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第1071章 番外:远阳【上】

  • 作者:南之情
  • 分类:都市言情
  • 发表时间:06-17
  • 章节字数:11077

医学院的顾芒教授,和法学院的孟今阳教授,是两个学院所有人心里的女神。

而这位孟今阳教授是顾芒教授的头号大粉。

这件事议论的人很多,毕竟进入“最高法”是法学系所有人的毕生梦想。

孟今阳竟然拒绝。

没去的原因传的五花八门。

迄今为止最年轻的法学教授。

代表著作《刑法序》,《刑法研究》,《Z国刑法的发展与完善》等。

孟今阳不是天才,她能拥有如今的成就,是因为她把勤能补拙做到了极致。

有说是因为顾芒的,也有说是因为姜慎远的。

孟今阳对此事从未做过回应,以至于真相无从得知。

一转眼,她已经在京大待了一年。

这一年,京城大学出现了两个“姐妹”学院,一个是在学校北边的医学院大楼,一个是在学校南边的法学院大楼。

被称为“北医南法”。

四年后。

网络显示。

孟今阳。

Z国当代著名刑法学家,国际律师协会理事会成员。

22岁法学博士,23岁成为哲学博士,同年任职京城大学法学院刑法教授。

她博士毕业时,“最高法”的院长亲自来邀请她,被她拒绝。

据说两人当时在任校长的办公室谈了足足一上午,孟今阳最终还是决定留校,进入姜慎远律所。

众所周知,冰山美人孟今阳教授只有见到清冷孤傲的顾芒教授,那张永远没有表情的脸才能看见笑。

两人的cp名“芒阳”传遍整个京大,就连在微博cp人气榜也名列前茅。

不过两位教授平时都很忙,同框的次数极少极少,以至于学校里的学生每次看见两人同框,都激动的不行。

医学院招生简章只有两个字——

【顾芒】。

法学院招生简章只有三个字——

【孟今阳】。

两个学院变成了京大最热门的双皇专业。

自从有了顾芒和孟今阳这两个活招牌,两院录取分数直接高到离谱。

即便如此,高考分数一出来,各省各市的状元们还是削尖了脑袋想挤进这两个专业。

孟今阳昨天刚打完一场官司,连轴转了半个多月,好不容易得了点空闲。

眼下她手里只剩下带的三名大四学生的毕业论文这些事情。

女生站在讲台上,穿着深咖色休闲西装外套,疏离又冷。

黑发松松散散绑在颈后,刘海偏厚重,遮住脸部轮廓,只露出漂亮的五官,显得脸极小,带着几分冰洁气,皮肤白到发光。

周身透着一种封闭自我的感觉,好似任何人都进入不了她的世界,拒绝着一切情绪。

毕业后,她的生活里除了来京大给学生上课,就是接案子打官司,从不社交,简单又枯燥。

这就是孟今阳给所有人的印象。

这会儿她正在给学生做论文辅导。

薄薄的眼皮低垂着,声音温柔,咬字却清晰至极,明明是内敛至极的人,却不经意间的透出几分凌厉。

孟今阳敲着笔记本电脑的键盘,把一些资料文件发到毕业指导微信群里,“有不懂的地方私聊我微信。”

三人道:“知道了孟老师。”

孟今阳扣上电脑盖子,装进印着京城大学logo的包里。

几个学生看着孟今阳走出教室,满眼崇拜。

最厉害的人大概就是,曾经跌入深渊,即便爬起来的过程极其狼狈,却能不惧流言,穿过人声鼎沸,光鲜亮丽的走到顶峰。

孟今阳的遭遇无人不知,可同样的,也没有人像她一样,能坚强的成为这样优秀的自己。

……

医学部。

顾芒这边也有两个学生的毕业论文要辅导,今天来了实验楼。

孟今阳到顾芒的实验室,就看见顾芒在给一个学生讲解论文的要点,另一个学生拿着手机录视频。

顾芒语速不紧不慢的,言简意深,复杂的论题在她的讲解下由繁化简,轻轻松松让人茅塞顿开。

第一个人结束,两个人换一下位置,继续录视频。

十五分钟后。

顾芒把笔随意丢进笔筒。

她拿起手机,点开微信个人二维码,放在桌上,手指敲了敲桌面,“有问题发微信。”

两个学生立马打开微信扫一扫。

加上顾芒的微信,两人激动的不行。

前期指导都是顾芒带的博士生帮他们,一直没加上顾芒微信。

抱着记事本和资料,他们按捺着兴奋,“谢谢顾老师。”

一转身看见坐在一边的孟今阳,就更激动了,“孟老师,您来找顾老师?”

