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第1028章 承哥:你到底还有多少小马甲

  • 作者:南之情
  • 分类:都市言情
  • 发表时间:01-12
  • 章节字数:7146

和渣男谈恋爱?

林霜挑眉,“没见过猪跑还没吃过猪肉吗?”

“你不像是会来这种地方的。”贺一渡说,吃了一口,肉质很差,还又辣。

“我哪儿都能去。”林霜大卷的长发随意绑着,在锅里捞肉。

贺一渡吃了口,有点儿辣的受不了,喝了口酒。

贺一渡发现自从碰上顾芒跟林霜,他们几个真变得挺……接地气的……

两人都长得几位扎眼。

旁边有小女生拿着手机偷偷拍照,贺一渡只是淡淡看一眼,没说什么。

看着她吃的嘶嘶抽气还停不下来的样子,“少吃点儿,垃圾食品,对身体没好处。”

“我知道啊,垃圾食品。”林霜抬起头冲他笑,唇很红,有些妖,“但是香啊,就像渣男,虽然渣,但是香啊,谁不想和渣男谈场恋爱呢,就像谁不爱吃垃圾食品呢?”

贺一渡:“……”

林霜看着贺一渡无话可说的样子,笑容扩大,低下头继续吃。

“你,”贺一渡忽然出声,“还挺了解这些东西,亲身经历过?”

贺一渡忽然觉得林霜不愧是能和顾芒成为生死之交的人。

他长腿有些憋屈的坐在小椅子上,看着面前小桌子上煮着的黑色砂锅的麻辣小串:“……”

一次性纸碗,廉价的一次性筷子。

处处都透着“廉价”两个字。

周围还有小情侣和小夫妻一边聊天一边吃,都挺开心的。

林霜知道贺一渡这样的大少爷可能看不上吃这种饭,就把啤酒拉环拉开,砰的一声杵在他面前,“不想吃就随便喝两口。”

贺一渡掀了掀眼皮,最终端起一次性纸碗,给自己夹了几片一看就很假的牛肉卷。

贺一渡听懂她话里的意思,金丝眼镜遮住的眼底划过一抹笑意,“再给你要盘肉?”

“行。”林霜继续跟锅里煮的特辣肉丸战斗。

两人在这边吃了两个多小时,小桌子上堆满了啤酒易拉罐。

以至于两个人走的时候,老板和老板娘都在用“这两个人是疯了吗”的眼神看着两人的背影。

下了马路牙子。

贺一渡看着林霜的侧脸,很君子的和她保持着一点距离,“心情好点没?”

他说着,自己走到了左边,让林霜靠里走。

林霜点头,“吃饱喝足,还有啥事儿过不去。”

她从口袋里摸出烟盒,发现只剩两根,前边正好是便利店。

“我去买盒烟。”林霜往便利店走。

贺一渡跟上她。

最后进了便利店,林霜又抱了几瓶啤酒,和烟一起结账。

贺一渡把手机付款码递给收银员。

收银员目光不断在两人之间暧昧的来来回回。

拿了塑料袋装好东西,两人离开便利店。

对面商场大屏幕上在放电影,林霜走到台阶那边坐下,单手开了罐啤酒,一边看科幻电影,一边喝着。

贺一渡也没嫌弃地上脏,就这么安静的坐在她旁边。

还是很克制的和她保持着礼貌距离,“别喝太多,一会儿回不去了。”

林霜五指扣着易拉罐,其实刚才吃的时候已经喝了很多,这会儿看着电影眼神都有些迷迷糊糊的。

但能感觉到贺一渡是他们三个里头唯一一个没有崩人设的。

跟传闻中的一样,温文尔雅,待人有礼,“贺一渡,以后你公司有啥项目需要帮忙,我不收你钱。”

闻言,男人笑了笑,“该给还是要给,不能让你白做,要不怎么跟那位姓顾的交代?”

