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9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程念走前叫了声纪芸,纪芸尴尬地笑笑,“念念,对不起啊。”

    程念想了想,说:“纪芸,这钱我先借给他,不过你别帮他还,也别有下次了。”

    这位祖宗总算是开口了,经理舒了口气,把手收回来,然后三言两语简单交代了下大概情况。

    贺琛听完也不出声,又抽了口烟,慢慢呼完烟圈,然后隔着远远地问程念:“你报警了?”

    程念点点头。

    程念“嗯”了声,手指却还是无意识地搅动着。

    贺琛无奈,“他有点事耽误了,估计还得半个多小时才到,出什么事了?信我的话,跟我说说?”

    听到陈渠川还没来,程念顿时松了口气,不过也不知道这一团乱麻该怎么解释,还在犹豫,经理已经讨好地凑上来了,“贺二爷来了?这儿有个闹事的,招待不周扰您清静,先给您赔罪了,还请您上楼休息。”

    贺琛还想开口说什么,入口处已经传来了一阵喧哗声,警方到了。

    贺琛把烟掐了,走近两步,静静看向程念,好一会儿才说:“程念,你在外边儿也挺有底气的啊,怎么这么怕他?”

    程念抬头看他一眼,没出声。

    气氛尴尬,好在警方过来找报警人了解情况,及时解了围。警方简单问了下情况,带他们仨和经理回去做笔录,贺琛随后也跟过去了。

    挺简单的一事,人渣一到派出所见着警察就秒怂同意赔钱,双方和解,最后该赔赔该散散,留下双方签和解协议,没程念什么事儿,可以先走一步。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贺琛本来还在怀疑到底是不是她,听她这一声算是确定了,往这边走了两步,在她身前立定。

    纪芸看这阵势,识相地退进去劝人渣冷静点,人渣暴脾气上头,又冲她推推嚷嚷。

    里边的动静惹得贺琛眉头轻轻皱起,往里边看了一眼。

    程念下意识地紧张了起来,悄悄低下头,习惯性地揉她的裙子,揉了两下,又觉得不妥,手僵持着没地方放,于是越加尴尬,把头埋得更低。

    贺琛收回目光,又看了她两眼,明白过来她大概是知道今晚陈渠川会和他一起,于是轻笑出声:“程念,你别这样,小川他也不吃人。”

    贺琛没动,经理尴尬地保持着那个请的姿势,额头已经开始渗出汗来。毕竟,贺琛的不好相与是圈内出了名的。

    半晌,贺琛终于往边上走了两步,点了支烟,夹烟的手指微微垂下,看了眼地面,然后开口:“说说,怎么回事?”

    纪芸好半天才“嗯”了声。

    程念想了想,觉得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干脆直说:“纪芸,我收假后就不住寝室了,搬出去晚归或者早出都要方便点。”

    纪芸愣了一下,抬头看了眼她,最后只“嗯”了声,说:“住外面注意安全。”

    和纪芸道完别,程念往门外走去,贺琛正在门口台阶下踱步,接电话时语调有点急,但步子却是不急不缓的。

    程念走下台阶,他刚好挂完电话,没料到程念这么快出来,愁绪还没来得及完全隐藏好,程念关心了一句:“怎么了?”

    “有个剧要开机,算是送我妈的礼物,所以在亲自负责,最近在做宣发,但海报总做不出来那个感觉。”贺琛随口简单说了几句。

    程念却好像突然来了兴趣,“能给我看看吗?”

    贺琛一愣,但随即释然,把手机递过去,把现在那版宣传海报给她看。

    是个改编的武侠剧,不是真人版海报,画手很是用心,边角都雕琢得很是精细,但似乎……程念摇了摇头,轻声自言自语:“好像少点锐气。”

    贺琛却突然看向她,然后点了点头,“确实,下面人都说没问题,但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程念还在凝神思索,贺琛又问:“你平时关注这些吗?有没有画手能推荐一下的?”

    程念想了想,点点头又摇摇头,“我觉得风格最锐的那个画手,应该就是这幅画的原作吧。”

    她说完报了个名字,贺琛没忍住笑了笑,然后点点头,“确实是她。”

    程念若有所思,贺琛继续问:“你在美院那边有认识的人吗?得了空帮我物色一下人选?”

    程念想了想,点了点头,“好,我回去问问同学。”

    贺琛邀她出门,“给我留个联系方式?有消息了通知我。”

    程念和他加完微信,往大门外走,刚到门口,就看到了陈渠川正阴着脸看他俩,程念张口想解释,贺琛抢先一步,“哟,派出所门口违停,小川少爷你横也要注意点场合啊。”

    陈渠川白他一眼,“贺二爷,我是拜托您帮我交过罚单还是扣过分啊?”

    贺琛配合地摇摇头,“那倒都没有。”

    “那不就得了?比我还啰嗦,一天到晚有完没完?”陈渠川看样子是触了霉头,对贺琛也没什么好脸色。

    贺琛乐了,“怎么?又被你家老头骂了?”

    陈渠川气不打一处来,张口乱来,“别乌鸦嘴,出车祸了。”

    贺琛:“撞哪儿了?”

    认为被骂比出车祸还严重的无理取闹好手陈渠川往左边指了指,程念和贺琛顺着他指向的地方看过去——一个易拉罐。

    程念:“……”

    贺琛:“……辛苦您了。”

    和贺琛斗完嘴,陈渠川这才得了空看了一眼程念,脸色又暗了几分,忙指使贺琛,“让你司机送一下,赶紧的,都十点了,还喝不喝了?小心一会儿老周让你吹十瓶。”

    “小陆没来?”贺琛往他车里看了眼,确定没人,吩咐自家司机送程念回去。

    程念刚刚上车坐下,陈渠川又出声了:“等等。”

    他走过去,冲程念递过去她的手表,“落我车上了。”

    程念伸手去接,陈渠川递给她,双手相接触的一刻,陈渠川猛地抬眼看向她。

    程念往后一缩,“怎么了?”

