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你别老兄弟兄弟的叫,好不好?”被打扰了思绪的关卿不满地看他,“叫得和社会分子似的,我们是警/察,人民卫士!”

    一口一个兄弟的,差点让他条件反射,脱口而出:“是兄弟就要来玩XX蓝月,开局一把刀,装备全靠捡……”

    尺八定定地看向秦鉴,看得秦鉴眉头越皱越深,才移开目光淡淡地说:“我没有报假警,观主是被人谋杀而死的。”

    关卿发现少年的眼睛很大,尤其是一双黑不见光的瞳仁,将眼白挤得所剩无几,充满着一种无机质的冰冷。光是短短一瞬间的对视,看得他后颈嗖嗖地直冒凉气。

    “尺八!观主已经不在了!没人给你撑腰了!”女人忍无可忍地发飙了,“定坤观继续收留你是仁至义尽,你不报恩也别在这个关头忘恩负义,搅浑水行不行?!”她的胸脯剧烈起伏,哭红的眼睛里渗着点点泪花,几近哀求地说,“他的遗体都不见了,我们就不能先找到他的遗体让他入土为安吗?”

    “嗯?”

    “孙队在瞪我们,眼神超凶!”

    “……”

    “不能。”尺八执拗地拒绝了,“就算找回观主的遗体,他死因不明也无法瞑目。何况,”他平板到麻木的脸色露出一丝难过的神情,“是观主自己说他是被害的。”

    这句话一说出口,现场一时寂静得渗人。

    老孙脸上浮现出明显的愠色,显然这一趟极大可能跑了个空,被人当猴耍了。

    庞龙则啧了一声,和关卿小声逼逼:“我看这事不能善了,待会得躲着点老孙,别给他当枪筒出气。”

    他一看关卿竟然在认真思考,顿时懵逼:“不是吧,兄弟,你还把那熊孩子的话当真了?人都挂了,兄弟。”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很浓的香烛味随风飘近,一道瘦弱的身影从掀起的丧幡一角走出来,黑白分明的眼睛慢慢看过每一个人,平静地重申了一遍:“是我。”

    “尺八?”女人的眼神透着冷。

    这也能算个人名?关卿有种奇妙的预感,今晚他的面前要打开许多扇新世界的大门……

    “我瞧这一家子关系不简单。”庞龙拿出高度专业精神来看八卦,极尽严谨地和关卿分析,“你看那美女的眼神,活脱脱是正房看小三,要不是我们在,估计一巴掌扇上去了。听说这葬礼主角都八/九十高龄了……”

    关卿用笔录纸掩住嘴:“庞哥。”

    老孙不露痕迹地警告了他们一眼,问秦鉴:“这又是谁?”

    “是观主唯一的‘徒弟’,从小在观主身边长大,小名叫尺八。”从刚才到现在秦鉴表现得都像一个局外人,顶多给老孙他们担当一个旁白的角色,直到少年的出现,终于让他的神情有了微妙的变化,“尺八,报假警浪费警力资源是要受到治安行政处罚的,知道吗?”

    庞龙沉思了下,从善如流地改口:“那,亲,这样可以嘛亲?满意的话,给个好评哦亲。”

    “……”关卿想问,亲,你这么皮咱们局长知道吗,亲?

    “兄弟,说真的,我们在这是多余的。”庞龙皮不动了,“遗体失踪了,是自然死亡还是被人谋杀全靠着小子一张嘴。啧啧,乱,太乱了。”

    尺八没有任何犹豫地点头。

    “行,小关,来,先给他做个简单的笔录。”老孙把关卿指过去,转身环视秦鉴他们,“至于其他人,死者的亲属都在这了吗?”他看向强行克制情绪的女人,“对了,说到现在,你是死者什么人?”

    “谢仪。”女人冷冷地看了一眼尺八,嗓音沙哑得像擦过玻璃的磨砂纸,“我们观主没有亲人在世,至于我们,”她将帽上的黑纱向下压了压,“我们都是他的手下人而已。”

    ┉┉ ∞ ∞┉┉┉┉ ∞ ∞┉┉┉

    尺八的笔录做得很简单,因为不论关卿翻来覆去怎么盘问,他都只有一句话——“观主是被人害死的”。

    至于什么人害的人,如何害的,清秀瘦弱的少年始终保持沉默,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直直地注视着关卿。

    老孙和庞龙在那边一一询问和死者相关的人员,看那架势,一时半会问不出个所以然。

    他突然发现奇怪的一点,站在丧幡间的许多人影在他没留意到的时候居然只剩下寥寥几个,那么多人,居然悄无声息地都走了?

    “你在看什么?”沉默的尺八突然问。

    关卿说:“看人。”

    “没有人。”尺八睁着黑得过分的眼睛,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关卿沉默了下,说:“我的偶像是马叔叔和恩叔叔。”

    尺八认真问:”马叔叔和恩叔叔是谁?”

    “两个伟大的唯物主义学家!”关卿挺了挺胸膛,感觉自己胸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坚定地说,“我是个无神论者。”

    尺八:“……”

    默然对视了两分钟,关卿说:“你眼睛真大。”

    尺八:“……谢谢。”

    “不是夸你,”关卿幽幽地说,“是你瞪得我发慌。”

    “……”尺八默默垂下长长的睫毛,看着有点小委屈。

    关卿于心不忍,岔开话题:“你是观主的徒弟?”

    “嗯。”

    “你们观主很厉害?”

