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风送来片片落英,粘在华裳乌黑的发丝上,她放缓呼吸,甩了甩手,姿势优美又轻盈。

    “我大发慈悲告诉你,你这种姿势,可是很容易扭伤腰的!”

    “你说什么!”

    华裳懒洋洋地笑了:“我徒手就行了。”

    李梦昙:“徒手?你以为徒手掷箭是那么简单的吗?”

    李梦昙更怒了:“你还真是忠心耿耿,你是不是忘了自己姓李,不是姓华!”

    李娴沉默。

    华裳颠了颠手里的彩箭:“来吧,我先开始?”

    “梦昙,”魏篁将青衣娘子安顿好,回身道:“华将军是在让着你,毕竟华将军出身行伍,她用手,你用弓才显得公平。”

    李梦昙看了一眼手里的弓,哼了一声,将弓扔到一旁。

    “我就不信,凭什么她行,我不行!”

    华裳顺势举起了手中的箭,连自己这副懒洋洋的站姿都没变。

    李梦昙瞪圆眼睛,随即笑了:“不过如此啊,哈,你在军队里也没玩过投壶,不知道这点也不怪你。”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华家一门四侯,皆是冠军侯。

    “为君守国门,为民死沙场”是华家祖训,在华裳的阿爹和两个阿兄相继战死沙场后,冠军侯的爵位也最终落在了当时年仅十六岁的华裳头上。

    华裳翘起嘴角,露出一个似嘲讽的笑容。

    李梦昙一股邪火直蹿天灵盖儿:“怎么?不敢吗?”

    “放肆!”李娴站在华裳的身后,厉声呵斥。

    李梦昙:“来人,将取弓给她。”

    华裳她看了一眼桃花树上的香囊,摇了摇头:“这点距离用什么弓。”

    华裳只是笑了笑。

    此时,开满桃花的树枝突然随风动了动,未绑好的香囊也在枝头晃了晃,绳子一松,径直掉落。

    李梦昙:“掉在地上之前你还没有射箭就算你……”输。

    这殷勤体贴的行动做的如此熟练,也不知道究竟做了多少次。

    李梦昙快要气成河豚了:“你在做什么!弃箭认输了吗?”

    华裳扭头看向她,而后慢悠悠地打了个哈欠。

    “你……”

    魏篁碰了碰李梦昙的胳膊:“你看墙上。”

    “墙上?墙上怎么……”

    转过头的李梦昙猛地睁大眼睛。

    只见,刚刚被华裳信手抛出去的箭竟然将香囊死死地钉在院墙上,桃花树的树身也被破开了一个洞。

    魏篁咬着唇道:“华将军果然是天生神力,居然让箭穿透树身后还能深入院墙中。”

    李梦昙眨了眨干涩的眼睛,这才相信,原来眼前的一切不是梦,原来真有如此勇武之人。

    因为箭速过快,香囊还没来得及爆裂就已然被嵌进院墙,她才没有闻到香味,可笑她还不自量力地嘲讽华裳。

    可怕!太可怕了!

    勇冠三军原来不是谣传吗?

    华裳捻起那把玉弓,垂着眼淡淡道:“《大周六典》规定了军队中弓的规制,分为长弓、角弓、稍弓和格弓,其中长弓最重,用于步兵,拉力为一石二;格弓最轻,拉力不足一石,只能用于仪式,而你这把弓……”

    她轻轻松松就将玉弓拉满:“恐怕连格弓都比不上。”

    她的语气依旧带着一股未睡醒的懒散,没有炫耀,仿佛在说着大家都明白常识:“你知道我用的弓拉力多少吗?”

