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偏见先生

番外篇:纪念日

  • 作者:丘迟
  • 分类:其他类型
  • 发表时间:04-30
  • 章节字数:9939

网络时代,查证信息非常简单,很快就有人查出来:一年前的今天有条新闻,关澜陈锦同桌用餐,车接车送举止亲密。

有嗅觉敏锐的营销号迅速跟进,整理了关澜陈锦这对cp的剧情线:《一年了:正主亲自下场发糖,关澜的先生终于浮出水面?》

他跟陈锦相约,如果一年之内杨佩青都没有发现关澜陈锦关系的真相,陈锦就要主动向杨佩青坦白,他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过。

关澜按着自己突然兴奋起来的心脏,诚心地忏悔:我这个人,心肠实在太坏了。

庄麟渐渐地不太吃陈锦的醋了——也或许他心里是吃的,没表现出来而已。杨佩青却是持之以恒地看关澜不爽,把他当成战略上的假想敌,搞得陈锦每次来见他都遮遮掩掩的,偷汉子一样。

它只是一个闹钟,弹出的提示语是:陈锦一周年。

倏忽间,关澜有些背脊发寒,几乎要以为这是个灵异事件。

他在床上怔愣地呆坐了五分钟,待到睡意完全褪去,才陆续确认了两个事实:第一陈锦还活得好好的,第二,今天大概是他跟陈锦正式做朋友的周年纪念日。

他们这段地下关系,总算也到了该重见天光的时候。

这是一个寻常的周二,一天中最令人昏昏欲睡的下午两点。许多上班上学的人们忍着哈欠,偷偷拿出手机摸鱼刷个微博,刷出了这么一条:

关澜:一年了。陈锦

短短的五个字,看得不少人一个激灵,瞬间清醒过来。

一年了,什么一年了?

纪念日

关澜忙了一个通宵,蒙着头睡得晨昏颠倒,被一阵铃声吵醒。

朦胧中看见屏幕上“陈锦”两个字,顿时火大,突然中断睡眠的起床气喷薄而出:“大半夜的搞什么,你最好是真的有急事!”

对着电话吼了有半盏茶的功夫,他才发现两个事实:第一现在是白天,第二这并不是陈锦的来电。

它甚至不是一个来电。

……这也太诡异了,他干嘛要设这么个闹钟啊,他连跟庄麟哪天过纪念日都记不清楚呢!

起床刷牙洗脸的时候他才渐渐想起来,去年似乎有这么个事:

以关澜后宫排位事务委员会为首的热心网友激动得老泪纵横,热切等待着陈锦的回应。

陈锦的回应没等来,事情却在一个更加令人激动的剧情线上向前发展。

下午三点。

关澜后宫排位事务委员会常务副主席:虽然没有查到一年零三十五天前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根据庄麟回国的时间和后来跟关澜签约的时间,可以推断这应该是他第一次遇到关澜的日子。

“可以的,麟妃有种啊,正面肛,不要停!”

经过庄麟这段时间的不懈努力,终于连跳两级,跻身四妃之列。

“啊,这就是宠妃的气魄!年底升贵妃我看没问题!”

也有人出来泼冷水:“拜托你们不要再沉浸在后宫幻想里了好么,之前你们玩玩这个梗也就算了,现在关澜明显已经有稳定的对象了,再这样不合适吧?”

这种扫兴的声音很快就淹没在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里。

有对象又怎样,一天不知道那位神秘的先生是谁,委员会的工作就一天不能停止!

三点十五。

陆青:六年又一百四十天。关澜

如果说庄麟那条微博还要人猜一猜的话,陆青这一条的意思就昭然若揭了。她配了一张照片,是“幻夜酒吧”的招牌。老粉都知道,陆青原先在这个酒吧做驻唱,她就是在这里遇到的关澜。

这时,部分见机快的人已经嗅出了一丝味道:这不是什么单纯的八卦绯闻,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网络营销。

于是,各个圈子里的各路人马,只要是认识关澜的,纷纷开始了一年两年三年五年的跟风。

事件在下午四点时达到□□。

周骏卓:十五年又二百七十三天。关澜

配图是他们中学时乐队的手绘海报。

这条微博一出,所有人都消停了。

“你赢了你赢了。”

“要不起要不起。”

“哈哈哈哈我老周一出手,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只有关澜的妈妈携产检B超照片可以一战了。”

后宫楼里的群众一头雾水:难道这真的只是一场营销?关澜是有新歌要发还是新专要上?这炒作方式,很是新颖啊!

