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鱼不服

280 弱不敌患

  • 作者:天堂放逐者
  • 分类:都市言情
  • 发表时间:09-25
  • 章节字数:4403

“挤什么?”韩灿熟练地高声呵斥,“药要怎么喝,还得听彭仙人的,你们在水里泡了多久,是什么地方的水?跑来就抢药喝,喝错了怎么办?”

墨鲤:“……”

在彭泽附近行商的人一般都知道恶疾的可怕,就算不知道的人也从雇来的车夫口中听说了,于是谁都想要先一步喝上药,唯恐晚了会被饿鬼缠上。

灵药村从前也有商队、邻村的人上门求医,可都是一批批来的, 基本不会赶在一起。

今天却不一样, 暴雨淹没了很多地方,又让河流湖泊的水位上升漫过堤坝,地势低的区域已经成了一片泽国。

“都别挤!”

人潮涌动, 喧嚣不止。

墨鲤在屋内听到不对,连风行阁的事都没来得及多问就出了门。

附近村子的人慌乱地划着船往灵药村赶,灵药村的人还积极地出去“救”人。

这些村民只知道来的人多了, 就能赚到更多的钱,却不去算村里的屋子总共可以容纳多少人。

孟戚见势不妙,运气发出了一声怒喝。

拥挤不休的人群忽然停顿,他们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纷纷抱头,惊恐地四下张望。

彭大夫被韩灿与墨鲤扶了出来,乍然见到这么多人,韩大夫的脸色也变了。

“药来啦!”

原本忙着烘烤衣物的人听到声, 一窝蜂地往那边赶。

粗制的陶碗盛着药汁, 还徐徐地冒着热气。

村里的妇人板着脸, 按人舀汤药。

原本这些药也要收钱的, 可是配药的是彭仙人,熬药的是彭仙人身边随侍的人,彭仙人又说了这些抵了村人的漫天要价,也就意味着他们能按照刚才的价格索取商队投宿的银钱。这样一想,才勉强好过一些, 毕竟商队要是跑了,就赚不到钱了。

再看一阵势, 发现他跟孟戚在彭大夫屋子里耽搁的这段时间,灵药村里又来了上百人。

药远远不够, 所以出现了争抢。

虽然是胡说八道,但就很有用?

人群慢慢散开,虽然有一部分人对彭大夫没有那么迷信,真的把他当仙人,可是谁都要命。

“四十以上的,十五以下的,在水里泡了超过一个时辰的,先让彭仙人看看。

外来的商队看到彭仙人身边随侍的人确实有点本事,也慢慢安静下来。

在这种情形下,彭大夫自然没空挨个给这些人诊脉,只能摆个样子,主要还是靠“望”,把体格瘦弱脸色很糟年纪偏大的人分到一边,这类人在“邪异”入体后,自身力量差,高热急病的几率更高。

“今日怕是要劳烦贤侄了。”彭大夫忧心忡忡地说。

单单靠他跟韩灿两人,根本无法应付越来越多的人。

墨鲤眉头都不皱地应了,触诊切脉对武林高手来说可以进行地极快,不需要细细感觉,只看人是否不妥,比如发热虚汗的话是很快的,可以在递碗、阻止人群拥挤或者将人隔开的时候做到。

有人注意到了墨鲤的举动,不过他们没有多想,一则因为墨鲤换上了衣物,他们以为这就是彭仙人身边的人,二来灵药村的武夫恶意地想着果然是人人怕死,这看着有点来头的家伙还不是低头乖乖给彭仙人干活了吗?

墨鲤没心思理会他们,孟戚就不一样了。

于是灵药村的人感到今天运气出奇地不好,走路被石子绊倒,衣服被树枝挂了破口。

一开始还有人破口大骂,慢慢地没人敢说话了,难道真的办错了什么,影响运道福寿了吗?