林霜想了想,也是,顾芒怎么可能看着她白做。

她“哦”了声,心里仅剩的那点戒心都没了。

都被贺一渡尽收眼底。

林霜捏瘪喝完的易拉罐,又开了一瓶,灌下去一口,望着对面商场巨大的电影屏幕,“这电影还挺好看。”

一个小时后,又是一堆捏瘪的易拉罐。

林霜长长的舒了口气,站起来,“爽!回去了。”

起的有点儿猛,她似乎没站稳,摇摇晃晃的像是要摔倒。

贺一渡伸手想扶,却发现她又站稳了。

“我收拾垃圾。”林霜喝酒不上脸,人看着是正常的,弯腰就要去把瓶子都收拾了。

结果头重脚轻,人往下栽,反射条件的用双手撑着地。

贺一渡见她这样,伸手握着她的肩膀把她扶起来,沉着声,“站稳,我来收拾。”

易拉罐装袋子,然后扔到可回收垃圾桶。

回头,林霜狐狸似的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看着他。

人醉了,贺一渡确定,但他不确定林霜喝酒有没有断片的习惯。

他走过去,“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

林霜思考了两三秒,才开口,“我住W酒店。”

“走吧,我送你回去。”贺一渡打量着她,“能走吗?”

林霜反应慢半拍的点头,“应该可以。”

贺一渡嗯了声,也没扶她,只是让她走路里边。

“你未婚夫怎么回事?”他状似不经意的问。

林霜双手插在外套兜里,低着头,一喝酒,再加上贺一渡今晚给她印象不错,话也多了起来,“就那么回事儿,小时候我妈给定的,都不知道人现在长什么样子。”

“很久没见了?”

“是啊。”林霜点了根烟,“有,一二三四……年,反正挺久的了。”

贺一渡脑子里似乎有根弦就这么松开,“这么久,你敢跟他结婚?和陌生人没区别。”

林霜笑笑,“我是不想嫁,有人想啊,偏不给她腾地儿。”

她用一种报复的语气说。

贺一渡没听懂这个“她”指的是谁。

他的注意力全在林霜那句“我是不想嫁”。

……

W酒店离这边不远。

十分钟后。

贺一渡的车停在W酒店门口,看向旁边的副驾驶。

林霜安静了一路,这会儿酒意似乎有些上头了,眼睛都稍微眯着。

贺一渡不知道她能不能顺利回到自己房间?

“到了……”林霜看一眼酒店前面挺有气势的门头,推开门下车,留下一句,“谢谢师傅。”

贺一渡:“?”

这是把他当司机了?

贺一渡看着她进了酒店,人不太稳,走的晃晃悠悠。

他摘下眼镜,胳膊搭在车窗上,想到她说的话,嘴角扯了扯,“原来是这种未婚夫。”

还以为感情多好呢。

等林霜的背影消失在酒店里头好一会儿,他收回目光,心情不错的发动车子。

这时候,余光瞥见副驾驶上脚底下的黑色背包,他愣了愣。

林霜的。

贺一渡拿出手机,给林霜打了个语音通话。

那边接的有点慢,“林霜,哪位?”

男人道:“贺一渡。”

林霜在那边跟门较劲,使劲拧,也拧不开,“贺一渡,你走了没?我回不去了,我快忍不住了,我想吐……”

砰砰砰按门把手的声音传到贺一渡这边。

他看着她的包,就知道房卡可能在里面。

这时候,那边传来酒店员工严肃的声音,“这位小姐,这是1608,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林霜身上酒味重,被误会走错房间了。

但堂堂影盟的元老九尾,就算喝醉了,怎么可能连自己住哪儿都不知道。

贺一渡立刻拿着包下车,直接进电梯上1608。

他到的时候,林霜正在跟工作人员争执。

“我就在这个房间住。”

“这位小姐,您若是房卡丢了,请拿着身份证跟我去下面登记。”

“我……”林霜喝酒太多头疼的不行。

“身份证也丢了?”工作人员道:“那能证明自己身份的也行,稍后我们给您报警。”

“不必了。”贺一渡走过去。

工作人员转头。

贺一渡把包给林霜,“找你房卡。”

林霜接过来在里面一通翻,还能认出房卡,拿了出来。

工作人员见状,歉意的笑了笑,“不好意思,两位早点休息,有事打电话给前台。”

贺一渡点头,目光看向林霜,她把卡对着门把手下面一直蹭,半天打不开门。

真的喝挺多的。

贺一渡从她手里抽走门卡,滴的一刷拧开门,“进去。”

