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1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程念打断他,“陆哥,多谢照顾,不过这种好心就别再有了,谢谢你了。”

    程念说完先他一步往外走了,小陆尴尬地摸摸后脑勺,和她保持着一小段距离往外走。

    她在门口遇上小陆,小陆拎了个袋子,讨好地冲她笑,“川哥发火了吗?”

    “有胆做坏事,没胆认啊陆哥?”程念冲他一笑,伸手替他挡着门,示意他赶紧进去。

    小陆突然认怂,把袋子往程念手上一挂,赶紧溜了,“我就不上去了,直接在下面等着,一会儿川哥下楼叫他提前通知我。”

    程念换完衣服洗漱完出来,陈渠川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程念冲他挥挥手,“我去买早饭了,一会儿陆哥给你送衣服,你记得开下门。”

    程念出了门,风从楼道口涌入,她深深吸了口气,顺着楼梯往下走,没坐电梯。

    她有些神思恍惚,从她到迎城那天起,陈渠川对她的态度就一直在变,一开始陈渠川对她还行,把她当半个妹妹,再后来他家里人对她都好得过分了,他和他二姐似乎就不大满意了,再后来……莫名其妙领了个证,两人的关系直接跌破冰点。

    小陆说完就往外走,程念突然叫住他:“陆哥。”

    不是开玩笑的语气,搭在门上的手也放下来了,程念站在门口静静看他。

    小陆往回走了两步,就听见她说:“陆哥,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我和小川哥,我们俩什么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爷爷对我算有再造之恩,他非认定了这事,我也没反对,小川哥他,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最后同意了。”

    程念往小花园里看了一眼,那里有只鸟正扑腾着翅膀转圈儿,她顿了好一会儿,才接着说:“陆哥,我俩早晚都会分道扬镳的,个人志不在此,就别强求了。陆哥你就别和家里那位老祖宗一样,乱点鸳鸯谱了。”

    小陆尴尬的笑僵在脸上,“程念妹子,我多嘴一句……”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水流声哗哗响起,程念思绪终于再度集中,给小陆发了条短信。

    刚发完,陈渠川就已经出来了,往这边走了两步,“醒了?”

    程念“嗯”了声,只觉得头还是昏昏沉沉的,往他那边走了几步,还是一身酒气,程念有点嫌弃地问:“你不洗个澡?”

    “没衣服。”陈渠川看向她,似笑非笑,“你把你的借给我?”

    “流氓。”程念白他一眼,自个儿拿了衣服到卫生间换,留下陈渠川自个儿在那儿笑。

    从那时起,她几乎能呆在学校就没再回去过,也极少见到陈渠川,这两周竟然莫名其妙地见了好几次,也算是奇怪了。

    程念再度深吸了口气,往楼下走去。

    程念买完早饭,又看了眼小陆带来的袋子,转进超市拿了剃须刀和拖鞋,然后转身往回走。

    她进门时陈渠川还窝在沙发上看手机,程念免不了一阵白眼,把他的衣服递给他,“快去洗澡,一会儿赶紧吃早餐。”

    “然后赶紧滚?”陈渠川接过袋子,放在茶几上,抬头看向她。

    他往这边看了眼,程念却没有看他,也没等他,自己吃起了早餐。

    陈渠川轻笑了声,带上门进去了。

    程念吃完早饭开始忙活自己的事情,课多作业多,从前听过的什么“苦高中耍大学”都是扯淡,“专业选得好,年年期末胜高考”在前者那种歪理下的映衬下倒还显得更有道理几分,她一个小长假要写的作业差不多能垒成座山。

    陈渠川吃完早饭,自个儿收拾了衣服准备走,又想起来什么,转到书房门口,敲了下门,见程念转过头来才问:“要帮你洗吗?”

    程念疑惑地看向他,他只好指了指隔壁房间,程念摇摇头,“不用了,谁敢劳驾您做这种事,还请您赶紧移驾吧。”

    陈渠川切了声,转身往外走,末了,又转回来,问:“以后继续在这儿读研?”

