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风花雪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江逸尘没有轻敌,以指代剑,食指与中指并拢,轻轻一弹,那本以为很强大的劈掌,却被他轻易挑开,虽有些吃惊,但他并未停留,而后手指向前,直戳他的胸口之处,同时灌入三分灵气,男子直接被弹飞,砰地一声撞倒墙壁上才停了下来。\r

    怎么会这么弱?\r

    不过,他没有办法。\r

    他若要在一个习武之人的手中救下抚琴女,就必然会暴露实力,今夜初见武者,他不得不警惕几分,天才夭折于半途,他见过太多太多了,他不敢在有当初天下哪里不能去的想法,天外有天,保不准有一天他就会遇上陆兴国口中的那些人。\r

    而示敌以弱,就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r

    江逸尘的出现非但让他没有慌张,反而有些高兴,正好送上来一个替罪羔羊,到时候略施手段,怎么赖也赖不掉,秦可情自然也就找不到理由对付他了。\r

    “路过的人。”江逸尘将抚琴女扶起,继而冷冷的看着他。\r

    男子轻笑两声:“怎么?戴个女人的T恤就想出来英雄救美?”\r

    “美人倒是美人!”江逸尘微微回头,继而笑道:“不过英雄没有,小人倒是有一只!”\r

    闻言,男子神情一冷:“找死!”\r

    初次对战武者,江逸尘万分警惕。\r

    男子抬手劈来,毫无任何的花哨技巧。\r

    越是平淡无奇的招式,却往往能置人于死地。\r

    到了这个时候江逸尘已经不能再等了,顺眼一眼,正好瞧见了旁边正好有别人晾好的衣服,顺手便抓了两件下来,一件当做面纱,一件握在手里,悄悄的摸了过去。\r

    此时那男子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春光乍泄的抚琴女,邪恶的大笑几声,开始褪下自己的衣衫。\r

    就这时候,江逸尘连忙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他们的中间,将随手抓来的衣服套在了抚琴女的身上。\r

    江逸尘蒙着面刚出现的时候,她还有些恐慌,毕竟是两个男人,一个势力惊人,一个来历不明,不过在看到江逸尘为她套上衣服时,那眸子里的清澈,竟是没有半分邪念,她暗暗的松了一口气。\r

    “你是谁?”男子倒也不急,不慌不忙的看着他,继而又笑道:“你要是感兴趣,等小爷我乐呵完了,送给你也无所谓。”\r

    经他提醒,江逸尘这才发觉自己用来捂面的是一件女人穿的小巧短版T恤。\r

    这形象确实有些好笑,不怎么光明。\r

    江逸尘有些失望,如今实力不高的他,却带着剑仙时天下无敌手的落寞。\r

    男子只觉得自己胸前一阵澎湃,而后连连吐了几大口鲜血,颤抖着拿出那白色玉佩晃了晃,说道:“我是四九城袁家老二袁建历。”\r

    四九城?袁家?\r

    “竟然敢伤我,还不快过来扶我起来。”袁建历恶狠狠的看着他。\r

    江逸尘心中好笑,只觉得这人没长脑子,此刻落势的是他,还敢这般耀武扬威,别说他不知道什么袁家老二,就算知道,那又如何?\r

    江逸尘不慌不忙的朝他走过去。\r

    “他也怕了吗?”抚琴女眸子里刚刚升起的欣赏,再次黯淡下去,摇头轻叹。\r

    见江逸尘有妥协的意思,此刻袁建历还没有忘记抚琴女,含着血,笑着说:“等小爷了乐呵完了,你再去享受,这伤咱们就算了,不过从此以后你得做我的保镖!”\r

    他心里笃定,以他袁家二公子的身份,此人必定会愿意跟着他,哪怕是让他舔脚尖赔罪他也会照做。\r

    一点小伤,换一个高手保镖,很值!\r

    就在他心中窃喜之时,江逸尘脚尖轻抬,那刚才被他扔在地上的小刀,化作一道寒光刺向他的下半身。\r

    完了!\r

    袁建历虽醒悟过来,却根本来不及反应,刀还没有刺到他,就率先惨叫一声。\r

    半晌过后,他只觉得大腿深处有些微疼,但那东西他肯定还完好无损的在身上,因为他刚刚失禁了,此刻下半身已经湿透。\r

    对于一个好色之徒来说,太监了他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他毕竟也是一个男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终究还是忍了一口气,只是划拨了他大腿上的一层皮,算是提个醒。\r

