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萧七:“我为什么要懂?”

    “???”关卿,“爱呢?”

    萧七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有人给她通风报信,她及时跑路了。不过她也没想真正害死你,暂时放她一马。”

    关卿猛地一拍被子:“我差一点就被她摔成肉泥,横尸当场,这还叫没害死我?”

    萧七淡淡地说:“如果她真得想害死你,就不会把你从二楼扔下来了。”

    萧七温柔体贴地说:“你逢年过节烧的纸钱我都给你存着呢,你是买别墅还是买包包,都随你。”

    关卿内心呵呵,他现在不需要包包,只想要一个爱的抱抱!

    他用小被子擦擦莫须有的眼泪:“哥,我前男友死了八百年了,别逗我了。这是哪儿呀,徐蓉蓉呢,我记得我之前不是坠落了吗?”

    “二,二楼?”关卿不可思议地问,“我明明记得当时起码上了四楼啊……”

    虽然后来上上下下,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爬了多少层楼了。

    萧七瞥了眼他:“障眼法而已,其实你一直都在二楼打转。大学校园里人气旺盛,以她那点微弱的灵力糊弄你那么长时间,”他习惯性地摩挲着下巴,“我都不知道是该夸她厉害,还是说你弱鸡……”

    关卿:“……”

    他努力替自己辩解:“我只是一个弱小无助又可怜的普通人而已,”他怅然地说,“你完全无法理解我的孤独,我的寂寞,我孤身一人面对那些厉鬼妖魔时的恐惧。”关卿悲伤哀婉地摇摇头,“你不懂~”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萧七饶有兴味地观察关卿的反应,恶劣地用手指掂了掂他的脸:“亲爱的,久别重逢激动得连话都说不出口了?”

    他一声亲爱的,喊得关卿虎躯一震,他神色复杂地看着判若两人的萧七,突然“嘤”地一声拍开他的手,把脸埋进被子里大哭道:“死鬼!你走了那么多年,怎么才来看人家!人家想死你了!你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

    “……”萧七看看自己手背上鲜明的指印,嘴角微微勾起,语气却分外沉重地说,“我在下面左思右想,实在舍不得你一个人在世上独活,这次回来打算带你一起走。”他亲昵地抚摸关卿暴露出的脆弱颈项,“你不是想死我了吗?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关卿的哭声一顿,哥,你是魔鬼吧哥?!

    关卿从小被子上抬起泪汪汪的眼睛,委婉地说:“分手费我都烧给你好几拨了,再复合不太好吧?”

    转移话题的速度倒快,萧七微微一笑,仍然坐在他床边,悠闲地端起床头柜上的茶盏低头呷了一口,才从容不迫地回答他:“你在我店里,徐蓉蓉跑了。”

    “跑了?”

    萧七冷漠:“没了。”

    “说,说好的前男友呢?

    萧七冷酷:“分手了。”

    关卿干巴巴地问:“干嘛?”

    萧七迫使他抬起头看自己:“我之前说的是真的,你可能一时无法接受也忘记了,但我们确实在一起过。”

    关卿定定地看着他,然后冷不丁一脚踹向他。

    可是萧七的身手太敏捷了,或者说他对关卿的反应早有预料,轻而易举地侧身避开他毫不留情的一脚。在关卿作势再要踹他时,身腰一沉,凭借体重将奋力挣扎的他牢牢压在身/下:“关卿你冷静点!”

    关卿默不作声,涨红了脸和他扭打到一起。

    亏得他睡了这么长时间,肌肉酸软无力,否则萧七一时间还真制不住他。饶是这样,萧七钳住他的手腕压过头顶时,一身工整的西装彻底凌乱不堪,额头满是细汗,他低头看着微微喘息的关卿,总觉得他的神态有些和平时不同,迟疑着问:“关小卿,你……”

    “七爷,关哥醒了吗?粥熬好了,我给端进来给……他?”罗影推门而入,一样看到床上两人的姿势,顿时目瞪口呆,“我日,七爷你快住手!关哥才醒,无力承宠哇!”

