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萧七拧起眉,在他脑门上敲了一下:“发什么呆?”

    关卿不说话,出神地看着操场边缘的篮球架,又看向主教学楼:“这儿我好像来过……”他突然语出惊人,“我在这里上过学。”

    关卿被他说得浑身发毛,不自觉地和他拉远一段距离,嘤嘤嘤地和罗影说:“你大哥好可怕!是不是被鬼附身了???”

    罗影战战兢兢地瞄了一眼,也嘤了起来:“七爷一直都很可怕啊,上次在店里死活要砍价的客户,现在还没出院呢。”

    关卿:“……”

    太可怕了,他拍拍自己的小心脏,对萧七喃喃地说:“你们这是高危职业啊,快赶得上我们刑侦了。”

    萧七笑了一笑:“你说错了,这一行的风险度比你们警察可高多了。”

    这关卿就不服了。

    尼玛,比厉鬼更可怕的是萧七啊!

    ┉┉ ∞ ∞┉┉┉┉ ∞ ∞┉┉┉

    走了两三百米远,萧七他们在一扇破破烂烂的大铁门前站定,铁门上的锁锈迹斑斑,萧七简单粗暴地一踹就开。

    门内是个不大的操场,操场背后就是一栋四五层高的教学楼,老式的木质窗户七七八八碎得差不多了,上下几十个黑漆漆的洞口齐齐看着他们。

    关卿恍惚地看着那栋教学楼,连萧七喊他都没注意到。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关卿反应极快:“我在陶辛家看到的那个女鬼?”

    萧七点头,手里的竹杖再次碰地,袅袅震颤传向四面八方,钢厂死寂得宛如一座庞大的坟墓,没有任何声响回应给他们。

    “我猜错了,”萧七收起竹杖,递给罗影放进一个精致木匣里,朝着前方一栋影影绰绰的建筑走去,“这里不是她的死亡地点,连一丝怨气都没有。但如果这里不是当初她遇害的地方,为什么会给你看到那本高中教材?”他自言自语地说,还分神提醒了下关卿,“小心脚下。”

    关卿刚才所有的注意力被那根竹竿吸引,这回功夫回过神发现他刚才差点失足的地方是一个两三米深的坑。他抓着手电筒朝里照了照,脸色变了一变,坑底全是密密麻麻的钢片,一片片刀刃似的锋芒折射出冰冷的光芒。

    如果他掉了下去,瞬间会被片成人肉刺身。

    他还没出口反驳萧七,萧七不疾不徐地说:“你们缉拿的是活人罪犯,我们抓的每一个都是穷凶极恶的厉鬼。它们在生前一定受到过无法想象的折磨与痛苦,绝大多数都彻底失去了人性。罪犯尚有幡然醒悟,悔过自新的时候,厉鬼则是不见人命不收手。有时候甚至得偿所愿报了仇,可它们已经尝过人血人肉的味道,”萧七的声音在沙沙雨声里渗出一种别样的冷意,“日本北海道的三毛别罴听说过吧,野兽吃过了人肉,其他肉类就难以下咽了。普通的人类在厉鬼眼中,和在野兽眼中是一样的,弱小又肥美的两脚羊,谁不爱呢?”

    萧七脸色淡淡的笑意在手电筒的光线下,显得诡异又阴森。

    萧七神情微妙地看了他一眼:“这不奇怪,那时候N市许多土著居民都是这个钢厂的职工,你爸妈在这上班,你在这上学,很正常。我奇怪的是,你为什么现在才想起来?”

    关卿愣了一下,脸上和脑中空白了几秒,慢慢地有一点小难过:“我出过一次车祸,以前的事记得不大清楚了。”

    罗影“啊”地一声,连忙说:“关哥那你没事吧。”

    萧七闭嘴了。

    罗影短暂地震惊后,语无伦次地说:“壮,壮汉撒娇?”

    关卿也沉默了。

    到了教学楼,萧七如法炮制地踹开大厅的玻璃门,看了一眼一楼的教室,逐层一间间教室向上找去。

    关卿:“你到底找什么,没头没脑的。”

    萧七:“根据我的经验,出现在陶辛家的女鬼应该不是他杀,如果是他杀,不可能到现在才找陶辛索命。一般来说,自杀的人会在她死亡的时候地点徘徊,不断重复死去时的场景。我来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碰到她。现在看来,机会不大,因为这里应该不是她自杀的地点。”

    罗影半途参与到这件事,完全摸不着头脑:“陶辛是谁,女鬼又是谁?”

