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全京城都盼着我克夫

第926章 燕埕珉【番外】

  • 作者:鱼有有
  • 分类:都市言情
  • 发表时间:05-22
  • 章节字数:5512

燕埕珉向来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他只安静了一日,那两个害的他“失足”落水,险些将他滃死在了御湖里的紫云殿太监,就被杖毙而死。

燕埕珉一边应付着明启帝,一边想着接下来该做的事情。

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燕埕珉猛的睁开眼,周围黑漆漆的不见半丝光亮,而之前说话的那两个人早就没了踪影,他整个人沉在冰冷的湖水之中,手脚都像是没了力气,胸腔内更是几乎要窒息。

他一张嘴,大量的湖水就朝着嘴里涌。

“下去了吗?”

“应该下去了,这么冷的天,他个半大孩子掉下去怕是要不了一会儿就能没了命。”

“哎,你说他也真可怜,天潢贵胄,生来尊贵,本该是肆意张扬的人上人,可谁叫他父王是东山王呢……”

燕埕珉下意识的拼命挣扎起来,腿上用力蹬着,好不容易浮出水面朝着岸边游了片刻,抓住几根落在水面上的藤蔓,这才满是狼狈的爬上了岸。

一上岸后,他就剧烈咳嗽起来,大口大口的呕着水,等能够呼吸之时,肚子里还圆滚滚的装着湖水,而他整个人则是脸色惨白的跌坐在湖边的石头上,抬头看着四周的一切。

他在宫里住了十余年,更曾经差点在这里丢了小命,自然不会认不出来眼前是哪里,他下意识的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只有小小的一只,而两条腿更是短的不忍直视。

燕埕珉花费了足足五日,才勉强接受了他居然重生的事实。

他回到了自己三岁的时候,那时他刚被明启帝从东山郡接到宫中不到半年,那时候他还不认识母妃,还是个谁都能够欺负的小可怜。

燕埕珉其实没想着自己会这么早死,只听得山石落地的声音,他尚且来不及抓住手边的缰绳,整个人就连人带马被滚落的泥土埋了进去。

意识消亡的那一瞬间,他想起了母妃,母妃总是嘴硬心软,她要是知道他死了,肯定会很难过的吧?

还有皇后,那个将规矩礼法刻进了骨子里面,从嫁给他起就不曾有半点逾越,床上床下,吃饭说话,甚至连笑起来时都好像刻画好了弧度,谨守着本分的女子。

她才刚产子就骤然没了丈夫,知道他的死讯后,她是会和以前一样,只是低声说一句知道了,还是也会掉两滴眼泪?

燕埕珉有些难受起来,只觉得自己像是陷入了水里,四面八方都像是有股力量在将他朝着水下拉,四肢沉重的抬不起来,口鼻之间更是呛得难受,耳边还隐隐听到些声音。

“他这样死了也挺好的,早早去地底下和他父母团聚,免得小小年纪留着受苦,陛下可是容不得他的。”

死?

他得想办法帮自己脱困,还要去见母妃,这个时候的母妃应该已经到了宋家,也被宋家忽悠着送去了家庙,他得找到母妃护着她才行,不能再让她受上一世的那些苦,而且也要替母妃护着她姐姐,免得母妃如上一世那样愧疚一生。

燕埕珉有许多想法,可都还没来得及实施,就突然听到北王为着北王妃大发雷霆的消息,他原本还疑惑着,上一世的北王早早就死了,他有过北王妃吗?

结果宫人就告诉他,北王妃名叫沈珺九,是礼部尚书家的外甥女。

上一世煊赫了几十年的宋家如今已经衰败,叶氏死了,宋家败了,宋宣荣和应王勾结,想要害死沈家兄妹谋夺天阈商行不成,惹怒了北王。

而本家被宋家送去家庙的母妃,不仅还留在京城,而且还和北王有了婚约。

燕埕珉想尽办法混出了宫,去了北王府,原是想偷偷溜进去的,却被北王府的人抓了个正着,他奋力挣扎想要逃跑时,就突然听到道熟悉的声音。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燕埕珉连忙抬头,就瞧见了站在门前的少女。

她远比上一世要年轻许多,发间没有霜白,模样娇俏艳丽,一双黑眸之中带着些疑惑之色望着这边,却不见上一世的冷漠和不近人情。

原来母妃年轻的时候,真的这么好看,瞧着就是个笑起来香软乖巧的小姑娘。

燕埕珉激动极了,奋力挣开了抓着他的人,冲上去就抱着沈珺九兴奋道:“母妃!”

他叫出口后,周围就异常安静。

燕埕珉正想着找个借口,说沈珺九像是他已逝的母妃,仗着孩子身份耍赖好能留在母妃身边时,就见母妃低头静静看了他片刻,然后说道:

“燕埕珉?”

