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清妾

第2057章

  • 作者:绾心
  • 分类:都市言情
  • 发表时间:11-20
  • 章节字数:4726

尔芙闻言,笑着点点头,轻声说道:“你这么说,好像也有几分道理? 但是本福晋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诗兰? 你跑一趟前院,看看到底有没有这么回事? 另外再让人去把咱们院里的青黛叫过来? 要是有事,她那身工夫就有用处了,也省得她天天和院里那些石锁较劲了!”说完? 她又丢给诗兰一个眼神? 催促诗兰快些去安排。

“主子爷让奴才请福晋稍坐片刻……”

尔芙微微挑眉,疑惑问道:“四爷什么时候吩咐你的,我怎么没瞧见呢?”

四爷离开的时候,这凉亭里的女人们就没有不眼巴巴瞧着的,尔芙也不例外,要是他真的有什么吩咐交代给这个小太监,她不可能看不到,就算她走神了,没有注意到,其他女人也不可能都在那个瞬间眼瞎耳聋了吧……

同时,一个不起眼的小太监被他留在了凉亭外。

如果是平时,便是前院书房里再不起眼的小太监出现在后院里,亦如明月皓日般光耀夺目,但是这会儿凉亭外是人挨人、人挤人,便如同一滴水滴入砚池般,自然而然就变成了隐身人了。

随着四爷这颗招惹花蝴蝶和蜜蜂的蜜糖离开,那些女人也各找理由撤了。

她很怀疑眼前这个小太监是被人收买来坑自个儿的……

世事险恶,不能不防。

尔芙给诗兰和诗情使了个眼色,她已经打定主意了,不管这个小太监能不能给出一个自圆其说的理由,她都要将这个小太监拿下,好好审问一番。

不过她很显然是小看了这府里女人的智商,谁会安排这样一瞧就露馅的小把戏呢!

好在小太监也知道他突然站出来留人的做法,显得有些突兀,更注意到了尔芙越发提防的小眼神,忙解释道:“福晋,奴才亦是猜测,不然主子爷也不会让奴才等在这里了!”

第2057章

众女齐齐见礼,莺声燕语的,格外动听。

可惜是各花入各眼,这会儿她们就是那些碍眼的小草花了。

四爷面上不显,微微摆手,免了众女的礼,示意她们上前说话,登时这凉亭里就挤得满满登登如同沙丁鱼罐头似的了,他也没有着急离开,那样就显得太过薄情了些,也不利于尔芙和这些女人搞好关系,所以……

他强忍着不耐烦和掀桌的冲动,挨着个地说上几句话,这才借口前院有事,起身离开了有些拥挤的凉亭。

尔芙望着眨眼间就变得空荡荡的凉亭,瞧瞧桌上还散发着余热的茶盏,摇头笑了。

就在她也打算起身离开的时候,一直缩在假山阴影里的背景墙小太监过来了。

小太监见状? 本着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的原则,一直很乖顺地等在旁边。

尔芙瞧着,倒是也放心了些? 起码不必担心这人是被人收买来坑自个儿的? 便直接领着小太监和诗情去那边暖阁里休息去了。

毕竟还是春日里? 这小小风嗖嗖一刮,那感觉就太酸爽了。

不过他没有多想,也没有多嘴刷存在感。

因为这府里各处都有专门做洒扫的宫婢仆从负责打扫卫生,桌面、几面、博古架这些经常需要擦拭的地方,一些物品的摆放出现了细小变动,也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而且这里是尔芙这位嫡福晋的小休暖阁,没准是尔芙这位嫡福晋自个儿挪动的呢,他又何必多话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眼观鼻、鼻观心地垂首立在门边儿,等着其他的安排。

少时片刻,还不等青黛从正院赶过来,四爷就和诗兰过来了。

尔芙问过才知道,敢情四爷离开,根本就没有回到书房,在垂花门里外绕一圈,就直接回来了。

有了四爷去而复返,小太监的话就得到了证实。

尔芙一想到自个儿刚刚防贼似的防范着小太监的做法,不禁有些尴尬,她笑着指指门边戳着的小太监,稍显尴尬的说道:“这还真是你安排的啊!”

