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狐狸搭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哪里,哪里,无非是从南都到东都而已……”

    这个话题一点,李璟顿时想到,周宗去了之后,东都终于开始有了来请示如何办事的公文,但数量依然不多,且涉军的极少,但好歹也是有了新气象不是。

    席间少不得相互唱和,气氛甚至热闹。

    徐铉悄悄的向周宗使了个眼色,老头子年纪虽大,可耳聪目明,顿时心领神会,忽然一叠声的咳嗽起来。

    李璟一见顿时关切的问道:“留守,你这是?”

    王爷是永远不可能去当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当一个王爷的,只有当皇帝,才能维持得了生活。

    进了皇宫后,才感觉像回家一样。

    就像眼前这些人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我是超喜欢这里的。

    “多劳圣人挂碍,老朽年迈,不碍事,不碍事的……”

    “来人啊,给君老送一盏热茶,润润喉咙”李璟吩咐,身体一有不适首先想到喝热水,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之一。

    李璟是直男,自然照方抓药。

    片刻后热茶送上,周宗接过后先向李璟道了声谢,两口下肚后,才缓缓道:“真是不中用了啊……”

    徐铉随即接口:“君老,一把年纪了还为国操劳,实在是令人敬佩,铉自愧不如也……”

    距离纵火事件过去已经有一个月了,餐霞楼也重新整修一新,那个铁烛台依然在原位上,静静的注视着一切……

    酒过三巡,众人也都放开了,在榻上或躺或坐,每当这时也是李璟最开心最放松的时候。

    他有权力欲是不假,但现在也未尝没有一丝隐约的后悔,觉得当初如果不掺乎进这趟浑水,现在当个闲散的富贵王爷是不是会更开心。

    在富贵王爷这方面……

    李璟心中开始了独白:

    可他内心深处也明白,如果不是自己有这九五之尊的话,这些人才是不是愿意围坐在他面前,说出那些好听的话来,就是疑问了。

    起码像史虚白这种白衣名士,是万万享受不到如此待遇的。

    随即又想到李弘冀的性子,心里也是摇头。

    这时徐铉道:“说起来,君老近来可是显老啊,东都腹背受敌,乃是前线,君老坐镇其间筹备粮秣,安定后勤,着实受累,下官有心想帮衬一二,可惜只懂得吟诗作画,而调拨后勤非有节度之才不能为之……”

    在座的都明白了徐铉话里的意思,明着是说周宗搞后勤吃力,但这也要看是替谁安排,要是换成边镐、林仁肇这样的,老头子肯定要省心不少。

    众人正以为这个话题就此揭过的时候,周宗又道:“为了这威震两国的数万虎狼,老夫拼尽绵薄也在所不惜。”

    李璟的眼睛眯了起来,数万虎狼,磨练多年,始终在和后汉,吴越相互征伐,老兵的战斗力可不是新兵所能比拟的。

    去年伐闽一战,一方面固然是有为了替边镐谋点军功,好替今后接班刘仁赡做准备,另一方面也存在这练兵的意图。

    李璟本人不擅戎马,但李昪是从底层一步一步打出来的,当日也曾言传身教诸子,精兵是打出来的,不上战场的兵,练的再好也没用,非得手上沾过血后,在生死搏杀中口中方能有唾。

    边镐练兵尽心尽力,但灭闽一战后,边镐悄悄上的密折中也提到了雄武军的实际作战能力偏弱,主要原因就是还是打的太少,并且认为要想办法多上上战场才能改变。

    否则打个内乱的闽国都那么吃力,哪天北伐中原的时候,对上那些和契丹放对的虎狼兵来,还没开战胜负便已分。

    再和江北军两厢一比较,李璟心中“咯噔”一记。

    陈觉插嘴道:“眼下太子在江北得心应手,有声有色,压得伪汉,吴越都抬不起头来,如此真实我大唐幸事,一江北一地便压的两个大国抬不起头来”

    听上去是好话,但核心点却落在“得心应手”四字上,众人脸上都是小小一变,明白他语中所指,监军一职意料之外的旁落,让这些天子心腹都感到多有不妥。

    至于后文“江北一地敌二国”这就是捧杀了。

    但面对李弘冀的强势,大家一时半会却又拿不出什么好办法来,当然李璟真一道制文下去,换个监军上去也不是不可以。

    但刚才周宗和徐铉的对话大家也都听到了,以周宗的资历威望,还是坐东都留守这个民政官位,并不涉及军队,都不那么舒心服帖,这要是换个监军过去……

    弄得不好当街被就“伪汉”或者“吴越”刺客杀手夺去性命。。

    这种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南唐在淮河以北刺杀过契丹派到后汉的使者,反过来后汉也在江北搞过同样的暗杀活动。

    死一个监军,只要凶手没被当场活捉,那只好捏着鼻子认下。

    到时候,李弘冀大可以直接上表表示,军中不可一日无监军,只好让伍乔先暂时顶一顶了,到时候等新监军来了再让贤便是。

    可如此一来,新监军还敢去?

    南方不如北方血腥是事实,可暗杀也算是常态的一种,再加上李弘冀的人屠招牌……

    不怕死的忠臣也是有的,如果换成是边镐、林仁肇等如此跋扈,都用不着李璟开口,孙晟,常梦锡,严续等二愣子兵团就会主动请缨,“以儒家浩然正气慑宵小,纵死不辞!”。

    假设去了之后依然被暗杀了,后面俩只会更加积极的去“震慑之……”。

    否则还叫什么二愣子呢?

    可现在这里面还牵涉到爹与儿子之间的事情,这浑水真没人愿意去蹚,也没人敢蹚。

    二愣子是说这些人性格耿直认死理,不是说他们智力有问题。

    当然严续、常梦锡的智商和二徐,二冯比起来确实略有不如,但怎么也是中上之资,在朝廷上以傻楞的人设混了那么多年,官还越做越高,一般二愣子是万万做不到这些。

    他们吃饱了才去掺和儿子和老子的事情,反正在他们眼里李弘冀就是正牌太子……

    哪怕一时错漏少调拨了点,前线也就勒紧肚皮一两天,随后补上也就是了,哪儿像李弘冀这种没事敢去挑衅兵部尚书的货色。

    “尽人事知天命,不敢居功,也不敢称劳……”周宗摆摆手,作出一番不欲再说的样子。

阅读大宋终结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神话之征黑执事之蝴蝶效应我家有个睡美男日久成瘾:撩妻总裁轻点宠碧血凝香录我的冰山总裁老婆(百里听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