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0 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周蓉也在外混了多年,脑袋也是聪明的,略一想就明白了,“这是暴露了?他知道股份的事儿了?”

    周昌荣就说,“这事儿也瞒不住,刘朝荣那性子,做了对不住蒋家的事儿,肯定会解释的。”

    “他敢!你俩才是原配呢!”老太太顿时就怒了!

    宋雪连忙安抚她,“我知道妈疼我,不过二十多年没怎么一起生活,可不跟二十五年前一样了,得慢慢来,昌荣也不容易呢。”

    老太太疼宋雪,可更疼儿子,听她向着自己儿子,看宋雪的目光就更和蔼了,“我知道,你可比蒋慧茹那恶媳强多了。”

    说完,他就往书房走。

    老太太眼见他没句准话,当即就想再闹,却被宋雪一把抓住了,宋雪看看瞧着她俩的周蓉,笑笑说,“小蓉啊,我陪妈转转消消气,你劝劝你哥吧,他也烦。”

    周蓉这才点点头,也跟着去了书房。

    宋雪笑笑,再劝她,“妈,蒋慧茹和蒋少明的闲话,可少说吧。他们生活了二十多年,总是有感情,小心他不愿意。咱不说好了吗?要把昌荣往这边拉,如今蒋少明往外推他,多好的机会,可要把握住了。再说,一扬也是儿子,昌荣怎么可能不尽心,你越闹他不是越烦吗?”

    老太太皱眉,“那我还得说蒋慧茹他们好话?”

    “那不用,你看我眼色就行。”宋雪笑眯眯道。

    倒是周蓉,敲门进了书房,就瞧见周昌荣坐在桌子上抽烟,她就把门关上了,想了想措辞,问周昌荣,“哥,少明是不是提条件了?”

    这些年在外,周昌荣能商量的也就周蓉一个妹妹,有事并不瞒她,点了点头,“他让我拿东西跟他换一扬。”

    写文不易,此为防盗章, 不得已为之, 谢谢

    他过去先喝了口水,这才说, “少明不肯撤,我再想想办法。”老太太太不理智,他并不愿意让她知道可以交易。

    果不其然, 即便没说蒋少明要什么,他的话一落, 老太太张口就骂道, “兔崽子一个, 良心让狗吃了, 连自己的亲哥都要送进牢里去, 还不肯撤, 呸!我去派出所, 我倒要问问, 谁家亲兄弟拿个东西还判刑的?”

    宋雪倒是还是一脸贤惠的样子,涉及到亲儿子她也没多吭声, 反而劝老太太, “妈你别着急, 少明那孩子可能有点钻牛角尖, 一时接受不了, 想通了就行了。您可别去派出所, 那不是火上浇油吗?再说, 有昌荣呢。”

    这话才听着顺耳,周昌荣绷着脸说,“行了,我知道该怎么办,你俩该忙什么忙什么去!”

    等着她一不见,老太太这才说话,“你不说还不让我说,他是当爸爸的,难不成还管不了儿子!”她又不解恨,骂了一句,“蒋慧茹那个恶媳,教出来的也不什么好东西。”

    “妈呀!”宋雪就拽着她开导,“您是亲妈,您说了他不愿意也不记恨,我跟他又没多少感情,我说的话,他就烦了。”

    周蓉就惊呼一声,“这小子胃口不小啊,5%的股份多少钱。”她惊呼完,就问,“哥你什么打算?你……”周昌荣并没有将这事儿给宋雪和老太太说,她心里有个猜测,“不换吗?”

    怎么换呢?自己在万福工作了将近二十多年,不可能放弃万福珠宝,可如今董事长的职位没有了,蒋少明也不会留他,他只能以万福珠宝股东的身份,留在万福。这些股份虽不是他全部的身家,却是他在万福的立身之本。