    “多行不义必自毙,今日放你一马。”江逸尘冷冷的看着他。\r

    袁建历松了一口气,只要能抱住命根子,他什么都不在乎,连忙小心翼翼的抬起脚,从那插在墙上的小刀处挣脱出来。\r

    此刻他却是再也不敢嚣张,有些恐惧的看了江逸尘一眼,而后跳墙离去。\r

    身手倒是不错!\r

    江逸尘心中大概有了一个判断。\r

    他之所以没有察觉到他是习武之人,乃是因为袁建历并不算真正的习武。\r

    也并非是武者太弱,而是袁建历主修的是轻功一类,并无真正伤人的掌法,而且他的眼中没有杀意,显然不是杀人之人。\r

    而这也正是江逸尘会放过他一次的根本原因。\r

    “谢谢!”背后传来抚琴女冷冰冰的声音。\r

    这女人当真是少了几分感情,哪怕是救了她,他依然如此,不过可以断定,她的谢意却是发自心底。\r

    江逸尘忽然产生想要调侃她一下的想法,于是故作色迷迷的看着她:“不必谢,我也是看你生得漂亮,与其便宜了别人,还不如我自来。”\r

    说着他搓了搓手,慢悠悠的朝她靠近。\r

    “你!”抚琴女叹了一口气,刚出虎口,又入狼手,狠狠的看了江逸尘一眼。\r

    这死水般的目光,哪怕是江逸尘也自愧不如,这番平坦的心境,若是修道之人,必能有一番作为。\r

    “怪只怪,你生得太和我胃口了。”江逸尘故作色狼模样。\r

    抚琴女却又忽然露出淡淡的笑容:“别装了,你的目光很清澈,骗不过我!”\r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稍微有点经验的人,一眼便能变出真情假意,更何况抚琴女早已经见惯了这样的事。\r

    “无趣!”江逸尘心知骗不过也不再装,瞅了她一眼,问道:“走吧,我送你出去。”\r

    抚琴女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头。\r

    刚迈出脚步,她便趔趄了一下,传来小声的呻吟声,继而又故作无事的向前走了两步。\r

    因疼痛而传来的声音虽小,但江逸尘何等耳力,自是十分明了。\r

    “站住,给我看看你的脚。”江逸尘微微叹气。\r

    抚琴女并未停下,边走边说道:“没事!”\r

    江逸尘暗暗摇头,心知这种要强的女人是不会轻易妥协的,唯一的办法也只有强制措施。\r

    小跑两步,一把抓住了她,顺势挽起了脚,同时屈下膝盖,让她依靠着。\r

    几千年的杀伐生涯,大伤小伤,他什么没见过,只需一眼,便知是扭伤了。\r

    于是在她的脚踝处,扭了几下,继而又注入一缕真气,助她缓解疼痛。\r

    从始至终,抚琴女咬着牙却一声不坑。\r

    “你这伤明日就会好,只不过现在还是我背你出去吧!”江逸尘直接说道。\r

    “不……”\r

    抚琴女话还没说完,就被江逸尘挽到了背后,直接背了起来。\r

    月色皎洁,一个脸上戴着女式短板T恤的年轻男子,背着一个貌美如花的小姑凉从巷子里,走到了大街上。\r

    其间,多少人投来了怪异的目光,有人想要报警,有人想要英雄救美,但抚琴女却一声不坑,几番权衡之下那些揣测的人,还是没有出手,有的是害怕惹事,而有的就是幸灾乐祸罢了。\r

    招出租车司机的时候,他也是几番推脱,好说歹说,那司机才愿意停下来载人。\r

    江逸尘将抚琴女送上了后座,然后问道:“你住哪儿?”\r

    “到蜀都大学门口就行了。”抚琴女淡淡说道。\r

    江逸尘递给司机一百块钱:“不用找了。”\r

    “好的,保证安全送到。”司机立马露出笑脸。\r

    “你叫什么?”抚琴女问道。\r

    江逸尘T恤版面纱下露出淡淡的笑容,并未打算告知,拍了拍司机的车门。\r

    司机立即会意,忽忽而去。\r

    “我叫……”抚琴女忽然伸出头。\r

    不过话还没说完,车子就已经远去。\r

    江逸尘这才摘下T恤,又招了个车回去。\r

    上楼之后,正好瞧见赵落尘在开门。\r

    赵落尘回头一瞥,皱着眉道:“你小子,跑哪儿去了?这么晚才回来!”\r

    “我,我逛了下街。”那风月之事,他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于是随便找了个理由。\r

    “赶紧进来,我有事跟你说。”赵落尘也没深思,似乎挺着急的,一把将他拉了进去。\r

    不知怎的,每次跟赵落尘在一起,他总能看到几分美女师傅的影子。\r

    所以哪怕周末是很无聊的逛街,他却乐得回来。\r

    “莫非是那卖药之人有着落了?”江逸尘比她更急,他等一个清白已经很久了,每次看到张芷芸那暗恨的目光,他总觉得很内疚。\r

    “不是!”赵落尘大大咧咧的摆了摆手,继而神秘一笑:“是比那件事更加重要的事!”

    江逸尘全然不知,一片茫然之色。\r

    不过着茫然之色落在袁建历的眼中,却俨然变成了深思熟虑,瞻前顾后。在京城耀武扬威惯了他压根就没有想过,这里的人是不是每个人都知道袁家,是不是都认识他这玉佩。\r

阅读剑仙归来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男人禁地3守护我的神王明瞳无双你不许凶我![重生]变身在漫威世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