燕埕珉惊呆。

……

燕埕珉怎么也没有想到,母妃居然也是重生的,不仅是重生的,而且她回来的比他还要早,而京中这所有的变故也都是因为母妃。

燕埕珉并没为难多久,就坦然接受了此事,而随即他便高兴了起来。

特别是在北王将他从宫中带出来,让他能够住在北王府里,和母妃一起生活,他就越发高兴了,也心甘情愿的认了北王这个“便宜爹”。

当然,如果北王叔不那么爱吃醋,不那么小心眼,不动不动就将他扔去蹲马步,自己抱着母妃的话,他就更高兴了。

燕埕珉在北王府过的很开心,从刚开始觉得回到了年幼时的别扭,到了后来能够心安理得的借着这幅皮子撒娇耍赖,还交了好些将来能够出类拔萃的小伙伴,日子过的有滋有味。

他不必像是上一世那样,防着人害他,不必怕睡着了之后就再也醒不过来。

他不必活的小心翼翼处处算计,母妃护着他,而北王叔虽然嘴巴恶毒,却也从不许任何人为难他,他能够心安理得的在他们的庇护之下生活。

燕埕珉活的恣意极了,三年时间几乎成了京中小霸王。

正当他快乐无比,几乎都有些忘记了上一世的事情时,明启帝驾崩,太子、应王接连落败,而那皇位居然“砰”的一声砸在了他脑袋上。

“我不去!!”

燕埕珉死死抱着北王府的柱子,张嘴嚎啕,“我不当皇帝,我不要进宫!”

当皇帝有什么好玩的,他上一世都当够了。

起得比鸡早,睡的比狗晚,干的比驴多,还要处处要守着规矩,吃的好点用的好的就说他奢靡无度,不纳妃子就说他不为皇室开枝散叶。

看个戏法就说他耽于享乐,但凡出个天灾人祸就非得说他昏庸无能,老天爷都看不过眼!

燕埕珉上一世简直受够了朝里的那些王八蛋,到了后来母妃替他管着朝政,他压根就不想回来,如今好不容易能混吃混喝当个开心的小废物。

他才不要当皇帝!!

燕无戈直接拎着他的后脖颈,将人从柱子上扯了下来:“圣旨已下,礼部也在筹措登基大典。”

“北王叔……”

燕埕珉泪眼汪汪的看着燕无戈。

燕无戈面无表情:“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自己跟着我进宫去当皇帝,要么本王打断你的腿,让人抬着你进宫继位。”

燕埕珉:“……”

这有什么区别?!

他瘪着嘴低声道:“为什么是我啊,北王叔你这么厉害,又手握兵权,这皇帝你当最合适,况且我还这么小,我还不到八岁呢,我怎么当皇帝啊。”

燕无戈说道:“朝中的事情,本王会帮你处置三年,待到三年之后,你自己亲政,到时由你自己选出的人来帮你。”

见燕埕珉还想说话,他直接冷然道,

“这是阿九的决定,谁也不能更改,别说你现在八岁,就是三岁也得去。”

燕埕珉没想到是沈珺九让他去当这个皇帝的,他先是愣了愣神,随即就去见了沈珺九,等和沈珺九说了会儿话后,再出来时,他就安安静静的跟着燕无戈进了宫。

燕埕珉继位的太过突然,谁也没有想到这皇帝的宝座最后会落在他这个半大孩子手上。

明启帝的丧事草草办了之后,燕埕珉就办了登基大典,成了大晋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皇帝。

燕无戈在朝中帮了他两年,这两年间,无人敢轻易动弹,朝中也格外的安静,而燕埕珉则是在暗中发展自己的人手,或是拉拢,或是贬黜,或是提拔,在所有人都未曾察觉的情况,丰满着自己的羽翼。

三年之后,燕无戈放权,新帝亲政。

才十一岁的燕埕珉便成了所有人眼中的香饽饽,朝中那些人在试探过几次,察觉到北王是当真不再护着新帝,甚至也鲜少再插手朝政之事时,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

在他们看来,燕埕珉就是个半大孩子,他能做些什么?

那些朝臣从刚开始小心翼翼的试探,到后来越发的大胆,人人都笑言这皇帝不过是个摆设,可谁知道不到半年时间,燕埕珉就突然出手。

直接拿住了几个重臣的把柄,杀了两个侯爷,换掉了吏部、兵部和户部尚书,而其他但凡曾经仗着新帝年幼张狂之人,不是被贬就是被摘了脑袋。

新帝的手段凌厉狠绝的让人惊惧。

一年时间,朝中大换血,众人上朝时看着那一张张新鲜年轻的面孔,方才发现,新帝从来就不是什么好欺辱之人,他是只猛虎,隐忍蛰伏之后,便是毫不留情的厮杀。

而当初所有小瞧过他的人,都付出了代价。

……

燕埕珉十一岁亲政,十二岁血洗朝堂,十四岁放权北王府,与北王一起亲征率兵踏平东缡,十七岁时,西雁来降。

等他二十三岁时,大晋一统天下,而他也成为了天下之主。

……

“陛下,宁国公主来了。”

身边的林四海才刚开口,燕埕珉就瞧见一道娇小的火红身影朝着这边跑了过来,然后脆声大笑道:“皇帝哥哥!”