    可周一扬也是亲儿子,若是不拿出来就毁了……

    王璨就是个工作狂,一听说他醒了,干脆没等他下楼,直接就上来了,他洗漱,王璨跟在他屁股后面念需要做的事儿。

    虽然蒋少明这个董事长还没上任,但很多地方,他必须要开始着手了。第一项任务就是,他需要填补自己团队内的空缺,是从集团内部抽提拔还是外聘,这需要蒋少明做决定。

    王璨解释说,“两个都有好处,从集团内部提拔,更了解万福,上手快,对你也会更忠诚,但是否能做好,不能百分之百保证。从外面聘请,能保证能力足够,但忠诚度有多少,是否认同万福的品牌文化,需要多久磨合,这都是问题。”

    蒋少明一边听一边洗脸,然后问道,“集团内部你有人选吗”

    王璨做事自然不会有疏漏,点点头就说,“有,一共三个人都很合适,你若是有意,可以抽空见见。”

    他以为蒋少明这是拿定了主意要从集团内部提拔,却没想到,蒋少明突然问了一句不相干的话,“你觉得睿福的人怎么样?”

    王璨就有点当机,好在他反应快,顿时明白了蒋少明的意思,这是问他,睿福的人可以挖来吗?这可是个大难题啊。

    “不太容易。”王璨说的还委婉点,其实应该说很不容易,“睿福的团队都是跟着卓睿这些年打拼出来的,凝聚力很强,而且卓睿那个人,给与了他们足够的空间和权利,连薪资和分红也是业内顶尖。我们就算要挖,也会耗费大量的资源,并不合适。”

    他以为这么讲蒋少明该明白了,却没想到这家伙突然冒出来一句,“不真挖,假挖也成啊。我记得他们总经理叫吴连芳,很有本事,用各种方法,开各种条件,挖他!”

    吴连芳他当然知道,可是卓睿给了这个人百分之一的股份,想挖他蒋少明就付出更多,这太不合算了。他眉头皱了皱,瞧着正往脸上拍面霜的蒋少明,问了句,“您是认真的?”

    “不认真啊!”这臭小子干脆利索的回答,“我一共才36%,怎么可能分给他呢。我还想从别人那里扒拉点来呢!”就听他解释道,“我可听说,吴连芳最近不是因为一个项目跟卓睿有分歧。那混蛋那么骄傲自大的一个人,最不容易相信别人了,我保证,鸡飞狗跳!”

    小混蛋这会儿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卓睿不是往咱们公司放间谍吗?那咱们就给他使个离间计,也让他知道,公司不在掌控中的滋味。成不成的,恶心死他!”

    王璨:……

    虽然蒋少明的动机不纯,不过说真的,事儿做的也不算错,万福和睿福本就是竞争关系,有办法扰乱军心,干嘛不干呢。

    王璨本着殊途同归的想法,忽略了蒋少明对卓睿莫名的关注,在记事本上重重记下了这笔。

    然后,就剩下周一扬的事儿了。他问,“周昌荣有回复了吗?不能一直拖下去。”

    蒋少明就摇摇头,“没有,没有说愿意,也没有说不愿意。”

    王璨只能说,“那等着?还是我催催公安,让他们给周昌荣施加压力?”

    “没那么麻烦,这事儿周昌荣压根没跟他妈和他老婆说。”蒋少明瞧见王璨露出诧异的表情,就解释到,“你想想,老太太是看着周一扬长大的,宋雪是周一扬的亲妈,这两人都把周一扬当作命根子。宋雪会挑拨,老太太喜欢一哭二闹三上吊,他要是说了,这两个女人肯定能逼着他做点决定了。而现在,那么安静,他压根就没说。”

    这分析倒是合理,王璨点点头,“5%的股份,实在是数目太大了,他不愿意吐也正常。那就再等等。”

    “不吐他也得吐!”蒋少明说道这事儿的时候,就发起了狠,“我们家的东西,我必须得要回来。”

    王璨就觉得有点头疼,看着蒋少明那股子要干大事的样儿,“你要干什么?”

    蒋少明回答,“这不用你管,你等着看好戏就行了。”

    不是你们才一家亲吗?看看遇见这种事,还亲的起来吗?

    下午三点,宋雪午睡起来,刚刚坐到客厅里,手机就响了。这是个很陌生的号码,不过是京城本地的,看着也不像是推销,宋雪犹豫了一下,怕是公安局的,还是接了起来。

    结果就听见个并不陌生的声音问她,“宋雪吗?”