看着村里逐渐增多的人,他们起初笑得咧开的嘴慢慢合上,警惕地跑回去搬存放药膏的坛子,藏好银钱,忧心忡忡地去找彭仙人。灵药村来过水匪,他们害怕有匪盗混在里面,夜里拿出刀把他们都杀了。

毕竟灵药村是附近最有钱的村子,聚集到这里的商队还带着货物。

村人越想越怕。

看着彭大夫忙得脚不沾地,还得绞尽脑汁的编话应付这些村民,墨鲤深深地叹了口气。

韩灿悄悄合上门,在后院里对墨鲤低声说:“不用担心,其实附近已经没水匪了,有也都是不会武功的流民,凭商队自己的人手就能对付。我在衡山派识得不少弟子,还有外门的一些师兄师弟,其中有做镖局的,说是风行阁最近在剿杀彭泽的水匪,觉得很奇怪。风行阁只是卖消息的,虽然里面有不少高手,但平时也不轻动,这就很没道理……”

他们说话的时候孟戚没跟过去,反正能听见。

听韩灿这么一说,两人都若有所思起来。

那边韩灿继续说:“倒不是说剿水匪不好,只是彭泽很大,端了一窝匪不到半年就又“生”出一窝,只要有能捞油水的空地盘,总会有穷得吃不上饭的江湖人沦为草寇,除了官府谁来都没用。”

就算是官府,只要不是驻扎在那边不走,还是会出事的。

也能官匪勾结,不过这些事韩灿就不知道了,他只是在衡山派学过十年武功,没跟官府打过交道。

墨鲤想了想问,“彭世伯觉得事情蹊跷?”

“这……伯父找你问风行阁其实不是为了水匪的事,尽管蹊跷,可对彭泽附近的百姓来说是一件好事。伯父要问的另有他事,不瞒你说,其实我们跟风行阁的人没在明面上打过交道,暗中却有默契。”韩灿有些犹豫,像是不知道从何说起。

墨鲤已经不是才出竹山县那会儿,一路上经历耳闻再加上孟戚的“嘚瑟示范”,简单的事墨鲤稍微一想就能抓到重点。

“是药膏?”

韩灿闻言吃惊地望向他:“你怎么知道?”

看来是真的,墨鲤又道:“风行阁卖防治恶疾的药膏给江湖人?”

韩灿以为墨鲤买过,连忙点头道:“是啊,只不过他们卖的药膏方子跟我们不一样,掺了香料,要好闻许多,而且这种药膏作用其实涂在身上,遇水化得慢些,一方面留味驱虫一方面厚厚涂一层不让肌肤直接触水,那种看不见的虫就不能钻进去。伯父说只要懂了病因,弄差不多的药方不是难事,风行阁卖的那种更像油膏……咳,好看一点,涂完不会像身上抹了一层泥,引人注目。听说也有比较嫌弃我们药膏的商队管事用这些,那些怕落水的又想过来游湖的公子文人也涂一涂,其实这是好事,伯父还很高兴。”

彭大夫并非不改进药膏的方子,只是他改进的目标是怎样能做起来更省事,药材更便宜,太好的药膏穷人买不起。

难闻、难看有什么关系,能保命就成。

“风行阁消息灵通,知道恶疾真相并不奇怪。”墨鲤缓缓道。

“可不是。”显然韩灿也是这么想的。

风行阁是卖消息的,生意对象除了江湖人就是商队,反正不是穷苦百姓,真正的“彭仙人药膏”反而卖不出去。

“都说风行阁消息灵通,我估计他们来过灵药村,还不止一趟。”

韩灿话音刚落,墨鲤孟戚的表情就有些古怪。

可不是,最少现在村里可能就有一个,跟他们一道来的车夫老七。

当然了,也有可能不是风行阁,毕竟只是猜测。

“说实话,这些年我最担心的不是愚昧的村人,也不是官府,而是怕来一个什么都不知道,一心想要行侠仗义的江湖人。”韩灿露出牙痛的表情,艰难地说,“特别是出身名门正派,年轻不晓事,只会动手不会说话的那种人。”

孟戚了然,墨鲤想到了他们在平州青湖镇遇到的青城派金剑道人的弟子,可不就是带了一群人,挟持了一个布庄的伙计闯进镇子想除暴安良,铲除圣莲坛分舵?

