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谷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两人年纪相仿,日常感情极好,也就在长辈面前才恭恭谨谨的以叔侄相称,私下全无禁忌,当然这是李煜单方面的观点,李景逷向来本着“君子死,冠不免,礼不可废,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长幼有序”的原则,有事没事就喊几句贤侄来过瘾……

    “小屁孩才几岁啊,就对伦理哏这么热衷,真是……”摇摇头内心吐槽一句。

    “那是见贤侄日长夜大,想我李家有人,故而高兴所致啊”

    “你小子不损我两句是不是难受”随即那五叔又道

    “谁让你先惹我的?”

    想了想又道:“嗯,他哪儿油烟大,让他用草木灰浸出的水浸泡。”

    “六郎真是菩萨心肠,体恤下人”

    随即,李煜又对制粉华或者说粉底做了若干指示,听得二人点头如鸡啄米一般,又看着两人开始研磨搅拌了一会,李煜伸个懒腰,觉得肚子有点饿了,不知不觉间折腾了一个上午,顺手掏出条李墨扔给针娘,将制好的口罩抓了几个,包好后往怀里一塞就准备去吃午饭。

    “好了,好了,真不识逗,走走,中午去宫外转转去,哎?这是什么?”他指着桌上的半成品口罩又指了指两个带着蒙面小太监问道,李煜无奈只好把怀中的包裹再打开,拿出一个道“这叫口罩,这几日天凉,带着这个鼻子好暖和些,我刚让人弄出来就被你看到了”

    “嘿嘿嘿,不客气”那人也是大孩子一个,随即抓过一个来,学他样子,三两下弄好带在脸上,“嗯,确实是暖和多了,就是有蒙面大盗的嫌疑……走吧,走吧,难得今天风不大……”说来也不顾形象的一把勾住李煜肩膀往外而走。

    李煜挣脱开他的魔爪,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昨天还惦记“盟友”呢,今天就找上门来了?

    只是一想到眼前此人,李煜就习惯性的头痛不已。

    这个管自己叫贤侄的李景逷(ti)是烈祖李昪幼子,自己爸爸李璟最小的弟弟,得封保宁王,论辈分还真是该叫声叔叔;

    不一会儿,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口罩被缝制而成了……

    李煜笑眯眯的接过,在脸上比了比后,将两边的耳绳各打了个结,随即往脸上一带,“啧啧,绸面的高档货啊,虽然不如3m高科技,但防防黑灰是足够了。”

    “做的不错,你今日的事情就是做这个了”

    针娘道了声是,又开工起来。

    李煜对刘忠刘进道“做好后,你们一人一个带上,这样就用不着憋气了,呼吸时轻点就好,对了,等做好后,你们给李廷硅哪儿送几个去,他整天要用烧松烟制墨,估计擤出的鼻涕都是黑的,带这个正合适,告诉他,如果用水浇湿后,隔烟效果会更好”

    “重光贤侄,重光贤侄”一个和他年纪打扮差不多的男孩叫着他的字,从外走了进来。

    “参见王叔,多日不见五叔更是精神矍铄,竟然满头青丝,莫不是返老还童?”李煜面上抽筋,嘴里毫不客气。

    李景逷很小的时候,他生母种时光便出家为尼,不久后李昪服食丹药而死,李璟继位,钟皇后作为后宫之主,索性以长嫂为母之名担负起了照顾李景逷之职。

    于是加上特别受宠的太宁,三个小屁孩,都是升元元年(公元937年)生人,太宁五月份,李景逷六月,最惨的李煜是七月,从小就在宫里一起疯,其中以太宁胆子最大,李景逷鬼点子最多,于是李煜在上受姐姐摧残,心灵上则被五叔蹂躏,算起来倒是最惨的一个。

    随着年纪增大,又整日混在澄心堂里看书,眼界学识都上了层楼,按理说斗嘴起来该是胜率大增才是,可李景逷实在是个妖人,眼下公认是家族中第一聪明人,什么东西都是过目不忘,只有不想学的,没有学不会的。

    李煜一时没反应过来,李景逷也不多话,直接将这个金纸人形插用小发簪插到他鬓角的头发上去。

    “今天是人日,这人胜带着能管一年好运气,赶紧走,今天去宫外市集上喝七宝羹吃董天饼去,这宫里的膳食都吃腻了……”

    李景逷是闲散王爷,没资格吃尚食局,也是被御膳房的伙食折磨的够呛,实在馋了就去钟皇后哪儿蹭饭,但也不好意思多去,不过他年纪小,手头却阔绰,于是便隔三差五溜出宫去打牙祭,每次都拖上李煜和太宁。

    “今日可不能食人啊”李煜顺嘴接茬

    “切……”李景逷不屑的道,顺手挠了挠左胳膊。

    东方朔在《占书》中所载,大年初一为鸡日,初二狗日,以下依次是猪羊牛马,初七便是人日了。

    按照传统,这天是什么日,便忌吃什么,所以李煜才拿这个打趣“哎,这个习俗在我那个年代都已经消失了,否则初七这天胡l建人就可以放心的饱览粤地大好河山了”不知怎么的,脑子又转到前世的这个民俗上去了。

    既然不能吃人,那么民间习俗今日要吃用七种蔬菜加鱼、肉熬制成的七宝羹,和油煎的肉馅董天饼,两人都是十三四,正是那种吃腻了自家菜,要到处找野味提神的年纪,人性使然,就是天潢贵胄也免不了。

    “要不,今日就算了,我下午还有事情呢”李煜陷入挣扎之中

    “少来,你这儿能有什么事情,除了看闲书,还能做啥,别这么瞪我,你那套对别人好使,在我这儿可行不通,别看你桌子上那几本佛经都翻烂,可你平时看的最多肯定不是这几本!”

    李煜心中一紧,这都被他看出来了?

    他此刻说出来到低是什么意思?莫不是在试探我?想到从小一块儿长大的伙伴都快开始暗中盯着自己,心中没来由的一阵酸痛。

    想到这儿,面上不露声色,口中却道“何以见得?”

    李景逷翻了个白眼“切,都翻成烂这个样子了,是个人早就背下来了,你还扔在桌子上不是装样是做什么?”

    “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也一样啊,智多近妖!”讥唇相讽之余心中暗道一声侥幸,原来这厮是以己度人,还好自己应对得当。

    可李景逷眼中却闪过一道异色来“还真被我诈出来了……”

    所以,论起斗嘴来,倒还是负多胜少。

    “呃,对了”李景逷一把松开他,从自己怀中掏出一张寸把见方用金箔纸剪出的小小人形来递给他“带上吧,我就知道樱雪这个丫头会忘记,她啊,长的是好看,可做事毛毛糙糙,哪儿有我汉家女子来的体贴,你不要见色而迷”

阅读大宋终结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夏日午后的童谣君王令解老板每天都想离婚古代奋斗生活霸道总鬼缠上我UP主的新闻主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