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蓝豆米双眼一亮,手忙脚乱的穿上外衣,可一想到外面的人是谁后,他又把外衣脱了,穿着里衣不说还故意将衣领使劲儿的拉了拉,最后他拍了拍脸屁颠颠的跑去开了门。

    “瑞哥!咿,这是做什么?”

    说着便跑开了。

    而红卿瑞突然拍了拍赵方俊的肩,“我去一趟偏衙,你再四处转转。”

    偏衙?

    红卿瑞点头,还没走远又遇见开门而出的柳师爷。

    “两位巡夜呢,这南方还真热。”

    柳师爷一手拿着纸扇不断的扇着,一手使劲儿的擦着额角冒出来的汗水。

    赵方俊满眼暧昧的看了对方一眼,偏偏红卿瑞走得急,没瞅见。

    蓝豆米正在屋子里“杀”蚊子呢,白日里他忘了关窗户,晚上尽是蚊虫,弄得他怎么也睡不好。

    咚咚咚。

    突然的敲门声让蓝豆米一愣,他走出房门,瞅着外面的大门提高声音:“谁呀”

    红卿瑞抿了抿嘴,“是我。”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转眼便是盛夏,天气是越发的热了。

    红卿瑞今儿守夜,弄得同行的赵方俊不敢打一点哈欠。

    王仵作热得睡不着,跑到前院吹凉风。

    见到红卿瑞与赵方俊后,他有气无力的抬了抬手以示招呼。

    赵方俊见此抿嘴一乐,“这王仵作是北方人,也难为他了。”

    赵方俊看着都觉得自己热了,“这安和县算好的了,你若是晚上实在热,就提四桶井水放在屋里,这样会爽快些。”

    柳师爷双眼一亮,“我试试!”

    蓝豆米懵逼的看着门外的四个水桶。

    红卿瑞扫了一眼蓝豆米后立马将视线移开了,他目不斜视的一手提着一桶,示意蓝豆米让出位置,然后将水桶提到蓝豆米的房门前。

    “把这些凉水放进房里不会那么热,老赵说的。”

    “好好歇息,我巡夜去了。”

    红卿瑞对着蓝豆米点了点头,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蓝豆米低头摸了摸自己衣领,又看着自己切伤的手指头:唉,什么时候才能吃上天鹅肉哟。

    出了偏衙的红卿瑞并不是蓝豆米所想的那样淡然,他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抬头看着星空,不想看着看着那星星点点的便形成了小豆子的模样。

    红卿瑞拧起眉头,急忙收回视线继续巡夜了。

    他怎么能生出这种心思,豆子将自己当哥哥般亲近,他可不能如此龌龊!

    翌日,蓝豆米出去买菜,迎面便碰上了钱家哥儿。

    钱哥儿与蓝豆米年龄差不多,由于自小便是钱家的宝贝疙瘩,所以很少干粗活儿,养得白白嫩嫩的,看得蓝豆米牙痒痒。

    钱哥儿也没想到会碰见蓝豆米,他扫了一眼蓝豆米,有些挑衅的直了直腰板,蓝豆米每每看见什么好菜,他啥也不说直接便掏钱买下了,当然这菜是装进自己兜里了。

    蓝豆米见此眯了眯眼。

    他故意将手里的青菜放下,提高嗓门道:“这清粥小菜都吃腻了,我还是不和某些人争。”

    说完,他便往肉铺方向走。

    钱哥儿冷哼一声,有些费力的提着一箩筐菜紧追上蓝豆米。

    蓝豆米故意走进了一家卖得比较贵肉摊前。

    “大叔,你这猪蹄怎么卖的?”

    啪!

    钱哥儿用力的将银子放在案板上,盯着蓝豆米一字一句道:“大叔,你家所有的猪蹄我都要了!”

    蓝豆米磨了磨牙,“这五花肉.....”

    “我也要了!”

    “这猪头....”

    “给我包起来!”

    啧啧,看不出来还真些家底儿。

    蓝豆米看着面前得意洋洋的钱哥儿,突然一手拍在案板上,大声道:“大叔,你这摊子上的肉....”

    “我都要了!”

    钱哥儿赶忙截住蓝豆米的话,大吼道。

    一时间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

    那卖肉的大叔更是激动的热泪盈眶。

    蓝豆米双手抱拳,“佩服佩服。”

    钱哥儿得意的双手环胸,“哪里哪里。”

    “那您慢慢扛肉回家去吧,我不买了。”

    说完,蓝豆米便笑眯眯的离开了。

    钱哥儿提着篮子就想追上去,不想被卖肉的夫郎一把拉住,“哟,这肉都给您装好了,一共二两银子。”

    钱哥儿青着一张脸:......

    “跟我斗,嫩了!”