都没想过自己打不打得过圣莲坛的香主,结果害死了布庄的伙计。

虽然最后这些人都被孟戚墨鲤废了武功,但是如果没遇到孟戚二人,估计他们自个的命也被圣莲坛香主收了。

彭大夫又不是蒙蔽民众试图谋反的圣莲坛,,真要有愣头青找上门确实是麻烦。

“早前也有过一些,他们一听我是衡山派的弟子,非但不怕反而两眼发光,嚷嚷着要让衡山派来清理师门。我看他们要么是巴不得衡山派出个大丑,给自己宗派长脸,要么就是真的认为揭穿名门正派的脏污事就能扬名天下,成为人人敬仰的侠客。”韩灿好不容易找到能吐苦水的人,大发恼骚。

眼见墨鲤神色凝重,韩灿连忙摆手继续道,“不过后来听说似乎是风行阁出面了,这种人就少了,偶尔来一个也是武功差劲的,我都能应付。他们叫嚷得再凶,衡山派也没人来找我,更没在江湖上闹起过什么水花,故而我还是领风行阁这份人情的。”

这就是韩灿所说得的默契了。

风行阁肯定还打探过灵药村的底细,他们既没来揭穿彭仙人是个装神弄鬼的骗子,也没贩卖灵药村出的那些廉价药膏跟灵药村抢生意,还在后面帮着解决了一些麻烦,已经是很大的人情了。

韩灿望了望屋内,低声道:“伯父觉得风行阁找过当年逃出去的那些大夫,所以才能知道恶疾的真相,伯父很想知道当年被官府判流刑的医者下落,把他们救回来。那两位医者都姓魏,是堂兄弟,这么多年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可是伯父跟我算是承了风行阁的人情,本就是欠了他们的,加上为了改进方子买药材,身边没多少银钱,我在衡山派又是个无名无姓的小角色,凭我认识的那些跑镖的外门师兄弟,能找到风行阁底层的人买个消息就顶天了,搭不上什么路子。伯父更担心听到噩耗,这么多年了……”

这是韩灿在短短一段话内第二次提到“这么多年”。

倘若魏氏兄弟伤势太重,无法适应流放的艰苦,早就不在了。

如果还活着,彭大夫其实也没脸去见他们。

魏氏兄弟遭逢这番大变,家破人亡,背井离乡戴罪之身,知道彭大夫做了他们最不屑的神道之事,不一口呸在彭大夫脸上都算脾气好了。也许怒火过去,仔细想想就知道了彭大夫的难处,可是他们会更难受,想他们如果也这么做是不是就能保住家人,只怕是——

这世道,活着太难了。

何必上赶着给别人添堵。

于是彭大夫举棋不定,加上实在没钱没路子,就成了心结。

“今天看你们来了,知道世兄是秦神医的弟子,令夫……呃,世兄的契兄武功也很好,就想问问。”韩灿尴尬地看了看远处的孟戚,孟戚背着手装作看旁边种植的药材。

墨鲤也没机会知道韩灿原本想说的是“夫婿”还是“夫人”。

他只知道沙鼠很得意。

那背影写了。

虽然在别人看来,是卓然洒脱的出尘之相。

——不成,谈正事了,怎么目光总是忍不住歪到某人身上?

墨鲤定了定神,低声道:“行,我见过风行阁主,必能帮彭世伯打听到那二位前辈的下落。” 166阅读网

“都别挤,挤乱了,走错了,更耽误事!”

韩灿有内功,嗓门更不错,隔着老远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阅读鱼不服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