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容甚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行!”之前伏在地上仿佛已经死了的以津真天挣扎着开口,从声带里挤出来的话微弱又喑哑。“说完了……会……被杀。”

    半妖不是善类!力气用尽的以津真天无声地呐喊。

    被吓到头脑空白的萤草弯出的笑容微僵,不太想回答她是被吓懵了这个事实,“我是不是……很丢脸……”

    童女抱紧她,两张圆圆的脸贴在一起,童女的绒毛随着她蹭来蹭去的动作挠的萤草微痒。“才不会呢,萤草最勇敢啦!”

    萤草紧紧抱住童女回蹭,“童女也最可爱了呜呜!”

    童女绝望地看着萤草涨红的脸,想要帮她扯扯领口。这位提后衣领救了萤草的恩人再不松手,萤草才获救就又要被憋死啦!

    正和恶鬼对视的见月这才注意到快要窒息的萤草,手一松,把腿都软了的萤草放下。

    童女拍打着萤草的后背,“萤草你刚刚怎么都不说话呀。”

    毕竟都还是幼崽,骤然得救,一瞬间就都放松了警惕,变回软绵绵奶呼呼的模样,没有那么多的防备和顾虑。

    恶鬼冷笑了一声,“多管闲事!真不愧是半妖,和人类一个样啊。”

    “不。”见月叹息着摇头,纠正他错误的观念。“人类也不爱多管闲事的,大家都没有良心。”

    “那边的小可爱。”见月向着萤草打了声招呼,尽可能阳光地给了两个幼崽一个笑容。“你是怎么得到四魂碎片的呢?”

    萤草刚想开口……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这时候忽然感觉背后一紧,被人拽着衣领提了起来,从恶鬼的武器下逃出生天。

    得救了吗?

    萤草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可是那种窒息的感觉还是没有远离她,密不透风地扼住她的喉咙,攥紧她的心灵。

    她的同伴童女扇动着翅膀哭叫着扑向她,“萤草萤草!呜呜……萤草快要被勒死了,快放开她呀!”

    不说出来的话,怎么能被人注意到呢?

    萤草:……

    见月背后是堆叠起来的妖怪尸骨,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腥味,随着夜风向远处飘散。

    萤草这才发现刚才夺玉的妖怪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只活的都不剩了,“都……都是你杀的吗?!”

    见月放弃了这个出风头的机会,十分真诚地摇头,“很多死于自相残杀哦。”

    以津真天一脸绝望,对着满手鲜血的见月,心底里一丝一毫的信任都没有。她已经能够在脑海中推演出见月得到想要的信息后,将萤草和童女一爪一个撕裂的场面了。

    恶鬼抱臂旁观,和以津真天持相同看法。他难得的安静下来片刻,等待着轻信他人的小妖在绝望和悔恨中被撕裂的样子。

    那样上佳的戏目完全足以取悦他,只是想想就感到喉咙焦渴难耐,想必也能给玉添加更多怨恨痛苦的鲜血吧?

    “谢谢啦。”见月对两个手短脚短的幼崽比了个快走的手势,神色没有骤然转变成阴霾暴戾的模样,和翻脸无情这个词搭不上半点关系。

    恶鬼感觉有哪里不对,总不会这个半妖真的是心地善良喊着拯救世界拯救罪人的大傻瓜吧?

    他狐疑地看了见月一眼,看他少年形貌,半妖的话……也该活了一两百年了,于是定定心继续等待染血的时刻。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半妖这种生物,要是真的那么傻哪可能活到现在这么大呢?

    他就抱着他长长的叉子盯着对面看,萤草和童女开开心心地架起以津真天,吃力又满怀希望地越走越远。

    三步……

    恶鬼想,这个距离差不多够半妖把她们捅成串烧。

    七步……

    恶鬼想,还可以还可以,走的越远那几个小妖的希望越高,被杀时的痛苦也会越强烈。

    十五步……

    没关系,半妖的话,这个距离还是可以追上的。

    七十七步……

    大概,或许,可能,是半妖有什么秘密武器?