燕埕珉瞧见跑到身边的小姑娘,顿时露出笑来:“阿郡,你怎么想着入宫了,昨儿个阿霆还说你跟着北王叔出城玩儿去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还说呢,父王又拐着母妃跑了,把我一个人扔下了。”

燕珺那张像极了沈珺九的脸上气得鼓圆了腮帮子。

她就觉得她父王眼里就只有她母妃,当初她生下来时,父王就随随便便的给她取了个燕九的名字,后来还是舅舅说和这名字和母妃重名了,这才改成了珺字。

她还三岁的时候,母妃就生了弟弟燕霆,而等着弟弟才刚满周岁的时候,父王就一股脑的将她和弟弟都塞给了皇帝哥哥,然后领着母妃出去游山玩水,时常一走就是大半年。

燕珺还记得,弟弟四岁时,她父王带着母妃出海去了,走了将近两年才回来,那时候燕霆瞧着他们时连亲爹娘都不认识,满脸茫然不知所措。

燕珺抱着燕埕珉的胳膊,扯着他的龙袍就蹭了蹭脑门儿上的汗,直接蹭的他袖子上都染上了一道道的水渍,然后抱怨道:

“皇帝哥哥,你说我父王怎么能这么过分,我一个妙龄小姑娘,长得又跟花骨朵儿似的,多招坏人啊,他就这么把我扔在了城外自己带着母妃偷偷走了,他就不怕我遇见了坏人?”

燕埕珉闻言笑出声:“就你这打遍京城无敌手的身手,就算遇见了坏人,倒霉的也是旁人。”

燕珺闻顿时嘟着嘴哼了一声:“我这么娇弱。”

燕埕珉大笑出声。

燕珺可不是什么娇弱的小姑娘,她打小就习武,认真打起来,连禁军里能打得过她的都没几个。

更别说北王叔看着不怎么在意他们,可实则对阿郡和阿霆却从没大意过,她们姐弟二人身边的暗卫无数,日常出入时伺候的随从下人也都是个顶个的高手。

谁要是敢打他们的主意,那才是活腻歪了,抄家灭族都是轻的。

燕埕珉跟燕珺说笑了几句,抬头就突然瞧见那边站着道纤细身影,他有些疑惑:“那边站着的是谁?”

燕珺连忙一拍脑门:“啊,我都给忘了,陆姐姐,你快过来。”

她朝着那边的人叫了一声后,就对着燕埕珉道,“皇帝哥哥,你该好好管管秦太妃了,你说说她也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跟以前一样动不动就想着教训人。”

“陆姐姐她母亲跟秦家那头的姑奶奶有点儿龃龉,你说这事儿跟秦太妃有什么关系,她就眼巴巴的将人叫进了宫里来,还借口陆姐姐冲撞了她,罚人家跪在寿安宫门外两个时辰。”

“你说这么热的天儿,要真跪个两个时辰,人还能好吗。”

“我来时瞧见了,就把陆姐姐叫起来了……”

燕埕珉耳边听着燕珺絮絮叨叨的声音,双眼却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朝着这边走过来的青衣女子。

她容貌姣好,穿着一袭青色长裙,那好看的眉眼之中带着几分紧张之色,走路时腿脚有些踉跄,膝盖上染了一团灰尘。

等到了近前时,那女子便恪守着规矩,朝着他行礼。

“臣女陆姣,叩见陛下。”

燕埕珉瞧见那张熟悉的脸,看着她温顺有礼的眉眼之下,掩饰不住的紧张,突然伸手挡了她下跪行礼的动作。

在她惊讶抬头看来时,燕埕珉说道: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燕珺:“……”

陆姣:“……”

燕埕珉开口道:“朕对你一见钟情,陆姣,朕聘你为后可好?”

燕珺一脸懵逼外加茫然,而旁边的林四海和那些宫人也都是张大了嘴。

燕埕珉却只是静静看着他的皇后,就见着上一世严肃呆闷,守着规矩从无逾越的皇后,此时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犹如闯入林间的小鹿似的,又是无措又是羞涩,脸颊之上浮出漫天红霞……

陛下他……

真的不是流氓?!

……

燕埕珉发现有很多事情都变了,比如沈清梧没死,不仅没死还成了天阈商行的继承人,沈心箬也好好的活着,与沈清梧一起离开了京城。

阅读全京城都盼着我克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