    “嗯。”

    “多厉害?”

    尺八终于又抬起他小扇子似的浓密睫毛,轻声说:“观主博古通今,知天观命,也能……逆天改命。”

    “牛批牛批!”关卿拊掌惊叹。

    尺八别别扭扭地看他一眼:“你不是无神论者,不信这些吗?”

    关卿:“我意思意附和一下,你不要当真。”

    “……”尺八看上去快哭了。

    “你们相处得不错嘛。”庞龙问到现在的话,问得口干舌燥,趁着老孙不注意,溜达过来喘口气。他瞅瞅尺八,将关卿拉到一边去:“这小子古古怪怪的,你别和他多费口水。按规定,我们和当事人不能接触过密,你注意着点分寸。”

    关卿替自己辩解:“亲,我们就谈论了一下他黝黑明亮的大眼睛,和无脑吹捧了一下他家观主。没有过密的,亲。”

    “……”庞龙牙根痒痒,蒲扇似的两个巴掌蠢蠢欲动地摩擦,“恕老哥眼瞎,之前咋没看出小弟你这张嘴这么欠撕呢。”

    关卿惶恐地捂住自己的嘴,在庞龙撕他之前麻溜地借着倒水的名义,水遁了。

    ……

    大部分涉案人员集中到了老孙那,之前秦鉴报的“遗体失踪”的接警人员也姗姗到了,分区的警员和老孙碰上又是少不了一顿寒暄。

    几拨人凑在一起,给空旷到寂静的场地上勉强添了几分人气。

    絮絮的说话声远远飘来,捧着热水的关卿听得断断续续——

    “纳音观主的遗体是什么时候发现不见的?”陌生的声音应该是刚到的警员。

    “一个半小时前吧,那时我还去给他敛过遗容。”这是谢仪在说话。

    “出席葬礼的人都在这了?有没有可疑的人出入?”

    谢仪停顿了好几秒,说:“没有……”

    关卿支起耳朵费劲地听着,完全没留意到眼前,突然一脚踩进个坑里,手一抖,滚烫的水洒了半边在手背上。疼得他眼眶一酸,生理性的泪水迅速涌了出来,他脑子里不期然地冒出门边挂历上一行鲜红的大字——“忌:出门,破土”。

    今天果然不该出门吗?

    “小伙子,几点了?”

    关卿心一颤,险些把剩下的半杯水洒手上。

    黑色的礼帽不知何时出现在他面前,这一次离得他很近,他能闻到老人身上淡淡的香火味。

    和尺八身上浓郁却清冽的香火气不同,老人身上的香火味不重但隐隐掺着一股臊腥味。这股味道钻进关卿的鼻腔,让他的胃很不舒服,他甩甩手上的水,目无旁人地绕过老人,径自向庞龙他们走去。

    老人“咦”了一声,不依不饶地跟上他:“小伙子几点了?”

    关卿脚步越来越快,没想到老人居然没有落下他半步,依旧死死地黏在他身后,一声接着一声不断地问:“小伙子几点了?”

    那声音越来越近,近到几乎贴在关卿耳边,带着腥味的沉重呼吸拂过他耳边:“小伙子……几点了?现在的年轻人啊,一点礼貌都不懂。”

    关卿后颈的寒毛齐齐竖了起来,整个人和炸了毛的猫一样蹿出三米远:“卧槽!不是您老人家让我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说话的吗!”

    “……”场面一时很尴尬。

    老人杵着弯头拐杖,看了关卿好一会,忽然慢慢地咧开嘴,露出一点也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一口整齐白牙:“哦,是你啊,小伙子。”

    他动了动鼻尖,仿佛在空气嗅到了什么,舔了下唇:“熟悉的味道,虽然没赶上他那一口,但有个差不多的也勉强可以吧。”

    关卿不太愿意去猜想他的那一口是哪一口,委婉地说:“叔,我和你说,人这一生最要不得就是勉强,千万别勉强自己……”

    老人朝他生硬地笑了一笑,慢条斯理地缓缓拿下他的礼帽:“别害怕,我不挑食。”

    卧槽!你这么说我他妈才吓尿了好不好啊啊啊!!

    空气翻滚的骚腥味越来越重,关卿胃里翻江倒海,可是他的双腿却沉重得像灌了水泥,挪动不了分毫。

    黑色的礼帽拿下的那一刻,关卿清楚地看见他原本应该是头发的地方,张开着两排锋利的牙齿,鲜红的长舌湿哒哒地挂在脑袋上……

    关卿死到临头居然福至心灵,爆出一句:“二,二口女?!不,二口男?”

    “……”

    “滚!”令人窒息的空气骤然被一束锋利的光芒破开。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受……嗯,被我写得如脱缰野马,尽情放飞自我了……希望大家喜欢我们勇敢、机智、幽默的关小卿同学!他就是妖魔鬼怪里的一抹阳光!(并不!)

    这章继续撒红包~~

    “尺八,观主是怎么和你说的,”秦鉴冷静得让人不得不另眼相看,在众人看来的胡言乱语他竟然有当真的意思,“如果他是被人害死的,又是谁害死的他?”

    尺八还没开口,一直作壁上观的老孙不得不介入这场荒谬的纷争里:“尺八是吧,你过来。你保证你没撒谎,是吗?”

阅读我观近期捉鬼驱邪工作发展战略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道系少女偶像练习生之偶像的亲妈粉系统她很不讨喜神级编剧金装蟋蟀之强者之路水浒攻心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