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5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在他面前已经很久不再这么笑了,露齿笑嘻嘻的样子,他还有印象的上一次,大概都是他送她去大学报到的那天了。没想到一转眼间,她大学竟然也念了一大半了。

    陈渠川突然起身,从上往下看她,“那走着瞧就是。”

    程念冲他笑笑,“没有啊,不痛快不都是你自个儿上门来找的。”

    陈渠川哑然失笑,登了OA看今天的日程,最后也没像往常那样还嘴。好像从那晚向她道完歉后,心里那股一直憋着的气不知怎么就突然泄了,现在再见着她,似乎也没那么想找她难堪了。

    他眼睛落在显示屏上,并没有看她,“说说,最后为什么选这儿?”

    程念站起身来,转过头去看他,“小川哥平时都这么早?”

    “嗯。”陈渠川往自己办公室走,“过来。”

    程念把电脑阖上,抱着电脑跟着他走,他办公室不大,白灰色打底,办公桌上放一小株绿植,没什么其他修饰物,看着有些单调。陈渠川替她接了杯水,“我还以为你不会来。”

    程念抿了抿唇,“我觉得比较适合我的只有V.M.和这儿,但咨询可能不是我长期方向吧,虽然平台确实能镀金。来这种初创公司,实打实地学点东西也挺好的。”

    陈渠川:“……你不用非一句话就得强调一遍我这儿小,我知道我这儿庙小,但我这儿大佛不少。”

    她突然冲他一笑,露了几颗牙,“我知道啊,才一年多就拿到A轮融资了嘛,哪天要是上市了,小川哥要不分我点股份?”

    陈渠川正在敲字的手指停下了,抬头看她,“程念,你果然挺有意思的啊,一个小实习生问我要股份?”

    程念耸耸肩,“能不能上市还另说呢。”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程念盯手机盯了一路,到下车时陈渠川也没回她消息。

    她没忍住笑了笑,该幼稚的时候这人还是一次不落,大概还是在报她上次不回他消息的仇。

    冲着他那句“闹钟太晚”,她特地把闹钟调到了六点前,第二天一早踩着八点就到了公司。

    保洁阿姨已经做过清洁走了,办公室里空荡荡的。她还没有自己的办公位,只好在办公区瞎溜达了一下,随后到讨论区开了笔记本,继续看昨晚没看完的资料。

    有脚步声从背后传来,程念还没来得及转身,那道脚步声已经到了背后,“来这么早?”

    程念盯着那株绿植看了半天,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不敢拂您的意。”

    陈渠川开了机,抬眼看了她一眼,“程念,你就非得找我不痛快是吧?”

    程念“嘁”了声,知道这人又要开始抬杠了,听见外边陆陆续续地有人来了,赶紧冲陈渠川挥挥手,“小川哥我先出去了。”

    陈渠川递给她一摞资料,“迟雁带你,你直系学姐,能力强但脾气也不大好,想学真本事就自己把握。”

    程念接过来,点点头,刚走到门口,又听到他说:“赶正常上班时间就可以,小公司穷,没加班费。”

    程念还没接话,就听到她继续说:“明早开会得用这组数据。”

    程念:“……好的,今晚会发给您。”

    迟雁又看了她一眼,“别这么客气,叫我雁姐就行,太客套就像外人了。”

    程念点点头,“雁姐慢走,我一会儿发你邮箱。”

    办公室人陆陆续续走完了,她环视了一周,去接水的时候顺便把另外没人的半边的灯关上了,回办公桌前继续和她那堆乱七八糟的数据大眼瞪小眼。

    陈渠川什么时候到她身后的她也没注意,她只是坐累了的时候,微微坐直了身子,突然就感觉到身后有人,她刚想回头,就听到陈渠川问:“没戴眼镜?”

    程念放在键盘上的手指突然就顿住了,然后转头看他,陈渠川声音没什么起伏,“臭美就戴隐形,你自个儿看看你这分辨率。”

    程念盯了眼显示屏上的老年人超大号字体,突然有点不好意思,憋了半天,最后尴尬地笑笑,“知道了。”

    陈渠川突然弯腰,随手动了下鼠标,看了眼她刚写的东西,然后满脸嫌弃地往下滑了滑。程念被他圈在怀中,有点不自在,只好又转回去盯着屏幕,问他:“怎么了?”

    陈渠川划拉鼠标的手没停,嘴也还是一样的欠,“我在琢磨是不是该换人事了。”

    “怎么?”程念脑中警铃大作,直觉这人的狗嘴又要开始乱扫子弹了。

    果不其然,陈渠川一边往下看,一边嘴也没闲着,“数据处理很厉害?程念……不是我说,就你这种三脚猫水平,怎么过的专业面?”

