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野掏土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是韩志妲的电话,调查有消息了。

    “这卡的户主是个西部偏远山区的农民,经过我们内网查询,这个农民在白金水岸打过工,当时留下过身份证复印件……我这可算是违规了。”

    “想得美,你个臭流氓。”

    李欣凌嘴上这么说,身子却半点力气都没有,软软地瘫在林零东臂弯之中。

    “让我闻闻看,是不是小时候的味道。”

    “难道只有猎人才有持枪证?你以为打打小兔子的猎人,能够从杀手手中缴获这么贵重的武器,然后当礼物送给你吗?”

    李欣凌伸了个懒腰,道:“一个退役的特种兵,有什么好牛的,现在还不是给我当保安。”

    “是保镖,而且是你爸指定的贴身保镖,懂吗?老婆。”

    说着,林零东就凑了上去,脸对着脸,鼻息冲着鼻息,李欣凌的粉唇娇嫩欲滴,让林零东有种压上去,狂亲一通的冲动。

    “嗯,不要……”

    李欣凌却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此时此刻,两对嘴唇相距只有零点零一毫米,这时,林零东的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特么地谁呀,破坏老子的良辰吉日……哦,妲哥。”

    这还是李欣凌第一次见到真枪,她看着林零东把枪挂在了客厅的壁炉上方,充满着紧张。

    “挂在这里万一被人举报了怎么办?我们家都没有持枪证。”

    欣赏着墙上的狙击枪,林零东对自己的创意很满意,对于李欣凌的话很不屑一顾。

    “我有啊。”

    “你怎么会有持枪证?你又不是猎人。”

    林零东笑眯眯地把手搭在了李欣凌柔软的腰肢上,不由分说搂了过来,李欣凌娇哼一声,试图反抗。

    “别挣扎了,咱俩是娃娃亲,说不定小时候就亲过嘴,还睡同一个被窝呢。”

    林零东嘿嘿一笑,竟然有几分难为情。

    “咱俩谁跟谁呀,下次一定报答你……嘟、嘟、嘟……”

    话没说完,韩志妲已经挂了电话。

    “你们俩到底什么关系?半夜三更还给你打电话。”

    “老婆,吃醋了?”

    林零东一双手又不老实起来。

    啪……

    伸向胸前的手被李欣凌重重打掉。

    “去找你的小辣椒去吧。”

    “我这不是客套客套嘛,要不然怎么能知道这些杀手都是谁派来的。”

    “谁派来的?”

    林零东双眸一沉,眼神凝聚,正色道:“白金荣,你一个地产商,竟然也跟刑天较上了劲,那我们就好好玩玩吧,让你知道什么叫胆大妄为。”

    说着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看着还穿着睡衣的李欣凌道。

    “去,换上衣服。”

    “干嘛?天还没亮呢。”

    李欣凌看了眼狙击枪,打了个哈欠,准备返身回去睡觉。此时墙上的时钟显示凌晨三点。

    林零东兴致高昂,神秘地说道:“凌晨三四点,正是打猎的最佳时机,咱们去打一只叫白金荣的土狼。”

    李欣凌愣了一下,不明白林零东的含义,指着墙上的枪道:

    “用枪?”

    林零东解释道:“用枪太看得起他,我连打狗棍都不用。”

    当夜,盛天集团私家会所阴暗的酒窖,传来阵阵淫浪笑声。

    白金荣和关小天身上,都坐着一个妖娆的女郎。女郎们将红酒倒在雪白的酥胸上,让红色酒浆顺着乳白深沟淌下,流进两人的嘴中。

    关小天玩性更甚,喝了几口胸式花酒之后,又让女郎跨坐在沙发上,自己则仰面躺下,让红酒顺着胴体往下流淌,谓之喝“花雕”。

    那两位女郎身材欣长,肤色如凝脂,特别是那双眼睛,特别的勾魂,原来都是从棒子国来的。

    白金荣也不示弱,让缠绕着自己的女郎摆起新的造型。

    酒窖之中,酒香混合着娇喘,一时春色无边。

    唯有年纪长了两人一辈的闫金天,独坐黄花梨圈椅中,把玩着崖柏手串,对着一套紫砂茶具,自斟自饮。

    这三人,是在等待杀手的消息。

    为了能一出手就干掉林零东,闫金天上了双保险,同时雇佣了两个境外杀手,为此加上中介费在内,已花去一千多万。

    半小时前,他们收到了第一个杀手刀疤的消息,很不幸,刀疤自己的炸弹炸晕在公厕,让随后赶来的警方逮捕了。

    那份功劳,自然归了韩志妲。

    听说牛逼哄哄的境外杀手刀疤,被自己的炸弹炸晕在女厕所,白金荣狠狠吐了口浓痰。

    “妈了个巴子,外来的和尚不顶用啊。”

    关小天一边喝着“花雕”,一边道:“怕什么,干爹这次给我们上的是双保险,总有一款能搞定那个傻逼。”

    他们把希望寄托在第二个杀手老A身上。

    闫金天一声不吭,这时,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跳出一条信息,三人都凑上前。

    信息预览显示:“老A失败了。”

    “册那,肯定是故意的,干爹,我们都被外国佬给骗了!”

    白金荣跳起来,一把将光着上身的女郎推开。

    这时自己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手机屏幕上出现一张照片,仔细一看,竟然是林零东和老A的合影,老A被套着轮胎,躺在地上。

    这张照片既不是通过彩信,也不是通过微信,更不是通过邮件,而是刑天战队独有的黑科技网络。

    三人顿时紧张起来。

    白金荣额头上流下豆大的汗珠:“小天,你这儿有多少保镖?”

    关小天则要沉稳得多,虽然暗杀都失败了,但显然没有影响他享受“花雕”的乐趣。

    “人不在多,在于精。”

    白金荣:“你没见识过这家伙的厉害,人要又多又精,一定要又多又精!干爹怎么办?那家伙已经知道是我们干的,他肯定会追杀过来!”

    闫金天搓着崖柏手串,闭目养神,轻轻吐出几个字:“兵来将挡,水来土……”

    话音未落,外面一阵喧哗。

    “什么人?站住!”

    “砰砰砰……哎呦,哎呦……”

    会所周围把手的一众保镖,在月光下纷纷倒地,痛苦地呻吟。

    玛莎拉蒂雪白的灯光扫过,让躲在酒窖中的三人心中一寒,犹如落了一场雪。

    林零东的声音:“白老板,快出来吃宵夜。”

    白金荣和关小天不敢回应,都看着闫金天,等着闫金天给个主意。

    “白老板,再不出来宵夜就凉啦,凉啦就不好吃啦……只好放把火把宵夜加加热再给你吃啦。”

    被打倒在地的一众保镖惊惶道:“快跑啊,放火啦!”

    “嘿,这小辣椒,还真够特立独行的。”

    李欣凌已从酥麻的沉醉中回过神来,整理着睡衣,对这个电话颇有醋意。

阅读狂兵大记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六零年代好家庭漫威之王者荣耀七零有伊人百鬼升天录我在斗鱼直播盗墓武道宗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