孟今阳点点头,眉眼清冷像是笼罩着薄雾,声音温柔道:“不早了,快去吃午饭吧。”

“嗯嗯。”两个学生几步一回头的走了出去。

两人用眼神交流着什么,很兴奋,一副磕到了cp的糖的表情。

顾芒翘着二郎腿,椅子转了小半圈,看着她,“案子结束了?”

孟今阳笑起来,走到她面前,眉眼间的清冷褪去,薄雾散开,灿烂又明媚,“结束啦,我赢了。”

顾芒勾了下她的下巴,也笑,“中午跟我回帝苑吃?”

“行。”孟今阳点点头,从兜里掏出一个棒棒糖给她,“小随意和小随便也在吗?”

虽然陆战强行逼陆承洲改了名字。

但陆承洲天天都是连名带姓的喊陆随意,陆随便。

慢慢的大家也都默认这是两个孩子的小名。

顾芒挑眉,接过棒棒糖,撕开糖纸,漫不经心的,“在吧,陆承洲这几天在带他们,我发个消息问问。”

……

收拾好东西,顾芒跟孟今阳出了医学院大楼。

走到门口,就看见姜慎远的车在路边停着,男人站在车旁边,似乎打算打电话。

“姜大哥。”孟今阳看着他,“你怎么在这儿?”

姜慎远抬头,收起手机,笑了笑,目光温润,“听说你案子结束了,本来想找你吃饭,你学生说你来了这边儿。”

孟今阳道:“我跟顾芒打算去帝苑看看随意和随便。”

顾芒一手插兜,一手往上戳了戳鸭舌帽檐,看着姜慎远,声音清淡,“一起?”

“行。”姜慎远拉开后座车门,让两人上车。

孟今阳许久未见两个小朋友,要给他们买礼物,三人就先去商场。

选好两份礼物,姜慎远要付钱,孟今阳不答应,就两人一人付了一份。

回帝苑的车上。

姜慎远问:“随意和随便什么时候回来的?”

提起这两个,顾芒稍微眯了眯眼睛,似乎有些危险,“前天。”

……

陆继来和陆继行出生之后。

顾芒和陆承洲一直都是散养,原则性问题两个人都定了规矩。

在他们两岁之后,只有逢年过节放假顾芒和陆承洲才会把人接到身边待几天,平时没空管。

两个小朋友吃百家饭。

去过长宁镇跟蓝鲨刨土种菜。

去过明城跟顾芒的老师谈奚诚练书法,那一手字写的……据说每一笔都能落到你意想不到的地方。

去过十四所被老所长强灌数学物理超纲知识,两人对数学和物理极其敏锐,老所长每天都感慨他们的天赋,天天拍着大腿喊“天纵奇才”,一副找到衣钵继承人的样子,以至于太过热情,疯狂灌输知识,吓得两人连夜跑路。

去过医学所跟郁牧风学针灸。

去过极境洲跟着叶君慈和叶幽出入叶家各大势力中心和财团。

被霍执带进102训练基地当孩子王,陆继来喜欢冷兵器,陆继行偏爱热武器。

被顾肆和顾晦带着开战机,没经过K国同意跑到人家领空遛弯,差点被当成危险分子一炮射下来。

两人还偷偷跑到极境洲兵器所的实验室研究炸药和导弹,结果把实验室给搞炸了。

据说半夜听到“轰”的一声,差点没吓死叶君慈和白老爷子他们。

等顾芒和陆承洲赶到极境洲的时候,两祖宗被应龙和腾蛇拐去冥屿洲看着他们武器交易打群架。

枪战高潮的时候,掏出一个小音响在那儿放DJ。

野的没边儿!

顾芒手里还有个医学课题,走不开,最后是陆承洲亲自跑了趟冥屿洲,把人给拎了回来。

这两天在教育。

帝苑书房。

陆承洲正在跟赤炎那边几个元老视频会议,中途偏眸看了眼在墙角倒立的陆继来和陆继行。

二十分钟后,陆承洲会议结束。

他关了电脑,起身走到小家伙身边的时候,长腿停了下来。

两人似乎被陆承洲罚倒立已经罚麻了,完全不带怕的。

黑白分明大眼睛滴溜滴溜的转,倒立着又萌又软的包子脸就三个字——无所谓。

陆承洲也懒得问他们知道错了没。

两个都是虚心认错坚决不改那一挂的。

男人单手插兜,眼角往下瞅,落在两只脸上,声线淡漠,“好好想想,一会儿怎么跟你妈交代。”

两个小家伙闻言,吓得一哆嗦,一个翻身站直了,仰头看着陆承洲,齐齐的奶声惊讶道:“啥!妈妈今天回来?!”