始作俑者关澜,更是目瞪口呆。

我们把时间往回倒。

下午两点零五,陈锦的电话就打过来。

陈锦:“你搞什么啊!!!你是手机被人偷了还是突然发疯啦!”

关澜:“你忘了咱俩的约定了么?”

陈锦:“啥约定?我哪天失手把你打死了记得给你办后事?”

关澜:“唉,我一猜你就忘了。”

关澜:“今天,你要正式承认你找了个智商欠费的老公,整整一年都没有看破咱俩的关系,然后告诉他真相,你不记得了吗?”

陈锦:……

他垂死挣扎:“谁说他没看破的,他肯定早就看出来了,没说而已。”

关澜:“嗯,你高兴就好。”

陈锦:“……你等着!我一定要让他自己发现!”

关澜:“距离今天结束还有十个小时,加油。”

陈锦怒挂电话。

关澜看着屏幕上不停跳动的转发和评论提醒想,我真是良心太坏了。

两点半,关澜没高兴多久,自己后院就起火了。

庄麟急吼吼地从广告拍摄现场杀回家来,脸上还带着妆。

关澜:“这么早?接下来没有活动吗?”

活动什么活动,再活动老婆都要跑了!

但是庄麟一直把妒夫的丑恶嘴脸控制得很好,心里酸得都能腌泡菜了,面上却还是嘴甜如蜜:“我怕你醒过来一个人寂寞呀。”

关澜却也不是当年那个被他两句情话哄得裤子都掉了的恋爱新手了:“你别唬我,主动交代一切好说,等我问了你经纪人行程,我可能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庄麟:“……我看了你的微博。”

关澜:……

庄麟委屈:“咱们俩的纪念日你都忘了!跟他的一周年你倒记得清楚!”

关澜:“你不用诈我,咱俩在一起的纪念日可还没到呢。别说在一起,连第一次上床的一周年都没到呢。”

庄麟:“第一次见面呢!第一次约会呢!你根本不记得!”

关澜:“等等,你说的第一次约会是哪次?”

庄麟:“我们见面第二天,你带我去粤菜馆!我记得清!清!楚!楚!”

关澜惊呆了。

你脸呢?那叫个屁的约会啊?

关澜:“你当时明明讨厌我讨厌得要死,满脸的不耐烦,别以为我不记得。”

被提及那一段面颊肿痛的黑历史,庄麟有些心虚气短:“说好的不翻旧账呢?”

关澜:“对,不翻旧账,那你也不要双标,你也不能翻我跟陈锦的旧账。”

庄麟没话说,但心里很是憋气。

想他庄麟,辛辛苦苦,从百万情敌中脱颖而出,从扫地才人爬到昭仪,兢兢业业自己产粮,拼杀出一条血路,好不容易才坐稳了四妃的位置;陈锦呢,天降系真爱,一出场就是皇后热门备选,关澜还三五不时地亲手发糖,这叫他如何甘心!

三点。

关澜发现,庄麟这死孩子就是主意正,嘴上乖萌可爱,实际是个犟种,任他嘴上承诺得再好,搞起事情来也绝不含糊。

关澜:“来,你给我好好说说,你到底什么心态?”

关澜:“你是不是真的很在意陈锦?他跟杨佩青在一起好多年了,还是个零号,你不会不知道吧?”

庄麟:“我没有不信任你……我在意的也不是陈锦。”

庄麟:“我恨不得让全世界知道你是我的。不是防范情敌,也不是宣示主权,就是想让他们知道。”

关澜看着庄麟起了一层雾气的眼睛,感觉自己裤子要掉。

就在这裤子将掉未掉的暧昧时刻,关澜的手机一震。

关澜:“我|操陆青怎么也跟着搞事情!”

庄麟:“你把陆青设成特别关注了??”

关澜:“她这一天天口无遮拦的什么话都敢往外捅,我可不得特别关注她一下……我|操这都是什么!为什么都开始跟风了!都是你带的节奏!”

庄麟:“……为什么是我带的节奏?第一条不是你发的吗?”

关澜:“你在这儿翻什么旧账?”

庄麟被这理直气壮的神逻辑惊呆了。

他想,我明明是个同性恋,为什么也逃不过吵架永远吵不过老婆的宿命?

