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末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见月拒绝。

    见月不断拉扯着妖怪的领口,边哭边摇,“理我一下理我一下理我一下,狗子……狗子……犬夜叉!”

    可惜……从此进来容易出去难,她再也没法从这只被封印起来的妖怪体内出去,用尽办法也没用。春去秋来,年月变换,和他一同被封印了数十年。

    以前至少还能在灵识之海——也就是这里,跟被封印的妖怪交流对话。虽说“禁地中被封印的妖怪”这种存在怎么听怎么危险,实际却没有想象中的凶残狡诈。被封印的理由还带着一点小言色彩,是被谎称爱他的巫女欺骗,为爱蒙眼才沦落到如此下场。

    这数十年间,见月唯一可以交流的对象就是他。妖怪性格暴躁,说着说着怼起来也不是件稀奇事。反正也没别的事情做,互怼着互相伤害也算是一场娱乐活动。

    始终没有得到回应,见月的腔调一软再软,软成一团蜜水。“我错了,不管是为了什么,总之都是我的错我全认,所以……别生气了,和我说句话吧?”

    四周是深沉的黑暗,没有风,没有水,没有花草鸟虫,连气味都不会有。曾经至少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声音,但此刻除了见月的声音,这空洞而永恒的黑暗之中好像什么都没剩下。

    待在这样黑暗空洞的地方,至今已有三十九年了。

    可是从之前又一次和他拌了嘴开始,已经有整整三天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了。妖怪即使赌气,也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没理过她。

    无边的黑暗带来无比的压抑,这几十年的日子叫任何一个正常生活的人来评判都不能算是幸福。但是见月倒觉得还好,她作为人类时的记忆已经丢失了,只残存一点常识性的认知。刚做鬼就被阴阳师赶到这里,相当于在这里出生并成长起来。虽然也会想想外界,倒也没到神智崩溃那一步。

    可是这三天又尤其不同,如果不是还能在灵识之海中摸到对方起伏的胸膛,确认还有另一个活物,见月都要担心她最后会不会变成一个疯鬼。

    活着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个疯人,死了反倒成了疯鬼,那不就真的太冤了么。人好歹还有疯人院,她要是成了疯鬼,连疯鬼院都没得住,要被这个封印关到魂飞魄散那一天吧?

    太惨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你还醒着吗?”

    “你睡了吗?”

    “和我说句话行吗?就一句!真的就一句!这次要是骗你的话,罚我满头原谅色好不好。”

    “……大不了我再也不气你了……”

    “狗子……狗子!”

    三十九年前,见月是个即将魂飞魄散的孤魂,被阴阳师和巫女联合追逐,逃了整整一夜,从村庄逃到被守护的禁地之内。眼前是被封印在禁地神木上的妖怪,身后是接近的追兵,头顶是即将升起的太阳。

    鬼魂一触日光,就要被烧的灰飞烟灭荡然无存。不想魂飞魄散的见月慌不择路地撞入了被封印的妖怪体内,免去日光烧灼之苦,也让追她的人无可奈何就此住手。

    叫着妖怪的名字,然而对方没有一点反应。

    见月把她的手掌按在了犬夜叉胸口,“你再不理我会让我以为你已经毫无反抗之力可以任我宰割了,我对你为所欲为了哦!”

    终于,在她的坚持不懈下,响起了一道气若游丝的声音,“讲点节操……你他娘的……是个女孩子。”

    见月抱紧了被封印的犬夜叉感受他身上的温度,“请你……务必再多骂几声!”

    此情此景,女鬼见月十足是一个被骂变态如闻仙音的成功绅……不,淑女。

    犬夜叉被气到不想说话,然而被见月开始嘤嘤大法攻击后,想说却实在没有力气说出口了。费力半天才吐出一个字:“好……”

    见月猜他是想说好吵,犬夜叉翻来覆去就那么点词,太容易猜了。

    这一句之后,犬夜叉又不说话了。无声无息,仿佛已经不在。

    黑暗的空间里只剩下见月的鬼哭声回荡,能吓得个把人拔腿就跑。随着时间的流逝,见月越来越清楚地察觉到犬夜叉留存在灵识之海中的魂体变得越来越虚弱。

    十句有十句不答,说要非礼他也没作用。无论怎么说都没有回应,见月索性拉开妖怪衣服的结,手毫不客气地摸了过去,在温热的胸膛上摸索。

    这个举动榨出了犬夜叉残存的所有力气,“死变态……快……给我放开!”

    见月扯着他里面的衣服,伸出三根手指做立誓状,“跟你说,我说到做到哦。你要是真的不理我,以后我就天天睡你当做娱乐。”

    犬夜叉:“不……”

    “……想开点我长得挺好看的,你一点也不亏,一直当个处男被封到死有什么好?你这么可爱的男孩子,不是很遗憾嘛?”

    “……再好看……也不要……日鬼!”字从他的牙缝里被挤出来。

    见月手下不停,丝毫没有被伤害,并发起一发反击。“你看我要日狗也没说什么。”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快……拿开!”犬夜叉气的七窍生烟,拼命挤压着力气想推开,手却根本抬不起来,即使意志再怎么催促,却没有办法做出任何动作。

    根本就动不了,无论如何也动不了。

    衣服被见月扯得大开,完全露出胸膛,他的手怎么也抬不起来。

    再怎么重伤的时候也没有现在的情况严重,犬夜叉清楚地意识到他这次可能是真的要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见月扯着他的裤脚,“再不动连这条也给你脱掉了。”

    犬夜叉有一句变态想送给她,然而想想还是决定把力气省了。积蓄了好一会儿力量,终于再次开口,“我……死,你……没事,尸……吃……”

    假如他灵魂消散,这个该死的封印也会消失。如果那个时候不是白天,见月应该不会被阳光烧死。他一身血肉,与其便宜了不知道哪里来的杂碎妖怪,不如干脆让见月吃掉,得到的力量应该足够让她在山林里活下去,不会因为到处乱浪而被随便什么妖怪打死。

    这样想想还是觉得很忧虑……

    长得能看的通常实力也不差啊!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老父亲一般独自抚养女儿几十年的狗子(误)

    计划永远会被我自己嚼吧嚼吧吃掉吧。

    今天开坑!

    评论区让室友帮抽几个送红包诶嘿嘿。

    “女鬼!”见月捏了捏他的脸,“说什么女孩子我至少死了三十九年了,女鬼一只,讲什么人类的礼义廉耻?那东西对我来说就是张废纸!废纸懂么笨狗子!你要敢不说话我一定强上你!弄到你脱阳哦!”

    “……变态。”

阅读[综]刀匠的本愿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万道争锋我的老婆是猫妖都市幸运王青春随梦一起飞快穿:炮灰逆袭攻略豪门式离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