贵!

    对于三天两头搞事打架坏叉子的夜叉来说……

    哪有什么财产?早就被掏空了,空的,特别空,空空如也!

    见月温柔地抚摸了一下他的角以示抚慰,“附近最近的城郭是哪里?”

    夜叉浑身被贫穷的痛苦笼罩着,没精打采地回答。“人见城,怎么了?”

    “买点修理的工具,还有……你不是要金丝做的契约书吗?”

    是时候来一场大采购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她想到月夜,追赶,和夜叉那柄长长的叉子,脑海中自然而然就跳出了这个念起来令人有些亲切又有些烦恼的名字。

    老师:回家后全文有感情地阅读五遍让家长签字,记住了吗?

    读者“余霞尤染淡红妆”,灌溉营养液+32018-04-24 19:19:37

    读者“星河”,灌溉营养液+52018-04-24 01:27:37

    读者“佴寥”,灌溉营养液+102018-04-23 19:26:06

    读者“佴寥”,灌溉营养液+102018-04-23 19:25:31

    读者“人静夜深”,灌溉营养液+12018-04-23 17:07:52

    诶嘿嘿啵唧(づ ̄3 ̄)づ╭~

    “……”夜叉满目复杂地看了见月一眼,疑心见月是为了什么变态的目的刻意这样说拉近距离的,“名字还可以有好几个吗?”

    “不可以吗?”见月没给夜叉讲细致的内情,反而问:“你要想有也可以啊,怎么样,要我给你起一个么?”

阅读[综]刀匠的本愿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道系少女偶像练习生之偶像的亲妈粉系统她很不讨喜神级编剧金装蟋蟀之强者之路水浒攻心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