    李梦昙没有回答。

    华裳似乎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脸上那种欲睡未睡的神情终于消失了,她望向魏篁:“我一直用的弓便是我与你阿兄成亲时,他送我的那把十二石的大黄弩。”

    魏篁手掌握拳。

    华裳却拎着那把玉弓,兴奋道:“那把弓太适合我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这个故事,我曾经用这把弓,在千步之外,一箭射死了突厥那什么王的。”

    魏篁双手紧紧攥在一起,压低声音喝道:“够了。”

    她身体在发颤:“诗会已经结束了,请华将军离开。”

    华裳似乎格外不会看人脸色,她笑嘻嘻地摆了摆手:“好的,你们忙着吧,不用送了。”

    她单手负后,另一只手捏着玉弓不断敲打着自己的后背,慢悠悠离开。

    李娴就像是一道影子,紧紧跟随着她。

    “阿兄……”李梦昙叫住他。

    李娴却像是没听到般,自顾自地跟着华裳离开了。

    愤怒至极的李梦昙一脚踹飞了旁边的桌子。

    “华裳!华裳!他眼里就只有华裳!”

    李梦昙咬着牙道:“人家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我这阿兄倒好,十五岁离家出走,三年过去了,他还是第一次迈进这里!他干脆改姓华得了!”

    魏篁扶住她,温声劝道:“我劝你早点做好准备,除了她主动抛弃,否则,你的阿兄绝不可能主动离开她。这么多年,你还未看明白吗?但凡她看上的男人,就没有一个她弄不到手里的;但凡被她弄到手里的男子,就没有一个不对她死心塌地的。”

    当真是气死人,却又对她毫无办法!

    华裳拎着轻巧的玉弓出门,却在门口被那个青衣娘子堵住了。

    “有事吗?小娘子要好好照顾自己。”她笑道。

    青衣娘子脸色微红,她双手攥着衣袖,低着头怯生生道:“我、我是来感谢将军的救命之恩的。”

    “哦。”

    青衣娘子的脸更红,头更低了:“也是来向将军道歉的,我、我说了些不好的话。”

    华裳抬头望着门楣,笑嘻嘻道:“你说的不是事实吗?”

    果然,她那个时候就在了!

    青衣娘子更羞愧了:“我……”

    “你叫什么名字?”

    ……是要报复吗?

    饶是这样,她也认了。

    “我是尚……尚子兰。”

    “尚娘子。”华裳突然凑近一步,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

    尚子兰猛地一颤:“是。”

    是要揍我了吗?

    她抬起头,双眼紧紧闭着,睫毛不安地抖动。

    耳边却传来一声轻笑:“你闭着眼睛,仰着脸,是在等我来吻你吗?”

    哈?

    尚子兰一惊,忙睁开了眼,却只看到一双距离她越来越近地乌黑瞳仁儿。

    华裳弯下腰,冲着她笑:“我既然救了你,你又是来感谢我,是不是该拿出点表示啊?”

    她的笑容宛若融化的蜜糖,甜的尚子兰头晕目眩。

    尚子兰红着脸从腰上取下一枚玉佩递给华裳:“请将军一定要好好保存。”

    华裳攥住那枚玉佩,笑容加大:“会的,会的,我一定会感恩戴德收下的。”

    尚子兰觉得华将军的话有些奇怪,却也没有细究。

    她揉着衣角,依依不舍地送华裳出门。

    华裳自然而然地伸出食指,微微曲起,刮了刮尚子兰脸上的红晕,笑得阳光灿烂:“尚娘子你生的可真好,美貌的娘子应该有自己的想法,流言风语也不要全信,还有,我并没有生气。”

    她居然一点都不生气,还敦敦告诫她。

    尚子兰呜咽一声,整个人都熟透了。

    “我知道了。”她小声喃喃。

    “希望以后还能与尚娘子再见。”华裳稍稍欠了欠身子,随即转身出门。

    李娴目不斜视地从尚子兰身旁经过,紧跟上华裳。

    “将军,这是你新的报复方式吗?”

    “啊?”华裳一脸“你在说什么傻话”,“我怎么会跟小娘子过不去?”

    李娴叹了口气。

    果然,她那个被满是男人军营荼毒的脑袋是意识不到自己也是个女人了。

    他家的将军总是这么大大咧咧的,真是让人忧心。

    两人一前一后,路过一家当铺,华裳脚尖一转,蹿了进去。

    她将刚刚赢来的玉弓当掉,换了一张银票。

    华裳笑容满面道:“我就知道出来走走,就会有钱财入账。”

    她弹了弹银票,随手往后一甩:“阿娴,接好!”

