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你是我见过哭得最厉害的哥儿,声音也是最大的。”

    完了。

    蓝豆米哭的时候并不像那些姑娘和哥儿一样小声小声的、抽抽噎噎的哭着,若是要形容他是怎么哭的话,就好像一个被夺了糖的孩子,站在大路上嚎啕大哭,脸上除了眼泪,差点连鼻涕都出来了。

    红卿瑞很久没有见过这么豪迈的哭法了,他感到无措的同时,也仿佛看到了以前那个白白胖胖的奶娃娃,在自己面前如此哭着。

    莫名的,红卿瑞的心疼越发大了,他叹息一声,从怀里掏出一张黑色的手帕,然后细心的为眼前人擦拭着眼泪。

    想抬起手会对方擦掉眼泪吧,又想起两人的身份;想开口安慰吧,又想起是自己的话让对方哭的,这一时之间居然让淡然不已的他慌了神。

    蓝豆米见此哭得更厉害了。

    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是为了让对方心疼,而现在他就是真的为自己感到委屈了。

    慢慢的,蓝豆米停下了哭声,红着一双眼睛看着为他擦眼泪的人。

    因为刚刚哭过,所以的他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我哭的样子是不是很难看?”

    红卿瑞手一顿,随后仔细的看了看面前的人,最后在蓝豆米悲愤的眼神中点了点头。

    “是挺难看的。”

    说完好像觉得不够似的,又加了一句。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吓到了?还是之前就睡不着觉?”

    红卿瑞皱起眉头,问道。

    蓝豆米闻言嘴角抽了抽,他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可怜一点,“就在刚刚听到你说的话后,我就觉得我今天晚上睡不着了,你想想,那可是采花贼呀!要是被我碰上了......瑞哥....”

    说到最后蓝豆米应声落下了两颗金豆豆。

    这是红卿瑞在两人长大后第一次看见蓝豆米哭,他心里有些慌,更多的是一种无措感。

    他从小到大一直都念着眼前的这个人,长大后甚至不顾家人的反对,独自一人上到县城来找对方,为了接近面前这个汉子,他吃过苦,受过累,这些都不算什么。

    可是他就怕他做的这些都是无用功,他怕眼前的这个人娶了其他的人,一想到那个场面,蓝豆米就哭得不行。

    蓝豆米的脑子里只有这两个字。

    他辛辛苦苦经营了这么几个月的美好形象,就这么一哭,给哭完了!

    这样想着,他又想哭了。

    红卿瑞却不以为自己刚刚说的话见效了,于是他想了想后又道,“整个县城都没有哭得比你厉害的。”

    蓝豆米连眼泪都没有了,他感到很绝望。

    就当他以一脸生无所恋的表情与红卿瑞对视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几声轻笑。

    两人纷纷转过头,却被聚在一起站在他们面前的人吓了一大跳。

    不管是赵厨子还是王厨子,又或者是柳师爷和王仵作以及其他几个捕快都在这。

    那发出笑声的正是柳师爷。

    “你们怎么在这?”

    很绝望的蓝豆米木这一张脸问道。

    他现在连讨好这些人的精神都没有了。

    红卿瑞也有些尴尬,以他的武艺身边突然来了这么多人,他应该是知道的,可他刚刚一心想着如何安抚蓝豆米,一时之间还真没有发现。

    幸好这些不是敌人......

    柳师爷抿了抿嘴,让周围的其他人都离开了,他走到两人面前,“你们刚刚说的话我们都听见了,就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哭成这样?”

    蓝豆米有些气,“小事儿?那是小事儿吗?那可是采花贼!我身为一个未婚、清朗俊秀、聪明能干、身体倍棒的哥儿难道不应该害怕吗?”

    柳师爷越听脸上的笑意便越深,他举起双手,连连告饶:“该害怕该害怕,说起来,你一个年轻哥儿住在衙门确实危险。”

    蓝豆米一愣,“嘎?”

    “噗嗤!”

    柳师爷再也忍不住的又笑了。

    一不小心就发出鸭子声的蓝豆米:......

    完了......

    “柳师爷。”

    红卿瑞见蓝豆米双眼无神,立马打住笑得不行的柳师爷。

    “抱歉抱歉,”柳师爷直起身不是很有诚意的道歉着。

    “为何说住在衙门会不安全?”

    红卿瑞问道。

    柳师爷笑看了红卿瑞一眼,一旁的蓝豆米听到这话也打起了精神。

    “你这是关心则乱,”柳师爷意有所指的看了眼蓝豆米,“在采花贼没有被抓住前,谁能知道他的真正身份?他可以藏身在任何地方,也可以是任何一个人,可以是我,也可以是王仵作,豆米若是住在衙门,倒是便宜了有可能身份的人。”

    红卿瑞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而一旁的蓝豆米也瞪大了双眼。

    “不会吧?怎么会是衙门里的人呢?”