林霜拎着自己的包,身体左摇右晃的走进去。

贺一渡跟在她身后,看着她一进去包扔在地上,走到床边把自己砸在床上,就不动了。

他沉默了几秒,扫了一圈房间,看见桌上一些小包茶叶还有小袋蜂蜜,走过去。

给她泡了杯解酒的蜂蜜水,他端过去,“林霜,喝水。”

对方还有反应,听到他这句话,坐起来,接过水杯像喝啤酒那样灌。

“别喝那么猛。”贺一渡说。

喝完一杯,林霜把杯子给他,贺一渡刚接到手里,就见她用力捂住了嘴,含混不清的说:“我想吐……”

站起来就要往洗手间冲。

结果人起的急,撞到贺一渡身上,又摔了回去,死死捂着嘴。

贺一渡见状,立马放下杯子,抱起她大步走向卫生间,还不忘低头威胁,“忍着,你要吐我身上我今晚就——”

话还未说完,林霜呕的一声。

贺一渡整个人僵在原地,“……”

混杂着晚上吃的辣串还有啤酒尽数吐在他胸口。

怪异的气味冲进鼻子里。

……

会所这边。

十一点左右,大家就准备散场各回各家。

秦放手气好,今晚赢了不少,人神清气爽的,走到季衡跟前,“老贺呢?”

季衡道:“有事儿走了。”

秦放皱眉,这还是第一次贺一渡提前走,也是第一次没跟他打招呼。

啥情况啊?

最近他们手里没啥事,贺家也没啥事啊。

云陵穿好外套,看着他们,“你们见林霜了没?”

一群人摇头。

季衡道:“林小姐出去接了个电话,就没回来。”

云陵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林霜走不跟他说一声。

秦放脑子忽然闪进来什么,脸色惊恐的看向季衡,“他俩是一起出去的吗?”

季衡想了下,“差不多吧。”

云陵也反应过来了。

立马拿出手机给林霜打电话。

那边接的很慢,接通了,一道男声传过来,“喂?”

这声音格外熟悉。

云陵心里咯噔一下,控制着声音,“贺一渡,林霜呢?”

那边,贺一渡低头看着自己胸口的呕吐物,再看看脱了脏外套躺在床上的林霜,“她睡了。”

“贺一渡!”云陵咆哮,“你把林霜怎么了?!”

贺一渡被吼的拿远了点手机,随后又挪回来,“喝多了,我送她回来,她没事。”

“林霜喝多了,你怎么会在她身边?!”云陵是真的炸了,今天刚送他家老大结婚,现在还要再搭上一个人给赤炎,他绝对会被气出脑溢血!

贺一渡穿着脏衣服难受的不行,没再废话,“她没事,挂了。”

云陵听着电话里冰冷的忙音:“……?!”

秦放在云陵叫贺一渡的名字的时候,就已经天崩地裂怀疑人生。

老贺跟有钱小姐……

那他咋办?

他没有伴儿了?!

云陵气的恨不得提刀去砍了贺一渡,盯死了手机,“操!”

秦放闻声,看向云陵,发现了一位同是天涯沦落人,悲痛道:“小花,就剩我们两个了。”

云陵被外界戏称影盟“外交花”。

冷不丁被秦放叫小花,他脸都黑了,“花你妈。”

……

这边。

林霜只是外套上沾了呕吐物,脱了,里头没有。

贺一渡只穿了件衬衫,这会儿全脏了,人想走也走不了。

他叹了口气,去浴室洗了个澡,换了浴袍穿上。

一边系浴袍带子一边走出来,抬眸,就看到林霜坐在大床中央,一瞬不眨的盯着他,那张妖媚的脸上此刻多是冷艳。

贺一渡:“……”

怕她误会什么。

贺一渡思索着解释,“衣服被你吐脏了,一会儿我助理送衣服过来我就走。”

林霜没说话。

贺一渡继续道:“你睡吧,明天起来再洗澡。”

“我要喝水。”林霜命令式的。

贺一渡给她倒了水,看着她喝了,“你睡吧,我走的时候会给你把门关好。”

他放下水杯,拉开被子,让她躺进去。

贺一渡要给她关大床区域的灯时——

“贺一渡。”林霜忽然出声,看着男人转过头,她侧躺着,盯着他的眼睛,嘴角勾起来,“你知道我在床上有多厉害吗?”