一模一样的两张脸,表情都如出一辙,瞪大着圆溜溜的眼,写满了紧张。

陆承洲啧了声。

小小年纪就知道谁才是最不能惹的。

他拖着腔调,“现在知道怕了?”

两兄弟对视一眼,被抓回来之前明明查过的,妈妈最近有个医学研究项目,很忙,他们已经打算随便糊弄糊弄爸爸溜到陆宅去找爷爷避难了。

怎么直接打了他们个措手不及?

“炸极境洲的实验室,知道你妈赔了多少钱吗?”陆承洲漫不经心的说。

钱是顾芒的底线。

极境洲兵器研究所的所长都哭到顾芒跟前了,这钱怎么也得赔了。

数目不小。

两个小家伙不说话。

要不是害怕这个,他们也不会跑到冥屿洲避难的。

陆承洲低眸看着两个逆子,“还给我在火拼现场放DJ,操作挺骚。”

两个小家伙搅着手指,“这不是……气氛到了嘛……”

说着,两双大眼睛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

陆承洲:“……”

顾肆教的挺好。

书房里安静了几秒。

“行。”陆承洲点点头,“你们也可以这么跟你妈说。”

“那怎么可以?!”他们可没那个胆子。

“怎么不行。”陆承洲拉开书房门。

两个小家伙立马一人一条腿抱住陆承洲,仰着小脑袋装萌卖惨,奶声奶气,“爸爸,你对我们不要这么无情。”

“我只和你妈有情。”陆承洲不为所动,抓着两人的后衣领提拎起来,一边一个杵在地上,双手插进兜往前走,冷漠道:“别套近乎。”

陆一和陆七穿着围裙端着菜出来,就听到这句话,嘴角抽了抽。

两个小朋友不气不馁,又扑上去抱住陆承洲的腿,死缠烂打。

陆继来鼓着包子脸讨好道:“爸爸,那你借我们点钱,我们给妈妈还。”

陆继行奶声奶气,“是呀爸爸,求求你了,借点钱嘛。”

陆承洲就这么拖着两个挂在他腿上的萝卜头走到沙发这边坐下,语气一贯的慵懒,“已婚男人是没有钱的。”

陆一和陆七:“……”

他们有点……不想当这差了……

这是人干的工作吗?

陆继行挤出两滴眼泪,“爸爸!你一定要救救宝宝!血浓于水呀!”

陆承洲看着两人,大概是他们三人从来没有过这么父子情深的画面,挺稀奇的。

就在这时候,门口传来滴的一声。

所有人的目光下意识转过去。

顾芒捏着卡,推开门,后边跟着孟今阳和姜慎远。

陆承洲就感觉到,前一秒还紧紧抱着他大腿的两只,火箭似的冲到门口,拿出拖鞋,十分上道放在顾芒和孟今阳脚下。

“妈妈,今阳阿姨,你们回来啦。”两只乖巧的喊人,脸上带着狗腿至极的笑,露出整齐的小牙齿,“换鞋子。”

姜慎远没这个待遇,自己取拖鞋,然后才听到两只敷衍的喊了声“姜叔叔”。

姜慎远:“……”

两个小朋友不太敢靠近顾芒,就两只手乖巧的交握在身前,一副好孩子模样,“妈妈,饭已经好了哦,都是您和今阳阿姨喜欢吃的。”

陆承洲远远望着这一幕:“……”

顾芒脸上没什么表情,黑漆漆的眼神落在两只身上,又冷又渗人。

一瞬间,兄弟俩仿佛感觉到了死亡如风常伴吾身,但是仍然坚强的微笑着。

孟今阳有段时间没见到这两只,蹲下揉了揉他们的脑袋,“小随意,小随便,看看阿姨和姜叔叔给你们买了什么。”

姜慎远把礼物递给孟今阳。

两只不仅长相结合了陆承洲和顾芒的优点,五官精致漂亮,可爱又冷酷,智商更是变态。

孟今阳这次买的组装很有难度的军舰模型和战机模型。

看见这个礼物,两只眼神蹭的亮了,十分喜欢,“谢谢今阳阿姨姜叔叔。”