    程念笔尖顿了顿,无意识地在本子上划拉出一条线来,然后说:“不确定,到时候看吧。”

    陈渠川点点头,“还说要不让小陆看看,有合适的物色一套。”

    陈渠川说着人已经出了门,门阖上的声音惹得程念回过神来,忙不迭去拯救她刚写完的题,手忙脚乱了一会儿,却又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手头的动作,往门口的方向发了会儿呆,随后又自嘲地叹了口气,继续忙活起来。

    程念这病来势汹汹,倒是去得也快,她也没怎么注意养病,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忙了两三天,把作业写完了,招新的工作也打点了一下临时被抽调上来的新部长,随后开始琢磨起贺琛的海报来。

    在学生会混了两年,她在学校人脉还算不错,四处打听了下,最后汇集了几份作品给贺琛发过去了,但贺琛显然不太满意,客套地说谢谢,也就再也没有回音了。

    但贺琛没有想到,那天他正在和下面人再次谈这件事的时候,收到了一条来自程念的消息,也没有多余的信息,只有很简短的一句话:能让我试试吗?

    贺琛明显发了会儿怔,连底下人的报告也没听清,他也没太犹豫,几乎是立刻回了一句:可以。

    顺水人情他不会不卖,趋利避害人之常情,何况他本就是商人。

    程念却把这两个字记到了心里,她其实是一直断断续续地在画画的,毕竟从小就喜欢,但小时候家里没有条件,一直都是自己瞎画,来了迎城以后又没有时间再学,一直都是断断续续地得了闲才能画一点,所以对自己的水平她其实没什么信心。

    但意外的,她的风格竟然和这海报风格异样相符,甚至还要更凌厉一些,所以她当时竟然会不自觉地问出那句话。

    如今冷静下来想想,她确实是后悔了,毕竟大寿礼物这样的事情不可能敷衍了事,连专业画手也不能让贺琛满意,何况是她。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只能尽力去试试。

    接下来的一周,招新的事她没怎么掺和,每天上完课就赶回出租房,窝在家里读原著找感觉,随后画出了草图,凭着当时在宣传部学的技术,自己简单做了下后期,给贺琛发了过去,倒也没有忐忑不安的情绪,反而如释重负,因为到后面她也几乎只是为了交差而已了,毕竟是她先提的,总不能临时撂挑子。

    只是没想到贺琛回得很快,出乎意料地,他说很喜欢程念这种野路子的画法,细节尚存不足,但锐气与锋芒都在,贺琛办事挺快,让助理和她交接清楚,甚至还签了正式合同。

    于是接下来的两个月里,程念彻底忙成了个陀螺,哪儿抽往哪儿转,没个安生。

    等她终于忙活完,再次见到陈渠川时,天已经有了寒意。

    那天她去见贺琛,约在一家私人会所,贺琛专程派了人过来接她。

    程念到的时候,包间里只有贺琛一个人,尴尬地在门口顿住了脚。

    贺琛看向她,哑然失笑,“看来你也不只是见着小川才胆子小。”

    对方君子磊落,倒显得自己太过小气,程念尴尬地笑笑,向他走去。

    席间算是相谈甚欢,程念最后和贺琛谈了个条件,让贺琛想办法把这笔酬金以正当理由转交给他们班长。这事情听起来就不怎么寻常,这系列海报程念出了不少力,没少熬夜,最后分文不取,甚至还把预付款退给他了,然后让他交给一个男生。

    不过贺琛对这些年轻人之间的事情没什么兴趣,笑着应下,然后邀她一起出门,准备送她回去。

    出门时,好巧不巧,陈渠川正在过道上抽烟,程念从没见他碰过烟,几乎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陈渠川夹着那支烟转头,瞧见她和贺琛在一起,眼睛微微眯起,最后一句话也没说,连假笑都没有一个。

    贺琛冲他打招呼:“有点事请程念帮忙,我先送她回去,一起吗?”

