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单手托起六百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面对这八万多块钱的飞来横财,何家父女不敢拿,一是因为小老百姓心地善良,二是怕黑虎团报复。

    “林大哥,这钱我们不能收。”

    “我只要你一百,你还说要两百呢,还嫌贵?”

    围观的群众看到了一场吃草的好戏,心情亢奋,没想到最后还有高潮,一根面条一百块,黑虎团要赔偿86400块的误工费,真是太爽啦。

    “赶紧付钱吧,人家已经给你打半折啦。”

    别说虎爪,就是围观的吃瓜群众也都蒙圈了,哪还有这样算误工费的。

    一根面条100块,一碗面108根,一共8碗面,那得付86400块!

    加入黑虎团的都数学不好,但早有围观群众算出了数字,高声喊道,86400块,86400块。

    “要不抹个零吧,86000。”

    “又是吃草,又是赔偿误工费,就是要有这样的猛人来治治他们,不然这个社会怎么办!”

    群众们议论纷纷。

    面对如潮的口诛笔伐,陷入人民战争汪洋大海的黑虎团,只好乖乖掏钱。胖猴子原本鼓鼓的手领包,瞬间就瘪了。

    86000块钱已经是厚厚的一沓,林零东将钱放在桌上,推给何晓慧,何晓慧不敢拿,何阿林看看女儿,看看虎爪,也不敢动手。

    林零东给出了出其不意的赔偿方式,完全超出了虎爪的预料。

    “啊,哪有这样算钱的?”

    “我就是这么算的,老板,一碗有几根面?”

    何阿林做了一辈子的面条,自然对一碗有几根面一清二楚,但还从来没这样算过钱。不过今天有强人撑腰,他胆子也就大了。

    “一碗有面条一百零八根,一根不多,一根不少,这是我们何家祖上就传下来的,如果不相信,大家可以数数。”

    “大哥,这也太贵了,能不能便宜点。”

    虎爪抱着林零东的大腿,跪求着。

    “我知道你们的担心,是不是怕黑狗团回头来报复你们?”林零东问道。

    何晓慧、何阿林都没敢回答。

    林零东拿钱抽在虎爪脸上,纸钞划过肥脸,发出啪啦啪啦的声音。

    “谁特么稀罕你这点钱,要是敢报复,就把你这条烂肉丢水坑里!还不给我滚!”

    终于等到了赦免,黑虎团们连滚带爬,撒丫子就逃命去了,跑得太急,鞋子都飞掉好几只。

    “等一下,还有一件事,需要麻烦你们。”

    林零东冷冷一句,又把八只黑狗团叫了回来。不只是虎爪,连看热闹的群众都搞糊涂了,这个嫉恶如仇的人,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客气了?对待敌人不应该像冬天一样冷酷吗?

    虎爪一手抓着跑飞的鞋,可怜兮兮地等待林零东的吩咐。

    “那个,为了证明你们确实吃了面,想请你们帮个忙,能否把面条抠出来看看……”

    哇……

    整个现场当即就傻眼了,误工费都付了,还要人家把吃下去的面条抠出来,这也太狠了吧?

    不过,用这一招作为证据,也太绝了吧?

    林零东此刻虽然是慈眉善目的,但虎爪他们不敢不从啊,都没敢提半个不字,纷纷把手指头伸进了喉咙中。

    呕……呕……

    现场弥漫着酸溜溜的味道,众人捏着鼻子纷纷别过脸去。

    看着这一地的证据,还有空气中的那种酸爽,林零东这才有点后悔了。

    最后,这86000块钱怎么处理?

    这钱何家父女还是不肯收,林零东抽出一张,支付了面钱。捧着剩余的一大刀来到警车前,全扔到了副驾驶座上。

    副驾驶座上坐在的正是韩志妲,那些钱盖住了韩志妲的小腹。

    “这是黑狗团自愿捐献的,我也没地方放,你代表警方拿着吧,怎么用你自己看着办。”

    车上几个待命的年轻民警眼都直了,还从来没见过这样捐钱的。

    韩志妲大腿一张,全新的百元大钞全掉到了座位底下。

    “来路不明的钱,警方不能收。”

    “是黑狗团自愿捐献做好事的啊,有什么困难群众需要帮扶的,你们正好可以拿去用。”