孟今阳捏捏他们漂亮精致的包子脸,笑着说:“不客气。”

陆继行眼珠子转了转,突然一把抱住孟今阳的脖子,蹭她,“今阳阿姨,我好想你。”

孟今阳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弄得有些懵,拍了拍他的背,“阿姨也想你。”

或许双胞胎有心灵感应,陆继来立马就知道兄弟想干啥,也抱住孟今阳,“随意也好想今阳阿姨。”

孟今阳:“……”

这两只平时都话少,又冷又酷的,行事作风都狂,跟顾肆一个样儿。

突然这么黏人?

姜慎远也愣住了,他可是听说了不少这两个小太子的轰动事迹,一个比一个野。

现在这无事献殷勤,就让人头皮一麻。

“今阳阿姨,我们看了刑法的书,觉得好有趣,想住到阿姨家里跟阿姨学。”陆继来乖巧道。

孟今阳对这两只向来有求必应,“好呀,那阿姨教你们。”

“今阳阿姨,我们想马上就学,我们吃完饭去你和姜叔叔的律所,好不好呀?”

孟今阳被两人热情的抱着,一口答应,“好呀……”

还没见过两兄弟如此求知若渴。

孟今阳说完,觉得不太对,就看向姜慎远,眼神询问。

姜慎远看看面无表情抱着胳膊的顾芒,再看看两只,大概知道这两个是找孟今阳避难的。

这次不知道闯出什么祸了。

他摸着鼻子笑了笑,“行,姜叔叔和今阳阿姨一起教你们。”

陆承洲走到顾芒身边,握住她的手拉下来,下巴一抬那两只,“还挺会找靠山。”

顾芒眼角凉凉的撇过去,“你没管管?”

陆承洲叹了口气,“管不住。”

“你那手就只会抓我?”顾芒低头看一眼他正在捏着她手指玩的手。

言下之意就是让他上手打。

陆承洲故作惊讶的看她,挑眉,“你,才知道?”

顾芒:“……”

陆承洲望着她无语的脸,忍不住笑起来,“我下次一定打。”

顾芒瞥一眼紧紧抱着孟今阳的那两只,“比我还牛逼,想上天?”

陆承洲搂着她往餐厅走,“那不放他们去律所了,留在这儿,我今晚就动手,别的小孩子童年有的,一样也不能少给他们。”

顾芒:“……”

她回头看着已经答应带他们去律所学习,还很高兴的孟今阳,没说话。

到了餐厅。

“妈妈,今阳阿姨,坐。”陆继来和陆继行殷勤的拉开椅子,有眼色的不行。

陆承洲和姜慎远看着这一幕,默默自己动手。

两只伺候顾芒和孟今阳坐下后,然后自己坐到儿童椅上,拿着儿童餐具吃自己的儿童餐,刚打算挑出里面自己不爱吃的。

顾芒轻飘飘的一个眼神过来。

两只叉着蛋黄准备扔在一边的叉子明显僵住了,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了眨,无辜且乖巧,奶声,“妈妈爸爸,今阳阿姨姜叔叔,吃饭。”

说完,动作整齐划一的把蛋黄塞进了嘴里,鼓着脸嚼,都不敢看顾芒的眼睛。

陆一和陆七看着只在自家夫人面前又乖又怂的两个小太子,表情十分复杂。

两只安静的低着头,豆子青菜也不敢挑了,规规矩矩的吃饭。

陆承洲给顾芒夹了块炒肉,“项目结束了?”

顾芒一手支着脸,低声,“还没有,中期刚完,休息几天。”

陆承洲看一眼顾芒眼睛底下淡淡的乌色,蹙了蹙眉,“吃完去睡会儿。”

顾芒嗯了声,撩开眼皮看着陆继来和陆继行,“去了律所别给今阳阿姨和姜叔叔惹事儿。”

两只听到这句话,意识到顾芒答应他们去律所,兴奋的抬起头,开心道:“知道了妈妈。”

顾芒又对孟今阳说:“别惯着他们。”

孟今阳不知道这两兄弟干了什么好事,摸着陆继行的脑袋,笑道:“小随便和小随意这么乖,怎么会给我惹事儿。”

两兄弟用力点头,眼睛十分真诚,“今阳阿姨,我们超乖的。”