    陈渠川猛地一呛,咳嗽了几声,顿时很没面子,目光扫过程念,又看向贺琛,“不用了,你们先走,我等老周。”

    “那行。”

    程念一路跟着他走出去,司机将车开到门口等他们。程念直到坐上车时都还是恍惚的,贺琛见她心神不宁,开起了玩笑:“怎么?怕小川误会?”

    程念嘴硬,“也没,就是看他好像挺生气的。”

    “他这人就这样。”贺琛看了看窗外,“你也别和他多计较,小川这人吧,平时家里骄纵惯了,看谁都没好脸色,外人看来挺幼稚的,但他心不坏。”

    程念“嗯”了声。

    贺琛平时话不多,今晚或许是喝了点酒助兴,话也多了一些,“程念,你别怪他,小川这人向来自由惯了,最讨厌别人管束他,他们家老祖宗自己愧疚心作祟,却要逼着你俩结这个婚,确实没道理,换谁谁也不高兴。说实话——”

    贺琛侧过身子看向她,将她的神情一一收入眼底,“程念,你对这件乌龙事,到底什么态度?”

    程念没出声。

    贺琛无声地笑了笑,他与程念并没有见过几次,但他自认识人尚且算是准确,程念看起来文文静静的,但给人的感觉却并不像刚二十出头的小女生那般简单。

    从他第一次在机场见到陈渠川刚接回来的她时,就是这样的感觉。

    程念的祖父曾救过陈家老祖宗一命,自个儿却丢了性命,陈家那位彼时报恩心切,一心想着要找着恩人家人,结果一转头忙着娶妻发财养儿子,将恩人忘到了十万八千里。

    直到老来,儿子莫名其妙地突然重病,那位也突然夜夜噩梦想起当年事,觉着这是报应,于是派人四处打听,花了好些年,终于找到了当时刚刚高考完的程念。

    程念家本来条件就不好,那个年头家里没了男丁更是雪上加霜,这些年下来一直过得挺凄惨。母亲一早没了,父亲在砖厂打零工,后来得了尘肺没钱治,程念在高三那年彻底成了大龄孤儿。

    陈家人都忙,那位也行动也不便,去接人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了那会儿刚毕业的陈渠川身上。当时小陆还没跟着陈渠川,那天陈渠川带程念回来,是他顺路去接的他俩。

    他在机场见到程念的第一眼,她打扮朴素近乎寒酸,看见迎城的高楼大厦车水马流甚至有些惧怕,怯怯地跟在陈渠川身后,但她看向他的第一眼,他却能清晰地感受到,这个女孩儿并不那么简单。

    后来他和她没再有过什么交集,只是偶然听闻她改了户口,重念了高三,考上了迎大,还顶着所有人的劝退,坚定地去念了数学。

    再后来,听说陈家那位心病越发严重,趁着今年过大寿,直接逼着两个人去领了证。

    贺琛第二次见程念,就是在他们领证那天。

    陈渠川阴着脸从民政厅出来,程念跟在他身后,没什么表情,但起码,下台阶的时候,步子是极稳的。

    就是在那一刻,贺琛初见时那种“这个女孩并不简单”的想法又冒了出来。

    而这种感觉,在上次程念问他“能让我试试吗”的时候,终于出土萌芽,越发明显。

    贺琛嗓间轻轻发出一声极低的笑,“程念,对于小川来说,这事不过是一场闹剧,可是你呢?你又是什么态度?”

    程念“嗯”了声,“我很忙,没时间招待您这尊大佛。”

    陈渠川气笑了,拎起袋子往浴室走,到门口时把拖鞋拿出来换了,目光触及剃须刀时,微微愣了愣,不是他惯常用的,自然不是小陆准备的。

阅读封锁线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阿斯加德之王回眸瞬间,终见晨曦S先生与蜗牛小姐快穿女配:妖孽反派,宠上瘾宇宙文明之路祸长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