    她记性一向很好的,虽然就见了一次,可那个人给她的印象太深了,她至今还记得他站在客厅里对她们嘲讽的模样,第一反应就问,“蒋少明?你打给我干什么?”

    蒋少明也没啰嗦,直接问道,“昨天我就跟周昌荣说了,让他拿我想要的东西来换周一扬,倒现在也没回话。怎么?这个儿子你们不要了?那我就不等了,他关的够久了,程序早该往下走了。”

    宋雪只觉得头嗡的一声,周昌荣骗她?他回来可什么都没说?她的手立刻攥紧了,不过好在理智还在,她连忙说道,“你再等等,我很快回复你,我保证,你再等等!”

    同时,在睿福珠宝。

    卓睿开完会就去了吴连芳的办公室,想跟他商讨点事。结果进去的时候,这家伙去厕所了,他干脆往沙发上一坐,等着他。

    然后就听见叮的一声,吴连芳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个人发了条微信短信给吴连芳,“吴总,机会难得,您可要好好考虑啊。”

    那个头像他是不认识,可那个名字,他太熟悉了。

    王璨,蒋慧茹的心腹,小混蛋的帮手,万福珠宝的新任董事长助理。

    小混蛋这是要挖他的人?胆儿够肥啊!

    倒是刘朝荣挺失望的,他大概是想求个心安,可没想到蒋少明不吃这套,只能遗憾的走了,不过临走前还是叮嘱了蒋少明一句,“小心你爸爸。”

    其实他不说,蒋少明也知道。

    毕竟,宋雪和周一扬的存在,不过是说明周昌荣在婚姻之前有欺骗,大活人他又不能塞回去,所以剩下的都是持续性的欺骗而已。可偷偷买股份,这就问题太大了。

    这说明,他从头至尾就没跟他们母子一条心过,要知道,虽然股份分红都在他妈手中,可周昌荣每年的职务工资和奖金就数百万,足够他所有开销了,他买这个干什么?还有另一点,一年几百万攒不出5%股份的本金,他哪里来的钱?他手中还有多少?

    只是,这些没人给他答案,他暂时也没法追究。毕竟,周昌荣和他妈是夫妻,他如果推说是家庭共同财产,蒋少明也没任何办法。

    不过,没法从这头动周昌荣,蒋少明倒是有别的途径。王姨已经将他屋子里的东西清点完毕,丢的不少,最贵重的是一件清代鹤顶红手串,这东西东南亚热带雨林的盔犀鸟的头胄部分雕刻的,是他姥爷的把玩物,价值大几十万。其他还有一些小东西,杂七杂八加起来也够上百万。蒋少明就直接让王姨报案了。

    警察在家里问询了半天,随后就开始了调查。蒋少明的说辞就是,“家里一个远房亲戚来住,结果走后就少了很多东西,里面有老人的遗物,希望能追查出来。人名啊,叫周一扬,我有联系方式,地址还真不知道。”

    警察办案有自己的节奏,偷盗百万物品绝对是大案,蒋少明无比相信警察叔叔们的效率,也就放手让他们查,就忙自己的去了。

    首先让王璨查周昌荣名下的财产,顺便,要求董事长离任审计要最严格级别的。然后给他妈和姥姥姥爷上了坟,唠叨了最近发生的事儿,最后他就飞回了学校办理了休学。

    他还在国外呢,周一扬已经进局子了,顺便连累的还有卢江——赃物大部分在他那儿。

    卢江的说法是周一扬送给他的,他俩是情侣关系,收东西很正常。周一扬的说法是,他拿的自家东西,并不存在偷。据说警察问报案的蒋少明跟他什么关系,这家伙口口声声说的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我是他亲大哥!周昌荣是我们爸。”

    说这话的时候,蒋少明还在国外呢。警察打电话给他,他的回答是,直接笑了。

    他于是回答,“我再想想其他办法,还没到那步。”

    蒋少明一觉睡醒太阳都已经照屁股了,王璨已经在楼下客厅等着。

阅读不做包子好多年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火影忍者宇智波若梦从捡到黑色手机开始一世楚皇魔王生存指南与师捉妖娱乐之老王日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