顾芒:“……”

挺会演。

姜慎远忍不住笑,这两大佬的儿子……两个小魔头。

吃完饭,陆一和陆七泡了茶切了水果。

顾芒和陆承洲几人坐在客厅里聊天。

孟今阳陪陆继来和陆继行两兄弟坐在地毯上组装军舰模型。

孟今阳除了前几天的案子,最近一段时间还和姜慎远还经常开会,修订新刑法。

聊起这事儿。

姜慎远端着茶杯道,“已经定了,两个月后估计就开始施行。”

法律是用来约束人性的恶,人性原本就复杂。

还要防着有心术不正的人卡法律bug。

修订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其他人不知道孟今阳为什么不进“最高法”,姜慎远大致能猜到。

法官判一个案子,过程中考虑的因素太多了,要综合对社会的影响,对社会未来发展的影响,以及特殊情况。

孟今阳小时候的案子,就是各种综合因素之下,对方只判了十二年。

法律可以是温柔的,也可以是残忍的。

孟今阳算是顾芒带出来的,和顾芒一样,一旦决定做什么就会做到极致。

她可以坐在审判席上成为一个最公平公正的法官,一个综合考虑社会发展的法官。

但是她的心理状态并不允许,她是曾经惨案的当事人,她做不了局外人。

一旦一件案子失去原有的公平性,套上一个综合因素的枷锁,做不到替受害人伸冤,愧疚会逼疯她的。

顾芒也知道,孟今阳的状态不适合去法院。

她更适合去替受害者争取最大的权益。

好在这些年法律一直在修缮。

前段时间姜慎远就参与了修缮会议。

“虽然对有些案子来说还是不太公平,一步一步来吧。”姜慎远说。

陆承洲点头,正要说什么,姜慎远的手机响了起来。

姜母打来的电话。

几人不用见外,姜慎远也没回避,直接接了起来,“妈。”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姜慎远放下茶杯,起身朝几人点头致意,去一边聊。

“我不是告诉你们了,我暂时没有结婚的想法,不用给我介绍相亲,别耽误人姑娘。”姜慎远的声音压得很低,但客厅这边的人还是都听到了。

孟今阳捏着军舰模型零件的手紧了紧,眼皮低着。

陆承洲和顾芒看了看彼此,没说话。

阳台门拉开又关上,姜慎远的声音被隔绝在外。

似乎是太安静了,陆继来和陆继行组装模型的动作下意识变轻。

“今阳阿姨,这个不是在这里,拧错了。”陆继行看着孟今阳拧螺丝的手,奶声道。

孟今阳回神,笑了笑,“不是在这里呀,那在哪里?”

“这儿。”陆继来小手指给孟今阳指。

姜慎远没聊多久就握着手机回来。

这么多年,姜慎远对孟今阳的感情十分明显,圈子里的人几乎都看得出来。

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人对感情都闭口不提。

陆承洲倾身给姜慎远茶杯里续了茶,“催婚?”

姜慎远无奈的笑,“父母都这样,不过结婚这样的人生大事,哪有适婚年龄,只有适婚的人,不能随便。”

陆继行抬起头,一脸懵逼,“啊?姜叔叔你叫我?”

小朋友突如其来的一下。

原本有些压抑的气氛突然被这么被他一句话打破。

陆一和陆七没忍住笑出声。

姜慎远失笑,“模型组装好了?”

陆继行挠挠头,“还差一点。”

“要叔叔帮忙吗?”姜慎远礼貌地问。

陆继行摇头,拍拍自己胸口,“小问题,难度不大。”

就在这个时候,孟今阳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她坐直,从茶几上拿了手机。

“付校长。”孟今阳看着屏幕的来电显示,随即抬眼对众人说:“应该是找我给高三的学生开演讲。”

这几年,在高考前,孟今阳都会回明城中学,给高三学生做演讲。

孟今阳接通电话,“付校长。”

午饭时间一过,大家的手机都传来动静。

就连顾芒和陆承洲两个休假的手机也响起微信提示音。

两人握着手机回复,偶尔小声交谈一两句,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付校长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孟今阳眉头越皱越紧,“那女孩现在在哪儿?”

