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chapter 168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苗寨?!”

    “你们还记得大头蛇所在的那座山叫什么吗?”越溪又问。

    大头蛇:“……”

    白齐星轻咳了一声,当做没看见越溪在玩大头蛇,道:“看来不仅仅是苏雯,还有那次和她一起旅游的人身上也出现了这样的花纹。”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一起去了苗寨旅游,还一起砸死了大头蛇。”韩旭接话道。

    指尖的触感是凹凸不平的,你像是真的在抚摸着一株鲜活的植株, 还有那娇艳的花骨朵,你轻轻抚上去,能感觉到花瓣的娇嫩, 它似乎还在因为你的触摸在微微摇晃着。

    不得不说, 这种感觉, 真的是让人头皮发麻,整个人都觉得瘆得慌。

    白齐星去看了苏雯那些入院的同事,回来神色严肃的道:“他们身上也长了这种诡异的花纹,而且比苏雯的情况还要严重。”

    被越溪玩得头晕眼花的大头蛇:“……”

    它虽然头有点大,可是它不叫大头蛇。

    白齐星思考了一下,看了大头蛇一样,道:“可是大头蛇就在这里,不是它动的手,那会是什么原因?“

    越溪这时开口道:“那个花纹……倒像是中了巫术。那朵花会在她的脸上慢慢的盛开,靠着吸取她身上的精气而活,等花朵全部盛开,那就是她死的时候。”

    “巫术?”

    回头见!  病房里兵荒马乱的, 等苏雯平静下来, 只见她整个人的脸上都被红色的纹路给覆盖住了, 那像是一种藤蔓,尾部在眼角处,是一朵小小的花骨朵,花苞一层一层的拢在一起,看上去极为美丽与真实,这朵花就像是活的一样, 透着几分妖冶。

    “这是什么?”白齐星伸手去摸了一下,然后手像是被火烫到了一样,飞快的收了回来, 目光紧缩道,“活的, 是活的……”

    越溪微微皱眉, 也伸手摸了摸苏雯脸上的花纹。

    那是一种很诡异的触觉!

    这花纹看着明明像是画上去的,苏雯皮肤还是一片光滑,可是你一触摸,就能感觉出其中的不同来。

    苏雯身上已经没有了那种恐怖的蛇麟,可是那些人却没有苏雯那么好运,蛇瘴缠身,蛇麟覆脸,如今又在蛇麟之上添了那艳红色的花纹,已经完全不能用诡异可怕来形容了,完全就是人不人,鬼不鬼了。

    三人坐在沙发上讨论这事,大头蛇爬上茶几,蛇尾巴最末端打了一个结,思考的时候无意识的就把蛇尾巴搭在头上,越溪目不转睛的盯着看了两分钟,还是没忍住,伸手扯住它的尾巴甩了甩。

    “龙隐山。”韩旭看着大头蛇,伸手拨弄了一下它的尾巴,若有所思的道,“俗话说,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这座山叫龙隐山,或许是有人在山上看见了龙,或者说是……蛇。更有可能,这条蛇还帮助过山下的人们,久而久之,苗寨的人都知道,龙隐山上有一条”龙“在庇佑着他们。”

    “可是有一天龙不在了。”白齐星双眼发亮,觉得自己摸清了事情的始末,接过话来继续道,

    “在龙不在的前两天,有一群山外的人来这里旅游,你们说这些苗寨的人会怎么想?”

    苏雯在半夜的时候醒了过来,一醒来她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像是有什么在她的脸皮之下,慢慢的蠕动着。而脸上的触觉,更是清晰得让人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的精神气看起来十分的不好,就像是一朵缺失了水分的花朵,而与之相反的是她脸上的花纹,眼尾的花苞,看起来似乎是比下午的时候要鲜艳地多,花瓣似乎还微微打开了一点。

    看起来下午越溪所说的是真的,这朵花会吸收苏雯的性命来作为养分让它开花,等花开之时,就是她丧命的时候。

    “苏小姐你能仔细跟我们说说那个苗寨是什么样的吗?这事关你的性命。”白齐星表情严肃的道。

    苏雯根本不敢碰自己的脸,那种触感实在是太诡异了,你似乎能感觉得到它在脸上生长。

    露出回忆的表情,她道:“那是个风俗民情都很淳朴的村子,那里的人也很友好,就是有点迷信。他们还信奉山神,村子里还有一个山神庙,那个山神……是一条龙?”

    她有些不确定,因为那个山神庙她并没有去,那天她来大姨妈了,肚子疼痛,便躺在屋里休息,这些事情都是许裳回来跟她说的。

    那时候许裳还表情十分厌恶的道:“我看那哪里是龙,分明就是一条蛇,看起来恶心死了……”

    想到这,苏雯觉得心底有些发凉。

    她看向大头蛇,大概猜到了苗寨的人供奉的山神是谁了,大概就是这条大头蛇了。

    越溪道:“你们杀了他们的山神,他们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他们脸上的花纹,是来自于苗寨的人的报复,他们在给他们的山神报仇。而苏雯他们一行人又怎么会想到,他们不过是去旅游,就给自己带来这样的危险。

    这一切,只能说是咎由自取,可是白齐星又怎么忍心看着这些人就这么死去?