    林零东摆摆手,扭过屁股就走。

    眼看时间已近下午两点,准备去电视台报到,然后跟那个李欣凌碰下头,告诉她晚上得跟她一块儿回去吃饭。

    但转念一想,李欣凌到底拍了什么东西,让虎爪他们这么大胆,竟敢冲击电视台。林零东好奇心被激起,就很想去看个究竟。

    况且自己新的身份是电视台记者,也总能空着手入职,最好还是带份投名状过去。

    潜入工地搞清楚状况,那就是一份现成的投名状。

    ……

    围墙之内,就是正在赶着施工的白金水岸楼盘,工地上堆着成堆建筑材料,几幢正在建造的大楼被密密麻麻的脚手架和防护网包围着,大型塔吊吊着各类钢材和砖石上上下下,带着安全帽的工人各自忙碌着。

    在一片嘈杂中,林零东摸到一处工棚处,顺了顶黄色安全帽戴在头上。谁也没有怀疑这个头戴安全帽,身穿工字背,脚踏解放鞋的家伙,是一个冒牌货。

    “这桂杭市级别不大,楼盘造得倒是挺大。”

    正当林零东仰头看天际线上的塔吊时,工头腆着肚子过来,语气凶狠。

    “那个人,傻愣着干什么,老子花钱请你是来看风景的?还不给我搬砖去。”

    一队农民工每人挑着一担砖,步履轻松地从林零东身边经过。工头扔过来一根扁担,原本是用来砸这个开小差的民工的,没想到让林零东轻松接住了。

    工头一愣,心想这小子反应倒挺快,还好没砸中,万一再闹出个事故,上头那边也不好交代。

    “别装艺术家了,赶紧给我去挑砖!”

    林零东挑起一副担子,排到了队伍中,跟着走进了楼盘深处。

    拐过两幢楼,刚卸了砖,正准备瞅机会好好打探一下情况,那工头又冒出来了,让这队人去抬预制板。

    一块水泥浇筑的预制板起码得有600多斤,四人一组抬一块,每人承重150多斤,再加上路面坑洼不平,走起路来很是吃力。

    林零东跟一个叫小李的年轻民工负责抬后面,上坡的时候需要承受更多的重量。

    小李年纪二十出头,瘦弱得似根豆芽,根本就不适合做这一行。尤其是上坡的时候,明显整个身体都被压弯了,仿佛随时都会散架。

    林零东看了都替他捏一把汗。

    他们得沿着脚手架搭起来的长桥,将预制板抬到五楼的高度,好不容易坚持到二楼,小李双腿一软,整块预制板的重心都向他压去。

    600多斤的重量要是压在他身上,豆芽绝对会秒变豆腐渣。

    前面两个人也跟着被倒,仰天要摔下来,周围的人发出一阵惊呼,完了,又要出事了。

    眼看着要出事,结果却没出事,那块预制板突然停止了倾斜。万念俱灰的小李只觉得肩膀上毫无重量,以为自己已经灵魂出窍,上天了。

    待睁开眼睛,发现预制板就悬浮在自己的头顶,他看到搭档林零东向他眨眼睛。

    “兄弟,赶紧啊,不要以为自己长得瘦就可以偷懒。”

    林零东一副怪人家出工不出力的态度。

    其实谁也不知道,他一只手托在预制板下面,硬生生吃住了600多斤的重量。

    “我,我没死?”

    小李怯生生地问道。

    “阎罗王今天请假不上班,赶紧走。”

    前面两人已调整姿势,重新吃住了分量,小李感激地多看了几眼林零东,重新用瘦弱的肩膀扛起属于自己的那份重量。

    抬完预制板,小李拿了一个水壶,请林零东喝水。

    “刚才谢谢你,要不是你顶着,估计我这条命今天就交代在这儿了。”

    “记住了,回头要是敢报复,就不是八万六的事情了。”

    虎爪不住地点头,自己加码道:“请大哥放心,如果敢报复,小弟甘愿拿出八十六万,不,八百六十万……”

阅读狂兵大记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洪荒之血海大魔尊都市重生之老子是龙王邪王宠妻要上天玄幻三国之最强帝王[综]审神者画风不对书生撩人(重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