声音微微沉重。

顾芒手底下打字的动作一顿,目光落在孟今阳脸上。

“我知道了。”孟今阳道:“最近手里没案子,我一会儿就订机票,应该晚上能到,您看好她,别让她做傻事。”

付校长那边又说了几句。

“好的。”孟今阳应了声,挂断电话。

“出什么事了?”姜慎远偏头问。

“家暴致死命案,这案子在半年前上过热搜,我当时有关注,明城的,不过后续结果我没注意,当时比较忙,你们也知道,现在信息刷新快,案子很快就被遗忘了。”

孟今阳抬起眸,“具体情况等我到了明城详细了解才能知道。”

说着,她就开始在手机上查机票。

明天开始放小长假,现在去明城的高铁机票已经售空,孟今阳皱起眉。

陆承洲看向陆一,“去安排专机。”

陆七起身,恭敬道:“是。”

说完,就拿着手机往一边走。

孟今阳闻言,微愣了愣,看向陆承洲,“谢谢陆先生。”

陆承洲道:“客气。”

顾芒思索了一秒,出声,“让陆七跟你去,有事儿打电话。”

这种家暴类命案都牵扯复杂,有些人疯起来会大打出手。

陆七觉得他就是块砖,哪里需要往哪里搬。

他恭敬道:“是。”

孟今阳点头,目光一转,见陆继来和陆继行手底下拼模型的动作停下,在看她。

她摸摸他们的脑袋,“阿姨有些工作,这次就不能带你们啦,等阿姨处理好了,就带你们去姜叔叔的律所,好嘛?”

两只心思本就比同龄人成熟,分得清轻重缓急。

“没关系阿姨,工作重要,我们等你回来噢。”两只奶声奶气道。

孟今阳笑笑,“好,我家小随意和小随便真乖。”

陆一很快便安排好了专机。

一群人把孟今阳送到了门口。

姜慎远看着她,“我明天有个会,结束就过去找你。”

孟今阳弯了弯眼睛,“不用了姜大哥,这案子不算棘手,我可以解决。”

“我知道你能解决。”现在的孟今阳在律界和他齐名,姜慎远不是要去帮她,他说:“我……”

叮——

电梯的声音响起。

“电梯来了。”孟今阳看着众人,“我先走了。”

姜慎远的话就这么停滞在嘴边。

陆继来和陆继行恋恋不舍的看着孟今阳和陆七进了电梯,表情十分消沉。

然后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身旁的顾芒,今晚屁股不会变成八瓣吧……

心里默默数着到底赔给了极境洲兵器所几位数。

他们一件衣服才十块钱……妈妈赔了……

……

送孟今阳离开,一群人回到客厅坐下。

陆承洲看着姜慎远,“你,是不是33了。”

姜慎远喝茶的动作一顿,十分较真,“33生日还没过,我32。”

陆承洲挑眉,似笑非笑的,“对年龄还挺敏感,不年轻了姜律师。”

姜慎远不懂陆承洲突然攻击他年龄想干什么,“你不会也要学我妈催婚吧?陆少,我们有这么熟?”

结了婚有了孩子就跟他玩高人一等?

顾芒嘴角勾着,没说话。

“倒不是很熟。”陆承洲翘着二郎腿,一贯的慵懒,“不过你打算和孟今阳一直这样?”

姜慎远笑了,阴阳怪气的问:“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还学会关心人了?”

不是顾芒担心孟今阳,陆承洲也不会开这个口。

他戳了块哈密瓜递到顾芒嘴边,女生咬进嘴里,听到他开口:“我听说,白长老想让孟今阳接手国际律师协会,以后人就定在极境洲了。”

姜慎远笑容僵凝在嘴角,“这消息确定?”

他看向顾芒。

“嗯。”顾芒点了点头,咽下去水果,“今阳在考虑,还没回复白长老。”

孟今阳在律界的成就即便是一些声名显赫的老律师都要敬佩,白长老想把律师协会交给她,无可厚非。

姜慎远垂下眼,搭在沙发扶手的手稍微蜷缩了下。

她怎么没告诉他?

若是她答应了白长老,那就立刻要去极境学院进修四年……

她想待在哪里他都会支持,如今交通便利,距离从来不是问题,他可以去极境洲。

他在意的是,她竟然没告诉他。

是打算到时候不声不响离开京城吗?

陆承洲看一眼有些失魂落魄的姜慎远,喝了口茶,没再开口,点到即止。

——

【作者的话:友情提示,会虐……所以犹豫要不要放……纠结了两天……接下来的宝们慎入……】

以至于医学院和法学院也组了CP,成了姐妹学院。

这两个学院还有一点非常特殊,那就是招生简章。

阅读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