    两百步……

    这个半妖就是传说中那种圣母心大傻帽!

    恶鬼一叉子捅过去,觉得把傻瓜想聪明了的他大概是眼睛上糊东西了。

    见月一跳三尺高,作为一个没什么战斗经验的女鬼,杀杀底层小妖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在半妖形态下跟明显实力不弱的恶鬼打,她很容易带着犬夜叉一起变凉。

    所以这种时候当然要换人了~

    “狗子!”见月毫不犹豫地战斗重任转交给犬夜叉,准备做吃瓜观众了。

    然而……

    “你来。”犬夜叉不假思索地拒接。

    见月睁大眼睛,“等等不是……”

    “哈!”恶鬼已经举着叉子赶上来了,被残酷无情无理取闹的拒绝拍了一脸的见月弹跳着躲远,想了想,朝着远方拔腿狂奔。

    打什么打?跑呀!

    恶鬼不敢置信。“你不要脸皮吗?”

    为什么打都不打就逃了,有什么尊严脸面可言,对得起被全灭的其他杂碎妖怪的命吗?

    至少打输了再想着逃吧!

    救萤草的时候不是气势很足吗?

    本来还稍微有点正视的,结果半妖果然是半妖吗!

    见月腿下不停,浑如脱缰野马,打着颤的声音顺着风远远传来,“我有了,很满意,不需要!

    恶鬼举叉狂追。

    月色下,恶鬼和半妖一追一逃,不断向着远方前进。一刻钟过去,两刻钟过去,半个时辰过去……但看那恶鬼追的双颊泛红,娇喘不断,隐隐有水光在双眼中一闪而过。

    恶鬼:半妖……太……太能跑了!

    见月脸不红心不跳,犬夜叉的身体素质是真的好,相比起来恶鬼力量不弱但持久就不够看了。

    追到虚脱的恶鬼脚下一软,“咚”地跪倒在地上。

    见月停下脚步,慢悠悠地伸了个懒腰,抬起恶鬼的下巴,给他擦了擦汗。“累吗?”

    恶鬼还喘着粗气,看见月终于不跑了还高兴了起来想去摸他的叉子,被见月先一步一脚踢飞了武器。

    恶鬼:!

    直到这个时候,恶鬼才发现他犯了什么样的致命错误,是因为对方是个低贱的半妖?因为他救援萤草的圣父心肠?因为毫不犹豫的逃命姿态?

    锋利的尖爪抵在了恶鬼胸膛上,见月在恶鬼俊美的脸上瞄了瞄,手顿了下没有立刻刺进去,“二选一吧,做我的手下或者……”

    恶鬼桀骜轻蔑地一瞥,“或者用爪子掏了我的心吗?”

    “不。”见月认真反驳,笑眯眯地补上了正确答案,“或者被我爆菊致死。”

    恶鬼:“哼!就算是这样我也……等等?!”

    见月笑容满面地看着他,恶鬼吞咽了一下,身体往后挪了挪,被见月一把拖回来翻了个面。

    恶鬼的冷汗立刻就下来了,惨叫着大喊。“等等!选一!老大,叫你老大了!快把我松开!!!”

    月色下,恶鬼捂住身后的雏菊,眼含泪水地屈辱投敌。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生存和死亡,可能隔着一个颜值的距离。

    夜叉:放我安安静静具有尊严地去死啊岂可修!

    上午的是今天的更新,这章是说好的评论加更=w=

    下次满百评的时候再加一更吧。

    依然只计算二分评啦。

    她甩了甩手上还没干涸的妖怪血液,神情坦荡。“不用抖成一团,我不会杀你的。”

    萤草松了口气,相信了见月。“没有什么特别的方法,偶然间在树丛里发现的。”

阅读[综]刀匠的本愿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阴人债绝世狂后:神王的逆天小医妃[偶像练习生]一起走花路吧兄长是戏精[综]以虫制霸仙途红尘霜华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