    “你说是吧,越溪?”他问。

    越溪一脸觉得莫名其妙的表情,很诚实的道:“……我又不认识他们,他们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白齐星:“可是你不是帮了苏小姐了吗?”

    越溪理所当然的道:“她在我店里买符了啊,是我的客人,顾客至上你听说过没?其实我的符很有用的,可是竟然没拦住大头蛇,我还一直想不通。现在我倒是明白了,大头蛇身上已经沾染了人世间的烟火,虽然已经死了,它也算是一个小山神了。驱邪符,祛的是邪,又怎么可能对它有什么大作用。”

    白齐星:“……”

    他又看向韩旭,笑道:“韩旭你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虽然这些人有错,可是我们怎么能看着他么就这么死了?”

    韩旭身上功德这么大,一看就是好心肠的人,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韩旭却是微微一笑,漫不经心的道:“我看是没救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老天都要他们死,那就是命。而且,这也不过是一报还一报。”

    他模样生得俊秀,尤其是一双眼,温润无害,似乎带着几分悲天悯人的慈悲来。任何人一看见他,没有任何原因,就会觉得这是一个好人,还是一个心肠很软的好人。

    只是眼前这个好人,说出来的话丝毫没有让人感觉到“慈悲”。

    白齐星:“……”

    苏雯神色有些低落,眼泪汪汪的,看上去马上就要哭出来了。她还这么年轻,她还不想死啊。

    “不管怎么样,这次你们还是帮了我的,谢谢你们。这张卡里是两百万,我早就准备好了,是我给你们的报酬,密码是六个六,少了一点,你们不要介意。”勉强打起精神来,苏雯想起这事来,这张卡早就准备好了的。

    两百万?

    坐在沙发上的越溪耳朵动了动,手指头扒拉算了一下那是几个零,最后得出结论,按她店铺现在的生意,可能卖一辈子符都赚不到这么多钱了,可以够她用好久了。

    白齐星拒绝道:“我们什么都没有帮到你,怎么好意思……”

    一只手从他身后伸过来将卡拿走,越溪面无表情的道:“我会救你的。”

    捏住卡的手,紧紧的。

    韩旭认真道:“其实我觉得,再努力努力,还是能救一下的。”

    白齐星:“……”刚刚你们可不是这么说的!

    峰回路转,苏雯一脸惊喜,道:“真的?如果真的能解决这事,等你们回来我一定给你们包一个大红包。”

    她苏雯啥都缺,就是不缺钱。

    大红包啊!

    越溪眼睛都亮了起来。

    韩旭阻拦道:“您二位放心吧,没事的,我妹妹可是专业的。”

    专业的?

    专业的什么,抓蛇吗?

    “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不管你心里有多大的怨气,趁现在还没有死人,就收手吧,不然你就再也没有回头的路了。”越溪慢条斯理的开口,她没有贸然动手,只是因为在这条巨蛇身上感觉到了巨大的怨气,那股怨气甚至比阴气还要重。

    看来,这条巨蛇和苏雯之间看来有些因果了。

    她看了一眼被巨蛇缠住的苏雯,提醒道:“你再不放开,她就真的要死了。”

    巨蛇高高抬起头,张开血盆大口突然朝着越溪咬来,嘴中森白的毒牙看上去十分恐怖,若是被咬上这么一口,怕是得将身体咬个对穿。

    “……看来是已经没有理智了。”

    越溪叹息,手上黄符激射而出,无数黄符立刻密密麻麻的将巨蛇裹住。

    一张黄符巨蛇倒是能扛得住,可是越溪这像是撒普通纸一样的用法,巨蛇那就没辙了。它几十年没进入凡尘,这些修士都这么暴发户了吗?

    黄符上有驱邪镇压的效果,巨蛇攻击的身子一僵,旋即痛苦的在屋里翻滚了起来,巨大的身体若隐若现,嘶嘶嘶的吐息声在屋里显得十分恐怖。

    圆脸保安看着这一切,喃喃道:“科学主义发展观……”

    去你妹的科学主义,这让我还怎么相信科学?

    巨蛇目若铜铃,嘴中突然射出毒液,越溪身子一扭,毒液落在地上,木质的地板立刻传出腐蚀的声音,地上眨眼间就出现了一个大洞。

    “我擦,楼上的人拆家了?地都破了!”从洞里传来楼下人的谩骂声。

    越溪面无表情的看了地板上的大洞一眼,有些生气——这么大的一个洞,不知道要赔多少钱啊。

    原本还想着采用温和的态度,这下越溪心里有那么一点小气,想着要赔偿的钱,完全不想手下留情了。

    五张黄符激射而出,雷符各落在巨蛇身边,组成了五角星芒阵,只见紫色的五角星芒闪动,下一秒,电光乱闪,雷蛇从半空从天而降,直接轰炸在巨蛇身上,屋里瞬间传来噼里啪啦的雷电爆裂声。

    “……极品雷符?还是最极品的极品雷符。”从外边突然进来一个青年,看着屋里电光闪动的场景,当即就愣了,“五张极品雷符,就这么扔出去了?”