    陈渠川看向她,静静的,也不说话,好一会儿才出声:“做亏心事了?”

    程念皱了皱眉,随后又舒展开来,“我没大舌头的毛病,你不用看我。大不了,你去找贺琛对质?”

    贺琛之前和他通过电话,说是偶然碰上,陈渠川想了想,这两人似乎确实没有八卦的可能,却还是皱着眉头。

    程念有些烦躁地想关车窗,非常“好心”地提醒了一下这位给自己加戏的先生,“小川哥,你再不去,就该你吹十瓶了。”

    怒火中烧的陈渠川被这一声“小川哥”的半盆凉水泼下,气焰瞬间短了半截,嘴上却还强撑着:“那你没事发什么抖?”

    程念随口说“没啊”,贺琛却听到了,又多看了程念一眼,想着刚才她一路确实都不太对劲,多嘴问了一句:“发烧了?”

    程念摇头,陈渠川却已经下意识地探出手在她额上摸了摸,但手刚搭上去他就后悔了,程念也想躲,但谁先动谁先怂,于是一个僵着手,一个僵着上半身,就地化成了石像。

    半分钟后,陈渠川硬气地开了口结束这僵局:“下车。”

    莫名其妙。

    程念没动,陈渠川自个儿开了车门,不容置疑地把她从后座扯了下来,程念被他拉扯得跌跌撞撞,一头撞进他怀里,捂着头被陈渠川塞进他车里。

    陈渠川冲贺琛挥挥手,“老周在那儿等你,我一会儿过来,你俩别在背后说我坏话啊,我一会儿自己领罚就是了,你别多嘴。”

    贺琛笑了声,冲他挥手,示意他赶紧滚。

    陈渠川上车,程念头还晕着,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倾身靠了过来,拉过安全带,故意在她面前停下了。

    程念:……谁怂谁是王八蛋。

    程念一边暗骂他幼稚,一边一脸视死如归地盯着他,生怕他又趁机揩油,脸憋得通红。

    陈渠川笑出声来,弯腰替她系好安全带,随后坐正了身子,一本正经地盯着前方启动车子,嘴上却也没停下嘲讽:“就这点功力,就别瞎逞强了,打肿脸充胖子。”

    陈渠川说完这话,也不管程念什么反应,他赶着去喝酒,把他刚撞了易拉罐的车开出了飞机的气势,程念再次被他甩得七荤八素,只觉得她就算没被烧死也快被颠死了,没有安全带救命的话,她能现场表演一个破门而出,只好半死不活地认输求饶:“你慢点儿。”

    陈渠川转头看她一眼,见她脸色确实不对劲,把车速降了下来,又仔细看了眼,脸上有印,虽然不明显,但也明白过来什么情况了,但贺琛之前没告诉他这事,于是还是问了句:“怎么回事?”

    贺琛只说了大概情况,他原本以为程念只是来凑了个热闹,也就懒得管这种芝麻绿豆的破事儿。

    程念嘴犟,把脸别过去,“没事。”

    陈渠川脸上没什么表情,程念也有点尴尬,往窗外看了眼,恰巧有家小诊所还亮着灯,于是指了指那边,“没什么大事,你去忙吧,我去开点药,打个车回去就行。”

    “瞎逞能。”陈渠川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嗤笑。

    “哦。”程念以为他在嘲讽她昨晚不自量力把被子让给了他,干脆闭了嘴,反正在他面前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他也从来不会听她的。

    到医院看完医生开完药,陈渠川送她回小区。

    车在小区门口停下,程念下了车,走出去几步,又停下了,但也没转身,陈渠川刚拿出手机,看她这样,又把手机放了回去。

    程念纠结了半天,转身朝这边走过来,陈渠川降下车窗,以为她要老实交代了,结果程念走过来,微微弯下身子,轻声说:“小川哥,谢谢你啊。”

    陈渠川:“……程念你别扭个什么劲呢?道个谢要斟酌五分钟怎么说?”

    程念“切”了声,转身加快速度进了小区。

    陈渠川见她走远,拨了号,油门一轰,对着刚接起来的电话撒气,“贺琛,那个经理呢?”

    贺琛发出了一个疑惑的音节,尔后反应过来,“还在派出所呢,和解还得一会儿,对方有点难缠,多半还在讨价还价。”

    “把他电话给我。”

    贺琛办事效率还行,陈渠川挂完电话的同时就收到了号码,立刻拨了过去,那头接起来,陈渠川自报了名号,开门见山,“刚刚到底怎么回事?”

    就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话,陈渠川是压着情绪问的,但经理还是一哆嗦,忙把事情详细说了,刚说完就听见陈渠川问:“和解了?”

    经理忙不迭点头,“是,正准备签协议。”

    风从窗户涌进来,呼呼作响,陈渠川好一会儿才开口:“那如果我说,不希望你们和解呢?”

    程念确实很忙,她没有阻拦的理由。

    程念笑笑,“租的小区挺安全的,有空来找我玩,我给你做饭。我就先走了,一会儿记得回学校。”

阅读封锁线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千万大奖女相师[重生]虐渣快穿直播间仙二代就业中心重生之泼辣媳妇的逆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