闻言,男人脑子里嗡地一声:“……”

林霜长得漂亮,人也开放,交过男朋友,甚至有过亲密行为贺一渡不意外。

但这是之前,以后她没机会了。

“怎么厉害了?”贺一渡以为她在邀请,坐在床边,眼神已经是深不见底的黑,反问。

林霜笑着说:“我可以玩着手机,不吃不喝在床上躺一天。”

说着,她眉眼微挑,一脸你看我厉害不的表情。

贺一渡:“……”

血液里有些冒头的东西,就这么被一盆凉水浇的不上不下。

……

翌日。

七点左右,顾芒睁开眼睛,拧了拧眉,人就要跟陆承洲拉开距离。

身后,男人察觉到她的意图,胳膊收拢揽紧她的腰,在她耳边低声道:“别动。”

顾芒抿唇,“今天要回长宁镇给我爸妈扫墓。”

“我都安排好了。”陆承洲脸埋在她颈窝里,“我们十点走,下午两点就能到。”

京城到长宁镇有些距离。

“再睡会儿。”陆承洲握着她的手搭在她身前腹部。

顾芒嗯了一声。

……

九点左右。

蓝鲨带着顾肆从西山墅那边过来陆园。

大厅里只有忙碌的佣人。

顾肆看着陆管家,“我姐呢?”

陆管家恭敬道:“陆少和夫人还没醒。”

顾肆看了眼大厅里的钟表时间,“还没醒?”

都九点了。

陆管家给两人倒了茶水,“昨天婚礼夫人应该很累。”

顾肆是看了昨天程序有多繁琐,陆承洲省去了不少不必要的环节,婚礼办下来,还是程序多的不行。

“行。”顾肆看向蓝鲨,“义父,那我们等等,让我姐多睡会儿。”

蓝鲨点头。

陆管家拿了些吃的过来,摆在茶几上,还带来了基本杂志。

顾肆就在一边打游戏。

一直等到九点四十,陆承洲和顾芒才从楼上下来。

“义父。”两人齐齐叫了声。

顾肆也乖乖叫人,“姐,姐夫。”

陆承洲按了按顾肆的脑袋。

蓝鲨放下军事杂志,看着难得穿了件复古红色卫衣的顾芒,笑了笑,“先吃饭,吃完我们再走。”

顾芒点头。

蓝鲨和顾肆吃过了,但是在跟着顾芒和陆承洲又吃了一点儿。

一行人用完早餐。

直接去了陆承洲的私人机场,私人飞机直飞长宁镇最近的机场。

陆承洲手底下的最新款私人飞机。

里头陈设布置奢侈豪华到令人发指,技术都是最先进的。

顾肆以前没见过多少世面,穿几十块钱的地摊货。

但自从半培训半就业极境洲理事,他的生活质量就是乞丐到皇帝的质的跨越。

看见陆承洲的豪华私人飞机,也很淡定。

顾芒上了飞机,拿着手机回复消息,回京之后,她没有立刻回京大,所以学校那边在催。

还有在极境洲的那几个月,手里一堆的事儿等着解决。

当时跟陆承洲说可能没空结婚,真不是开玩笑的。

兰庭这边把春夏款要发布的样衣拍给她看,顾芒照例提出了些意见。

X声工厂那边发来消息:【老大!你粉丝快把你催死了!死之前想听你贵气又**的声音!】

顾芒:【爸爸早就退出江湖了。】

X声工厂:【爸爸!求您重新出山!!!】

顾芒:【现在没空。】

退出这个聊天,顾芒又回复了一堆消息。

陆承洲看她从上了飞机就比他还要忙的样子,有些沉默。

等她回复的速度差不多慢下来。

陆承洲喂她吃了块水果,“夫人,有些事你是不是没跟我说完?”

顾芒闻言,咬着水果的动作一愣,随即嚼了几下咽下去,“啥?”

陆承洲又给她喂了一块,“你到底还有多少小马甲,是不是该跟我坦诚相待一下?”

顾芒挑眉,“那你呢?你名下还有多少产业?不是也没跟我坦诚相待?”

虽然林霜说她请,贺一渡不可能让她买单。

照着她的喜好给全场买了。

阅读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