    就像是做了无数次那样,李娴一伸手抓住了银票。

    华裳迎着春光浅笑:“今日有进项,总算能吃上一口肉了啊。”

    李娴看她如此高兴,嘴角也忍不住扬了扬:“那枚玉佩将军不一同当掉吗?”

    华裳一把搂住自己的胸,像是怕他抢走她藏在胸前的玉佩一样瞪他:“你说的这是什么傻话,漂亮小娘子送的礼物怎么能当呢?”

    她舔了舔唇,甜滋滋道:“我就算是吃糠咽菜,也不能辜负女孩子的一片心意。”

    得,您还真准备往风流郎君方向发展吗?

    李娴胸口顿觉一阵憋闷,可不善言辞的他越到了重要时候,越是一句也说不出来。

    春风拂动,送来丝丝缕缕的胭脂香气。

    华裳踩过石板上的积水,只听耳边传来一声娇呼:“是华将军!”

    紧接着,她就被香风围住了。

    华裳抬头看了一眼四周,原来她随便走走,竟然来了安乐坊,坊中多是卖唱卖笑的女子。

    “华将军可是好久未来了。”

    华裳露出懒洋洋地笑容,毫不避讳道:“最近你们生活的好吗?没有受到欺负吧?”

    花娘捂唇笑:“自从上次华将军打跑了来欺负我们的郎君,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们安乐坊的姐妹是被华将军保护的,哪有敢对我们无礼的。”

    华裳点头:“这就好,有事的话直接来找我便好。”

    花娘媚眼轻抛:“将军放心好了。”

    华裳摸了摸鼻子:“不过,我也不是将军了,你们还是别这样叫我了。”

    “那可不行,在花娘的心里,将军可永远都是将军。”她的手挽住了华裳的胳膊,轻声道:“即便世人都说您不好,在花娘心里您也是第一等的英雄,是花娘永远的将军。”

    “是啊,是啊,在我们心里也是一样的。”围绕在她身边的娘子也不停赞美着。

    华裳被众人簇拥着,怀里也被塞了无数娘子的心意。

    “承受美人恩真是天下第一等风流事。”华裳将东西扔给李娴,左拥右抱着两个娘子,低声道:“有机会我一定会看你们的,你们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花娘柔声道:“朝堂比战场更要无情,将军也要照顾好自己,若是有用得上我们的地方,虽然妾身如蒲柳,也愿肝脑涂以报将军之恩。”

    华裳笑容阳光:“我怎么会让你们为我冒风险呢?我在外面抛头颅,洒热血,不就是为了让你们穿的美美的,吃的好好的吗?放心了,我好得很。”

    李娴揉了揉耳朵,怎听怎么觉得这话不对劲儿。

    花娘依偎在她的怀中,低声道:“将军要小心王太师,花娘听一些客人说他一向不满将军,恐怕这次将军的罢官也有他的手笔在。”

    他当然不会满意她,若是满朝文官之首,风华冠长安的王太师对她这个粗人青睐有加,那才是最大的笑话。

    华裳垂眸,细长的温柔地拂过她的青丝:“美人的叮嘱,华裳一定牢记心头。”

    花娘垂眸一笑,双手抱住了她的腰,更加依恋她了。

    “将军虽是女子,却腰韧腿长,想必在帐内也必然英勇不凡,花娘好希望能伺候将军一次。”

    华裳闻言大笑,她勾了勾花娘的下巴:“我怕花娘你会吃不消啊。”

    “将军……”花娘轻声呢喃。

    跟在他们身后的李娴宛若泥塑人,只迈着双腿死死跟紧华裳,对华裳宛如风流郎君一般的做派一律视而不见。

    不过,将军一向大大咧咧,有些事情将军不记,他却不得不为她记着,比如,今日花娘所说的王太师一事。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就是这种火辣辣厚脸皮的老兵痞风格~

    此章下继续发红包~

    话未说完,华裳便随手一掷。

    她看都没看,就转身想要捡地上的弓,在她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李娴早已经先她一步,将弓捡了起来,恭恭敬敬地递给她。

阅读满城尽是我夫君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短刀十六夜[综]直播之最强通缉犯仙侠之剑君临天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红楼之黛玉养了一只猫逍遥梦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