    蓝豆米犹如战胜的小公鸡一般昂首挺胸大步向前走。

    买完菜回到衙门时,赵厨子一脸紧张的将蓝豆米叫了过去。

    “赵叔怎么了”

    赵厨子担忧的看了几眼蓝豆米,“刚刚衙门接到一案子,咱们县上出现采花贼了!豆米啊,以后你别出门买菜了,让小邓去,就待在衙门。”

    正在择菜的王厨子也把凳子移了过来,“就是,听叔们的话,别乱出去。”

    蓝豆米眨了眨眼,“怎么回事儿?哪家的姑娘和哥儿被?”

    赵厨子叹了口气,“县上卖胭脂的李家.....”

    李富贵是家里的独生子,年轻的时候被李大爹逼着考功名,偏偏他不是那个料,考了好几次,连秀才都没考上,正心灰意冷的时候,李富贵大着胆子说要做生意,李大爹胡乱的应下,不想李富贵还真是经商的料。

    这么多年下来安和县最受哥儿姑娘喜欢的铺子便是这李富贵的李家胭脂坊。

    李富贵有了钱,续香火的事儿自然不难了,几年下来除了正妻外,便是一个夫郎一个侍妾,不过这正妻倒是个有手段的,硬是自己先生了一个小汉子后,才让侍妾生出一个女儿,小夫郎生了一个小哥儿。

    十几年过去了,李家的几个孩子也长大了。

    李夫人所出的小汉子聪明能干,深得一家老小的喜爱,如今正跟着李富贵做生意,而那侍妾的女儿李芳怜以及那小哥儿□□在李家的地位就不是很好了。

    而此次的受害者正是李芳怜。

    李家。

    红卿瑞对面坐着一对中年夫妇,一个是留着八字胡的李富贵,另一个便是李夫人,而站在李夫人身后眼眶发红的妇人便是李芳怜的娘亲,李姨娘。

    而跪在他们面前的是两个丫鬟。

    “昨儿夜里,奴婢起夜发现姑娘的房里传来衣服的撕裂声,奴婢深觉不对,便去敲了房门,里面一阵混乱声后,便是姑娘的哭泣声,奴婢一着急推门而入,却只看见姑娘在床上掩面哭泣,而那窗户却大开着。”

    另一个脸稍微有些麻子的丫鬟接着道,“奴婢也是听见声音便跑过来,正好瞧见那人爬墙而去。”

    此时的赵方俊也从外回来了,“那墙出去便是一道小巷,巷子出去是东大街,除了墙上有些印子外,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李富贵叹了口气,他起身对红卿瑞两人拱了拱手,“这事儿....”

    “李姑娘情绪如何?”

    红卿瑞问道。

    李富贵看向李夫人,李夫人嘴角含笑,眼角却往李姨娘身上扫了一眼,李姨娘跪在地上,“姑娘一直关着房门不见人,妾身去了几次怎么劝也劝不住。”

    李富贵双眼一瞪,“那就再去劝!”

    李姨娘赶忙起身,下去了。

    “让两位看笑话了,”李富贵眼底发黑,自打昨夜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后,他便没歇息过。

    红卿瑞摇头,他扫了一眼垂头喝茶的李夫人,家中出了事儿,即便不是自己所生,也不能这么淡然吧?

    “昨儿的事儿是怎么传出去的?”

    李富贵的脸色更难看了。

    其实李芳怜这事儿出了后,李富贵便让下人紧闭着嘴,别出去胡说八道,更没想报官,毕竟是自己的女儿,这坏了名声找不到好婆家不说,就是李家的子孙也会受到牵扯。

    可老天弄人,天没亮多久下人就来报,说在外听见好几个婆子说起李家姑娘失了身的事儿,这可把李富贵气狠了,事到如今还不如找出那畜生,于是便让下人去报了官。

    红卿瑞本想见见李家姑娘,可转眼一想还是算了。

    出了这事儿,还是等几天再来打扰的好。

    出了李家后,赵方俊连忙道,“红哥,我回家一趟成吗?就回去报个信儿,报完就回衙门。”

    “报信?”

    赵方俊连忙点头,“我还有两个弟哥儿呢,都刚刚定亲,我得回去叮嘱几句。”

    红卿瑞立马想到了蓝豆米,他应了赵方俊的话,随后回到了衙门将蓝豆米叫出来。

    “以后别一人出衙门,门窗上都系上铃铛,一有什么动静便出声。”

    蓝豆米点头,脸上带着惊慌,很是不安,“瑞哥,我还是害怕。”

    红卿瑞听见对方带着无措的声音后眉头立马皱了起来。

    蓝豆米见此,抽着鼻子双眼泪汪汪的看着红卿瑞,“我、我都不敢睡觉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蓝豆米(泪汪汪):我怕

    红卿瑞想了想,从外面牵了一条狗给他,“带回去吧,能咬人。”

    蓝豆米:.......

    蓝豆米克制不住自己的嘴角,越扬越大,还没等他窃喜呢,就听见红卿瑞说:“要是真有用,等你的手好了后就去旁边多提一些。”

    “......哦。”

阅读红捕快被撩日常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万界元圣传兵王归来当男神这个反派萌吐奶[快穿]反派要做女装巨巨[穿书]超神学院之我是恶魔哭泣的女人谋杀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