————————————————————————

留给陈锦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他家的高龄小公主被关澜的微博气得不轻。

陈锦的心情十分复杂。

到了现在,他实在是无法再欺骗自己了——看来杨佩青是真的被他们这个一时兴起的拙劣表演骗了整整一年,对于真相毫无所觉。

陈锦想到这个事实,就觉得人生前路漫漫,只能靠自己一个人的智商,实在责任重大,十二分的心塞。

陈锦:“关澜跟庄麟好好的在一起呢,而且他是做零号的,这你知道吧?”

杨佩青:“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你们俩在一起时,也是他在底下。”

陈锦:“……什么?”

杨佩青:“不用不承认,他亲口跟我说的。”

关澜这是背着他给他挖了多少坑?

杨佩青:“他还说,你本来是个一号,为了我才委屈自己。”

陈锦:“你睡了我这么久,就不能对自己有点信心?你看我哪里像个一号?”

杨佩青:“哦,看来你是为了关澜,含泪做一咯?爱得挺深呐。”

陈锦有点想跳河。

然而陈锦并未放弃那一丝“让杨佩青自己发现真相”的微茫希望。

陈锦:“你觉得,他说的一周年,是什么一周年?”

杨佩青斜睨他:“我都已经不提这个事儿了,你今天是不是有点想吵架?”

陈锦不理他这茬,循循善诱道:“你看,一年前的今天,你、我、关澜,咱们一起吃了顿饭。按理说,那个时候,我跟关澜应该已经在一起一段日子了,所以今天并不是我们在一起的纪念日。那么关澜为什么还要说一年呢?你好好想想。”

杨佩青:“嗯,已经在一起一段时间了,那么今天,就是你们第一次上床的日子呗。”

杨佩青:“所以去年的今天,咱们散了席之后,你俩回去就滚上床了,是这个意思吧。”

杨佩青语气越来越重:“看来你今天,是真的很想吵架啊。”

陈锦终于崩溃。

陈锦:“没有啊!我没跟关澜在一起过也没跟他上过床!我俩姐妹情深啊!纯的!都是演的,都是骗你的!”

杨佩青:“……什么?”

陈锦:“为了气你啊,为了显示分手之后我过得很好啊,跟前任吃饭不带个现任,我要不要面子的啊?”

杨佩青:“那你们演得未免太像了吧?”

陈锦:“关澜早扛不住了,跟我说过好几回,让我尽早坦白,一了百了;可我总不信邪,我觉得你不至于自己看不出来……没想到啊,千算万算,还是算不出你的智商。”

杨佩青沉默了许久才开口。

杨佩青:“你觉得我特别傻吧?被你们捉弄了一年,蠢得无可救药了是吧?”

杨佩青:“你知不知道,我手底下的经纪人们,私底下管我叫‘捉奸队长’。那些艺人们,谁跟谁有一腿,有没有隐婚、有没有劈腿、有没有财色交易,我把他们叫到办公室里问一问,撒没撒谎我一看一个准,从来没走眼过,影帝影后都没用。”

杨佩青:“只有你……你说的话,我一秒钟都没想过怀疑。”

陈锦的心柔软得一塌糊涂。

他走上前去,与他拥吻。

陈锦:“我答应你,从今以后,再也不会对你说一句假话。”

陈锦:“你说你……我记得去年那顿饭,咱们是四个人吃的;你自己不也找了个假男朋友吗,就那个三线小演员?怎么就没想到我也找了个假的呢?”

杨佩青闻言,尴尬地咳了一下,眼神开始游移。

陈锦心中涌上不好的预感。

杨佩青:“那个,不是假的……”

杨佩青:“不过我们就在一起了不到一个月!我发现自己忘不了你之后立刻就分手了!”

陈锦恨得牙根发痒。

杨佩青小心翼翼:“你……没生气吧?”

陈锦大力把他推倒,跨坐在他身上,居高临下道:

“许你吃醋,不许老子吃醋吗?”

……

第二天一早,陈锦正睡得不省人事,关澜的电话就来了。

陈锦:“……你干嘛?”

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嗓音沙哑得不像话。

关澜:“好的,你嗓子也哑了,我就放心了。”

陈锦:“……你以为你现在的嗓音很清脆动听?”

关澜:“是,总不能我一个人哑。纪念日,咱们共患难。”

陈锦:“……嗯,共患难。”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漫进来,相隔几十公里的庄先生和杨先生看着捧着手机露出微笑的枕边人,心里的醋同时淌了一地。

庄麟:一年零三十五天。关澜

那栋本来已经沉到论坛五十页开外的后宫楼,迅速地被顶了起来,热度瞬间飘红。

阅读偏见先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