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5章 谁下的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沿着长廊,走了一会,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里就是……”秦朝南对许狂歌说道。

    这也挺正常的。

    能赤手空拳打下这样一座商业帝国,要说秦朝南什么亏心事都没坐过,底子干干净净的,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

    只是当彻底洗白了之后,这些事情,也就不会有人再去挑明了。

    刚才听姜浮名说,自己将秦木峰给得罪死了,一时半会的,还有些回不过神。

    现在想想,又付之一笑。

    若是这样的人,都能被自己放在心上,那未免也太可笑了。

    否则,那就是引火上身。

    当今这个社会,更多的,是那种明哲保身的人。

    面对秦朝南刚才那一番话,许狂歌不置可否。

    “继续带路吧。”

    秦子墨的房间,就在二楼。

    在灵武世界的时候,许狂歌一开始有胭脂谷庇护,从来都不需要担心有什么仇家敢来寻仇。

    后来,他又变成了那个庇护胭脂谷的人。

    更没有什么仇家了。

    在他看来,那些看自己不爽,或者是被自己看着不顺眼的人,直接杀了便是。

    何必思索那么多。

    “许大师您放心吧,有我在,谁也不敢将你怎么样。”秦朝南笑着说道。

    当秦朝南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许狂歌从他的身上也感受到了一股淡薄杀机。

    许狂歌点了点头。

    随手关上门,他站在门口,打量起来,一个卧室,都有五六十平米,还有独立卫生间,外面还有一个露台,摆放着一张桌子,几张椅子,以及一把遮阳伞。

    在右边的窗台上,养了一些多肉。

    看来秦朝南的这个孙女,还真是个读书人啊!

    原本面积挺大的房间,就是因为放了这两个大书架,显得也不是那么宽敞了。

    目光继续移动着。

    床上,躺着一个女孩,脸色苍白,现在应该还在昏睡中,眉头还在紧皱着。

    许狂歌迈开腿,往前走着。

    女孩闭着眼睛,目光看着很精致,柳眉樱嘴,皮肤白皙,长长的睫毛还在微微颤动着。

    “这个就是我的孙女,秦子墨了。”秦朝南在边上说道。

    许狂歌稍微皱了下眉头。

    哪怕只是站在边上,他都能感觉的到,床上躺着的女孩体内生机正在慢慢流失着。

    如果得不到医治的话,以这样的速度,恐怕也坚持不到一个月了。

    “许大师,你怎么看?”姜浮名小声问道。

    许狂歌左右环顾一圈,拉开了一张白色的椅子,坐在了床上,将女孩的手从被子里抽了出来,捏住。

    “把脉?”姜浮名好奇问道,“你还会歧黄之术啊?”

    “略懂一二罢了。”许狂歌说道。

    说医术,他还真不是很擅长,可一个活了几百年的人,也会无聊的,闲着没事干的事情,就会想着东学一些西学一些。之前在济世堂展露出来的药理知识,也是那个时候一并学的。

    初识脉象,稍显凌乱,不过片刻,却又安定下来。

    许狂歌伸出手,又将女孩的眼皮轻轻撑开,白眼处布满细长血丝,那些血丝犹如寄生虫一般还在慢慢移动着。

    这时候,许狂歌转过脸看着姜浮名,说道:“你猜对了。”

    “啊?”姜浮名一愣。

    许狂歌笑着说道:“你之前不是和我说,这个姑娘是被人下蛊了吗?”

    “是……”姜浮名猛然明白过来,有些吃惊说道,“真的是这样?”

    毕竟之前和许狂歌说的时候,其实也只是他的推断,不敢盖棺定论,

    现在听许狂歌这么一说,他就明白了。

    许狂歌是证实了自己之前的推断。

    站在许狂歌身后的秦朝南脸色非常难看。

    眼神中还在闪烁着杀机。

    还在他也是个足够冷静的人,立刻问了最关键的问题。

    “许大师,那你有办法吗?”

    “有。”许狂歌看了眼秦朝南,说道,“不过,需要不少药材。”

    “没问题,只要是地球上有的药材,我都会给你找来!”秦朝南自信满满说道,秦家确实有这个财力,他这么说,其实是想要彰显一下自己的底气,然而他这一番话到了许狂歌的耳朵里听着,却显得有些无力。

    “不够。”许狂歌说道。

    “……”秦朝南一愣,问道,“这还不够?”

    “不够。”许狂歌说道,“最重要的连珠草,地球上也没有,或者说,是现在没有。”

    “没有……”秦朝南很想吐槽。

    既然没有,你是怎么知道的?

    之所以知道没有,是因为许狂歌也需要连珠草来炼体,之前他也询问过刘醒,刘醒压根就没听过,所以才能推断出没有。

    看秦朝南满脸郁闷的表情,姜浮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于是将他悄悄拉到一边,小声将之前许狂歌在济世堂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在听完了姜浮名的叙述后,秦朝南也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他看着许狂歌,说道:“也就是说,您需要的药材,是已经灭绝了的?”

    许狂歌点了点头。

    “……”秦朝南脸上的表情已经有些难看了。

    他看着躺在床上的孙女,眼神中流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不过,虽然找不到连珠草,但是普通的药材也都可以代替,只是,做不到治标,只能先控制她体内的蛊毒,等到以后,会有办法。”许狂歌说道。

    秦朝南又转悲为喜,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真的可以?”

    许狂歌点头。

    “只能保护她的命,而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复发。”许狂歌说道,“给我一段时间的话,也许有别的办法了。”

    他所说的“别的办法”,就是用灵气强行将蛊虫被逼出来,可他现在的修为,显然是做不到的。

    “许大师,大恩不言谢,拜托你了!”秦朝南深深给许狂歌鞠了个躬。

    许狂歌看了眼姜浮名,说道:“需要刘醒出力再出血了。”

    “他不会有意见的。”秦朝南抢先说道。

    许狂歌不置可否。

    接下来,秦朝南打通了刘醒的电话,又将手机递给了许狂歌,许狂歌说出所需要的药材和药罐,就挂了电话。

    他闭上眼睛,忽然说:“秦老爷子,你有没有想过,是谁下的蛊?”

    “……”秦朝南没有说话,嘴角的肌肉在颤动着。

    真正让许狂歌感到诧异的是,在这间卧室里,竟然拜访了两个摆满书籍的大书柜。

    原本他以为,这些书只是装面子的,可当他随手抽出一本,都发现被翻看过,还有一些注解后,才改变了之前的看法。

阅读绝品剑仙在都市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十亿遗产[偶像练习生]Maniac-depressive这个反派萌吐奶[快穿]大唐之最强李元芳昧尸之谜浪寂天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