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卖萌娱亲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如此一来等于是拉掉了宣徽院的部分职务,使得其向政务化部门转移,宣徽使、枢密使则作为皇帝的左膀右臂,有事没事的就抽冷子用小拳拳锤一下宋齐丘的胸口……

    宋国老已过耳顺之年,软硬气功练的如火纯青,面对李璟的组合拳只当是挠痒痒,或者表面上做出是挠痒痒的姿态来……

    但这个是技术问题,现在根本无法解决,所以也就想想而已。

    伙食方面,足以让他倒足胃口,宫中做饭的是御膳房,行政上归光禄寺管,光禄寺上面还有个负责“提调皇宫一切宴饮事物”的宣徽院,从光禄寺的角度而言,御膳房是自己儿子,宣徽院是自己老子,可是随着岁月的变迁,宣徽院大佬宣徽使从简单的管理协调内廷各机构逐步变成一个实权者,说起来和枢密使相差仿佛,有了权力后,做起事情来自然不再讲规矩,经常跳过光禄寺直接给御膳房下令。

    就这样三个部门的关系一团乱麻,李璟考虑过在宣徽院和光禄寺间裁掉一个部门,但宣徽使和枢密使是他用来抗衡三省六部的重要大将,论起来倒是有点类似后世司礼监掌印、秉笔的意思。

    不过想到这个所谓“盟友”,李煜觉得额头上的青筋在不停的蹦跶,面上也垂下几根黑线来。

    这“盟友”啊,实在是……是让人一言难尽。

    抬头看看天色已经不早,肚子也有点叫,索性不回自己的安定宫,直接去母亲钟皇后的清宁宫吃晚饭吧。

    至于皇帝为什么要和整个三省六部官僚系统过不去?

    因为其中泰半乃是国老宋齐丘的门生,李璟对这位实权大佬可是恨得牙根痒痒。

    至于光禄寺更不能裁了,这可是西周就有的职司,要是真撤了,世间那批腐儒只怕要上表把自己烦死。

    剩下个御膳房是实际干活的,自然更不能减员了,想了半天只好在内廷原有的一省六局外,再增设一个殿中省尚食局,专门负责自己和钟皇后日常饮食起居,还有他和宠臣们的吃喝玩乐安排也都交给了尚食局负责……

    至于儿子们,只好委屈下了,反正御膳房的东西只是难吃,但材料倒都还用的挺考究的……

    李煜喝完茶慢慢踱出了澄心堂,今天虽然是穿过来第二日,但信息量不小着实不小,或者说历史给他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理论上从第六继承人往前升了一位,成了第五,但后面冒出的李从嘉则是个更难缠的对手,不像本身是庶出对皇位也是真的没想法,李从嘉则是和自己一母所生,而且从今天的行事风格来看,只怕,自己日后有的要头痛了。

    想到那张漂亮的小脸,在对李璟和李良佐时出现的完全不同的两张表情,就算加上前世的年纪和阅历,依然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不怕贼偷就拍贼惦记,自己眼下有种被明火执仗的强盗盯上的感觉。

    不过,起码是把整个澄心堂拿到手了,这样一来自己底气也多了不少,感觉李从嘉-钟谟联盟也不再那么可怕,钟谟虽然是个侍郎向来也有个以他为核心的小圈子,钟本人也应该是朝中某个大佬夹袋中的人物。

    但只要自己有钱,就不会太过于被动,何况兔崽子李从嘉有盟友,自己就没有了么?

    这也是李煜喜欢的规矩之一,究其原因,宫中的伙食实在是太过难吃。

    这也是让穿越者大跌眼镜的地方,本以为当个皇子锦衣玉食总是少不了的,结果锦衣倒是实打实,虽然他还是有点想念上辈子的羽绒服,又轻又保暖。

    如此之下,李璟一时也拿他没办法,无非是让宣徽使和枢密使,下回锤的时候,先套上个铁指虎……

    但这样的解决方案,实际上是默认了御膳房做饭难吃的正当性与合理性,钟皇后心痛子女,也只能每晚召集着一起吃晚饭,也算让这帮小子们嘴里还多点味道。

    而殿中省尚食局知道自己是天子钦定新加的部门,操作起来更是卖力,弄出的膳食,在口感上比御膳房的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想了想后也就点头同意,只是具体何时出家就得交给宣徽院和玄真观来挑选黄道吉日了。

    眼看吃的差不多了,皇子们也都挨个儿告辞,李煜磨磨蹭蹭留到最后,钟皇后奇道“煜儿今天怎么转性了,往常吃晚饭就往自己宫里跑,说是还有书未看完,今天怎么屁股上生了根似的?”

    李璟笑道:“煜儿长大了嘛,今天我让他执掌澄心堂,估计他要给你这个当妈的报喜呢……”

    李煜“……拜托,替你管个图书馆而已,至于么”

    不过面子上还是装出惊喜的样子,模仿着白里日李从嘉的神态,好好的老莱娱亲了一把,恨不得彩衣斑斓,诈跌僵卧而啼,哄得钟皇后笑得合不拢嘴。

    “兔崽子,就你会卖萌,就你会tmd装天真,老子活了两辈子了,这上面要是再输给你,也真可以买块豆腐撞死了!等等,这年头好像还没豆腐……”

    最后他才说道“圣人,母亲,孩儿明日想出宫一趟。”

    “噢?”钟皇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这事情,怎么也和我来禀告了,腿不是长在你自身身上么?”

    “这,这”李煜一时回不上话来,按理皇子出宫肯定要向父母申请,批了后才能走,但他们从小就有脚底抹油的本事,溜出去玩半天再回来,钟皇后一开始还说几句,后来李璟觉得孩子大了,也没必要管那么多,这规定也就没人理睬了。

    “孩儿是想去看看二哥,今天考校,我见二哥,咳嗽又有点加重,有心想问候几句,但圣人在,便不能多说,是以想着明日去拜访一次,再有二哥学文广博,在江都也是大大有名,孩儿得了澄心堂承旨学士一职,还有点觉得无法下手,正好请教一下二哥。”李煜说得很诚恳。

    这也是确实是他的真实想法,就算下午李弘茂没让他去,他也要去看看这个二哥的。

    钟皇后面上喜忧参半,喜的是他们兄弟和睦,忧的自然是李弘茂的身体状况了。

    只是母子二人都没注意,李璟的眼中又闪过一丝异彩,如果李弘茂在肯定能分辨出来!

    最后钟皇后让手下人找出一件鹿皮袍子来让李煜顺带着捎去,还有一堆叮嘱的话语,说着说着她自己眼圈就先红了“这都是命,都是命啊……”

    李璟在一旁小声的劝说着什么,钟皇后最后长长叹了口气,李煜见情况不妙也就让小太监抱着鹿皮袍子离开了清宁宫。

    是以,皇宫里这顿晚饭倒是皇子们一天中最盼望的事情,只是今天这段饭吃得却很不好,当李璟提到李良佐要出家的时候,钟皇后的脸瞬间拉了下来,吓得李良佐当场跪下磕头如捣蒜,可心中却更坚定了离开皇宫的念头。

    其它哥几个也跟着求情,看到李良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提起生母遗嘱来,钟皇后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这事情中她也是有份的。

阅读大宋终结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都市狂人骗爱指南[快穿]自杀三次以后重生后我成了嗲精重生之最强天魔重生未来之携程远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