    萧七和关卿:“……”

    关卿立即来劲了,一脸屈辱地转过头,眼眶含泪:“你,想做就做吧,反正我也打不过你。我只求你,轻一点。”

    罗影看萧七的眼神顿时和看个牲口一样,满心全是卧槽卧槽:“七、七爷,强取豪夺是不会幸福的。你要得到他的心,不能只得到他的人啊!”

    外边似乎还有人,一口水“噗”地喷了出来。

    萧七一身热汗,一手解下领带,冷眼看着戏精附体的关卿,顺手将领带缠上他的手腕栓好:“你不知道,你关哥就好这一口。”他捏捏关卿的脸颊,“要不然满足不了你,对吧,宝贝儿?

    关卿:卧槽!等,等一下,我要解释一下!

    罗影却已是肃然起敬地看向关卿,小声说:“大嫂好奔放哦~”

    关卿忍无可忍,屈膝顶向萧七胯间:“滚!”

    ┉┉ ∞ ∞┉┉┉┉ ∞ ∞┉┉┉

    半个小时后,关卿病恹恹地坐在张黄花梨木圆桌边慢吞吞地喝粥。

    晚饭是香菇扇贝粥和现蒸的馒头包子,扇贝是新鲜剥出来的,混着切成丝的香菇熬在粥里,鲜香爽口。关卿喝了一碗,意味未尽地才放下碗,罗影立即狗腿地给他又添了一碗:“关哥,你身体才好多吃些,才有体力……”

    他瞄瞄一言不发喝粥的萧七,眼神不言而喻。

    关卿冷静地给自己夹了一个包子

    他对面坐着一男一女,是对兄妹。刚才萧七已经介绍过了,年长沉稳的青年叫沉潜,是萧七店里的得力副手,他身边七八岁大的姑娘叫沉歌,现在在市一小上学。

    说来有意思,这对兄妹是这个店上一任老板的儿女。按照常理,上一任店主去世后就该沉潜接手店子,结果真正的幕后大老板纳音观主空降了萧七过来,直接打破了这家老店近百年的传统。

    至于纳音的用意为何,关卿搞不明白,可能就像之前罗影偷偷说的,有权,任性。

    罗影感慨地说:“纳音观主,一直是一个迷一样的男人呢。”

    关卿也万分向往地附和:“是啊,真遗憾没能亲眼目睹他的风采呢。”

    能驾驭萧七、谢容、秦鉴他们,还能让尺八对他死心塌地,关卿想想就觉得这个纳音观主真他妈牛批。

    罗影沉默了下说:“你还是不要见他,比较好。”

    关卿:“啊?”

    罗影含蓄地说:“纳音观主最出名的不是通灵术,也不是堪舆术,而是毒舌……不管七爷还是谢容姐他们,都被观主骂得狗血淋头过。这还是自家人,去年道门的论道会上,纳音观主寥寥几句话就把青城山常道宫的知观讽刺得心梗,直接120送进医院抢救了。”

    关卿:“……”

    ……

    于情于理,沉潜对萧七应该抱有芥蒂的,毕竟几百年的老店也算是桩不菲的遗产。但出人意料的是沉家兄妹对萧七的表现和罗影没两样,恭敬又服帖。

    饭桌上的氛围很和谐,沉家兄妹安静吃饭,罗影叽叽喳喳,萧七偶尔应上两句。

    至于关卿,他摸摸微微鼓起的胃,舔舔嘴角的米粒,恋恋不舍地看着快见底的粥锅:好吃得快哭了啊,为什么他没有两个胃啊QAQ!