    关卿好心给他解释:“一个女学生和一个男老师。”

    罗影顿时恍然大悟,骂道:“畜生啊!”

    关卿想了想说:“不一定是你想的那样。”

    萧七别有深意地看他一眼。

    关卿慢慢说:“那个年代出了这样的丑闻,是件很轰动的事,N市不大,一定会流传开,”他说着摇摇头,“我没有关于这件事的任何记忆。而且一个女生轻生,除了这个原因外,还有可能是校园欺凌或者家庭重男轻女等等原因。陶辛也许只是其中一个导/火/索,也许他作为女生的老师对她太严厉,导致她一时想不开都是有可能的。”

    罗影:“关哥,你不是说你出过车祸吗,记不清也正常……”

    关卿叹了口气:“我只是见到她时总觉得她对陶辛的感情……很复杂。”

    至于是什么样感觉,关卿无法描述,只是潜意识里模模糊糊地有这么一种感觉,仔细去想却又像隔了一层白茫茫的雾气。摸不清,探不明。

    罗影深沉地点头:“男人的直觉……”

    关卿:“……”

    萧七找了一圈,最终站在四楼的教室外,举起手电筒朝里照照:“这间就是那本语文书上写的教室,”他问关卿,“有感觉到什么吗?”

    关卿感觉自己好像成了一个人形雷达……

    他看了一眼破败的教室摇头:“什么也没有。”

    “这就对了,好了,可以确定她不是在这里跳楼身亡地。”萧七下结论,“也可以确定,今晚我们白跑了一趟,还搭进去两个伤员。”

    他的脸色不好看,罗影了解的叹了口气:“七爷最讨厌的就是赔本买卖。”

    关卿不解,小声说:“就算抓到那个女鬼,他也没什么收获吧。还是说你们定坤观是按捉鬼业绩,给绩效奖金和年底分成的?”

    “……”罗影说,“大嫂,你可能对我们有什么误解……其实一般情况,七爷是不接这种业务的,从本质上来说,七爷是买卖人。”他说得比较隐晦,“卖古董,文物什么的。”他骄傲地挺挺胸脯,“我们可是正经商人。”

    关卿无情指出:“倒卖文物是犯法的。”

    罗影窒息了一下:“这,这点细节不要在意嘛,大嫂。我是说七爷和你走一趟,虽然我不知道原因,但一定有他的理由。也许有人花重金请他出山的吧,现在观主不在了,定坤观乱得很,七爷算是能说得上话的。有人病急乱投医,也许就求到了他门上。”

    “哦……”关卿受教地点头。

    走在前方的萧七突然顿住脚步:“关小卿。”

    关卿懵懵懂懂伸过脖子,顿时脸上一僵。

    教学楼一楼的台阶上不知何时烧起了一团飘飘摇摇的火光,一个佝偻的背影蹲在旁边。

    “去探探路。”萧七将他向前轻轻一推,在他耳畔低声说,“别害怕,我在你身后。”

    关卿听到他这一句话,怦怦乱跳的心脏莫名平静了下来。虽然他不太情愿,但是不得不承认,萧七确实是一个能给人踏实和安定感的男人。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壮汉关卿,在线撒娇!嘤给你看!

    啊,我不知道这种剧情节奏你们习不习惯,是快还是慢?主要是这个副本里还有主线剧情在里面,不是单纯的打怪副本,让我一时掌握不好节奏。你们觉得呢?要是慢,我接下来就加快节奏啦~

    求,求个营养液?

    萧七淡定地朝教学楼里走去:“你看他全胳膊全腿的,像有事的样子吗。至于脑子嘛,”他斜睨了关卿一眼,凉凉地说,“本来也不好使,撞不撞影响不大。”

    “???”关卿恼羞成怒地一跺脚,嘤地一声,“你好过分哦!怎么能酱紫说人家?!”

阅读我观近期捉鬼驱邪工作发展战略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活在汉魏的泰迪毒妃在上陵王我真的没想撩我的人设不能崩祈唤法师楼长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