    他心里那叫一个肉痛啊,极品雷符,那可是钱都买不到的好玩意啊,这一扔就扔五张,不知道什么叫做浪费可耻吗?

    就连他,白家最英俊帅气受欢迎的小少爷,也都才三张,完全舍不得用好吧。

    极品雷符之所以是极品雷符,威力不知道要超过普通雷符多少倍,电光闪动,就算是他们这些围观者,都能感受到那种磅礴的力量,让人觉得胆战心惊的,更别说被困在里边的巨蛇了。

    紫光消失,巨蛇庞大的身体轰然倒地,而后在大家眼前,身体慢慢的缩小,眨眼间就只剩下一黑色的皮。

    “……这,这是好了?”圆脸保安一副没回过神的样子,被冲击的三观还没来得及重塑。

    越溪走过去伸手捡起巨蛇留下的黑皮,微微皱眉道:“逃走了。”

    刚才跑进来的青年走过来,看着那黑皮,惊讶道:“这是那阴蛇留下来的蝉蜕,也是它阴魂能现身的最大原因。这么长的蝉蜕,这蛇活了怕是不低于百年。”

    越溪沉默了一会儿道:“这样的小东西,都会带着一点灵性,不知道怎么丢了性命。”

    青年也感叹道:“是啊,这样的蝉蜕,可以做好几件防身衣了。”

    越溪似是才注意到他,看着他微微拧眉:“你是谁?”

    圆脸保安啊了一声,道:“对啊,你是谁啊,你怎么跑到我们小区来的?登记了吗?”

    青年打了个哈哈,道:“我叫白齐星,我们白家走的是观星占卜一道。我这次来,是因为感觉到你们小区阴气太重,寻着阴气找过来的。只是没想到,原来这里已经有同道中人在了。“

    他颇为稀奇的瞅着越溪,道:“不知道道友你是哪家人,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越溪思考了一下,道:“我是越家的。”

    越家?

    白齐星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他们圈子里有哪家是姓越的。就连这位越小姐,他也从来没见过,没听过,如果真是圈子里的,他不可能不知道。

    难道是那些隐世未出的世家?

    白齐星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又想起越溪扔的那几张极品雷符,心里肉痛,忍不住对越溪道:“越小姐,你刚刚用的黄符,是你家长辈所赐吗?你别怪我多嘴……”

    “不是长辈给的,我是自己画的。”

    “……对付一条阴蛇,哪里需要那样的好东西,实在是太浪……等等,你说是你自己画的?”说到一半,白齐星猛的瞪大眼睛,十分震惊的看着越溪。

    越溪点了点头,理所应当的道:“我用的符都是我自己画的。”

    白齐星当即双眼放光的看着她,涎着脸问:“那么,你能不能卖我几张,我有钱的。”

    有钱?

    越溪看着他的表情立刻就严肃了,拿出手机打开淘宝店铺,道:“这是我的淘宝店,你想买就在这下单吧。”

    白齐星看了一眼店铺名字,拿出手机十分熟练的打开淘宝。

    “……这是一水符?极品才三千块?”

    “雷符……我的妈,极品雷符五千?”

    “疾风符两千二……”

    看完店铺里寥寥的商品,白齐星心里有点复杂。

    这个价格,真他妈的便宜。

    那极品雷符,外边可是要卖上百万的,这里竟然只要五千块?逗他的了。

    刷刷刷,白齐星飞快下单,将店里的黄符全部给各买了一份,极品雷符他一共买了两张张。其实他还想多买一点的,只是他怕越溪会因此损耗过度,只好心疼的放弃了。

    下完单,他道:“你这价格定得也太低了,这一水符,有去秽明心的效果,普通的外边要价都是上万块,极品的更是有价无市,你这些价格真的是太低了。”

    太低了?

    越溪眼睛微微瞪大,她还一直觉得自己定得太高了。

    白齐星看她这样子就知道她根本不懂行内价格,更是肯定了心底的猜测,看来还真是哪个隐世家族里的孩子,所以才能这么妖孽。

    “来,你把手机给我,我给你操作……”白齐星拿过越溪的手机,手指啪嗒啪嗒的操作起来。

    这些什么价格,统统都要改,这样低的价格,简直丢了符篆的脸。

    那边韩旭微微眯眼,走过来摸了摸越溪的头,问:“这个人怎么办?叫救护车吗?”

    越溪原本想问他干嘛摸自己的头,听他一问,便将这个问题抛在了脑后,道:“先叫救护车吧。”

    越溪垂眸道:“肯定会觉得是这些人做了什么,更甚,这些苗寨的人和大头蛇之间有什么联系,他们或许已经感觉到了大头蛇出事了,所以才会报复。”

    不过这一切都是他们的猜想,一切还是得等苏雯清醒过来了才知道。

阅读男主他功德无量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九零年代之麻辣军嫂终极僵尸道长星际美食豪门宠婚雪鹰领主书生撩人(重生)男主好感值总是超标[穿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