    程念想也没想,转头就怼:“你什么意思?”

    “VBA?你怎么不直接拿笔算呢?代码写这么繁琐,说不定笔算都算出来了。”陈渠川把键盘往身前拿了拿,随手敲了几行,“你有空学学python吧,就你这样的,别说做这行了,就是读研写个论文也够呛。”

    陈渠川也没管她那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臭毛病,手指没停,敲代码的时候时不时拿余光瞥她一眼。

    两个人隔得近,程念尴尬地转回去盯着屏幕看他敲代码,他说话时呼出的气息轻轻打在她脖子上,有点酥麻,也有点痒,让她有些不自在地没还嘴。

    程念这次居然没反驳他,陈渠川也有点奇怪,手速不由慢了下来,但嘴还是不停的,“学东西不是这么学的,你这根本没学精,而且我觉得你对你自己以后的规划是不是有点问题,想做这块也不应该来做数据提供,做分析会更好也更光鲜……”

    “您说完了吗?”程念终于忍无可忍,也不知道陈渠川这除了话多一无是处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哦不,好像现在看也没那么一无是处了,“您今晚没应酬吗?”

    “嫌我话多?”陈渠川指了指窗外,“你自个儿看看都几点了,照你这效率,通宵也做不完。”

    程念无奈地叹了口气,真是话多,怕唐僧再念紧箍咒的程猴子纠结了半晌,终于服软,“行,我这周末就学,一定学。小川哥,劳驾让让,我得赶紧算完回去了。”

    陈渠川“嗯”了声,敲了敲回车。

    程念:……

    结果就这么算出来了。

    陈渠川站直身子,边披外套边往外走,“赶紧的,磨磨蹭蹭浪费电,都说了穷,电费都快交不起了,更别说加班费了。”

    程念突然有种落入魔窟的感觉,顶着某人以嫌弃为宗旨的千字文关了机,拎了外套和包往外走。

    她也没急,慢悠悠地往外走,其实也是不想和陈渠川一块儿走,他们这关系缓和的速度让她有些不习惯,哪怕她能原谅他曾经的幼稚举动,他又能原谅她这个半路杀出来的无端改变了他整个生活轨迹的烦人精么?

    程念想着想着,低头无意识地踢着脚往外走着,陈渠川就在电梯门口看着她这么慢悠悠地晃过来,最后实在是受不了,“程念,你属乌龟的?”

    “啊?”程乌龟猛地抬头,才意识到他没有先走,只好快走了两步,赶紧到了他面前。

    陈渠川终于松开按了好一会儿的开门按钮,程念进来,左看右看还是尴尬,最后没话找话:“小川哥你怎么来做这个了?你学的不是和这个根本沾不上边么?”

    陈渠川没说话,微微闭了闭眼,最后只说:“不是你说的么?有钱就能为所欲为,手里得有点本。”

    话里有话,别有深意,且话只说三分,似乎是他们这些人的惯用伎俩。

    程念眼睛向下弯了弯,随后又严肃起来,想再问深点,但又觉着他不会就这么告诉她,只好换了个问题,“那你怎么会这些东西?”

    陈渠川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不答反问:“程念,你不会觉得这些很难吧?”

    程念被一代逼王这装得不着痕迹的逼狠狠地噎了一下,瞬间偃旗息鼓,乖乖举双手投降闭嘴。

    但没过一会儿,她又突然看向陈渠川,很认真地问:“小川哥,你讨厌我么?”

    陈渠川没回答。

    她自嘲地笑了笑,随后又固执地重复了一次:“陈渠川,你讨厌我么?”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专业相关都是瞎编,别信。

    程念把门关上,不自觉地笑了笑,短短十分钟,竟然有几分她刚来那一年的感觉,那时候陈渠川虽然也时常和她拌拌嘴,但他毕竟没有过妹妹,凭着一股新鲜劲儿,对她还是挺好的。

    不过她也没有机会多想,迟雁确实如陈渠川所说,第一天就给她来了个下马威,别的实习生怕是前一周都还在熟悉工作流程,她刚来第一天就被安排了一堆任务,中午饭也没来得及吃,随口塞了几块饼干了事。下午下班的时候,迟雁特意过来问了问她进度,然后叮嘱她早点下班。

阅读封锁线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末世之换你住进我心里TFBOYS之风云天下提前登陆:西游战纪女神的后裔侯门宠妻守则穿越之从终极开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