“恩,爷被那些人的胭脂味儿熏得头疼,便去其他地方吹吹风。”四爷笑着道。

“某些人是得了便宜卖乖呢,还是故作傲娇呢……”四爷这话说得好听,尔芙听得开心,但是她却不愿意瞧见四爷那副得意洋洋、颇为欠揍的模样,绷着脸调侃道。

“你这张嘴儿是越来越不着调了。”四爷闻言,颇为无奈地摇头道。

“这又没有外人,妾身要真是那副正儿八经的样子,爷不会觉得心惊胆战么!”尔芙挑眉笑道。

“成成成,你怎么说就怎么对了!”

“不和你闹了,你让那小太监把我留下,到底想要说什么啊,你不会就是想和我一块在凉亭那边吹风看景吧!”

“你觉得呢!”四爷没好气地反驳道,他怎么可能做这种不着调的事儿呢,他又不是尔芙这个爱搞小情调的坏妮子。

尔芙很是淡定地摇摇头,柔声道:“应该不会,你没那么无聊。”

“就是啊!”四爷扯着嘴角,邪魅一笑,说话就从衣襟内兜取出了那封德妃娘娘的亲笔信,接茬说道,“今个儿,乌雅赫赫进宫给娘娘请安,你知道的吧,娘娘还让她捎回来一封信呢,你看看吧,爷觉得这事有蹊跷。”

说完,他就将信推到了尔芙跟前儿。

尔芙随手接过,瞧着纸上那一个个娟秀的簪花小字,对着满脸凝重的四爷,稍显心虚的低声问道:“这宫里娘娘们的字迹都这么漂亮,还是说咱们德妃娘娘的书法特别好呢!”

“终于知道自个儿那手狗爬字有些寒碜了吧!”四爷闻言,坏笑道。

“我这不一直都再练么!”尔芙死鸭子嘴硬的辩解道,同时心里也在暗暗佩服着这些古代人的书法造诣,就四爷说自个儿的那手狗爬字,那放在现代的时候,也不知道多少童鞋闺蜜表示过羡慕嫉妒恨呢……

说着话,她也将注意力放在了信纸的内容上了,何必为难自个儿呢……

谁见过拿扁担和板凳比宽度的,谁见过拿沙发和马扎比舒适度的,因为根本不是一回事,怎么能放到一块比较呢,如果她从小写作业就用毛笔,练到现在的话,估计她都成为第二个王羲之了。

尔芙就这样在心里很是阿Q的安慰着自个儿……

“你让我看这信是什么意思,你想要给乌雅赫赫换个居所,我没有意见。

毕竟德妃娘娘担心的那些事也不是全无道理,这后花园的观景楼,本来就不是个适合人长久居住的地方,周围都是花草,还紧挨着莲池,这冬天住着的话吧,也就是冷风大一些,但是夏天这蚊子苍蝇的都活泛起来,到时候多遭罪啊!”

“我让你看信,不是担心你不同意给乌雅赫赫更换住所,你是个什么性格爷还能不知道?”对于尔芙总是不能领会重点这事儿,四爷有些无语地端起茶盏抿了口,却又不能不出言提醒,不然他还不知道尔芙要绕多少弯子,才能想到德妃娘娘和乌雅赫赫之间的算计呢,只能耐心地提醒道,“爷是让你看看信封里那个佛签,我总觉得是乌雅赫赫的野心大了!”

尔芙真不知道信封里还有旁的东西,讪讪一笑,忙将信封里的东西抖落了出来……

熏着檀香印有卷云纹边框的佛签,质地比寻常的罗纹纸要坚硬不少,也厚实不少,瞧着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玩意儿。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边框里的内容是她根本不认识的一串串藏文。

尔芙用一种‘你TM是在玩我’的表情,瞧着对面而坐的四爷,很是冷静的吐槽道:“您觉得我能博学到连藏文都认识了,还是您觉得我能够猜测出这些藏文的含义呢,您是不是该给我翻译翻译啊!”

说完,她就将佛签啪地一下拍在了四爷眼前儿。

“爷疏忽了,爷怎么可能故意笑话你呢,再说你也该好好学学满蒙藏文了,你这话说出去就不怕别人笑话,这怎么连藏文和满文都分不出来了!”四爷默默无语地拿起佛签,指着上面那一排排的文字,苦笑道,如果尔芙是满文和蒙文傻傻分不清楚,还能说得通,但是尔芙这连满文和藏文都认不出来,就有些过分了,简直就是小文盲啊!