    吃完晚饭罗影手脚麻利地收拾碗筷:“关哥,七爷的手艺不错吧!他好久没下厨了,纳音观主都很喜欢他做的饭呢。”

    关卿表情扭曲了一下,不可置信地瞄了瞄萧七。

    萧七敏锐地捕捉到他的视线看过来。

    关卿立即沉下脸,一派冷漠地跟着罗影帮他洗碗了。

    在他踏进厨房前,萧七主动叫住他:“关卿,你过来。”

    过了两三秒,关卿和才听到一样,慢慢转过身:“有事吗?”

    萧七挑挑眉,态度诚恳地说:“徐蓉蓉的事还有些后续要处理,我认为你有必要参与一下,毕竟你从头到尾都涉及其中。”

    关卿挂着一张冷脸,思考了十来秒,勉为其难地点头同意:“好吧。”

    萧七带着他穿过餐厅,拧开一扇不起眼的门,门后竟然是一段半封闭的走廊。

    走廊两旁是几扇沉重的红木门,有一两扇看上去年代已久,落了层厚厚的灰尘。

    “这儿是库房,”萧七给他指了几扇崭新干净的门,“你无聊可以去玩玩,里面东西还挺有趣的。”

    关卿淡淡地说:“你对我倒是很放心,不怕我顺走什么吗?”

    萧七笑一笑,话中有话:“对你,我一直很放心。”

    关卿板着脸不说话了。

    两人走过长廊,拐了个弯,穿过个圆月门,到了个类似店铺后堂的地方。

    沉潜已经在那等候多时了,见萧七他们来点点头:“七爷,刚刚和谢仪他们通过话了,没有徐蓉蓉的消息。”

    萧七一点意外都没有:“她能从我手边溜走,就说明她背后的人有些能耐,谢仪他们一时半会找不到她并不奇怪。这个城市不大,藏一个半人半鬼的东西不容易,早晚会露出马脚。何况,”他看向关卿,“我总觉得她还会找你。”

    关卿愣了下,叹了口气:“要不是她几次想害死我,我真以为她看上我了。”

    萧七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别想太多,不是每个人都和我眼神一样不好使的。”

    关卿冲他莞尔一笑:“对,你眼瞎。”

    萧七:“……”

    沉潜对他两的互动视若无睹,径自对萧七说:“七爷还有件事,我觉得需要和你说一声。”

    “什么事?”

    “国家那边已经知道纳音观主身亡的消息了,派了专员过来,说是帮我们寻找纳音观主的遗体,顺便稳定道门局势,以免出内/乱。”

    萧七冷笑:“前边的都是虚话,后半句才是重点吧。纳音一死,什么牛鬼神蛇都蹿出来想要分定坤观一杯羹,难为他们等了这么长时间了。也是,”萧七闭上眼,手里的烟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面,“纳音还没死,道门不服他的人已经蠢蠢欲动了。他一死,注定要乱。国家这么时候插手进来招安,是名正言顺。这事不是我一个人能管的,秦鉴他们知道了吗?”

    “秦鉴他们的身份比我们应该更早知道这个消息,”沉潜有条不紊地说,“他们可能和上边来的专员已经接洽上了。”

    “来的是谁?没头没脸的,燕城那边也不好意思派过来吧?”

    关卿听得没头没脑,很自觉地想要规避:“这个,你们定坤观内部机密,我就不方便旁听了吧……”

    “你听着,”萧七手里的烟点向他,“这个马上也和你有关了。”

    关卿摸摸鼻尖,只好留下来继续听。

    沉潜不动声色地看了关卿一样,翻翻资料说:“来的是第四办公室的一个副主任和几个科员,副主任名叫叶璟。”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关小卿:我和你没完我和你说,这章被你糊弄过去了,下章咱们继续算账。

    萧七:好的嘛宝贝儿,你想怎么算就怎么算,最好我们去床上算~

    关小卿:……

    关卿:“呵,男人。”

    萧七嘴角抽抽,微微眯起眼看他:“关小卿。”

阅读我观近期捉鬼驱邪工作发展战略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红捕快被撩日常心脏在跳动[第五人格]猫片博主的吸猫日常全世界都在等我叛变老板与小狼狗都市贵公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