    柳师爷笑了笑,“我只是说可能是衙门的人,没有一个人能保证他永远不犯罪,有些人白日里慈眉善眼,是人人称赞的大善人,可到了夜晚却是人人叫诛的恶鬼。”

    蓝豆米听完这话,只觉得全身发冷,他不由自主的往红卿瑞那边移了两步,像是寻求什么庇护。

    柳师爷见此微微一笑,“你就不怕那个采花贼就是你身边的这人?”

    蓝豆米哪里能听到怀疑红卿瑞的话,他蹭的跳上前,双手叉腰,很是正气道,“我瑞哥才不会是那种小人!”

    柳师爷看了一眼红卿瑞,饶有兴趣的追问道,“此话何解?”

    蓝豆米底气十足,腰板直得不行,“那李家姑娘长得还没我好看呢!比我矮不说走路还有些内八字!瑞哥连我都看不上,怎么会看上她!就算是要采也是先采我,怎么也轮不到她呀!”

    红卿瑞:.......

    柳师爷:“.......此言......好像有些道理......”

    “那是!”

    蓝豆米正经的点头道。

    红卿瑞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伸出手将蓝豆米拉到自己的身侧,然后对柳师爷抱拳道,“多谢柳师爷指点。”

    “这谈不上什么指点,”柳师爷摇了摇头,“我还有事儿要去找顾大人,红捕快?”

    “我也要去找顾大人,豆子你先回灶房,我待会儿过来接你。”

    蓝豆米茫然的看着红卿瑞,“接我去哪儿?”

    “去安全的地方。”

    说完红卿瑞便与柳师爷一前一后的往正院走去。

    留在原地的蓝豆米突然双颊爆红,整个人上窜下跳的好几下。

    嘴里还小声尖叫着。

    “我要去瑞哥家里住了!!!哈哈哈哈哈!!嗷嗷嗷哦啊哦啊!!”

    尚未走远,而且耳力十足的红卿瑞:........

    豆子最近的行为是越发的古怪了。

    某人如此想到。

    “李家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唯一的突破口便是李姑娘,可李姑娘的状态.....”

    红卿瑞不必说明,顾长文也是明白的。

    他站起身,想了想后吩咐道,“自今日起,进出城门的人全部得搜查,另,城里的巡夜增加两成兵力!”

    “是。”

    红卿瑞领命。

    入夜后赵方俊带着人在李家潜伏着,钱和与其他几名捕快则是埋伏在城中有些姿色的哥儿与姑娘家附近。

    而蓝豆米正高高兴兴的跟着背着属于他小包袱的红卿瑞走着。

    “瑞哥,今夜你不巡夜吗?”

    红卿瑞点头,“要的。”

    “啊?”

    蓝豆米一愣,红卿瑞要巡夜那家里不是只有他一人吗?

    红卿瑞回过头看着蓝豆米,顿了一下,然后道,“你去一个地方,只要你别出屋子乱走就不会有事儿的。”

    蓝豆米激昂了一整天的心咔嚓一下坠落于深渊,“去哪儿?”

    看着走起路来都开始摇晃的蓝豆米,红卿瑞停下脚步在蓝豆米的身前弯下腰,“我背你走。”

    刚刚还在辈分自己何时才能吃到天鹅肉的蓝豆米:........

    “我、我自己走就好。”

    克制住自己的双脚与舌头,蓝豆米一脸痛苦道。

    红卿瑞见此更担心了,“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不、不是。”

    他没有不舒服,他只是痛恨自己的体重,不想被某人发现。

    红卿瑞劝说了好几次,蓝豆米也不愿意上去,最后居然自己往前走了。

    比起刚刚摇摇晃晃的步子,此时的蓝豆米可以说是走得很端正了,就是有点急切,好似走慢了就会后悔一般。

    孙夫郎刚把院子里的衣服收进屋里,就听见院门被敲响了。

    “卿瑞?”

    “孙么,”红卿瑞看着开门的孙夫郎,有些郑重的弯腰抱拳,“这是我一个小弟哥儿,原本是孤身住在衙门的,这几日城中不太平,所以.....”

    “我明白了,”孙夫郎一脸无奈的扶起红卿瑞,“你这孩子,还和我这么客气?这位哥儿如何称呼?”

    蓝豆米一听红卿瑞的称呼便知道眼前这夫郎是谁了,他红着两颊,大大方方跟着称呼道:“孙么,我叫蓝豆米。”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嘿,本文可能明天可能后天v,哈哈哈哈哈

    红卿瑞见此连忙道,“你看你多能干,连哭都是哭得最厉害的!”

    蓝豆米瘪着嘴含着眼泪:.......这不是什么骄傲的事儿....

阅读红捕快被撩日常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飞升之前[偶像练习生]PSYCHO影帝是御前带爪侍卫最强魔法使神话穿梭操控都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