对此,四爷也是无奈极了。

他一边给尔芙翻译着佛签上的内容,一边在心里琢磨是不是该给尔芙请个师傅了,或者干脆让她和小七、茉雅琦她们一块儿跟着先生读书识字去……不过考虑到尔芙这个嫡福晋、嫡额娘的脸面,这个念头才钻出来,就被四爷毫不留情地压了下去,太尴尬,也太丢脸了。

而对面的尔芙早在四爷点出这张佛签上的内容是用满语书写的时候,这脸就红了,真是太丢脸了,她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不过这也不怪她,毕竟府里府外都是使用汉字的啊……

她连这些繁体汉字都需要连猜带蒙地认清楚、认明白呢,哪里有闲心去学习不经常使用的满蒙藏文呢,她又不想成为一个精通各族语言的理藩院官员!

四爷却没能体会到尔芙的心理活动,全神贯注地翻译着佛签上的内容,一字一句地念了两遍,甚至还让诗兰将暖阁常备的笔墨纸砚找出来,将内容用汉字抄录了一遍,这才绷着脸问道:“你觉得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你觉得呢!”尔芙不了解佛学文化,更不懂星相命理,听起来就如同听天书一般一头雾水,被四爷问到头上,她就剩下卖萌真傻的一面了,笑呵呵的答道。

四爷也没指望尔芙有什么高见,随即就说出了自个儿的猜测。

对此,尔芙倒是不这么看,她微微摇头,沉声答道:“我觉得不能,德妃娘娘虽然可能有偏袒乌雅赫赫的想法,但是她在宫里从贵人一步步走到今个儿,最明白的就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怎么可能让乌雅赫赫做出头鸟呢,除非娘娘故意坑乌雅赫赫,可是你觉得娘娘会有这样的想法么!”

这倒是一个很有见解的判断和观点。

四爷颇为认真地思考片刻,缓缓点点头道:“你说的有些道理,这事是爷想多了,但是你说娘娘搞出的这个方位是怎么回事呢,总不能是希望给她另建一处院子吧!”

“怎么可能,不说修建新院落需要时间这事儿,就是房间要通风换气,需要空上好些日子,就是等内务府那边安排工匠,也总是要耽搁些时日,这一来二去的等到新院落完工能住人的时候,怕是乌雅赫赫都快生了吧……

其实要我说的话,咱们在这猜来猜去,纯属是浪费时间,你还不如直接过去秋雨楼问问乌雅赫赫是怎么回事呢。”尔芙歪着脑袋瓜儿瞧着拧眉苦思的四爷,满脸无语地扶额道,真不知道四爷是不是有一种喜欢把问题复杂化的毛病。

很显然,在喜欢思考的四爷心里就没有开门见山、直接询问当事人的这个念头。

一直到尔芙提醒,他这才露出一个恍然大悟得表情,点头道:“还真是爷想多了,白白浪费了这么多时间,爷这就让苏培盛过去问问乌雅赫赫是怎么回事!”说完,他就迫不及待地将外面候着的苏培盛叫了进来,命苏培盛拿着这张快被四爷看穿看破的佛签去秋雨楼问答案了。

而秋雨楼那边儿,乌雅赫赫一直就在等着四爷过来询问答案呢……

不得不说,这份重金换来的佛签内容,真是如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一般的含糊,如果不是下面还缀着一个方位注解,绝对是谁看谁懵。

可惜,乌雅赫赫一直保持着那副优雅端庄的模样,却没有等来四爷。

当苏培盛拿着佛签出现在秋雨楼前的时候,她脸上写满了失望,而且是大写加粗的那种。

花厅旁边? 那间尔芙专属的暖阁里? 仍是香氛淡淡? 别致清幽? 之前被乌雅赫赫弄乱的茶具、被褥等一应物件? 也都有专门负责暖阁为生的小宫女整理过了,加之尔芙很少往这边儿走动,倒是并非发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反倒是曾经跟四爷连续在这间暖阁里做过好几天勤杂工的小太监,察觉到了不妥。

阅读清妾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